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后手 > 第七百六十四章 发现
    正文

    日本封锁英法租界,将租界用铁丝围起来,还给铁丝通电。品书

    这些措施,都只是让租界不适。

    可是,禁止粮食进入租界,让租界迅速恐慌万状。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日本禁止粮食进入租界,一下子扼住了租界的脖子。

    唯一不慌的,或许只有路承周。

    无论是大兴日杂店,还是大红桥码头,都囤积了足够的粮食。

    另外,位于齐道57号的宪兵分队,可以从市区直接拿到粮食。

    齐道57号全于租界的西南端边界,翻过墙是第二区。

    宪兵分队在第二区,紧靠齐道57号的地方,也建造了一个办公区,以便宪兵分队可以自由穿梭于英租界。

    “这一招真是绝了。”路承周见到川崎弘后,笑吟吟地说。

    “这些欧洲人,平常一副高高在的样子,现在全部低下了高傲的头颅。”川崎弘微笑着说。

    “老师,能不能给大兴日杂店一批粮食,现在一代面粉的价格,超过二十元了。”路承周试探着说。

    海沽发大米时,国管区的面粉,一袋也才八元五角,而当时租界每袋只需要八元两角,大米每包三十五元,玉米面也要两角五分。

    当时所有人觉得,这样的价格,是海沽三十年以来,物价最贵的时期。

    然而,刚进入1940年,特别是日本决定,禁止粮食进入租界后,面粉每袋马超过了十二元。

    海沽的粮食价格,几乎一天一变,没几天,价格超过了二十元。

    “不行,法租界当局,已经与皇军妥协,英租界工部局,也对封锁之事不敢再提任何抗议。他们唯一的希望,是粮食能进入租界。这个时候,如果大兴日杂店突然有大批粮食,虽然可以趁机赚一笔,但却违背了帝国的意愿。”川崎弘摇了摇头。

    “还是老师想得周到。”路承周诚恳地说。

    大兴日杂店虽然囤积了一批粮食,可是在大水之后,基本卖得差不多了。

    现在剩下的粮食,恐怕也只够情报一室的人自用。

    为了让英法租界当局屈服,宪兵分队绝对不会让一粒粮食进入租界。

    “大兴日杂店从即日起,也不要再出售粮食。只要是吃的,全部不能卖。”川崎弘叮嘱着说。

    “嗨!”路承周坚定地说。

    “最近,英租界冒出了一部新的电台,估计是军统的。”川崎弘突然说。

    “他们终于冒头了。”路承周“兴奋”地说。

    但他心里却一紧,到底是谁的电台呢?

    刘井华的电台,一直控制得很好,无论是发报的时间和波长、呼号,都会经常改变。v

    如果发报时间过长,还会改变发报地点。

    宪兵分队虽然有两辆巡逻侦测车,但一直没有找到军统的电台。

    至于地下党的电台,已经撤退海沽,连报务人员都撤走了。

    蓦然,路承周想到一种可能,卢纪之。

    这位新来的情报组长,应该是携带了私人电台的。

    第一次见到卢纪之时,路承周向他介绍了英租界的情况。

    宪兵分队两部移动侦测车,可不是说着玩的。

    如果电台的波长,被宪兵分队锁定,很容易定位。

    “山口静夫正在调查全市用电大户,但收效甚微。我想,让你换个思路调查。”川崎弘说。

    在此之前,山口静夫已经调查了一段时间。

    然而,对方很狡猾,山口静夫和松本昌弘联合调查,并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要不然,这种机密,也不会让路承周参与。

    “请老师示下。”路承周恭顺地说。

    他心里暗暗诧异,山口静夫和松本昌弘联手,也没查到电台的具体位置,看来对方也不简单。

    如果这部电台,真是卢纪之所有,倒也不怪。

    卢纪之加入军统的时间,路承周还要早一年。

    他在海站时,面临的处境,海沽有过之而无不及。

    要不然,他也不敢在英租界发报。

    “根据调查,对方发报一般都在凌晨五点至六点,我希望你能把这段时间还亮灯的人家,全部调查一遍。”川崎弘缓缓地说。

    “凌晨行动,很容易惊动对方。”路承周为难地说。

    并非他不想做,而是做不到。

    “我相信,你一定会有办法的。”川崎弘缓缓地说。

    “一定竭尽全力。”路承周坚定地说。

    既然川崎弘坚持,他自然不能再推辞。

    离开宪兵分队后,路承周很快与卢纪之见了一面。

    “火站长似乎很忙?”卢纪之见到路承周后,意味深长地说。

    他虽然不知道火焰的真实身份,但作为一名老练的特工,他还是能看出些端倪的。

    每次火焰见自己,都化了装。

    “你是不是带了电台来海沽?”路承周不置可否地说。

    “出什么事了吗?”卢纪之问。

    他确实带了电台,还是军统最新研制的电台,体积更小,功率更大。

    只是,他来海沽,还有特殊任务,必须有自己的电台,以便直接向戴立汇报。

    “宪兵分队侦测到,每天凌晨五点至六点,有非法电台发报。”路承周望着卢纪之,缓缓地说。

    “这个……”卢纪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我跟你说过,宪兵分队有两部巡逻侦测车,他们日夜行动。如果要发报,一定要小心。不但要错时发报,还得经常更换发报地点。卢组长,你似乎没把我的话当回事。”路承周淡淡地说。

    “发报地点倒是经常换,但发报时间没办法更改。”卢纪之叹息着说。

    “下次发报的时间和地点,提前告诉我。”路承周沉声说。

    “这个……”卢纪之犹豫着说。

    “海沽的情况很复杂,日本人对我们的电台恨之入骨。据说共的电台已经撤离,我们每次发报,都要冒很大的风险。你的电台,如果不加注意,很容易出事。”路承周提醒着说。

    “此事,得先请示戴老板。”卢纪之并没有因为路承周生气,而改变立场。

    “你的电台先停用,我会向总部汇报的。”路承周淡淡地说。

    “不行,如果总部收不到我的电报,会以为我出事了。”卢纪之摇了摇头。

    品书https:///htmlindex.html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