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恶魔交易所 > 第307章 没有关系
    两个孩子见状有些好奇李相仁干嘛把弟弟装进竹篮子里,以为在玩什么游戏,闹腾着说自己也要装进竹篮子里提着!李相仁的心情很差,他只是冷冷道:“看着家门,要是你妈回来了,就说我出去转转,很快就会回来……”

    除夕夜,还很冷……

    走在路上的李相仁紧了紧脖领,打开竹篮子上的毛巾,看到对着自己笑的孩子。

    他的眼圈不由得一红,五大三粗的汉子,声音居然有些哽咽:“娃儿,是爸爸对不起来,是爸爸没有用,但真的没有办法了……多一个人就是多一份负担!我一直在骗你妈妈,实际上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发薪水了,这几个月的钱都是找人东品西凑借的……”

    冷风吹过,毛巾盖住婴儿稚嫩的面庞……

    李相仁咬着牙,用袖子一抹眼角:“娃儿,总之是爸爸对不起你,下海是一定要下海的,我得试试一把,能赚到钱最好,赚不到钱的话……我,我……反正到时候有钱了,爸爸一定会把你接回来……”

    他提着竹篮子走了很久,来到一家人门口敲门。

    这是事先有联系过的人家,儿媳妇或者儿子有毛病,没法生孩子,家里想要个孩子想疯了,李相仁提出要送个男孩子的时候,他们很高兴的接受了……

    但当这家人开门的时候,却给出不一样的答案

    原来今天正好发现儿媳妇发生孕吐,这是有了身孕的节奏……

    所以他们拒绝了接受李相仁的孩子。

    李相仁提着孩子无神的走了,走了两个多小时。

    除夕夜家家户户热热闹闹,他一人却冷冷清清浑浑噩噩走在街道上不知该怎么办……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一栋还算气派的小洋房,但窗户里透出来的灯光有些昏暗。

    能盖得起小洋房的都不是穷人,他想了一下,从小巷子绕过去,亮灯的是一楼,他用几块石头垫着脚从围墙的缝隙往里面瞧,正好透过一扇打开的窗户,看到里面的情景,只见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头儿呆呆的坐在一张摆满美味佳肴的圆桌旁边发呆……

    菜肴已经凉了,但却没有动过的痕迹,桌子旁除了老头儿也没有其他人……

    李相仁明白了。

    这是一个孤寡老人,儿女也许都在外地工作,没时间回来,或者是根本不想回来,因为春节几乎每个地方都会放假……

    这样的老人是很孤独的,很需要有人陪伴……

    而且看着房子,应该有点儿钱……

    把孩子交给他,不会太受委屈……

    想了一会儿……

    李相仁将竹篮子放在房子前院子那朱红色的大门口,他拿出一张纸和笔,写上出生时间,打开毛巾放在婴儿的怀里。被冷风吹到的婴儿,身体微微的颤抖着,不停的呼气,看起来既可爱又令人心疼……

    他再次留下眼泪,将毛巾盖上!

    伸手用力敲击了几下大门,透过大门的缝隙,房子门开了,那老头儿出来了。

    李相仁赶紧离开,找了个拐角躲起来!

    那老头儿打开朱红色的院子门,看到地上的竹篮,翻开毛巾的时候愣了一下,没想到会是个孩子!他拿起纸片看了一会儿,又站在那东张西望找人,奈何李相仁躲的很隐蔽,加上夜色遮掩,老头儿根本没有发现这里躲着个人……

    在寒冷的夜色下,婴儿被冻的哭泣起来,老头儿叹了口气,提起篮子关上朱红色大门!

    李相仁赶紧跑过去,趴在围墙上。

    透过缝隙看到老头儿带着孩子来到桌子旁,不知从哪拿出一袋牛奶倒在碗里面,用勺子一点点喂给孩子吃,这孩子倒也不怕生,喝的起劲……

    李相仁再也看不下去了,生怕再看,自己不忍心走了……

    他心下一横,转身离开!

    路上头也不敢回,直接走回了家中……

    到家里就碰见娘家回来的刘梅珠,她愣了,问孩子呢。

    李相仁低着头,说送人了……

    刘梅珠差点疯了,她撕扯着李相仁要他把孩子找回来,李相仁就那样呆呆的坐着,说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以后有钱了一定会把孩子找回来……

    李相仁不动,刘梅珠自己出去寻找,她找了一夜,人海茫茫,又能哪里去找到孩子呢……

    更何况李相仁足足走了两个多小时的路程,哪怕刘梅珠走偏一点点都不可能找到孩子……

    世界上存在巧合……

    但因为发生的几率太小,所以才会被称之为巧合……

    这个巧合,没有发生在刘梅珠身上,所以她没有找到孩子……

    李相仁下海奋斗了几年,没有任何收获,学校教育开始升级,他转身又回到学校育人……

    那个被他亲手丢弃的孩子,在记忆中逐渐被淡忘……

    ……

    ……

    交易所里……

    李相仁喃喃道:“这就是因果报应,因果报应呀……”

    宁秋虽然不知道李相仁刚刚发呆想了什么,但也能大概猜出一点儿。

    他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你误会了,交易所里只谈交易,所有的契约交易都建立在你情我愿的基础上,我不会有任何夹杂私人感情淡的为难你,筹码太高的话,你同样拥有拒绝的权利……”

    李相仁苦笑着:“我知道,我知道……灵魂换了吧,换我刚才的条件……”

    宁秋拿起契约纸,毛笔在纸上写下内容,签名,推过去,示意他签名……

    李相仁看着契约上的内容。

    他拿起笔签名,写的很慢,写完的时候,像泄了气的气球,笑容凄苦:“谢谢,谢谢在我生命最后的时刻,还能发挥点儿作用……”

    契约瞬间出现在宁秋手里。

    他折叠了两天,放进交易所的仓库里,点头微笑道:“谢谢,契约的内容会如你我所愿。”

    手一挥……

    李相仁的灵魂随风散去,消失了……

    宁秋沉默了一下,灵魂身体也散去了……

    现实里。

    木床旁边,宁秋和李相仁回到了身体里面。

    重新进入虚弱的身体,李相仁的眼睛瞪得滚圆,他努力的伸手想要摸一下宁秋的面庞:“对,对不起……对不起……”

    他的手来不及触碰的宁秋的面庞,便垂了下去……

    眼眸里最后一丝生机灭绝……

    灵魂出窍。

    瞬间被交易所收走……

    夜梦将其封入玻璃瓶,送进藏品阁……

    看着李相仁的尸体,宁秋睫毛微微低垂:“没有关系的……爸……”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