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两百二十章 这位朋友过分了
    可惜在场的中品开天都是人精,又怎会因为旁人的随口一言而改变初心。

    大厅内诸多武者暗暗咋舌,本以为这灵丹只是区区两百万的起步价,成交价应该不会太高,谁料这一开始竞拍才显出众多中品开天争抢的决心。

    一瞬间,大厅内众多武者彻底死了心,这种东西已经不是他们这些底层武者能够奢望的了,唯有背靠一个强大的势力才有资格参与竞争。

    三十息后,那价格已直直攀升到一千五百万。

    又过十息,已至两千万。

    全场哗然。

    拍卖会迄今为止,所拍出的最高价不过是杨开得手的那一份赤阴沙,价值两千六百万,自那之后,再无一件拍品的价格超过五百万,而如今,这天元正印丹和丹方的价格竟很快突破了两千万,甚至有望超过那赤阴沙。

    不过这样的价格基本上已到极限了,毕竟天元正印丹只有区区一枚,那丹方虽然也算贵重,可即便买了去,也不一定能够研究出什么名堂,万一找不到替代天地源液的主材料,那所有的付出都可能打水漂。

    在场的众多开天境也不是傻子,即便背靠各自的势力,两千万也不是什么小数目,并非能够随便拿的出手的。

    是以在价格突破两千万之后,便只剩下三个包房在陆续竞价了。

    又过片刻,其中一家退出,那甲五号房和乙二房依然紧咬着不放,几乎是一家出价,另外一家便立刻跟上,似乎对这天元正印丹和丹方都及感兴趣。

    当价格一度突破两千五百万的时候,那乙二房的开天境忽然悠悠叹了口气,朗声道:“滕王兄,这一次的拍品对叶某有大用,腾王兄可否让我一次,叶某感激不尽,就当叶某承你个人情,他日必有重报!”

    此人话音一出,老板娘便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喃喃道:“是他们两个?”

    杨开奇道:“老板娘认得这两人?”

    老板娘道:“如果我没听错的话,那乙二房的应该是霹雳堂的叶剑了,另外一个是明心殿的滕王,怪不得会花这么大的代价来竞拍。”

    果不其然,甲五房的人开口道:“叶剑兄,这一次的东西对你有大用,对我就没有用了吗?此次竞拍,我势在必得。”

    那叶剑叹道:“何苦如此?你我相争只会白白便宜了旁人,这样,腾王兄,叶某只要那一枚天元正印丹,你若退一步的话,丹方叶某可以共享给你,如何?”

    滕王笑道:“巧了,我也正想这么说,叶剑兄你若退一步的话,丹方我也可以跟你共享。”

    乙二房的叶剑沉默片刻,略显不悦道:“这么说来,腾王兄还是要与叶某争上一争了?”

    “叶兄若是觉得争不过,大可早点退出,免得两败俱伤!”

    “哼,滕王兄好大的口气,你明心殿有几斤几两,我叶剑不是不清楚,既然滕王兄执意如此,那就争一争吧,看看是谁能笑到最后。”

    两人言尽于此,都不再说话,拍卖场内竟忽然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

    甲三房内,老白好奇道:“老板娘,这两个家伙居然都是只对那天元正印丹感兴趣,虽然应该是为了后辈考虑,但这价格未免太贵了点吧?”

    老板娘道:“你不懂,他们会这样争抢,自然是有原因的,先说那明心殿的滕王,他数百年之前收过一个关门弟子,资质及其出色,有望直接成就六品开天,不过听说有一次在与人争斗的时候,伤了道印,所以纵然数百年过去了,那弟子也不敢轻易晋升开天,一直没有凝聚最后一种力量,若能得到这一枚天元正印丹,那他的弟子便可尝试突破,极有可能给明心殿带来一位六品开天。”

    “原来如此!”杨开恍然。

    “那霹雳堂的叶剑呢?”老白问道。

    老板娘道:“他们的情况类似,不过霹雳堂这边,是叶剑的一个儿子资质不足,强行凝聚了六品力量,最初的时候还没什么问题,但道印中的力量凝聚的越多,便忧患越大,若是没有外物推波助澜,护持道印的话,叶剑的那个儿子也休想晋升开天,一旦他这么尝试,必定死无葬身之地,不过若是有一枚天元正印丹的话,便可一解困境了。”

    杨开点头道:“与一位六品开天比较起来,两千多万的开天丹确实值得投入,若是能让自家多一位六品开天,其底蕴也会水涨船高,还怕赚不回两千多万开天丹吗?”

    老板娘颔首道:“正是这个道理,否则你们以为这两位为何频频竞价。”

    “我明白了。”杨开点点头,忽然出价道:“两千五百万!”

    老板娘瞧他一眼,并不意外,杨开既然手中有天地源液,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一次的竞拍的,换做是她的话也会参与其中。

    之前之所以没有竞价,只不过是懒得浪费口舌,杨开如今手握十几亿开天丹,可谓是财大气粗,一锤定音的竞价方式才能彰显其强大的底气,也能在某种程度上屏退竞价者。

    这个价格一出,几乎大殿内所有人都朝甲三房望来,毕竟方才叶剑和滕王竞拍的价格才两千万出头,杨开这一下等于加了三四百万,可谓是不出手则以,一出手便石破惊天。

    不过待看到这居然是那拍得赤阴沙的买主所在的包房的时候,又释然开来。

    人家既然花了两千六百万去买一份赤阴沙,自然也不会在乎再花两千万买这天元正印丹和丹方。

    “两千六百万!”那甲五房中,传来滕王的声音。

    杨开听的一愣,方才滕王和叶剑的竞价明明已经到了双方都快无法承受的程度,每一次加价的幅度都不大,要不然他也不会一次性将价格提升到两千五百万的程度,就是想让滕王和叶剑两人知难而退。

    可滕王明明已经快到极限,为何这一次忽然加了一百万之多?

    还不等他想个明白,那乙二房中,叶剑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两千七百万!”

    杨开这下是有些糊涂了,心道难不成刚才这两位是在互相演戏?不过他也懒得多想,不同于这两位有意天元正印丹,他感兴趣的是那丹方,他手中既有天地源液,这丹方在旁人手中是鸡肋,在他手中却极有可能发挥出巨大的作用。

    当然,天元正印丹肯定也要入手的,有这样一枚成品的灵丹让他研究的话,也能更快地将丹方吃透,否则单凭一张丹方想要炼制灵丹,必定要耗费许多时间。

    是以在叶剑之后,杨开立刻道:“三千万!”

    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在大厅各个角落里响起,就连主持拍卖的那个老者都露出一丝惊愕的表情,似没想到这样一份拍品居然能爆出这么高的价格。

    每一件拍品在拍卖之前,拍卖行都会事先自己的估价。

    这天元正印丹和丹方的价值,丹霞拍卖行的估价价格为两千万左右,如今居然足足多出了一半,似还没到尽头,可谓是个大大的惊喜,对拍卖行来说,拍品的价格自然是越高越好,谁还嫌弃自己赚的多?

    “三千一百万!”滕王的声音有些咬牙切齿,再不复方才的云淡风轻。

    “三千两百万!”叶剑的声音同样有些焦灼和恼火。

    杨开忍不住挠挠头,喃喃道:“这两人什么意思?”

    他以为两千五百万绝对能一锤定音的,谁知如今他加价到三千万,滕王和叶剑居然还跟了上来。

    倒是老板娘蕙质兰心,一语道破玄机:“他们应该是跟人合作了。”

    “合作?”杨开狐疑望去。

    老板娘道:“那滕王和叶剑之前也都说了,他们想要的只是那一枚天元正印丹,所以之前才互不退让,不过在场这么多势力,并非人人都渴求那灵丹,相反的是,有人更对那丹方感兴趣,或许是一家,又或许是两家三家,与叶剑和滕王商定,若是能竞拍得手,便共享丹方,如此一来,一家只要出个几百万开天丹,凑在一起便有机会得到一份稀有的丹方,即便事后证明这丹方无用,亏损也不会太大。”

    听她这么一说,杨开立刻明白过来。

    之前两千多万,确实已到滕王和叶剑承受的极限,那每一次加价的小心翼翼,也并非他们在互相演戏。

    如今之所以能有这般魄力,是因为得到了旁人的资助。

    “你若想竞拍的话,再加价一次应该就差不多了。”老板娘轻轻笑着,“他们两人纵然得了别家的资助,数目也不会太大,三千多万,差不多是极限了,除非他们疯了才会继续跟进。”

    杨开毫不犹豫:“三千五百万!”

    甲五房内,滕王怒不可揭:“哪位朋友在与本座开玩笑?还请报上名来。”

    叶剑也道:“这位朋友过分了。”

    老板娘当即嗤笑一声:“老娘拍个东西,你们罗里吧嗦什么?有钱就继续加价,没钱就闭嘴,少在这丢人现眼!”

    。

    ps:高考成绩应该下来了,有没有考上北大的朋友,回头到北大被欺负了不要慌,报我名字就好,毕竟那是我母校。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