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两百五十七章 你敢动手试试
    裴文轩先前打出一道攻击之后本就直朝黑鸦神君扑去,此刻看起来就像是主动送上门,猝不及防之下被黑鸦神君一把抓个正着。

    血气笼罩,自身体内的力量竟仿佛受到了什么压制,堵塞在经脉之中,宣泄不出,裴文轩惊骇欲绝。

    这是帝尊境能发挥出来的实力?那周毅不过大千血地的弟子罢了,轮资质悟性跟他裴文轩完全没法比,若是没被夺舍之前,周毅那样的,裴文轩自付自己一个能打三五个。

    可在被黑鸦神君夺舍了之后,自己竟是被人家一招制服!直到此刻裴文轩才明了,这虽然还是周毅的肉身,但眼前这个“周毅”已经不能用之前的眼光来看待了。

    “小辈受死!”黑鸦神君狞笑,手上猛地一用力,便要将裴文轩斩杀当场。

    然而下一瞬,他便忽然眼皮子一跳,一种巨大的危机将他笼罩,死亡的气息当头罩下。

    裴文轩那一直佩在腰间的身份铭牌忽然爆出一团白光,耀眼至极,即便是在浓郁的血雾之中也冲破了血色的封锁,那白光仿佛一团烛火般从身份铭牌上跳出,初始不太起眼,但转瞬间便暴涨开来,化作一柄魔气森然的长刀。

    长刀当头朝黑鸦神君劈下!

    黑鸦神君大惊,感受到这长刀之中蕴藏的恐怖威能,哪还敢继续在原地停留?撇了裴文轩,化作一道血光急速后退。

    但任凭他如何躲闪,竟都摆脱不得这一刀的威能。

    长刀斩下,一声惨叫传出,那血光被一分为二,左右破开,跌出两半血淋淋的身躯。

    “咳咳咳……”裴文轩重重落地,手误着颈脖咳嗽不止,恨恨地瞪着周毅被斩为两半的尸体,咬牙道:“老狗不知死活,竟敢对我下手,这下死了吧。”一阵阴森低笑,仿佛鬼魅。

    说话间,他腰间上的身份铭牌咔嚓一声,崩碎开来,化作齑粉。

    杨开看的啧啧称奇。

    他早就知道这些洞天福地的核心弟子们身上的身份铭牌大有名堂,那不但是他们个人身份的象征,内里还封有其师长赐下的护身神通,一旦遇到什么生命危险就会主动激发,虽然只能用上一次,但关键时刻可是能救命的。

    就如眼前这样!

    方才那一记刀光威能浩荡,杨开很怀疑就算是一个中品开天被打中,恐怕也有些吃不消,这裴文轩的师尊,绝对是一位上品开天!

    黑鸦神君夺舍了周毅,虽然自身有上品开天的底蕴,但受限于周毅肉身,再加上他本身只是一道受创的残魂,能发挥出来的实力也有限,被这样一击神通打中,岂能有什么好下场。

    这老家伙图谋了无数年,这才刚刚夺舍成功就悲剧了,估计他自己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杨开不禁有些唏嘘。

    周毅肉身虽被斩,但黑鸦神君的残魂却依然没有出现,杨开并没有掉以轻心,神念涌动,随时准备出手。

    然而在他的紧密关注之下,却惊讶发现那被斩成两半的尸体中流淌出殷红的血水,那血红似受到了什么牵引,朝彼此靠拢,很快融合在一起。

    下一瞬,两半尸体猛地朝中间合拢,重新拼凑完整。

    黑鸦神君那紧闭的双眸,也在这一瞬间重新睁开,徐徐从地上爬了起来。

    大殿中,杨开三人看的傻眼!

    “大衍不灭血照经,果然名不虚传,哈哈哈哈!”黑鸦神君大笑不止,他刚站起来的时候,他头颅中间到颈脖处,裸露在外的肌肤上,还有一道明显的血线伤痕,可说话的功夫,这伤痕便迅速消失不见了。

    此刻的黑鸦神君,看起来完好无损!

    唯独气息比方才低落了很多。

    裴文轩惊悚万分,这老狗居然没死?方才他可是亲眼看到对方被斩成两半的,怎么可能没事?

    杨开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过转念就想起黑鸦神君之前跟他说过的话,大衍不灭血照经,修行到极致,可是能滴血重生,不死不灭的。

    这话固然有夸大的成分,但从眼前这情况来看,这大衍不灭血照经确实是一部旷世奇功,黑鸦神君能死而复生,绝对是这血照经的缘故。

    再度站起的黑鸦神君晃了晃脖子,冷冷道:“小辈们莫要反抗了,凭你们的本事是抵挡不了本君的,又何必浪费精力,白白遭受痛苦。”

    “神君说笑,蝼蚁尚且偷生,又何况我辈武者。”杨开低喝道。

    黑鸦神君嗤笑一声,扭头望来:“你以为本君舍不得杀你?若你这么想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杀了你,我一定能得到想要的东西。”这般说着,轻轻颔首道:“决定了,就拿你开刀!”

    他话刚说完,杨开立刻从空间戒中取出一块木牌,往腰间一挂,耀武扬威地望着黑鸦神君:“你敢动手试试!”

    黑鸦神君眼角一抽,有些忌惮地望了那木牌一眼。

    他也是被搞怕了,之前不知道情况,准备击杀裴文轩的时候被他腰间的身份铭牌激发的神通斩杀当场,要不是大衍不灭血照经,他恐怕真的就死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如今见了这玩意就头疼。

    他却不知,杨开这木牌跟裴文轩的身份铭牌是两码事,这木牌是老板娘之前给他的东西,镂刻了一种莫名的图腾图案,说是一份人情,根本没有封印什么神通,倒是他手上有一枚老板娘给的神通珠,那才是他此行最大的依仗。

    黑鸦神君恨恨地望了杨开一眼,转过头去,看向曲华裳。

    曲华裳也不含糊,伸手拍了拍自己腰间的身份铭牌。

    这几个小辈……简直欺人太甚!黑鸦神君大恨。

    “神君想杀人的话,那边倒是有一个不错的人选!”杨开伸手指了指裴文轩所在的位置,“方才神君可是死在他手上,如今正好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裴文轩正在咳嗽,闻言差点吐出一口老血,咬牙道:“杨开,裴某若是死在这里,便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杨开不屑道:“关我屁事!”

    裴文轩恨的牙痒痒,却是无可奈何,谁让他的身份铭牌已经毁了,如今连个威慑都没有,黑鸦神君若真的冲他出手,他也只有殊死一战了。

    “就如你所言!”黑鸦神君点了点头,身形骤然化作一道血光,直朝裴文轩扑去,他方才被那刀光神通斩杀,搞的元气大伤,此刻正是需要补充的时候,杨开和曲华裳他不敢动,也只能捏捏裴文轩这个软柿子了。

    等杀了裴文轩,再慢慢泡制剩下的两人不迟,反正此地大殿已被彻底封闭,谅他们插翅难飞。

    眼见黑鸦神君再度朝自己扑来,裴文轩又惊又怒,爆喝一声,魔气翻涌,抬手祭出一把龙绞剪,直朝血光剪去。

    这龙绞剪应该是一件威能强大的秘宝,散发出来的能量波动极为不弱,然则一落入血光之中,竟是光芒闪烁起来,灵性大失!

    方才曲华裳也遭遇了同样的情景,这血光似是有极强的腐蚀性,极为克制秘宝。

    裴文轩大惊失色,身形不住地后退,同时双手迅速变换,一道道凶猛攻击毫不节制地朝那血光轰去。

    轰隆隆的声响不绝于耳,一道道攻击被破,血光电闪而来,从中不断打出一道道血色的惊虹,压的裴文轩节节后退,狼狈不堪。

    纵然黑鸦神君方才被斩杀了一次,元气大伤,他依然不是对方的对手,甚至可以说,能在这样的攻击下坚持多久都是个问题。

    短短几息功夫,裴文轩便感觉已到极限,便在这时,压力陡然一轻,耳边传来黑鸦神君的狞笑:“小辈阴险狡诈,你以为本君不会提防你吗?”

    压迫到眼前的血光忽然顿住,裴文轩抬头望去,只见黑鸦神君的身形显露了出来,一手横档在身侧,浓郁血气之中,杨开不知何时杀到,手持一杆长枪,只不过此刻却是身陷在血气之中,如陷泥沼,行动迟缓。

    不但如此,他身上更是传来刺啦啦的声响,显然是被这血气腐蚀的。

    裴文轩心头了然,方才压力忽然减轻,绝对是因为杨开偷袭的缘故,导致黑鸦神君不得不分出心神来应付杨开。

    可以说,在这关键时刻,是杨开救了他一命。

    他毫无感激之意,这混蛋刚才让黑鸦神君来对付自己,实在可恶。

    趁着黑鸦神君心神被牵制的瞬间,裴文轩身形连闪,总算拉开了与对方的距离,大口喘息。

    他一个万魔天的核心弟子,开天之下几乎无敌的存在,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人打成这样,可见黑鸦神君实力之强,而这还是在他被斩杀一次之后,若是在此之前,他能发挥出多强的力量?一时间,又是庆幸又是懊恼,庆幸黑鸦神君此刻实力受损,懊恼自己的身份铭牌没了。

    血气泥沼之中,杨开身形迟缓,却是面色平静,口中一声爆喝:“破!”

    苍龙枪头上,一点漆黑的光芒忽然呈现出来,那漆黑出现之时,本只有绿豆大小,但转瞬间就疯狂扩张起来,化作一个巨大黑洞。

    万物崩塌!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