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三百二十七章 真正的底牌
    墨眉也颔首,劝道:“宗主,虚空地上下因你而聚,若是你有什么闪失……”

    杨开若死,那虚空地就彻底分崩离析了,定丰城出来的人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块栖身之地,又岂能冒险。

    杨开嬉皮笑脸道:“哪有什么危险的,你别忘了咱们虚空地真正的底牌所在,我若有性命之忧,就不信她还能当个看客!”

    虚空地的底牌,不是那三百开天,也不是九重天大阵,真正的底牌,是隐藏在虚空地深处的圣灵祝九阴!

    这女人圣灵之尊,能发挥出多大的本事,杨开也吃不准,但可以肯定的是,她绝对能堪比上品开天。放眼三千世界,任何一尊圣灵都不会有逊于上品开天的实力,当初那金乌如此,灭蒙也如此。

    只不过祝九阴本是太墟境土生土长的圣灵,虽然被杨开给带了出来,但因为两个世界的法则不同,是以她需要漫长时间的恢复期。

    如今她到底恢复了几成本事,还真不好说。

    她是杨开的护道人,以自身的圣灵本源起过誓言,守护杨开的安危。不过这也是有条件的,需得当杨开真的遇到了生命危险,而且是别人来攻击他,祝九阴才会出手。若是杨开去挑衅别人,又或者是外出遇险,祝九阴是不会理会的。

    杨开这人喜欢到处乱跑,祝九阴早就防了他一手,否则她岂不是要亦步亦趋地跟着杨开,时时刻刻照看他的安全,若真如此,那她成什么了?堂堂圣灵天月魔蛛,难不成还要沦为保镖?她还真丢不起这个人。

    甚至祝九阴巴不得杨开死在外面不回来,如此一来,她也能立刻摆脱那誓言的约束。

    然而这里是虚空地,如今又是百家联盟前来挑衅,杨开一旦有了危险,祝九阴肯定不能坐视不管,否则定要受大誓反噬,圣灵本源是每一个圣灵的根本所在,容不得半点马虎。

    杨开虽然没察觉到祝九阴的气息,但他可以肯定,这女人绝对一直在紧密关注着战局。

    有这个女人在暗中照料,杨开还怕什么?

    墨眉虽是后来者,不过如今也是自己人了,早先也听月荷说起过祝九阴,知道虚空地中有一尊圣灵藏身,只不过从未见过而已,此刻听杨开这么一说,立刻会意过来。

    月荷犹豫了一瞬,也颔首道:“那少爷定要小心才是。”

    杨开道:“你们也要小心!”

    几人说话间,那七八艘楼船已经在天剑盟的带领下冲了下来,孔峰扭头朝栾白凤望去,栾白凤抿嘴一笑,一步跨出,轻轻地朝墨眉探出一手,笑吟吟地道:“这位妹妹生的好漂亮,姐姐就喜欢你这样的女子,跟我去一旁聊聊天可好?”

    那素手微微一拂,一股沛然莫御的天地伟力便朝墨眉当头罩下。

    墨眉脸色凝重,不敢再留在杨开身边,免得被她波及,身形一闪便直朝栾白凤扑去,两个女子出手云淡风轻,但六品开天的世界伟力却是碰撞不休,很快战做一团,渐行渐远!

    不过墨眉毕竟新晋不久,六品根基不稳,勉强与栾白凤过了几招便逐渐落入下风,栾白凤神色淡淡,显然游刃有余。

    两人高下立判,不过栾白凤的实力虽然要超出墨眉一截,击败她也不难,但想要杀她或者生擒就有些力有不逮了,除非墨眉的应对出现什么失误。

    眼见杨开身边两位六品开天,如此轻松就被栾白凤牵走一人,孔峰大喜,威严低喝:“依计行事!”

    四周众多开天轰然应诺。

    那金虹州的楼船之上,戚金爆喝:“月荷,念在你我交情多年的份上,速速退去,戚某还可在孔盟主面前为你美言几句,今日之事既往不咎,否则就休怪戚某不念旧情了。”

    凌春秋也劝道:“月荷姑娘,识时务者为俊杰啊!”

    他们两人与月荷早就认识,这并不奇怪,当初利用老白晋升开天暗算老板娘的时候,月荷可是与他们一道出手的,只不过当时他们三人都是五品开天,而如今月荷因为得了一枚世界果,晋升了六品,未来的道路也长远了一些,戚金和凌春秋却依然在五品徘徊。

    武者晋升开天之后,每提升一品,都是漫长岁月的积累,品阶越高,需要消耗的时间就越长,并不是每个人能得到世界果这种逆天的宝物的。

    月荷冷哼道:“我不是什么俊杰,我只是小小女子,谁想要伤害少爷,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凌春秋露出惋惜之色:“冥顽不灵!”

    孔峰怒喝道:“废话什么,给我上!”

    一声令下,七八艘楼船上,飞出十几道身影,齐齐朝月荷扑去。这十几人皆是开天境,其中更有三位五品,余下虽都是五品之下,但人多势众,月荷纵然有六品也不敢掉以轻心。

    更何况,还有孔峰在一旁虎视眈眈,她还要护持杨开的安全。

    是以倏一接触,月荷便捉襟见肘,场面岌岌可危。

    孔峰站在自家楼船的甲板上,冷眼望着战圈,目光死死地凝视着杨开,满是不怀好意。

    杨开神色慌乱,虽在月荷的护持下有惊无险,但也步履蹒跚,修为弱小,在这种情况下的弊端一览无余。

    争斗片刻,杨开忽然咬牙喝道:“月荷,我先走一步,你自己小心!”

    月荷排出一掌,颔首道:“少爷也要小心。”

    杨开点点头,趁着月荷给他制造出来的短暂间隙,空间法则催动,身形一晃,瞬间消失不见。

    孔峰眼中精芒一闪,哈哈大笑:“等的就是你!”

    若是杨开一直待在月荷身边,那他也只能找机会偷袭月荷,先将此女重创,再拿下杨开了。如今杨开居然自行逃走,正中孔峰下怀。

    杨开有此选择,孔峰不难理解,这小子显然是觉得自己有些拖累月荷,是以才会主动退走,他依仗着自己的空间法则,想走的话,倒也不是难事。

    然而孔峰一大半的神念都牢牢锁定着杨开,杨开这一退,他立刻有所察觉,神念狂涌之下,孔峰扭头便朝一个方向望去,同时身形一闪,从楼船扑下,探手罩向某个方位。

    那个方向中,人影恍惚,杨开忽然如鬼魅般现身,不过还不等他回过神,己身便已被一股莫大威严笼罩,头顶上就仿佛压了一座大山,浑身上下传来咯吱咯吱的轻响,就连身子都瞬间矮了一截。

    六品开天之威,非他所能抵挡。

    杨开却是不慌不乱,眼帘低垂,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轻声嘀咕道:“祝九阴啊祝九阴,你再不出手,我就要死翘翘啦!”

    耳畔便忽然传来一声冷哼,显得极为不悦。

    这声音明显是祝九阴的,杨开还没来得及开心,便听祝九阴传音道:“小子,这次有些麻烦,你自己自求多福吧。”

    “什么?”杨开一愣,有些不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与此同时,孔峰脸色大变,也是脱口低呼:“什么?”

    就在他即将将杨开生擒之时,一股耸人听闻的气息忽然自虚空地某处浮现,这气息之强悍,竟让他不由生出惊悚之感。

    之前杨开催动九重天那攻击大阵,斩出一道剑气之时,孔峰便被那剑气所惊,然而此刻这气息比起那剑气,强大的何止一点半点。

    虚空地竟还有底牌!而且竟是一位如此恐怖的强者!

    一时间,孔峰悔的肠子都青了,若早知虚空地有这等强者坐镇,便是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前来冒犯,然而此刻纵然知道也已经迟了。

    心中暗骂杨开简直有病,既有这等强者,为何不早点出手,一直藏着掖着直到此刻才给他当头一击,耍人很好玩吗?细想起来,似从兵临城下开始,便一直被杨开戏耍玩弄。

    他却不知,之前杨开并没有什么性命之忧,即便叫了祝九阴也不会理他。

    念头变换不定,孔峰抬头望去时,只见那虚空之中,一根纤纤玉指忽然朝自己点来,虽仅仅只是一根手指,却给孔峰整个世界压迫过来的错觉。

    这样的一击绝对是上品开天才能施展出来的。

    孔峰一咬牙,拼命鼓动自身力量,化作防护,同时抽身急退,纵然明知自己不是人家的对手,可他好歹也是六品开天,又岂会坐以待毙?

    做完这些之后,他还奋力朝前轰出一拳。

    一指之下,一切皆是虚妄!

    孔峰口喷鲜血,仰面倒飞,体内小乾坤世界动荡不休,世界伟力崩散,就连浑身骨头都断了好几根。

    孔峰骇然,这不是七品,等闲七品开天,根本不可能有这等强大的力量,出手之人要么是八品,要么就距离八品不远了。

    而且……孔峰隐隐感觉对方的气息有些古怪。

    如今考虑这些已经毫无意义,己身被人家一击重创,根本不是对手,难道今日自己便要葬身在这虚空地?

    内心一叹,想不到他叱咤寰宇这么多年,到头来竟是死在这样的地方。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