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七卷星界 第四千零二十八章 神鼎天徐真
    “我家少爷正在闭关呢,要不诸位先请回去,等少爷出关了再说?”月荷征询道。

    那青年道:“你将他喊出来便是。”

    “怕是不太方便。”月荷缓缓摇头。

    青年神色恼火道:“有什么不太方便的,本少亲自来见他是他的荣幸,他敢不给面子?”

    月荷轻轻冷笑,也逐渐失了耐心,她忌惮的是那青冥福地,而非眼前这个纨绔公子,又怎会将他的威胁放在心上,这家伙三番两次出言不逊,真惹毛了她,出手将他打一顿又有何妨?

    之前说话的那个护卫凑上前去,在那青年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青年眉头紧皱,脸色阴鸷了一阵,这才一脸不悦地开口道:“好吧,本少就住在此地最大的客栈之中,回头你家少爷若是出关了,叫他过来见我。”

    月荷淡淡颔首:“好。”

    那青年又扫了月荷一眼,缓缓摇头,叹息不止,这才领人离去。

    月荷转过头,望向不远处,一脸笑吟吟地道:“陈当家来了?”

    陈天肥就站在不远处,也没隐藏自己的行踪,月荷自然不会看不到他。

    脸上肥肉堆积,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隙,挪动臃肿的身躯行至府邸前,陈天肥拱手道:“七当家。”转头朝那青年的方向望去:“这是什么人?”

    月荷道:“说是青冥福地的人,谁知道是真是假呢。”

    陈天肥颔首道:“区区帝尊能得两位开天作为护卫,就算不是青冥福地的人,恐怕来头也不小,他们来干什么?”

    月荷掩嘴娇笑:“说是看中我家少爷,想将他收入麾下呢,你说好笑不好笑。”

    陈天肥呵呵道:“确实有些不自量力了。”杨开那种怪胎,怎可能屈居旁人之下,尤其是在这太墟境中,亲眼见过他出手之威,陈天肥感觉这太墟境中恐怕没人是他的对手,除非以多打少,或者提前布下阵法什么的。

    话锋一转,陈天肥道:“六当家人呢?”

    “陈当家也来找少爷?”月荷一脸惋惜的表情,“那可真不巧了,少爷正闭关呢。”

    陈天肥怔了一下,心想杨开才从元磁山回来不久,怎么就闭关了,点点头道:“那跟七当家说也一样。”

    月荷道:“进来说吧。”毕竟都是赤星的,将人家拦在外面也不太像话,更何况,月荷也想知道陈天肥来此有什么意图。

    将他请进客堂,陈玥奉上茶水,陈天肥也没绕什么弯子,开门见山。

    无非就是杨开在元磁山闹的那么一出让赤星压力很大,雷光已经派人过来谴责,要赤星给一个交代,否则便怎样怎样,又与月荷详细阐述了一下那剑阁的恐怖。

    好一阵说,总而言之,要杨开日后出门在外,行事收敛一些,不要那么锋芒毕露,他既是赤星的六当家,也总该站在赤星的立场去考虑些问题。

    月荷自然虚与委蛇,言道等杨开出关之后原话转告。

    见不到杨开,陈天肥也没办法,只能告辞。

    送走陈天肥后,月荷转头叮嘱陈玥,再有人来敲门,不管是谁,一律不接待!陈玥不迭颔首。

    密室之中,杨开心神沉浸道印之内,感受道印中的木火之力。

    木行之力的生机勃发,火行之力的狂暴霸道,隐隐地,似是有所领会,却又总差了点什么,就好似面前有一层薄膜,隔绝了他一窥神通的视线。

    这种感觉让人挠心,尽管明白只要捅破那一层薄膜自己就可以看到另外一层天地,可就是无能为力。

    杨开也知道机缘这种东西是无法强求的,是以只能顺其自然,一遍遍地告诫自己要静气凝神,摒除一切杂念。

    日子一天天流逝。

    这一日,正无所事事与陈玥闲聊的月荷忽然眉头一皱,扭头朝外望去。

    陈玥道:“怎么了?”她的实力毕竟低一些,没察觉到有什么异常,不过观月荷的神色,显然是有什么事发生了。

    月荷冷笑一声:“有只小老鼠闯进来了。”

    陈玥怔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不禁讶然,什么人这么大胆,居然敢擅闯旁人府邸,而且居然还闯进来了,要知道这府邸可是有阵法结界,一般人想要进来除非攻破阵法。

    但她根本没有感觉到任何力量波动,换句话说,来人定对阵法极为精通,否则不可能这么神不知鬼不觉。

    “你待着,我去看看。”月荷道了一声,娇躯一晃便不见了踪影。

    片刻后,陈玥感觉到府邸某处爆发出一阵不算太剧烈的能量波动,很快又平息下来。

    又过十几息,月荷手中提着一个人走了进来,随手将那人丢在地上。

    陈玥愕然望去,只见那人面色白净,脸上有些婴儿肥,身材不高,是个干干净净的小胖子。

    单看面相,应该是个很和气的人,这样的人居然会擅闯旁人府邸,陈玥着实有些想不通。

    “这位大婶我告诉你啊,我束手就擒不代表我打不过你,我只是不想与女人打架。”小胖子爬起来整了整衣衫,虽被擒拿至此,却是一点也不慌乱。

    “大婶?”月荷闻言黛眉一跳,眸中闪过一丝冷意,银牙都咬了起来。

    小胖子缩了缩脑袋,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咬牙道:“姐姐!”

    月荷冷哼:“算你小子识相!”

    小胖子内心一叹,心想师傅他老人家说的果然没错,不管什么样的女人,总是在乎自己的年纪和旁人对其的称谓的,跟女人说话永远都要小心些,一言成仇之事屡见不鲜。

    明白这一点之后,小胖子拱手抱拳道:“这位姐姐,敢问这里主人何在?”

    “你找他干什么?”月荷斜眼望去,且不管这小胖子是不是擅闯此地,他的面向很和气,让人瞧着没办法生出什么厌恶感。

    小胖子微微一笑,显得高深莫测:“送一桩机缘于他,顺便也求一些好处。”

    “机缘?”月荷表情古怪,上下打量他一眼,“你该不会是想说你来自什么洞天福地,想将此地主人收入麾下吧?”

    小胖子怔了一下,然后摇头道:“那不成,他就算想进我师门,也得看他有没有那个资质和本事,若是没有的话,是万万进不去的。”

    月荷奇道:“你师门收人很严格吗?”

    小胖子凝肃颔首!表示那不是一般的严格。

    “你师门何处?”月荷失笑问道。

    “神鼎天!”小胖子淡淡回道。

    陈玥美眸瞬间瞪圆,月荷的笑声也一下子卡住,两双美眸怔怔地望着小胖子,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神鼎天,那可是三十六洞天之一,是这三千世界最顶尖的势力,之前来了一个青冥福地的纨绔公子,本以为来头够大了,谁知这又来个来头更大的。

    月荷刚才也只是随口揶揄,完全没想到人家真的来自洞天福地,不禁肃然道:“有何为证?”

    小胖子在怀里摩挲了一下,抬手取出一块漆黑的令牌放在月荷眼前,那令牌之上刻着一个名字:徐真!

    这名字想来就是这小胖子的名字了。

    徐真将令牌翻了一面,那令牌的背面上,一个气息古朴的神鼎印入月荷眼帘。

    月荷神色一惊,这还真是神鼎天的弟子令牌,她虽然也从未见过,但方才神念感知之下,分明能察觉到那令牌内潜藏了一道毁天灭地的巨大神通。

    一般洞天福地的精英弟子身上都有这种身份令牌,这令牌不但是身份的象征,内里还封印了师长赐下的保命神通,这根本做不了假。

    月荷自付就算是在外面,以自己五品开天的修为,若是对上这令牌里的神通,恐怕也必死无疑!

    在这令牌内留下神通的人,绝对是一位上品开天!

    有此背景,不管这小胖子徐真到底是不是来自神鼎天,身份都不会差到哪去,也没必要去冒充别家弟子。

    与陈玥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撼。

    “原来是神鼎天的高足,之前失礼了。”月荷的态度不免客气了一些,不知道人家的身份,出手相向也就罢了,如今既然知道了,礼仪还是必须要有的。

    “姐姐不必在意,是我不请自来,冒犯了此地主人的威严。”陈真笑呵呵的,一团和气,倒是没有半点洞天弟子的架子。

    月荷啧啧称奇,她以前也见过不少洞天福地出身的武者,哪一个不是眼高于顶,如之前来过的那个青冥福地的纨绔公子便是如此,还是头一回见到徐真这样的,不免有些新奇。

    略作沉吟,月荷道:“你方才说来此是送一桩机缘给我家少爷,顺带求一桩好处?”

    “不错。”

    “可否详说?”月荷道。

    小胖子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搓着两只肥肥的手,脸上一片谄媚:“是这样的姐姐,我听说这里的主人得了不少六品元磁神石,而且是整个元磁山中出产的元磁神石全被他收走了,所以我想来找他求那么一块!”这般说着,小胖子还用几根手指轻轻地捏了一下,表示就求那么一点,绝对不要多!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