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一百八十九章 这是个误会
    半日之后,魏无双起身告辞,杨开含笑送别。

    待此人离去之后,杨开才皱了皱眉头。

    魏无双这个人长的浓眉大眼,气度不凡,毕竟是一个二等势力的少阁主,自小便得到了优良的培养,能有这般仪容也不奇怪。

    他此番过来是谢过杨开对上官玉的救命之恩的,上官玉是他未过门的妻子,被那墨宁掳走两年之久,擎天阁飞花舫两大势力这么长时间的追击,就是为了解救上官玉,只可惜那墨羽老祖狡猾如狐,又实力不俗,屡次逃脱。

    若不是他想对魔域下手,结果被杨开引进瓮中,说不定还真会让他逃出生天。

    救下那上官玉不过是举手之劳,可无论是对擎天阁还是飞花舫来说都是大恩一件,如今上官玉既然平安归来,魏无双自然是要来道谢一番。

    他的言辞真挚,神态陈恳,句句谢言发自肺腑。

    可杨开总有一点怪怪的感觉,尤其是魏无双望着他的眼神,偶尔还流露出一丝无奈和恨意,纵然他隐藏的无比巧妙,可杨开历尽风霜,阅尽人间百态,自不是他这样在温室中长大的花朵可比。

    这家伙无奈什么?为何对自己又有恨意?毕竟大家第一次见面,且不说自己对上官玉有救命之恩,便是毫无干系的人也不至于如此。

    杨开不解!

    虽然不太明白,杨开却也懒得理会,这魏无双不来招惹他也就罢了,若是敢来放肆,杨开也不介意好好教他做人。

    又是一日,杨开忽然察觉外头有些动静,神念放出感知一下,察觉到擎天阁的那宫殿朝另外一个方向疾驰而去,很快不见了踪影。

    看样子擎天阁这是要跟飞花舫分道扬镳了,也不奇怪,两家势力并不在一个大域之中,回去的路自然也不一样。

    摇了摇头,杨开收敛心神,继续参悟自身的五行之力。

    莲花秘宝的一片花瓣上,上官玉面如死灰地凝视着那迅速消失在视野中的宫殿,一双美眸失去了往日的神彩,颇有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味道。

    上官珑就站在她身后,轻轻地拍着自己女儿的肩膀道:“玉儿,这下明白了吗?”

    上官玉闭上双眸,泪水无声滑落,回想这两日魏无双对自己的冷淡和排斥,哪还不知自己的娘亲之前说的全是真的。

    自两年前她被那墨宁掳走之时,事情便已经无法挽回了,纵然她真的一身清白,纵然她无愧于心,可谁又会信她?

    在擎天阁上下眼中,她只怕已经成了残花败柳,根本不配成为他们的少阁主夫人!这一点,已经从魏无双这几日对她的态度得到的证实。

    她的身后,童玉泉也深深地叹息,却满是无奈。

    上官珑道:“玉儿,那魏无双不值得托付,不必再为他伤心了。未来的路还很长,你要为自己考虑考虑。”

    上官玉双目无神,仿佛没有听到。

    童玉泉瞧着心疼,连忙上前,低声宽慰,上官玉却是只无声地哭个不停。

    莲花秘宝继续在虚空中飞驰,跨过一个又一个大域。

    倏忽半月之后,上官玉登门拜访,说是要亲自答谢杨开的救命之恩。

    杨开请她入内,却发现她还端了一些酒菜过来,不禁哑然失笑,不过抬眼望去,却见上官玉形容憔悴,双目无神,不由诧异道:“玉师妹这些日子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之前她虽自封两年之久,元气大伤,但解封了之后却也逐渐恢复了过来。

    但此番再见,杨开发现她比之前瘦了一大圈,而且神态也憔悴无比,显然是经历了什么巨大的打击。

    杨开本还不太明白,不过略一沉吟,回想之前擎天阁的人匆匆而来,匆匆而去的一幕,便将事情猜了个七七八八。

    这是情感上遇到问题了啊。

    上官玉眼珠子动了一下,强笑道:“没事,只是脱困不久,伤了元气。本该早日过来道谢,可身子不争气,便拖延了些时日,请杨师兄勿怪。”

    杨开笑道:“本也不是什么大事,玉师妹客气了。”

    上官玉轻声道:“对师兄来说可能只是举手之劳,但对我来说却是救命之恩,玉儿身无长物,也不知该如何道谢,娘亲便教我亲自下厨做了点吃食,也不知合不合师兄胃口。”

    杨开道:“香味扑鼻,样式精致,一看便是用心做的,定然合胃口。”

    上官玉嘴角勉强动了一下,露出一抹微笑,放下菜碟,又取出一壶酒水来,款款落座。

    厢房内,两人隔桌而坐,品酒吃菜,美人当前,本是心旷神怡之事,可上官玉情伤未愈,纵然有心答谢,也挤不出多少笑容。

    杨开也觉得别扭的很。

    好在吃了几杯酒之后,话匣子便慢慢打开了,两人随口聊着,气氛倒也融洽许多。

    只不过说着说着,上官玉也不知想起了什么,忽然泪流满面。

    杨开头疼,只能随口安慰几句。

    这一哭便没完没了,上官玉也是一杯接着一杯饮了起来,借酒浇愁,杨开闷不做声,陪着她喝,只盼着她早点醉倒,然后让卢雪将她送回去。

    一连半壶酒下肚,杨开忽然面色一变,只感觉体内一股无法抑制的骚动迅速翻涌起来,一身血液凶猛澎湃,从鼻孔之中喷出的气息都变得滚烫无比。

    这酒有问题!

    杨开一惊。

    他并非初入江湖之人,对外人送来的酒菜自然不会毫不防备,可之前他分明仔细查探过这些酒菜,并无任何异样发现,甚至之前饮了几杯也毫无反应,为何会忽然爆发出来?

    那莫名的力量在体内翻滚,冲击着他的思维,让他的感知无限扩张,鼻孔中嗅到的少女的气息,更给人无法抑制的诱惑,不由生出一种将眼前这哭的梨花带雨的人摁倒在地,肆意蹂躏的念头。

    杨开咬牙,一把抓住了上官玉的胳膊,咬牙低喝:“上官玉!”

    他本以为是上官玉在这酒中下了什么迷药,可抬头望去时,却见上官玉自己竟是面色潮红,眼中泪水横流,却是吃吃地笑着,手腕处更是一片滚烫。

    她竟也中招了!

    还不等杨开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上官玉已经喘息着扑了上来,直接将他扑倒在地上,骑坐在他身上,目光迷离地望着他。

    杨开有些懵,体内本就**翻滚,如今又被这样一个女子骑在身上,感受那滚烫的肌肤,聆听那急促的喘息,心神几乎要在这一瞬间失守。

    然而还不等他有什么动作,房门便忽然被人一脚踹开,一直守护在外的郭子言和卢雪气势汹汹的杀了进来。

    “大人!”郭子言低喝。

    “出什么事了。”卢雪也惊问道。

    两人一直守在屋外,听到里面的动作自然是第一时间冲了进来,查探情况。

    可入目之下,只见那上官玉面色潮红地骑在杨开身上,双手还使劲撕扯着杨开的衣服,杨开的胸前一片破破烂烂。

    “这……”两人都有些傻眼。

    不过很快,郭子言便露出心领神会之色,卢雪轻啐一口,红着脸转过头去。

    蹬蹬蹬蹬……

    走廊内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两道强大的气息迅速接近过来。

    “不好!”郭子言脸色一变,与卢雪对视一眼,两人脚下轻点,急速退了出去,轰地一声将房门关上。

    然而下一刻,走廊内便爆发一阵剧烈的能量波动,世界伟力此起彼伏。

    伴随着轰隆一声响动,房门再次被人打开,童玉泉双目赤红地杀了进来,一眼便看到了躺在地上衣衫不整的杨开,还有娇笑不断意乱情迷的上官玉。

    四目对视,杨开眼中闪过一丝尴尬,强行压下体内翻滚的欲念。

    童玉泉怒吼一声:“上官珑,你做的好事!”

    当他听闻自家女儿端着酒菜进了杨开的房间的时候,便感觉有些不妙了,立刻便要前来阻止,却被上官珑拦下,他实力本就不如上官珑,又如何能摆脱的掉?正与她纠缠之时,便听到这边有了一些动静,夫妻二人立刻杀来查探。

    一看之下,竟看到这般情景,童玉泉顿时睚眦欲裂。

    杨开目光越过他朝后望去,只见卢雪正与上官珑对峙,而郭子言则脸色苍白地跌坐一旁。心头瞬间千思百转,露出恍然之色。

    那酒中的药物,应该不是上官玉所为,她没道理连自己都下药,再结合童玉泉的怒吼,那么下药之人已经呼之欲出了。

    上官珑!

    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坑害自己的女儿?这对她有什么好处?

    杨开想不明白,不过不管如何,上官珑必定有所图谋。

    杨开抬手一刀,砍在上官玉的后颈处,上官玉一声不吭软倒了下来,杨开揽着她,在地上打了个滚,迅速起身,贴着墙角,淡淡地望着童玉泉道:“童护法,这是个误会!”

    童玉泉心疼地望着自己的女儿,又恶狠狠地瞪了杨开一眼,虽知道这一切过错不在杨开,但依然目光喷火,咬牙切齿,似恨不得将杨开抽筋扒皮一般。

    (笔趣库 www.biquku.com)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