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九零女神算 > 第357章 杀生道
    宋川恨恨的直咬牙,实在是想不明白,她身边何时有这样的一个人?

    小姑娘如今这身体年纪更小。

    上辈子他也长了她上百岁,她天纵英才,威名赫赫,而他却臭名昭著。不过宋川向来不在乎这些,他修炼的是杀生道,杀一切该杀之人。

    其实要说起来,修炼杀生道其实跟魔修还是有区别的,他并不是魔修,杀生道是杀道,却不会跟魔修一样失去理智,只是,他从来都不会为自己做任何辩解。

    旁人的想法与他又有何干?他不做杀人放火之事,可是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打着斩妖除魔的名号,背地里鸡鸣狗盗的事情干的还少吗?

    所以他一向不认为自己是个坏人。但是最让他纳闷的就是她对他的印象了,以及诸多误会,真是洗都洗不清。

    所以宋川现在并不敢让她知道自己的身份,都说最了解一个人的不是他的爱人就是他的仇人,宋川自认自己对她十分了解。所以几乎已经可以确定,她就是她……

    不过宋川并没有死心,对修仙者而言,一切机缘都是个人的缘分,当然也包括姻缘。

    修仙之人修炼的道不同,譬如无情道,就是断情绝爱的,自然也就斩断姻缘了。

    不过也有不是修炼无情道的愿意找个道侣组队过日子。宋川也想。只可惜他心悦之人根本就不知道。也罢,暂且走一步算一步。上辈子他的名声太臭,这辈子嘛……

    想到此处,宋川就忍不住抬头看那人,眼底流露出了几分志在必得。只是,如今这人却变成了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

    宋川想想都觉得人生如此艰难。恐怕她还对他恨之入骨。当初要不是他,她也不会被逼得肉身陨落,莫名其妙的到了这么一个地方来。

    对此,宋川自己也很冤枉,那是一个意外,而且他不是也来了吗?就是不知道那个陆熵上辈子究竟是个什么鬼……根据宋川的多次试探,那小子应该也是他们大陆的人。

    看样子肯定跟她有纠葛。想想真是糟心呢!

    宋川略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陆熵见了,嘴角微微一扬,目光却明亮的望着小姑娘,近乎虔诚一般。

    宋语也偷瞄了两眼这两人,见实在是想不明白,也就不想了。

    这天底下的男人都是这么奇怪的吗?还好她跟普通的女人不一样,不需要想这些事情。

    她已经十八岁了,等年纪再大一些,就要婚嫁了,这是华国每一个女子的宿命,古时候,女人半点由不得自己,在家从父母,出嫁从夫,夫死从子。

    就是早些时候,她的父母辈,祖母他们,十多岁都是要嫁人的,宋语对男人的兴趣并不大,幸好她有资质,能修行,家里强求不得。

    宋语这么一想,又忍不住高兴了起来,等回了京就去找卫老,缠着他要那美容丸,据说那美容丸吃了能保青春,能让肌肤更加白皙滑嫩。即便是到了三五十岁都能跟年轻的小姑娘似的。

    宋语越想越高兴,早就把她的倒霉哥哥给忘记了。反正从小到大,她跟哥哥之间的感情就普通,难不成要她哥哥立即变成一个宠爱妹妹的?

    宋语早就没这个想法了,可是看看苏挽月年纪小,长得可爱,宋语心里就有些不平衡,难道她小时候长得不可爱吗?

    这县城当然没有火车站,所以他们是感到省城坐的火车,不过从省城到燕京,还要坐上十几个小时。车厢不是特等座,就显得十分拥挤,不过好在他们人多,买的都是坐票,就占了一整个位置。

    周丽萍和苏志彬一开始也十分的兴奋,不过车厢拥挤,又有各种味道,久而久之的,也就不觉得兴奋了。

    以周丽萍的脾气反而还有些急躁。

    苏挽月此时神游其外,这一次顿悟让她的瓶颈蠢蠢欲动,只是这整个车厢浊气太重,不适合进阶。

    筑基和凝丹对修士而言都相当的重要,不过相对而言,凝丹更加重要,金丹的品质直接关系到修士将来的成就,苏挽月想想就直摇头,坚决不能在这个地方凝丹。

    道君有强迫症,追求完美,虽说条件不允许,可是也绝对不能就这么随随便便的。

    所以她已经醒过来了,却依然在闭目养神。

    “这火车真是太无聊了,怪不得魏瑜他们不肯来。”

    苏志彬不由抱怨了一句,完全不记得刚才叽叽喳喳的跟个土包子一样的人就是他。魏瑜他们的确没来,自从都从杨遇的手里弄到了身份证之后,魏瑜和黄游他们就算是彻底的交上了朋友了。

    魏瑜说他又不是没有去过燕京,说那地方不稀得去。其实那表情不知道有多心虚。苏挽月一眼就看出来了,自觉他可能有不少仇家在燕京所以不敢去。

    苏挽月也不想戳穿他拙劣的谎言,再说了她去了燕京除了要领自己的“工资福利”之外,还有见一见贺雨柔,除此之外也就是游玩一下,的确是没有必要带上他们师徒。

    以免再遇到什么麻烦。

    反正在苏挽月的印象之中,这师徒就是惹事精,麻烦精。能少给她惹麻烦她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此时的几个“麻烦精”,“师父,您不是说要带我去京城看看的吗?”

    槐不动一双眼睛水汪汪的望着魏瑜,魏瑜的面色略有些不自在,“咳咳,京城有什么好玩的?现在也不叫什么京城了,现在人家叫做燕京,也不是跟咱们这县城一样,有房子有车子还有路,有啥不一样的?”

    “可是你带着师兄去过了,我就没去过。”

    一边的黄游闻言,觉得这棵小树精挺可怜的。“其实去京城看一看长长见识也好。”

    魏瑜闻言立即就瞪了他一眼,魏瑜的修为远在黄游之上,吓得黄游立即就不敢说话了。

    也幸好是魏炘在厂里上班,根本就不在,要不然准会戳穿自家心虚的师父。哪里是燕京不好玩?燕京自古以来都是最热闹的,他的便宜师父最喜欢的就是热闹。

    只是,那样的地方,仇家也多,当初他们可是费了好大的劲儿才跑出来的,要是再带上惹事“体质”的小师弟,那他们就别想跑了。

    在一些心术不正的修士眼里,师父和小师弟那都是可以“入药”的宝物。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