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品农妃 > 第四八四章 仁亲王驾到
    仁亲王是三天后到的,北境的严寒严重的束缚了他们的行军,到了边城下,却看到整齐的冰屋。

    “这是什么?”仁亲王正想着快点叫军医,快点让士兵们能快点休息。结果这些是什么?

    “军帐,下官这几日日夜赶工,不过,可能还不够,王爷,屋里已经生了火,先安置伤兵,大家听我指挥,靠城墙的冰屋,一个里面安置四人,大家顺着住。”蔡关这些日子真的被折腾得不行,现在看到仁亲王,也管不了那么多,马上吼起来了。

    仁亲王可不是一般的带兵人,他不说话,别人不会敢动。仁亲王只是盯着蔡关,“这种冰做的帐篷?”

    “王爷,这个比布帐暖和!相信我。”蔡关热切的看着王爷。

    “王爷!”辛鲲也来了,她些日子也没闲着,冰帐做好了,怎么安排伤兵,这些她可是拉着海大夫一块做的。海大夫带着军医和她训练的朝鲜妇人也都准备好了,结果,他们在这儿墨迹个啥。

    “你……”仁亲王瞪大了眼睛,此时的辛鲲是一身朝鲜服鉓,但是脸却是不会变的。

    “王爷,相信民女,这是特意准备的。”

    “跟着蔡大人先安置伤兵。”仁亲王眼睛盯着辛鲲下着命令。大家忙碌起来,冻伤的伤兵不少,辛鲲也准备去帮忙了。对着仁亲王一礼,准备退下,“你等下,带本王进城!”

    “王爷,先治疗伤兵,皇上准备了家宴,到时再聊。”辛鲲对他再行一礼。转头提裙去伤兵那边了。

    一群朝鲜妇人这些天跟着大军做后勤,大家又不打不骂的,还给饭吃,跟着学了些急救,辛鲲是翻译,也自是她们的头儿。这些日子,这些人也慢慢懂得了一些简单的汉语命令。

    伤兵帐边准备着温水桶,一些已经休克的伤兵被整个的扔进温桶之中。之前已经想到了人会很多,所以的挖了一个大大的池子,边上烧着开水,不断的倒出热水与冰相融,这样可以多装些伤兵,因为无论是冻手还是冻脚,也需要用温水复温的。显然,她的预计还是不足。

    “你让人立即埋锅烧冰,让冻手冻脚的伤兵们,把冻伤的地方全浸在温水里。要至少浸三刻钟。你来试温,要这个温度,太高太低,都不成。”辛鲲抓到了当官的,下着命令。

    那位显然没想到这位敢这么对自己说话,但是他却下意识人的命人去执行了。很快受伤不重的士兵们开始自己找地方埋锅烧水,他们知道只要温水,人家只烧到差不多就成了,倒给各人。

    妇人把那些人的衣服扒了出来,先浸在放了些许生石灰的大桶里侵一会,再捞出用草灰清洗,流水线作业,最后一步是烘干。

    一个大竹屋里,拉着很多的竹杆,配着一个个简易的衣架。就是把细竹杆截成小段,用火把两边略略烧弯。中间穿上铁勾,就是一个十分稳当的衣架了。

    而这个竹屋,炉子是特制的。上面一个大大的铁板,不见明火,但是屋子里没有湿气。屋子的四周被包住了,屋顶却充满了缝隙,热气是往上走的,这里烘衣会干得快些。

    “是准备得很充分。”仁亲王走了一圈,看到辛鲲的安排,点点头。

    “那边有热粥,有点稀,只能保证大家暖和一下。”辛鲲指了另一边,一群朝鲜妇女正忙着用竹筒做的小杯子,给大家盛米汤,就算语言不通,可是好意却是看得到,大军这会儿,似乎终于感受到了安心。

    伤兵不是一两个,辛鲲跟着一直忙到晚上,她回到县衙时,真的全身又快冻僵了,郭鹏没法出来,几十万大军,现在全在这儿,衣食住行,还有以后如何分配兵力、布防,都得他和各方来调度。所以,她一个人负责城外的将士安顿,让郭鹏就留在城内做他该做的事。他们分工合作,也不是一两天了,有些事不用多说什么的。

    只是一进衙门,辛鲲就被蔡关叫住了,“鲲儿,过来吃饭。”

    “好冷!”辛鲲头好痛。

    “行了,先过来吧!”蔡关也十分无奈,家宴!没有辛鲲,叫什么家宴。

    辛鲲无奈,只能跟着进去。还不错,郭鹏的屋里很暖和,她一进屋,郭鹏就帮她去了披风,给她弄了一个火盆放在脚边。

    仁亲王就在边上看着,目光冷冽。

    辛鲲还是到仁亲王边上对他行了一礼,“王爷!”

    “你是女孩?”

    “是,所以不能在大盛待下去了。”辛鲲笑了一下。

    “你知道她是女孩?”

    “不,我来了之后才知道的。”郭鹏把辛鲲按着坐下,又给她一碗姜汤,“我让胖婶他们准备了药汤,过会吃了饭就回去泡一下。”

    “嗯,王爷执意带兵前来,实为不智!”辛鲲接过姜汤,但没喝,只是看着仁亲王。

    “你要把他困在朝鲜吗?”仁亲王冷笑了一下,这里只有他们三人,连蔡关都不肯进来。

    “先吃饭,鲲儿中午都没好好吃。”郭鹏坐在首位,还是先给辛鲲盛汤。

    家宴,桌上摆着还是四菜一汤,除了一盆子米饭,还有两笼点心。除了份量增加了一点,其它的与她们平时吃的没什么两样。

    辛鲲也不知道郭深喜欢吃什么,给他夹了一个肉包,自己则给郭鹏盛了米饭,这是他们俩这些日子一块吃饭时,相互照应的习惯。

    两笼点心一笼是肉包,一笼是蒸的面饼,面饼擀得薄薄的一张张蒸熟了,再放到小笼里吃时,可以撕到汤里泡着吃,也可以在饼里包上菜卷起来吃。这是辛鲲和郭鹏都喜欢的吃法。

    辛鲲给郭鹏卷了一个,又给郭深也包了一个,自己刚刚喝了姜汤,现在也吃不了什么,她用胖婶做的虾酱抹在饼上,配了点炒鸡蛋,卷在一起,慢慢的咬着。

    “你们就吃这个?”郭深看看桌上的菜,皱了一下眉头,这里不是军营,他们在军营里可以与大家同甘共苦,但是这里算是‘行在’了,‘行在’是有‘行在’的规矩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