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女鬼请留步 > 第264章 我,江海浪,无所畏惧!
    女装大佬如此受欢迎吗,现代人的审美果然是划时代改变,异性之间只是为了繁衍后代,同性才是真爱。

    东方几人被挤到了一旁,看着这一群兴奋的汉子,一个个笑容满面,海浪啊海浪,你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定位,看看你的魅力,倾国倾城倾汉子。

    此时的江海浪心里是酸楚的,有几多无奈与烦忧,这短短一会,不知被几个咸猪手占了便宜。

    幸好没有掏鸟贼,不然非吓死他,哼,就问你大不大,说声好大!叫声怕怕!

    不断有人转身回头,好奇的望着后方,能让男人激动的嗷嗷叫的,无非就是御姐,少妇和萝莉。

    草莓姐妹的铁杆粉丝义愤填膺,气的破口大骂,草莓姐妹长得还行,但她们肯吃苦努力,时不时送点小福利,走个光,漏个腿。

    就像今晚,义务演出,不收一毛钱,还跳舞蹈之王钢管舞。

    想想看,两个娇小柔弱的女生,在冷风中旋转跳跃,在冷冰的钢管上摩擦摇曳。

    她们不求回报,她们无私奉献,不为荣华,不图富贵,只愿人人都喜上眉梢,心灵得到慰籍,牺牲小我,满足大我。

    试问,这样的明星谁不爱,这样的偶像谁不追!

    追星,我们是认真的!

    理智追星,从点点滴滴做起,传递正能量,温暖你我他,不做愚昧的小尾巴。

    保安呼啦啦上去维持秩序,人群中有刺头挑事,双方起了冲突,冲突即将升级,不少围观者拍照,发朋友圈,玩的不亦乐乎。

    “各位请安静一下,今天是我们姐妹义务演出,大家能不能不要冲动,求求你们了。”

    “求求你们了。”

    舞台上,大草莓手握话筒,可怜兮兮的开口,小草莓也跟着卖萌,扁着嘴,小模样那叫一个让人心疼。

    汉子们哪里受得了温柔的攻势,纷纷恢复淡然从容,绅士之魂附体,有个不要脸的还和保安握手,热情如火,刚才就是他骂的最凶残。

    男人,能征服世界,而女人,用来征服男人,男人又可以让女人生男人,世间万物,一物降一物,彼此形成一个小轮回。

    “这位姐姐,来者是客,既然大家那么欢迎你,上来表演一曲如何?”

    大草莓热情邀请,脸上带着真挚的笑容,出来混的,谁不是八面玲珑,贱人说人话,贱鬼嘻嘻哈。

    无数目光汇集在江海浪身上,没有聚光灯依旧耀眼夺目,他有一丝丝茫然,为何我如此受欢迎,为何他们如此疯狂,难道他们感受不到哥钢铁直男般的阳刚之气吗。

    百炼钢难逃绕指柔,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让他找到了存在的意义,仿佛成了夜空中最亮的星,照亮了别人也照亮了心中的迷茫。

    作为一个不吸血的吸血僵尸,他空有一把力气和饭桶一样的食量,不会任何才艺,又不想屈居人下,混的都快揭不开锅了,要不是僵尸自带美白效果,面膜钱都能让他倾家荡产。

    可他毕竟是一个堂堂六尺男儿,爱生活爱妹子更爱自己,突然间女装如此受欢迎,这不是他的本心,却又找到精神慰籍。

    迷茫,挣扎,思考,怀疑,这一刻的他,走在了人生的米字路口,不知何去何从。

    “美女,人生苦短,要活得洒脱,去吧,上去高歌一曲,展示你的魅力。

    “是啊,我们支持你,唱歌跳舞都可以,夜色如此撩人,何不率性而为。”

    “加油加油加油,不要怯懦,燃烧吧,我们的青春。”

    人群中不断有人鼓励,他们能看出这位美女的迷茫,使劲浑身泡妞解数,支持她展示自己。

    “啊~”

    江海浪发出一声尖锐的喊叫,他头发甩甩,大步的走开,高跟鞋发出清脆的声响,猫步走的妖娆妩媚,一张精致的脸带着勇往直前的决心。

    我,江海浪,无所畏惧!哪怕女装大佬,也要做最美的大佬。

    东方几人目瞪口呆,咋感觉他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难道换上女装后会让人升华吗,好奇心大起,回去也试试。

    人群让出一条出路,有呼喊有鼓掌有吹口哨,大家兴奋了,最喜欢看人踢馆,更何况还是三个女人互踢,同台竞技,颜值与才艺的碰撞,**与灵魂的摩擦,想想都热血沸腾。

    草莓姐妹打量着眼前的人,颜值貌美,肌肤雪白,身材高挑,嘴边还带着让人神魂颠倒的笑容,敌军很强大,确实是踢馆无疑。

    “这位姐姐好漂亮,很受大家的欢迎,人家都有些嫉妒了。”

    “是啊,姐姐你要表演什么,大家好像都要听你唱歌。”

    草莓姐妹确实嫉妒了,我们要是有如此条件,早就成了大红大紫的明星了,也不至于在此苦苦挣扎,想被人潜都没人潜,命运不公,好羡慕那些有人潜的坏女人。

    “我不会唱歌。”

    江海浪轻轻摇头,他的歌声和东方一个水平,像午夜凶铃吊嗓子,家里的蚊子都吓得抑郁了,泰迪听了再也不敢叫泰日天了。

    “那你想表演什么,不会是跳舞吧。”

    “不错,我要跳舞,跳钢管舞。”

    听到这话,观众们一片哗然,跳舞呀还是钢管舞,这位美女的勇气可佳,但你也不打听一下,草莓姐妹的外号:钢管舞之姬。

    她们简直就是为钢管舞而生的女郎,双手握住钢管的那一刻,两姐妹无惧任何人。

    哪怕舞王舞神来了也敢斗一斗,在钢管舞这个领域,草莓姐妹可谓是登峰造极,一管定乾坤。

    “你确定?”草莓大姐似笑非笑,别怪姐太坦白,姐可以在钢管上吃喝拉撒睡,甚至过性生活。

    “别废话,来一首歌曲痒!”

    江海浪扯着嗓子说了一句,声音通过话筒传遍四方。

    众人一下就爽歪歪了,这位美女穿的可是裙子啊,想象一下,当她做出倒挂金钩的动作,裙子呼啦一下掀起,风景简直要人老命,鼻血都能喷出来啊。

    东方和王左道相视一笑,依稀记得之前第一次捉鬼时,大湿传授二人钢管舞绝技,舞之精髓。

    可惜,大官人烂泥扶不上钢管,跳的和帅流氓一样,反而是小白脸僵尸天赋异禀,在钢管上慢慢悟道,跳出了舞者最渴望的舞魂。

    那时起,东方就知道他是这块料,时隔数天,不知道他舞技进步如何,能否能惊艳全场。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