笔趣库 > 猎妖高校 > 第二百六十四章 世界的划分
    “猎赛……开始了么。”

    郑清回想着刚刚那个木偶人恶毒的诅咒,心慢慢沉了下去。

    ‘参加猎会就要做好进医院的准备!’‘任何一场猎赛都会有允许范围内的伤残指标!’‘绝对不要抱有任何侥幸心理!’——这些话都是邓小剑在为宥罪的猎手们做赛前培训时反复强调过的话。

    但即便郑清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心理准备,仍旧被现实糊了一脸狗屎。

    谁能料到位于第一大学核心腹地的猎场礼堂,参加新生猎赛的年轻巫师们会被几个头脑明显不正常的炼金生命给劫持呢?

    谁又能料到,猎赛还没开始,就有两名猎手因为某个可笑的原因被天花板上的一株食人花生嚼着吞进肚子里去呢?

    郑清非常怀疑,也许在小礼堂中,本年度新生赛的伤残名额就已经耗费一空了。

    虽然不知道学校的反应为何会如此迟钝——也许那个木偶或者密园精灵背后还有某些看不见的黑手在操纵着它们——但这一切对郑清来说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如何离开这座猎场。

    到目前为止,我们年轻的公费生还没想着按照那位木偶主持人的指导去寻找什么‘大秘宝’,而是琢磨先想办法逃离这座炼狱。

    深呼吸。

    驱逐掉脑海里张季信曾经给他讲过的那些血腥恐怖的狩猎故事,屏蔽掉某只影子从二次元世界带回来的猎战经验,郑清闭上眼,努力感知四周,试图确定一下自己的位置。

    如果没有记错,木偶人喊那个侏儒老巫师是‘密园精灵’。

    在昨天晚上影子回来之前,郑清对于密园精灵的概念还是一无所知的。但是现在,脑子里塞满影子从二维世界带回来的大量信息,他倒是可以非常深刻的理解这个词的意思了。

    说起密园精灵,首先就必须解释一下‘密园’的概念。

    从很久以前开始,巫师们便意识到,这个浩瀚的宇宙仿佛一个巨大的荒漠,而荒漠中的砂砾就是那一颗颗荒芜的星球。

    偶尔个别星球诞生了生命,就仿佛是沙漠中的绿洲,伟大、珍贵,但同时渺小而又脆弱。

    于是,从最初开始,那些超脱的生命就曾尝试致力于创造能够在虚空沙漠中生存的‘沙漠之舟’,防止绿洲枯竭之后,绿洲中的生命随之枯死在这片空虚的沙漠之中。

    传说中的诺亚方舟、灵山、玉虚宫等诸多洞天神器,就是这些尝试的结果。

    但经历了漫长的时间,祂们的努力依旧未能成功。

    因为不知为何,超脱者们创造的世界总会有这样或那样的缺憾,即使能够永世长存,也无法在这些世界中诞生真正的生灵。想要维持这些‘世界’的生机,就需要保证外界始终有一个充裕的‘生命供给地’——这又与祂们开辟这些小世界的初衷相悖了。

    直到约五百年前,伊比利亚一位名叫克里斯托弗·德·伽马的大巫师,在一次随机的空间旅行中,意外穿梭到了一个神秘的小岛。

    虽然语言不通,且其间男女衣着悉如外人,但是岛上的居民都异常热情好客,且其体貌与南人无异,以至于伽马大师误以为自己旅行失败,沦落到了大西洋深处的某个小岛上。

    等到他痊愈,试图使用魔法回归的时候,才震惊的发现,这个小岛所处的时空并非自己原本的世界——星空还是那片星空,但法则却迥然不同。这里的法则有的比地球简陋了数倍,有的则比地球晦涩了数倍。

    没有人知道他在那个小世界里呆了多长时间。

    也没有人知道,在不懂奥氏时空理论等一系列近现代魔法理论的基础上,一位古代巫师是如何从一座小世界找到回家之路的。

    巫师们只记得,当克里斯托弗·德·伽马消失数年,归来之后不久,一部名为《论多元宇宙的探索与起源》的划时代巨著便开始在巫师世界掀起轩然大波。

    书中用真实而又明确的案例——某个小世界的坐标——作为基础,详细论述了寻找异世界的原理、方式以及注意事项等。一时间,几乎所有大巫师们都将‘沙漠之舟’的研究思路从‘开辟’转移到‘探索’之中。

    昆仑、奥林匹斯、伊甸园、黄昏之地等等,一个个陌生的世界杯巫师们从虚空中发现,无数知识与文明在这些世界间交汇融合,无尽的宝藏与失落的历史在这些世界里慢慢被发掘,重见天日。

    时至今日,虚空探索的脚步仍在继续。

    只不过在维度派崛起,尤其是‘奥氏时空理论’诞生之后,虚空探索的速度得到了极大的改善。最明显的区别在于,最近五十年巫师界发现的新世界,比以往五百年发现的总和还要多得多。

    按照巫师联盟在《巫师界大百科全书》中的标准划分,虚空世界的等级按照面积、法则强度等不同,被划分为密园、秘境、小天、大千四个等级。

    不久前,校猎会开幕式上,在一号猎场举行的逐猎会所使用的小世界,便是一个顶级的秘境。

    眼下郑清所处的猎场,按照木偶人的说法,则应该属于一个密园。

    理论上,密园世界的面积一般在一千平凡公里以内,园内会拥有完整的生态系统。按照联盟探索的一般经验,此类小世界中,土著生物的强度不会高于注册巫师的水平,而猎手们的能力则会在密园相对宽松的法则条件下得到一定程度的提升。

    此刻,宥罪猎队的成员们正零落的分散在一株高大的乔木下面。

    这棵乔木看上去很像榕树,四周低垂着许多粗细不一的气根。透过这些气根,可以看到周围茂盛的丛林植物。

    地面是一层厚厚的腐殖层,新鲜的落叶、腐烂的落叶、湿滑的苔藓、色彩艳丽的菌子、以及颤颤巍巍爬行其间的虫豸。许多蕨类植物散落的生长在其间。顺着树干底部的树衣向上看去,周围还攀附着大量藤蔓。

    阴暗的环境、缺失的光线,让人心底不由升起一种压抑的感觉。

    闭目感受片刻,除了四周散发出的种种不和谐的气息之外,郑清一无所获,反而举手投足之间都有种轻微的失控感。

    他沮丧的睁开眼,这才意识到之前看逐猎会,那些猎队入场之后为何没有第一时间狩猎,而是间隔数分钟乃至半小时才动手的缘由了。

    与此同时,猎队的其他几人也先后清醒,正纷纷聚拢了过来。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