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造物主说 > 第二十五章 让我们抓紧时间
    庞大的形体瞬间崩溃,四散的躯壳大部分化作狂乱的气流。

    随着风巨灵的崩溃,狂风以它为中心四散开来,朝着四面八方蔓延,它们扬起了尘土,于是飞沙走石。

    在那个迅速崩溃的躯体上。

    一道一道的闪电,像是活过来一样,被一道意志引领着,蜿蜒穿梭,然后准确的命中了一个又一个的跳动的元素光点——

    这些光点,按照一定的顺序排列着,在邓恩的感知中,能够隐约在其中发现特殊的纹路。

    这些纹路,当然不是刻印在光点上的,而是它们在移动、流转的过程中,按照特定的轨迹构成的图纹,除此之外,本身光点在聚合之中,光线忽明忽暗,释放出特殊的光谱变化,同样具有着特殊的规律可以寻找。

    这些细微层面的变化,按理说不是邓恩这种水平能够理解的,甚至运用特殊的仪器,在实验室里都未必能够察觉和感觉得到。

    但是这里的情况不同,狂暴的雷电和狂风,其中所蕴含的气元素几乎充盈了这片天地,当邓恩借助四元素之灵的感知之力,与之接触的时候,瞬间就捕捉到了那些元素的运动轨迹,再加上元素之灵的帮助,让他得以在这个拥有排他性的元素世界里,把握到最为精细的变化。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缘故,在运用魔剑士的经验时,邓恩甚至比对方做的还好,让在意识层面进行指导的魔剑士,都不由为之惊讶——

    要知道,魔剑士虽然能在某种程度上运用气元素,以狂风配合剑招,成就了魔剑士的威名,但说到底,他没有彻底走上奥术道路,还是限于资质,无法真正感悟到元素的精细之处,限制了发展。

    所以,过去这位剑士在运用元素的时候,都较为粗犷而奔放,并不追求精细的细节,也无从追求,因为他根本感觉不到,最多只是设想——即使是这种设想,其实也是魔剑士的追求之一,是他认为,未来提升的重要方向。

    在得到了本质提升,达到了六星超凡的境界之后,魔剑士已经打算,下一步的追求,要从单纯的追求威力,开始朝着追求细节、技巧上转变了。

    事实上,他本来在这方面就有很多的建树,同样有不错的基础,只是碍于其他方面的欠缺,不得不一直拖延,直到现在自己的生命本质得到了提升,才能提上日程。

    可现在,种种设想,都在邓恩的身上实现了,魔剑士的技巧加上元素之灵的感知,可以让邓恩对气元素进行细致操作,而吸血鬼的智力更是建立了稳固的攻击思路,让多线操作成为了可能,最终,刚刚获得生命进化的瓦珀,他的敏捷,又让这些理论上的思路,真正可以被运用出来。

    最终,元素的力量在邓恩的手上,成为了催命的符号!

    “气元素,是构成风巨灵身体的基本单位,也是维持它生命形态、体型最为关键的因素,也是它的力量来源,同样的,一旦这种基本元素的结构稳定性发生了变动,那么就会产生连锁反应。”

    看着在邓恩一剑之下,彻底形体崩溃了的气元素,菲尔德迎着元素崩溃之后,因为失去控制而四散的暴风,低语着,却听得旁边的阿兰德一头雾水。

    “我不明白,他的攻击到底有多强大,蕴含了多大的力量,居然能一下子打散了那个庞然大物!”年轻的骑士在狂风中嘶吼着,“这太不可思议了!”

    “这不是力量之剑!”菲尔德却是表情严肃,“这是智慧之剑,大败风巨灵的不是力量,而是智慧!”

    “我不明白!”阿兰德摇摇头。

    “因为实际上,他并没有爆发出多么强大的力量,”女法师露丝走了过来,“至少没有你们以为的那么强,虽然他是在不断轰击着,但只是看起来很有威力罢了。”

    伴随着她的话语落下,原本在周围肆虐的闪电,以及那不断蔓延的狂风,都随之平息。

    就好像是原本笼罩了天空的乌云,忽然之间就被驱散了一样,周围又恢复了原本的安宁,穹顶也为之一空。

    “我不得不说,对邓恩的评价,必须要重新改写,”女法师的目光扫过身边几人,最后落到了正在缓缓靠近的邓恩身上,“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不介意让他真的成为我的学徒,这都是值得的。”

    “我想,对于邓恩的导师如何选择,我们需要更为仔细的研究这件事,不能轻松的决定,”女骑士薇拉对于这个提议似乎并不认同,“这件事我们以后再来讨论吧。”

    “这件事可不是蓝堡能决定的!”女法师瞥了女骑士一眼,两个人之间居然浮现出了火药味。

    “这个世界变得真快,刚才他们两个人还很客气来着。”阿兰德忍不住嘀咕着。

    “因为现在邓恩已经体现出他的价值了,即便是露丝阁下,也不得不重视了,而且看重了他的潜力。”菲尔德却很清楚里面的关键,他很清楚,别看议会的法师们对外的时候,显得很是超然,但是同样有着功利性的一面,“虽然这位女士,平时是以不管事而著称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看重自身的传承。”

    “我记得你说过,露丝女士是什么守卫者,她的传承非同一般,”阿兰德立刻来了兴趣,“也许这可以让我们蓝堡的力量更加强大,让邓恩也成为什么守卫者之类的。”

    “那么也许他不能保留基纳这个姓氏了,”菲尔德耸耸肩,“最开始的时候,他们只是一个组织,通过选择和投票来决定下一任守卫者,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职位就和血脉绑定了,所以如果其他人想要获得这个力量,几乎不可能,就算邓恩可以进入他们的体系,最后的结果,也有可能是他的后代才能继承力量。”

    “我们这么当众讨论这种事,真的好吗?”阿兰德看了一眼那位女法师,吞咽了一口,“万一犯了忌讳,我记得你之前还显得很谨慎。”

    “不,我现在并不是议论,而是在和你讨论这个可能性的存在,毕竟现在的邓恩,是有这个机会和资格了,”菲尔德意有所指,“事实上,过去就有类似的例子,历史上就曾经有一位天资过人的人物,很早的时候就被吸纳到了守卫者家族。”

    “听你的口气,这似乎还是一件很荣誉的事。”阿兰德的表情古怪起来。

    “过去的话,是这样的,”菲尔德跟着露出了笑容,“不过现在吗……”

    “怎么了?”阿兰德刚想追问,但注意到女法师略带冷意的目光,理智的闭上了嘴。

    “尊敬的法师阁下,您好。”

    另一边,邓恩收拢了长剑,浑身的铠甲都集中到了腰带上,并且慢慢的凝聚起来,最后变成了一条普通的金属腰带。

    不过,其他人当然不会认为他是一条普通的腰带。

    甚至有几位学徒,还认为邓恩能从狂暴的雷电中存活下来,甚至一剑崩溃了风巨灵的身躯,就是靠着这条腰带。

    准确的说,是这条腰带覆盖在邓恩全身时的那种震撼效果,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你好,充满了智慧和技巧的基纳先生。”女法师却难得的收起了漫不经心的表情,对邓恩表现出了足够的尊重,至少在其他人看来,这种正经的问候,实在是让他们有些意外。

    不过接下来一句,又让众人觉得没那么意外了——

    “另外,你的名字是什么?抱歉,我之前的思维有些混乱,关于这部分的记忆,似乎是流失掉了,暂时找不到了,所以,我希望能知道的你名字,并且未来也许我们有更进一步接触的机会。”

    “很荣幸的向您自我介绍,邓恩·基纳,来自北方。”邓恩说完,目光落到了女骑士等人的身上。

    “我建议您,现在当做不认识他们。”意识空间中,吸血鬼伯爵提出了建议,“相信我,把自己装扮成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乡巴佬,然后一点一点的了解一个家族,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随后,精神世界响起了邓恩的声音:“然后我会因为这样的伪装,而受到很多的鄙视、歧视,甚至是看不起我,而因此引来很多侮辱我的事端,是这样吧。”他在说话的时候,更是忍不住暗暗嘀咕。

    这是要让我到了该进阶的时候,顺便跑回家族扮猪吃虎啊。

    “不错,”果然,吸血鬼瞬间就给出了回应,“事实上,这样可以很快的建立起你的威信,再一次又一次的出人意料中,再一个又一个被你折服的人里,在一件又一件的逆转时刻下,想想看,你的名声,每一次都会以爆炸一般的速度传播!”

    他慢慢压低声音,腔调中的诱惑性却更强了。

    “这就是打脸装逼,外加扮猪吃虎一波流啊,这要是写成小说,怎么也得来个几十章才过瘾吧。”邓恩的精神体摇摇头,在对方不解的目光中,否决了这个提议,“但是我并不想这么做。”

    “为什么?这样难道不有趣吗?而且这是最快为你积攒威望的方法,你知道想要在一个大家族站稳脚跟,甚至在继承人不明晰,连继承法都无法准确判断继承顺位的时候,得到一个古老爵位,最需要的是什么吗?”

    吸血鬼握紧了拳头。

    “名望!”

    “难道不是权力的支持吗?”邓恩反问了一句,然后不等对方开口,就摆了摆手,“算了,我知道你还有一大堆的道理要讲,想要让我按照你的计划行事,这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我还是拒绝,原因也很简单。”

    他提高了声调:“我为什么要继承这个爵位?”

    “因为那是蓝堡!”吸血鬼也提高了音量,“这和您在北边得到的爵位不同,这个爵位属于皇帝的从属,而非公爵,当然,同时拥有两个爵位,绝对不是坏事,谁也不会觉得领地少,两个不同继承法、不同领主麾下的不同爵位,并不会相互影响,而且未来你可以有效的分给你的后代。”

    “但是我为什么要爵位呢?”邓恩直接反问,“因为奥术道路需要足够的资源支撑?先不说,我已经算是有一个爵位了,而且法师追求财富和资源,为的是更好的追求真理,而不是被所谓的权势约束,当然,更重要的是……”

    他指了指周围。

    “在这个精神的世界中,只要有足够的资料,就拥有近乎无穷无尽的资源,我真正需要的,是拥有足够的知识,足够多的实验,早已实现我的那个设想,那么只要精神力足够,那么我们也许就拥有了无穷无尽的资源!”

    说完这一句,邓恩的身影随之消失,只留下一句话——

    “我要用最快的方式结束这个插曲,无论是蓝堡,还是爵位,都不能打扰我学习的步伐。”

    看着空荡荡的空处,吸血鬼摊了摊手。

    “体会到真理妙处的法师啊,真是不可理喻,”然后他的身影也逐渐暗淡,“看来这世界上,很快又要出现一个沉迷于实验的疯子了,我已经看到苗头了,不过……”

    最后,他也留下了一句话。

    “不过,无穷无尽的资源,真是让人期待啊,只不过,这样一来,他又要多了一个制约手段了……”

    精神世界的声音落下,在现实世界,邓恩已经对女骑士发出了问候:“您应该来自南方的基纳吧,我知道你们,也知道你们来是做什么的,所以尽快安排吧。”

    “安排什么?”阿兰德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安排我去见一见这边的家族的时间,”邓恩露出了笑容,“这样我们都可以节省很多步骤,不是吗?”然后他看向了女法师,“我这样的要求,不会违反议会的规矩吧?”

    “我可以为你开绿灯,只要时间不太久。”露丝女士这次毫不含糊。

    “那太好了,我也不想影响学习的进度。”邓恩说着转身就走,“等我拿上自己的战利品,我们就上路。”

    “那头风巨灵,你可以先留在我这里。”露丝法师急忙说道,她看着那个有因为庞大身体崩溃,萎缩成一团的身影,“元素结构受到干扰,外形崩溃的风巨灵,很有研究价值,当然,我会给出报酬。”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