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掌家小农女 > 第619章 答应你两件事(回来啦)
    “不急,让你看画之前,我给你看样东西。”

    沈安安这下心里更不安了,甚至于她都有些后悔答应这个人了。搞什么吗?神神秘秘的。

    她们很熟么?不过是第二次见面而已。

    好在这个陈显生并没有拿出什么可怕的东西,而是一张薄薄的信封。

    当那封信放在她的面前时,沈安安心里更加犹豫了。指着那封信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随即沈安安在陈显生注视的目光下,打开了那封信。

    打开信,看到后面的人名,沈安安才重重的舒了口气,看完信后,她恨不得直接给眼前的这张俊脸打上一巴掌。

    奶奶滴,吓死她了。

    原因无他,这封信竟然是宁如意写给她的,信里无非是说,她十分的想念她,但是因为无非回来,便让世子带这封平安信给她。

    当然这封信在世子手里,就不会是普通的平安信,信末则提到,世子和宁如意的相公,关系十分要好,恰好他们知道沈安安画画一流,便请她帮个小忙。”

    大概的意思就是如果陈显生让她做什么,她配合着做就是,只要她按照他的要求做了,就行了。结果能不能如他们所愿,那就不关她沈安安的事情了。

    “吓死我了,你竟然是如意姐的朋友,你昨日为何不早说。”

    陈显生坐在那里,似乎十分乐意看到沈安安脸上那千变万化的表情。从惊讶,到惊喜,再从惊喜到略微恼怒。最最后,理智战胜了情感,知道他这个人,不是轻易好惹的。于是便将自己的情绪都收了起来,一切归于平静。

    “现在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如果你不是心甘情愿来的,那岂不是委屈你了。”

    沈安安则朝陈显生狠狠看了一眼道:“到底需要我做什么,请直说吧。我是急性子,不如早点让我知道,事情办完了,我也好安心了。”

    “你能向我保证,你不会将你看到的一切都说给第三个人听吗?包括你的夫君。”

    沈安安抬头看着陈显生道:“想必世子来之前,没少对我的事情进行调查吧,既然你不相信我,又何必叫我来呢。”

    竟然被沈安安一语中的,陈显生无话可说。只见他背转身去,从身后的书架上,掏了半天,终于掏出一只木盒。

    那木盒看上去十分的古朴,拿到自己外面时,沈安安透过这只木盒,似乎闻到一股久远的气息。脑海里,依稀的有些断断续续的片段,仿佛她是在读取这只木盒主人的故事一般。

    “你无需惊讶,这木盒的材质很好,里面却没有宝贝。”陈显生说完,便动作利索的打开那木盒。

    果然如他所说,里面空空如也,在木盒的底部,只有一张薄薄的东西。

    “不瞒你说,这是一张地图,具体派什么用场的我不会跟你说。严格来说这是一张残图,你能够凭借自己的眼光,将这副画还原么?”

    原来看画是假,续画是真。怪不得这人不肯对她说实话,如果他一开始就对自己那样说,并且提到宁如意,说不定她真的不会来。

    她今日之所以能来,也是因为不想无缘无故的得罪了郡王府的人。而且这个世子,还是看上去,并不好对付的样子。

    将那副地图拿到手里时,沈安安不免有些哭笑不得,这副地图是残图中的残图啊。四分之一,被烧掉了三分之一,只剩下了比巴掌大点的样子。

    “你不要告诉我,这是一幅藏宝图吧,你们王府可不像是缺钱的人。”

    “你只管画便是,其他的也无需多问。”

    莫名吃了个软钉子,沈安安不由悻悻的收回了自己的那点八卦的小心思。

    “好,纸和笔拿来,我试着画一画。”不过,当沈安安拿着那副残图对照着看时,怎么觉得那残图的一角,很是熟悉啊。

    仿佛在那里见过的一般。

    不会,她一定是出现什么幻觉了。

    沈安安很快就在心里否定了,这图肯定是在那个犄角旮旯的地方,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就被她看到了呢。

    不过为了表示慎重起见,沈安安愣是对着那副残图看了大约半个多时辰的样子,一会放在桌子上看,一会又放在地上看。再过一会,她将那残图对着太阳光看,也没看到其中有什么夹层,或者什么的。

    如果不是陈显生看着她的眼神中带着几分奇怪,她甚至还想用火烧一烧,或者放在水里泡上一泡。因为经典的电视剧情都是这么演的啊。那些所谓大神们的发现,正儿八经的找,肯定找不到。反倒是也跟不小心,不是打翻了蜡烛,就是将水盆打翻,最后反而是让奇宝惊现于世。

    “好像是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这东西和这木盒是一起发现的吗?”沈安安想知道关于这副残图更多的信息。

    “是。确切的说,这副残图是别人交给我的,交给我的时候是和这木盒在一起的。”

    沈安安于是又对着那木盒研究了一副,试着提取那木盒上面的味道,她竟然发现那残图的气息,竟然没有那木盒的年份长。

    至于她的这份特殊能力是怎么来的,沈安安没法研究,只知道凭着自己的第六感。她没觉得这残图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反倒是这个木盒,很让人值得研究。一个做的如此精致的木盒,里面竟然放着一副假的地图。偏生这个世子还如此重视。如果放在你身上,你会相信吗?

    这个木盒,不但外观极好,木质沉重,外面的花纹也十分精致,做工精细到位。如果这木盒放在现代,绝对可以卖个几十万的。正宗的红木,还是红木中的极品,小叶紫檀木的品种。

    估计那人是为了故意扰乱视听吧,才将一副假图放在如此尊贵的盒子里,再用故意烧毁来使了一个障眼法。让人误以为真。

    “如果我告诉你,这木盒和残图根本不是一起的,你会觉得意外吗?”

    这下陈显生脸上的表情,跟前面青樱听到沈安安说的那个解药和药粉的情况是差不多的样子。

    沈安安还以为这个陈显生,会大惊失色,又或许会有其他的表情。却没想到,他脸上此刻出现的不是懊恼,沮丧。反而带着几分惊喜。

    看到他脸上出现这副神态,沈安安心里暗自骂了自己一句,真是猪啊。被人下套了,现在才反应过来。

    原来这个陈显生是故意的。

    靠!

    “看来宁夫人真的没有骗我,她告诉我你是一个能人,不是一般的女子。今日本世子亲眼所见,前面的冒犯,还请恕罪。”

    沈安安却不开心了。“果然你是骗我的,你是不是觉得这样骗我,耍我很好玩。”

    看到沈安安生气的要往外走,陈显生便急了,连忙站起来,拦着她不让她走。“沈夫人,你真的是误会了。只因为此事干系甚大,所以我才不得不慎重啊。如果这个消息一旦泄露出去,不但我的人头不保,还会牵连到其他人。”

    “那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沈安安这会可是气的不轻,就这么白楞楞的被人耍了,她心里那叫一个不爽快。

    难道她是平民百姓,就合该被你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柿子欺负了。

    “这样吧,只要你帮我看下那副画,我就答应你一个条件如何?”

    见沈安安半天没有说话,眼睛眨巴眨巴的,似乎要哭的样子。

    陈显生立刻有点慌了,忙道:“答应你两件事情如何。只要不违背我做人的原则,我都可以答应你。”

    陈显生唯一不用担心的就是,沈安安已经嫁人了,只要不说让他娶她之类的,其他的事情,都是一句话的事情。

    虽然他东亭郡王府,不是富可敌国,却也一些手段和势力。帮助沈安安满足两个愿望,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成交。不过这不是我逼你的啊,如果我要是能画出来,你只要帮我做两件小小的,非常小的事情便可。”看到沈安安那脸上天天的笑,陈显生怎么有种不详的预感呢。

    而且听沈安安的口气,好像她真的能画出来一般。难道这世上真的有如此邪性的女人。

    陈显生还真不相信了呢。想他找了这么久,今天竟能如此轻易的如了愿。是不是太过顺利了些?

    这一次陈显生,是开了那书房墙壁上的机关,进到那密室里面去取的地图。沈安安也懒得看,那机关什么的。

    她这会坐在那里,正在愉快的吃着那果盘里的水果。没想到,这大冬天的,他一个柿子,竟然可以吃到新鲜的西瓜。

    真是士可忍,淑女不能忍啊。她想吃个草莓都比登天还难,他竟然可以吃这么多的西瓜。

    所以沈安安毫不客气的,将怒气,怨气化为食欲。三下五除二的吃了很多西瓜。

    等陈显生从密室回来,身边不但多了一份真正的地图残图,还多了两个木头匣子。其他的匣子里面是什么她不在意,她在意的是那副地图。

    果然是一样的味道,古朴大气,似乎还带着几分冰冷的气息。那两样东西上面的气息,十分的接近。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