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三十五章 五个箱子
    放下只抄录了一道咒语的法书,郑清把目光转向护身符。

    在三有书屋读书的时候,郑清倒也从回字集淘换了一些零碎的护符。只不过当初懵懵懂懂的他,从集市上淘来的护符充其量也只能吓唬几条不成气候的幽灵。

    思来想去,唯一堪用的,估计也只有从流浪吧里买来的那只黑驴蹄子了。

    也许这只驴蹄子充当护身符的历史已经很长了,它的周身都裹着一层近乎釉质的包浆,充分说明它曾被人长期握着手中把玩。

    纯黑色的蹄壳在亮光下会闪烁出耀眼的色彩,腕处保留的灰白相间的毛发被修剪的整整齐齐,收拢在乳白色的驴骨上。

    据流浪巫师的说法,这颗黑驴蹄子产自胶州,是一头八十岁善终的老驴所出,最能克制各种死灵——不论僵尸、还是吸血鬼、亦或是那些游荡在生死边缘的幽灵。

    只不过,郑清对这种夸张的说法持保留意见。

    因为他曾不止一次把驴蹄子揣在口袋里,在迪伦与马修身边溜达徘徊,除了惹来两人异样的眼神,似乎没有从他们的神态中察觉到一丝不适。

    迪伦还可以理解,毕竟他身兼吸血鬼与狼人双重血脉,而且还属于恒温生物,对驴蹄子不敏感有情可原。

    马修·卡伦对这只黑驴蹄毫无反应就非常说明问题了。要知道,马修来自于卡伦家族,是一位血统非常纯正的吸血鬼——总不至于一定要把驴蹄子塞到他嘴里才能奏效吧。

    郑清虽然好奇黑驴蹄的效果,却也决计不会冒着被卡伦家的老吸血鬼找上门暴揍一顿的风险去做一件无关紧要的实验。

    相较于法书与护符,郑清觉得自己手头最靠谱的手段还数那些符箓。

    作为一次性消耗品,符箓对于大多数巫师而言都属于一种比较奢侈的手段,但对于擅长画符的郑清来说,这并不算什么。

    在他心目中,符箓最大的优势在于种类丰富,能够为手段匮乏的自己提供充足的应对方式。

    想要平心静气,镇定下来,首选‘静心符’;遇到不明妖邪,可以先丢几张‘镇邪符’过去压压惊;如果敌人太强,需要跑路,还有‘疾行甲马符’,相传由中古大巫师神行太保发扬光大,绑在腿上日行万里不过尔尔。

    此外‘破灵符’能够打破不明阵法或灵域的阻隔;‘爆裂符’可以充当简易手雷;‘灯火符’点燃后会形成方圆十多米的有效照明区域;‘超速飞鹤符’更是飞鹤传书的升级版,能够帮助主人在最短时间内与其他巫师取得联系。

    想到这里,郑清把目光转向桌上放着的灰袋子。

    这个灰袋子是吴先生送给郑清的十五岁生日礼物,颜色灰白,用一种不知名的柔软灰皮织就。袋子只有巴掌大小,通体呈游鱼状,形似一个鱼袋荷包。荷包正面嵌着玉石,边缘用白色丝线绣着米粒大小的精致符文,看上去很是古朴,所以郑清也给他起了个古朴的名字:灰袋子。

    灰袋子是一个乾坤袋,按照学校里比较时髦的说法,这个袋子属于一个空间装备。袋子的容积并不大,只有三五立方左右。

    对于郑清而言,这个空间已经非常充足了。

    大部分时候,除了书本文具,他也没有更多东西需要塞在这个袋子里。

    就像现在,郑清只在袋子里塞了五个颜色不同,大小各异的木头箱子。

    一个黄花梨木的书箱,用银制平镶云纹包角,正面是荷花面叶、如意形拍子;棱角缝隙之处还包了皮子,上面绘满了魔纹。这个箱子里装满了郑清的教科书以及他从书山馆借阅的课外读物,算是所有箱子里最沉的一个了。

    第二沉的是工具箱。这个箱子通体黄白色,是用百年老杉木打造,最是防腐禁魔。箱子里塞满了郑清实验课需要自备的工具,包括两双鹿皮手套、一打一次性的蚕皮手套,坩埚、研钵、解剖刀、骨锯、镊子等齐备,都被他擦洗的干干净净,整齐码放在箱子里。

    最贵重的是一个紫檀小木箱。这是他第一次默出全部符文后,吴先生奖给他用来收拢文具的箱子。郑清画符时惯用的龟背砚、松文墨、黄符纸、紫毫笔都稳妥的收在里面,除此之外,箱子里还塞满了回字集蔡婆婆送给他的其他文具,包括许多空白的符帖本。

    最大的杨木箱里装的都是些零零散散的物什。比如回字集上那位大名邓小闲、外号潘驴儿的药店小老板送给郑清的几贴常用药剂,回字集本草居的李老板塞给郑清的几块膏药,写着‘吴’字的红色纸牌位、乃至于线香、白烛、黄纸等等,甚至郑清平日换洗的衣服也打了个小包裹塞在这个箱子里。

    整个灰布袋中,最不起眼的,是一个凤凰桐木制的小箱子。这个红色的小箱子专门被郑清用来码放绘制完毕的符箓。

    不仅有有效期三个月内的劣质符箓,还有有效期达到三个月的标准符箓,甚至还有几张精品符箓。

    郑清从灰袋子里拿出小红箱,郑重其事的打开箱盖。

    八张镇邪符、五张破灵符、四张铁甲符、六张疾行甲马符、以及两张爆裂符、一张灯火符。

    这是郑清最近一个星期耗费大量课余时间积攒出的全部成果。

    也是他今晚巡逻的最大信心。

    看着那连箱底都填不满、屈指可数的符箓,郑清忍不住有种痛哭流涕的冲动。

    来学校之前,这个箱子里还装满了绘制完毕的符纸——他原本打算用这些符箓换点生活费。

    将近一千五百张,各式各样的符箓,能把这个红色的小木箱塞的满满当当。

    每次拎起来,都让人有种非常沉重的满足感。

    然而,仅仅过了一个周末。

    只不过在那家酒吧溜达了一圈,郑清那上千张辛苦绘制的符箓便消失的一干二净。

    包括三十多张精品符箓、四百余张标准符箓、以及上千张标准以内的符箓。

    一干二净。

    一片纸都没有留下。

    郑清抖了抖手中的灰袋子,又抖了抖手边的小木箱,希冀能从犄角旮旯里掉出几张被他遗忘的符箓。

    可惜,连点纸屑都没有落下来。

    “土豪,我觉得如果巡逻的话,你准备的护甲符有点少吧。”辛胖子在一边殷勤的给郑清捏肩膀,媚笑道:“俗话说,进攻是最好的防御。小弟这里有一些威力强劲的家伙,要不你用镇邪符换点吧。看你镇邪符挺多的,应该也用不了。”

    说着,胖子抖了抖挂在胸前的桃符,小眼睛眨得飞快。

    “吐你一脸浓硫酸。”郑清看着那块熟悉的桃符,非常果断的向他竖起了中指。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