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47.兄弟.回家!(中)
    螳螂妖是标准的冷血生物。

    它们和其他的虫子一样,厌恶寒冷,喜好潮湿与温热,再加上独特的凯帕圣树的生长也需要一个适宜的温度,因此绝大部分螳螂妖都不会主动进入太过寒冷的区域中,而北地诺森德大陆的自然环境,说实话也不太合适螳螂妖的生存。

    但以英杰的能力,在风暴峭壁如此致命的低温下,也可以保持相当的活跃程度,而身为智慧生物,它们同样很懂得利用工具,来让自己的状态维持在一个相对适宜的环境中,通过明澈者伊约库克释放的琥珀魔法,几位螳螂妖英杰在诺森德大陆腹地过的并不糟糕。

    可惜,它们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是琥珀魔法能解决的了。

    至尊者的伤势极其可怕,它的躯体中被大量纯粹的死亡能量充盈着,这些阴冷的力量不但在阻止着柯尔凡躯体中的自愈,还在将至尊者虚弱的灵魂不断的从它的重伤之躯中一点一点的驱离,就连至尊者发明出的,用以保存英杰之躯的琥珀魔法,也迫于死亡的压力而无法展开。

    而其他5名英杰的身体情况却也并不比至尊者更好...

    防御力最强大的无伤者玛里克的螳螂躯体上遍布着寒冷与可怕的冻疮,它的四肢和背后的虫翼都已经失去了知觉,幽蓝色的光点在它寒冷如冰的躯体上飘荡,在那原本如战士的刀锋一样闪耀坚定的复眼中,只剩下了一抹抹茫然跳动的火星,就像是在这躯壳之下的灵魂,已经被湮灭了一样。

    鲁莽的穿越大领主泰瑞昂塑造出的死亡之雾的代价就是如此...而穿越过死亡之门,自然也要留下一些东西。

    神龙迷雾之杖并非是大领主随身携带的一件点缀物,它更像是和灰烬使者以及天启一样的武器,但这把法杖将死亡之力转化为雾气的攻击方式,却要比长剑的进攻更阴险,在那遍布死亡力量的雾气之间,误入其中的生灵的每一寸皮肤都会和死亡的真髓紧贴在一起,那阴冷的,凋零的,枯萎的力量会渗入躯体之中,在血肉中不断流转,将最纯粹的生命之力剥夺掉,然后就是躯壳之下的...灵魂。

    又有几个灵魂,能直面死亡呢?

    “咳、咳”

    英杰中还艰难的保持着意识的明澈者伊约库克那螳螂一样的脸颊上都挂上了一层蓝色寒冰制作的面具,但那不是它自愿的,这个精神力最强大的英杰在那死亡之雾中感受到的,要比自己的兄弟们更多,更直接...它很清楚,它们这些敢于对大领主挥剑的生灵,之所以还活着,并不是因为自己的实力够强或者运气够好,纯粹只是单纯的因为大领主不想让他们死...

    仅此而已。

    他饶过了它们,但绝对不是因为怜悯...

    “你...救了我们?”

    伊约库克被一头陌生的螳螂妖背在身后,在奥杜尔的阴冷内殿中前进,在那虫翼的拍打与嗡鸣之间,它感觉到,自己距离那个寒冰的地狱越来越远了,这让这个法师英杰那不断摇曳的心灵开始平静下来。

    而面对明澈者的询问,背负着至尊者飞行的,已经许久不见的掠风者克尔鲁克轻声回答说:

    “不是我救了你们...这是协议的一部分。”

    “什么...协议?”

    明澈者继续追问,但下一刻,在它看到掠风者躯体上精致的木质盔甲,以及那盔甲之上雕刻的徽章的时候,它便已经得到了答案。

    “你...加入了,凋零者?”

    “是的,我加入了,兄弟。”

    掠风者似乎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说太多,但明澈者似乎还不愿意放过它,这个濒死的英杰用自己最后的愤怒质问到:

    “为什么?你明知道,是他们...毁了卡拉克西!是他们...他们摧毁了...我们的,轮回...我们的...家,还有,信仰...最重要的...”

    “因为我不想看到你们死在这个远离家乡的地方...”

    掠风者的回答充满了符合它身为“螳螂妖荣耀骑士”的身份,它拍打着虫翼,带领着身后的螳螂妖们,以最快的速度前往凋零者在内殿中设置的秘密传送点,通过那里,可以把它情况极糟的兄弟们送回德鲁斯瓦的翡翠圣地,在那里,充满了生命威能的生命之种,可以将它们从死亡的边界里救回来。

    “他们没有强迫我,我也没有被他们洗脑,伊约库克,你是我们中最聪明的,你要理解,你们卷入了一些很危险的事情里,而我不能就这么看着你们死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地穴里,你说信仰?”

    掠风者脸上,在那螳螂妖风格的黑色琥珀护目镜之下,那双复眼之中,闪过了一丝波澜:

    “我用我的信仰,换回了你们的命,我觉得这很值,所以不要再问了,以后我们有很多时间来讨论这些...”

    明澈者的声音停滞了下来,也不知道是因为死亡的力量浸入了它的躯体,还是因为它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总之,这飞行重新变得平静下来,直到另一个声音响起,一个让伊约库克感觉到很熟悉的声音。

    “克尔鲁克来劝我们的时候,我也觉得它已经疯了,但也许这一次,它是对的。”

    是那个背负着明澈者不向前飞行的螳螂妖在说话,伊约库克可以发誓,它从没见过这个螳螂妖,也从没听过这个声音,但偏偏此时,它从其中听到了一丝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很诡异。

    “你是谁?”

    明澈者艰难的活动被冻僵的脖子,它低下头,复眼看向身下的螳螂妖,后者哼了一声,带着一丝不满的说:

    “还能是谁?你以为是谁制作的药剂,在维持着你们现在残破躯体中的灵魂呢?”

    “夏克里尔?”

    听到“药剂”这两个字,伊约库克便反应了过来,它发出了一声低沉的惊呼:

    “怎么可能是你?我亲眼看到,你被那只灼热的大鸟...”

    “是的!我知道,我被吃掉了!被撕碎了躯体,那种痛苦我到现在还难以忘记,那被扔进熔火地狱里一样的痛苦。”

    这个陌生的螳螂妖用诡异的声音说:

    “但你猜怎么着?你以为我死了,我也以为我死定了,但我们的新老板背后站着一个可怕的势力,他们把我的灵魂抽出来,灌入了现在这具躯体里,好让我继续为他们服务...好吧,我就实话说了吧,你们几个一会也要经历这样的过程...别皱眉头,你们的躯体已经死了,你们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在进入那迷雾之中的时候,你们的躯体,就已经被“杀死”了。”

    重获“新生”的毒心者夏克里尔喋喋不休的抱怨到:

    “这才是最可悲的,我的兄弟伊约库克,你根本没得选,你因为不愿意为他们服务而死,然而在你死后,他们还有一万种方法让你向他们低头,对他们而言,死亡...只是另一段旅程开始,不过考虑到,这具躯体还挺好用,所以,我就暂且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吧,而我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劝你,也接受吧。”

    “在死亡面前,我们...还没有选择权,就把它当成是一段新奇的旅程,这也许会让你的内心容易接受一些。”

    毒心者的劝说,让明澈者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这个施法者又问到:

    “你既然还活着,那么同样在那一夜战死的切割者里卡尔、操纵者卡兹提克、血之召唤者尼尔那克、召亡者奇塔尔...它们也...”

    “是的,兄弟。”

    其他几个背负着濒死的英杰不断飞行的陌生螳螂妖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回答到:

    “我们也重活了。”

    “但现在别提这件事...那不是一件让人感觉到愉快的事情。”

    “咳!”

    一声咳嗽让所有的聊天都停了下来,在掠风者克尔鲁克背后,至尊者又一次睁开了眼睛,这个英杰中最古老的英雄,所有英杰们的绝对首领似乎听到了英杰们的交流,它用自己唯一还能活动的左手,拍打着掠风者身上的盔甲。

    “不!放我下来!克尔鲁克,别带我去...异教徒的神殿!我不去!放我...下来!”

    “你现在需要接受治疗,至尊者!”

    掠风者回应到:

    “那里可以治好你,如果你不愿意加入凋零者,你可以在治疗结束之后离开,没人会强迫你改信,至尊者,坚持一下,我们就快到了!”

    “不!你不懂,克尔鲁克,不是这个。”

    至尊者很固执,在濒死的这一刻,这英杰的首领那被寒霜侵袭的复眼中闪耀着执拗的光芒:

    “放我下来,我有些事情...要告诉你。”

    “那,好吧。”

    掠风者很尊敬至尊者,正如它所说,在它生活的时代里,它是听着至尊者和其他英杰的传奇故事长大的,面对至尊者的强硬要求,克尔鲁克无法拒绝,它拍打着轻薄如冰一样的双翼,落在黑暗殿堂的角落,然后小心的将至尊者那被严重破坏的冰冷躯体安放在地面上。

    柯尔凡,这个最初的英杰在此时艰难的呼吸着,就像是个垂死的人,它已经无法看见眼前的事物了,它眼前只有一片黑暗,它摸索着自己的腰间,那里有它最熟悉的武器,一把猩红色的琥珀月牙斧,那是从螳螂妖开启轮回之后的第一颗成活的凯帕圣树的琥珀中制作的武器,已经陪伴了至尊者一万多年。

    其他螳螂妖英杰围在至尊者身边,那些被重伤的英杰则被放在旁边,毒心者用绿色的药剂注入它们残破的躯体,来维持它们的躯体最后的一丝活性。

    “我,要死了。”

    至尊者低着头,它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和生命正在飞速流逝,但这个古老的战士并不畏惧死亡,在刚才亲眼看到了上古尊者的最后血肉被泰瑞昂湮灭之后,它的生命存在已经没有了意义,它为信仰付出了所有,而现在,它手中已经空无一物。

    它的灵魂,已经死了。

    “我诞生的时代,上古尊者的召唤就是螳螂妖...咳咳...最神圣的使命,那是我们的...信仰,我们的力量之源,为了迎回上古尊者,我们发起了残忍血腥的轮回...一直持续到现在。”

    至尊者的声音萧索,但它的声音却变得平稳起来,就像是生灵湮灭前的回光返照一般,它虫子一样的爪子抚摸着手中的武器,就像是最后一战战场上垂死的老兵一般。

    “在我的数次沉睡与苏醒之间,我一直能听到那些不协调的声音,我的后辈,你们的前辈,无数代螳螂妖中,都会有人质问这永恒轮回是否真的值得...将最年轻的战士送入战场,就如同培育最恶毒的虫王,只有那些最强大的才能活下来,这很残忍,我承认...这很残忍。”

    “但这种残忍,就是这个世界赠予螳螂妖的唯一礼物,那是我们这个种族的文明之证,它的重要性,甚至已经超越了上古尊者的信仰本身...如果没有了轮回,那么疯狂滋长的螳螂妖就会陷入混乱;如果没有轮回,我们维持了上万年的秩序会很快分崩离析;如果没有了轮回,我们血脉中对于毁灭的渴望会让我们成为整个世界的敌人...如果没有了轮回,那么我们就会失去...自己。”

    “我,并不盲从于信仰,我的兄弟们,上古尊者的声音支撑着我战斗了一万多年,但我并非因为信仰而挥起武器,是轮回...我要维持这个神圣而残忍的传统,也许你们无法理解,但这不重要,而如果你们想要继续活下去...这就很重要。”

    “主宰已经陨落,我亲眼看着它被死亡扼杀,我们已经失去了信仰,我们不能再失去轮回!那是维系我们存在的唯一支柱!”

    “啪”

    至尊者在生命的弥留之际,它艰难的扣住了半跪在自己眼前的掠风者克尔鲁克的虫肢手腕,它艰难的咳嗽着,那混杂着黑色冰渣的绿色血液从它的伤口里流动,它一字一顿的说:

    “轮回不能停止!它不能消亡...答应我!它不能...消亡!”

    “轮回不会停止!柯尔凡大人。”

    克尔鲁克沉声回答到:

    “他们答应过我,螳螂妖的轮回不会停止,我们会进入另一个神圣而真正永恒的轮回,我们的文明不会像亚基帝国那样消亡,螳螂妖将永存于艾泽拉斯...我们将成为这个世界最重要的那一部分...他,亲口答应过我!”

    掠风者没有说“他”是谁,但至尊者已经明了了他的意思。

    下一刻,沾染着至尊者鲜血的猩红色月牙斧被塞进了克尔鲁克手中,至尊者用最后的声音宣布到:

    “那么,从今日起,掠风者克尔鲁克,你将成为新的至尊者!你将成为英杰的首领...成为轮回的守护者,以及,指引者...”

    至尊者那已经彻底暗淡的双眼环视一周,它轻声问到:

    “谁有意见?”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