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七卷星界 第四千一百三十二章 无巧不成书
    “正是他。”陈天肥颔首道,“那七巧天君实力也极为了得,乃是一位五品开天。”

    赵百川颔首,五品开天,那就是与自己相当了,而且一地魁首,地位也决然不低,沉声道:“可有把握?”

    陈天肥呵呵一笑:“十拿九稳!不过肯定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而且此去,还得以大当家为首。”

    “付出些许代价不算什么!”赵百川颔首,既要找人家借兵,肯定需要一些补偿,不过只要能寻到杨开的踪影,付出也值得,“走吧,就去七巧地!”

    陈天肥当即指引方向,百炼峰迅速朝七巧地所在驰去。

    须臾一日之后,陈天肥指着前方那一团迷雾道:“大当家,七巧地到了。”

    赵百川顺眼瞧去,只见那迷雾翻滚,却是看不见七巧地的内里面貌,忍不住颔首道:“大派气象,当真不俗!”

    陈天肥呵呵笑道:“属下也是头一次来,大当家且稍等,容我传讯于那七巧天君,让他放开门户。”

    赵百川微微颔首。

    陈天肥当即取出一件信物来,往内灌入神念。

    七巧天君当初也曾屡次去星市与赤星做多几单交易,与陈天肥之间自然是互相留下了联络的方式,不过从来都是七巧天君去寻他,陈天肥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有求到别人的头上。

    他这边才刚开始联络七巧天君,却不妨那迷雾一阵翻滚蠕动,忽然一声霹雳炸响,从那迷雾之中,一道粗若水桶般的雷霆直轰而来,眨眼就到近前。

    陈天肥瞬间怔住,眯成一条缝隙的眼睛被漫天光芒充斥。

    赵百川也是神色一凛,低喝道:“开!”

    轰隆隆,百峰摇动,浓郁的土行之力从百炼峰中涌出,在这一件秘宝外形成一层密不透风的防护。

    炸响声震耳欲聋,那雷霆轰击在百炼峰上,打的那虚影一阵摇晃不定。

    “好强的攻击!”赵百川脸色一凛,如此攻击,即便是百炼峰也承受不了几次,话音才落,便见那迷雾之中,又有数道雷霆打来。

    与此同时,七巧地内传来一人怒喝:“于秀山,你真当本座怕了你不成,想要谋夺我七巧地,小心把自己撑死!”

    陈太肥一脸懵然,自己等人才来到这里便遭到强攻,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于秀山又是何人?

    轰隆隆,雷霆过处,虚空破碎。

    百炼峰攻防一体,是赵百川耗费无数心血炼化而成的秘宝,极为不凡,眼看那雷霆袭来,百炼峰迅速变小,同时腾挪不定,避让雷霆。

    绕是如此,也依然被一道雷霆轰中,山体又是一阵摇晃,一座山头都拦腰断裂。

    “陈天肥!”赵百川大怒,扭头望向陈天肥,百炼峰受损,让他极为心疼,这秘宝虽然不错,但也难挡人家大阵之威。

    陈天肥一头冷汗,顾不得许多,连忙高呼:“天君住手,住手哇,我乃赤星陈天肥,不是什么于秀山,天君是不是认错人了?”

    刚才从七巧地中喊话的声音,如果他没有听错的话,应该就是七巧天君。

    此言一出,那迷雾之中隐隐而发的雷霆陡然一滞,一个惊咦的声音响起:“陈天肥?赤星的陈天肥?”

    陈太肥哭笑不得,连忙飞出百炼峰,显露自己肥胖的身影:“不是我又是何人,天君仔细看看。”

    片刻后,迷雾之中传来惊讶的声音:“还真是陈兄?”

    想认不出来也难,放眼这三千世界,亿万生灵,如陈天肥这样肥硕的胖子也是举世难寻了。

    不过很快,七巧天君便冷哼一声:“陈兄怎会来我七巧地?那峰中又有何人?”

    陈天肥连忙道:“天君容禀,陈某有事相求,所以才会来到此地,至于此峰,唤做百炼峰,乃是我大当家之物,峰中自然是我赤星大当家。”

    说话间,回头冲赵百川示意。

    赵百川脸色阴沉,略作沉吟,还是收了百炼峰,露出身影,与他一道现身的,还有十几位下品开天。

    “竟是赤星大当家!”七巧天君显然是吃了一惊,“久仰大名了!”

    他去过赤星星市好几次,可没一次见到过赵百川,知道这家伙为了冲击六品常年闭关,倒也没什么好介意的。

    此刻此人出关,难道已成六品?心中这么想着,七巧天君的语气不禁客气许多。

    赵百川寒着脸,任谁被无缘无故攻击一通也没什么好心情,更何况他本就被杨开给折腾的一肚子恼火,闻言也只是淡淡颔首:“天君之名,老夫也早有耳闻。”

    七巧天君道:“陈兄,尔等今日所来,不知所谓何事?”

    陈天肥道:“确实有事相求,天君可否容我等入内一叙?”

    迷雾之中,七巧天君默然了一阵,这才开口道:“请!”

    话落时,迷雾翻滚,露出一条通道来,陈天肥不禁松了口气,回头望向赵百川,面露征询之色。

    赵百川轻轻颔首,陈天肥这才微微一笑,拱手道:“叨扰了。”

    说话间,当先朝前开路,身后赵百川众星拱月,龙行虎步。

    不多时,众人便进了七巧地之中,前方忽然出现一群开天境,为首一个,面如冠玉,样貌堂堂,约莫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

    陈天肥笑容可掬,冲这中年男子拱手道:“见过天君。”

    此人赫然便是七巧地的主人,七巧天君。

    七巧天君大笑,上前把住陈天肥的胳膊:“经年一别,陈兄风采依旧,可喜可贺。”

    陈天肥苦笑不迭:“天君过奖了,最近这些年,哎……一言难尽啊,且容我先给天君引荐一番,这位便是我赤星赵大当家,大当家,这位便是七巧天君了。”

    七巧天君拱手道:“赵大当家!”

    赵百川回礼:“天君客气。”

    七巧天君见他神色不虞,心知这厮应该是对刚才的事还有些芥蒂,连忙解释道:“赵大当家勿怪,方才本天君并非有意要攻击诸位,只不过如今我七巧地又外敌来袭,滋扰多日,忽听弟子汇报有强者来临,还以为是那贼寇又至,诸多误会,还请赵大当家见谅。”

    赵百川闻言愕然:“竟有人来寻天君的麻烦?”

    这才知道人家为何一见面就攻击自己,原来是把自己当成敌人了,既是情有可原,心头那一丝不快也烟消云散。

    陈天肥惊讶道:“何人如此大胆,竟敢来这里讨野食!”

    “哎……一言难尽啊!”七巧天君叹息一声,语气神态与方才的陈天肥如出一辙。

    赵百川眉头一扬:“天君似是有伤在身?”

    他发现眼前这人虽是五品开天,但气息却是有些不稳,不但是他,就连他身后的三位四品开天也是如此。

    七巧天君愤懑道:“早些年受了些伤,至今未能痊愈,连我七巧地的防护大阵都有所受损,若非如此,那于秀山又安敢欺我?”

    之前他就喊过于秀山这个名字,如今又提及,赵百川和陈天肥立刻明白,此人应该就是图谋七巧地的家伙了。

    “此等烦心事,不提也罢,今日赤星两位当家莅临我七巧地,实在让我七巧地蓬荜生辉,来啊,摆酒宴,让本天君与陈兄和赵大当家把酒言欢!”

    一声令下,立刻有人前去准备酒宴,七巧天君则是热情邀请赵百川和陈天肥,两人自是不会推脱,当即赴宴。

    坊市之中,那地洞里,杨开与月荷面面相觑,都有些无语。

    “他们居然追到这里来了,该不会是发现什么了吧?”月荷不禁有些担心。

    方才那一阵动静闹的挺大,他们纵然藏身在坊市中也有所察觉,不过后来七巧天君和陈天肥等人的对话他们就听不到了,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

    “虽说不太可能,但也不能不防。”杨开面色凝重,他自付这一路行来并没有留下什么破绽,赤星的人应该发现不了才对,更何况,若真的有所发现,肯定已经动手了,哪还会给他们安稳。

    然而凡事还是小心为上,如今想离开自然不可能,那样很有可能打草惊蛇,而且赤星的人没有来齐,很明显有人继续在外搜索,如今他们只能静观其变了。

    两人暗暗担忧的同时,酒宴之上,众人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七巧天君有意结交赵百川,自是热情至极。

    不过很快他便发现,赵百川还只是五品而已,看样子他并没有成功晋升六品,心头失望的同时,又暗暗松了一口气,毕竟他也只是五品,而且有伤在身,面对一个六品还是挺有压力的。

    席间众人只谈风花雪月,不谈其他,倒也相处融洽,陈天肥倒是想跟七巧天君提一下借兵的事,不过却被赵百川暗中阻止了。

    陈天肥不解,也只是听命行事。

    宴后,赵百川提出想观摩一下七巧地,七巧天君自无不允,让土灵地尊者亲自带着赤星一群人,游览七巧地的七大灵州。

    土灵地尊者与那段海一样,皆是四品开天,与陈天肥相当,得七巧天君暗中嘱咐,自是尽心引路,如此一来,倒也宾主尽欢。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