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四百四十四章 有点热
    “你不就怕玩出火来?”苏映雪黛眉紧皱,“那东西可不是寻常人能抵挡的住的。”

    青奎挠着脸颊道:“只要咱们出手及时,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实在不行,不是还有师尊他老人家吗。”

    “这事若是传出去,曲丫头的名声就全毁了。”苏映雪忧心忡忡,“尤其是现在宗门内各方势力云集,全都为了论道大会而来,若是……”

    青奎抬手打断她:“此事自然需要隐蔽行事,到时候务必确保不会有人洞察。你也不想曲丫头真的去嫁给一个五品吧,师尊的意思你应该看出来了,这杨开无所谓能不能拔得头筹,可必须要去当一根搅屎棍!”

    苏映雪厌恶地皱眉:“你说话可真难听。”

    青奎道:“杨开那边已经准备妥当了,曲丫头那边就看你的了,你可不要一时仁慈,误了她终生!”

    苏映雪沉默不语,神色踌躇,显然有些不知该如何抉择了。

    若不施为,放任局势这般发展下去,那这一次的论道大会就是个笑话,且不说阴阳天脸面无光,曲丫头也定将不得幸福,可要她暗中对其下手,固然不会有半点危害,却也实在难做决定。

    “我想想……我要仔细想想……”苏映雪轻声呢喃。

    青奎颔首,并不催促。

    三日后,杨开正在打坐修行,门外却传来敲门声,紧接着那侍女的声音传来:“杨大人,青长老来了。”

    杨开连忙起身,推门而出,果然见到青奎便站在门外。

    “青师兄!”杨开抱拳。

    青奎上下看他一眼,似有些不爽地道:“跟我来吧。”

    杨开不知他要干什么,但也只能迈步跟上,走出望川楼,一路朝前驰去,好片刻,杨开才开口问道:“青师兄,咱们这是去哪?”

    青奎头也不回地道:“你不是要见曲丫头吗?我这便带你去见她。”

    杨开闻言一喜,连忙道:“多谢青师兄成全。”

    青奎冷哼一声,杨开闹了个没趣,果断闭口不言,亦步亦趋地跟在青奎身后。

    不大片刻功夫,两人便来到一座灵峰之上,那灵峰峰顶凹陷下去一个大坑,形成了一片类似山谷一般的地带,山谷内绿荫片片,花草成群,争芳斗艳,景色优美。

    山谷中心有一片建筑,两人径直落在一栋宫殿前方。

    青奎转过身道:“这里便是曲丫头的住处了,你自己进去,曲丫头就在里面。”

    杨开又抱拳道了一声谢,这才迈步朝内行去。

    殿内,一间厢房中,苏映雪抓着曲华裳的手,似是正在说些什么,两人模样亲昵,好似姐妹,又好似母女二人。

    “师姐你好像有些累呢?怎么神色这般憔悴?”曲华裳伸手摸了摸苏映雪的额头。

    苏映雪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许是这些日子在外奔波导致,没什么大碍。”

    曲华裳道:“师姐累了便去好好休息,我这边没事的,师姐怎地这般看着我?”

    苏映雪伸手点在她的鼻尖上:“看你长大了,师姐开心啊,不知不觉已经晋升开天了,都已经达到了师姐这个层次了。”

    曲华裳嘻嘻一笑,一头扎进苏映雪的怀里,乱拱一阵,摆出一个舒服的姿势:“我才刚刚晋升,比师姐还差的远呢。”

    “那不一样。”苏映雪缓缓摇头,“我晋升的是五品,是慢慢修成六品的,论日后的潜力是不如你的。”

    曲华裳抬头望着她:“那等我日后修行有成了,定会好好保护师姐,绝不让师姐受半点委屈。”

    苏映雪柔声笑道:“那我可要好好等着呢。”

    说话间,身后传来了脚步声,苏映雪身子一僵,她怀里的曲华裳却是抬头望去,只一眼,便惊喜道:“杨师弟?”

    “呃……”杨开看着两女这般亲昵的姿态,不禁有些尴尬:“这门没关,我就一路走过来了,打扰了!”

    往后急退两步,顺手把房门给关上了。

    曲华裳眨巴眨巴眼睛,与苏映雪对视一眼,噗嗤一笑:“他好像误会什么了。”

    苏映雪点了点她的额头:“你还笑的出来!行了,我先走了,你们好好说话。”这般说着便站起身来,朝外行去。

    推门而出,只见杨开一脸无辜地站在外面,看着这张脸,想起等会可能会发生的事,苏映雪就一肚子冒火,恶狠狠地道:“你若是敢欺负曲丫头,我定绕不了你。”

    “不敢不敢。”杨开躬身相送。

    “哼!”苏映雪一拂衣袖,与杨开擦肩而过时,一脚跺在他的脚背上。

    杨开一个激灵,也不敢躲,脸上的赔笑顿时抽搐起来。

    苏映雪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曲华裳从房内探出脑袋,冲杨开招手道:“师弟进来说话!”

    杨开一瘸一拐地走进房内,顿时一股清幽的香味萦绕在鼻尖,煞是好闻,而放眼望去,房间内的摆设也极为温馨,让人不由放松心神。

    曲华裳请他坐下,一边倒着茶水一边抿嘴笑道:“让师弟受苦了,我师姐外冷内热,并非冷酷之人。”

    杨开活动着差点被踩扁的脚趾,言不由衷道:“领教了。”

    接过曲华裳递过来的茶水,道:“这里是曲师姐的闺房吧?要不要换一处说话?”

    他也没想到青奎居然把自己带到曲华裳的闺房来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传出去也不太好听。

    “为何要换?闺房就不能说话了?还是师弟怕我吃了你?”曲华裳娇笑不已,身子一歪,坐在了杨开对面。

    “师姐说笑了。”杨开嘴角抽了一下,心想人家都不怕自己怕什么,身正不怕影子斜。

    对面曲华裳一手托着香腮,笑吟吟地看着他:“师弟这趟,是过来看我的?”

    杨开正色颔首道:“听闻阴阳天举行论道大会,要为师姐择婿,哎……是我连累师姐了。”

    曲华裳一脸无所谓地道:“谈不上,只是有心人借题发挥罢了,此事与你无关,你也别有什么内疚,说起来,我能晋升开天还要多谢你。”

    杨开汗颜道:“我也没能帮上师姐什么。”

    说起来,曲华裳在他身上入情斩情,这种事他确实一点力气也没出,完全是曲华裳自己的努力。

    “能在晋升开天之前的关键时刻遇到师弟,又能让我动情,便是师弟帮我最大的忙了,若非师弟,我还不知要等多久才能找到合适的人选。”

    杨开暗暗咋舌,这般大胆之人,恐怕也有阴阳天的弟子才能说的出来了,其他女子哪敢说出这种话。

    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杨开道:“只是如今这局势,师姐可有什么打算?”

    曲华裳轻笑道:“我能有什么打算?也只能等着论道大会结束,百年之后出关嫁给那魁首之人了。”

    “师姐当真愿意?”杨开眉头一皱。

    “身为洞天弟子,很多时候都身不由己,纵然心有不愿又能如何?师门培养我这么多年,如今师门有需,作为弟子自然义不容辞,更何况这次的事本就是我闹出来的。”

    她这随意的态度,让杨开不知为何心头一揪,愈发感到愧疚难安。

    忽然望着杨开,美眸盈盈道:“要不师弟去参加那论道大会,夺了魁首,我嫁给你好了。”

    望着那近在咫尺的绝色容颜,听着这放肆大胆之言,杨开心跳猛地慢了半拍。

    曲华裳低头朝他心口看了一眼,浅笑嫣然:“师弟动心了呢?”

    杨开也不知为何会这样,脸上火辣辣的,跟曲华裳也不止第一次接触,以往还有更亲密的时候,却从未有哪一次发现眼前的人儿如此让人心动,听着她的话语,看着她的一颦一笑,竟忍不住有些血液流动加速,口干舌燥,心中不断荡起涟漪。

    连忙喝茶润润喉咙:“师姐这屋子有点热啊。”

    曲华裳怔了一下,环顾四周,吐气如兰道:“我也觉得好像有点热乎乎的。”嘻嘻一笑:“定是师弟能在这个时候来看我的缘故,让人心头暖暖的。”

    杨开定定地看着她,有些呆,只觉得面前的人儿越来越诱人,越来越让人难以抗拒,心中魔念丛生,眼神贪婪地望着曲华裳衣襟处透出来的一抹雪白,眼前发晕。

    “师弟……”曲华裳忽然轻轻地唤了一声,脸色发红。

    “嗯?”杨开一惊,回过神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抓住了曲华裳的小手,肌肤相贴,入手一片细腻。

    本能地,心中生出一丝警觉,这情况有些不对啊!不过念头还没转完,便感觉自己的大手被曲华裳反手扣住了,那一丝生出来的警觉,也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

    山谷外,三道身影静静矗立,一人静立,两人盘膝而坐。

    那站着的,乃是阴阳天内门长老徐灵公,坐着的,正是苏映雪和青奎。

    此时此刻,青奎与苏映雪一身力量涌动,双手不断结印,似是正在施展什么秘术,两人俱都是浑身白雾缭绕。

    青奎忽然长呼一口气,咬牙道:“这小子心智竟如此坚毅警觉,差点让他从阳魔的影响中摆脱出来。”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