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七卷星界 第四千零二十七章 招揽
    “雷光要我赤星给交代?”欧阳冰眉头一挑。

    “给个屁的交代!”贝玉山怒喝一声,“往年在那星市之中,我们赤星与雷光诸多争斗,赤星弟子死在他们手上的也不少,怎地不见他们来给我们交代?要我说,六当家这次杀的好,别剑那臭小子,老子老早就看他不爽,只是一直找不到杀他的机会!回头我去找六当家喝酒,敬他一杯!”

    陈天肥嘴角抽了抽。

    那边琴夫人按住琴弦,轻启朱唇:“大当家怎么说?”

    陈天肥缓缓摇头:“大当家什么也没说。”

    “那就是不管咯?”欧阳烈问道。

    陈天肥道:“雷光可以不管,但剑阁却需警惕啊。”

    贝玉山愕然道:“又关剑阁什么事?”他这人长得熊腰虎背,人如铁塔,性格也比较耿直,这些日子一直在闭关修炼,对外面的事倒是不怎么清楚,若不是陈天肥召唤,他还不会出关。

    琴夫人轻轻地道:“听说在那元磁山上,因为咱们六当家的缘故,剑阁的人死伤数十人,连星落剑阵都被破了,钟樊,雒青云,卢雪重伤逃遁,险些命丧当场!”

    贝玉山眼珠子瞪圆,不可思议道:“钟樊那老家伙都被打成重伤?这也是咱们六当家干的?”

    身为赤星的当家,怎会不知剑阁的恐怖?那雒青云和卢雪也就罢了,与他一样都是四品开天,但那钟樊可是五品!

    陈天肥摆手道:“他倒是没出手,不过此事与他有很直接的关系,甚至可以说,剑阁那些人的死伤全因六当家之故。”

    “剑阁那边也派人过来了?”琴夫人黛眉紧皱,诚如陈天肥所言,雷光什么的赤星倒是不惧,可是剑阁能不招惹还是不要招惹,在那星市**处了那么多年,剑阁到底有什么样的底蕴,连他们这些人都不太清楚。

    “剑阁若是真的派人过来倒也好办!”陈天肥重重叹息一声,“可惜他们并没有这么做。”

    琴夫人等人闻言,都不禁皱眉,面露忧色。

    “你们也知道那群剑修到底有多么疯狂。”陈天肥愁眉苦脸,“六当家打着赤星的旗号,在那元磁山上招惹了那么多人也就罢了,偏偏还与剑阁结下生死之仇,这事没法善了啊,这几天我眼皮子跳的厉害,总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生死之仇,剑阁不可能就此罢休。”琴夫人缓缓摇头。

    欧阳烈道:“这事难办,若只是打伤倒也罢了,关键死了那么多人。而且星落剑阵是剑阁的根本,此剑阵被破,不啻是打了剑阁的脸,剑阁确实不可能善罢甘休。”

    欧阳冰接着道:“传令下去吧,让下面的人最近都小心点,尤其是碰到剑阁的人,有多远躲多远,最好不要与剑阁中人有什么接触。”

    陈天肥一声叹息:“我也是这个意思,早知如此,怎会让那姓杨的做什么六当家,这下好了,才几天功夫,就给我赤星招惹的遍地仇家,这让我赤星日后如何在太墟境中立足,当真可恨!”

    “马后炮又有何用,当时他携斩杀毒娘子和甘宏之威,谁又敢说半个不字!”

    这话说的倒也是,当时若是不同意那姓杨的入主赤星,只怕死的就不止毒娘子和甘宏两人了。

    只是念及今时局势,陈天肥满嘴的苦涩塞过吃了黄连!心中暗暗决定,等会就去拜访一下杨开,让他日后收敛一些,赤星可不能再招惹仇家了,回头再犯了众怒,在这太墟境中就真的举步维艰了。

    散去之后,陈天肥当即赶往杨开府邸,一身肥肉也挡不住他健步如飞。

    很快便到了杨开府邸前,不禁眉头一皱,以他四品开天的底蕴,自然能感知到这四周方圆千丈之内,一双双眼睛暗中盯着杨开的府邸,心知这就是六品元磁神石惹的祸啊,整个元磁山最贵重的宝贝都被他收入囊中,谁不眼红。

    就连他陈天肥,之前也有过想法。

    府邸前有人,一个青年公子哥模样的家伙领着一群下人站在府邸前,神情倨傲,鼻孔朝天,一副天老大他老二的架势。

    一个侍卫模样的武者叫嚷道:“叫你家主人出来!”

    大门内,陈玥俏脸发白地看着这一群凶神恶煞的家伙,弱弱道:“诸位有事吗?”

    这些天前来拜访杨开的人着实不少,各自都有些小盘算,不过自从月荷一怒之下打断其中一人的腿丢出去之后,便清净了不少。

    没想到这又来人了,而且这一次来的人气势汹汹,那说话之人身上明显有开天境的气息,赫然是个开天境强者。

    陈玥哪见过这阵仗,一时间手足无措。

    那侍卫道:“有事无事,犯不着跟你一个下人说,叫你家主人出来说话。”

    陈玥虽有些心机,但毕竟实力摆在那,接触不到太多的东西,此刻也瞧不准来人什么来历,道了一声且稍等,便急急进去找月荷了。

    她并不知杨开在闭关,只是没脸去见杨开而已,赵星辰那次的事情之后,她还能留在这里,就已经谢天谢地了,哪还有胆子去见杨开。

    月荷正在镜前梳妆,闻言俏脸一沉:“烦人!”

    丢下眉笔,气恼道:“去看看来的是什么阿猫阿狗!”一提长裙,迈步走出。

    待到门前,月荷微微皱了皱眉。

    陈玥眼力不够,看不到太多,可她五品开天,一眼就看出来人身份怕是有些不凡,毕竟能用开天境当护卫的家伙来头岂能小到哪去?

    虽然只不过是两个两品开天!

    不过她自己实力不俗,倒也不是太忌惮什么。

    “你们是什么人?”月荷望着那领头的护卫问道,美眸却是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后面的青年公子。

    之前陈玥在这里说话的时候,这青年公子鼻孔朝天,压根没正眼去瞧陈玥,可当月荷行出时,这家伙竟是两眼放光,一瞬不移地将月荷从头扫到脚,口中还啧啧有声,一副很欢喜的模样。

    月荷心中冷哼,表面却是不动声色。

    那护卫还没开口,青年公子便道:“你是这里的主人?不是说是个男的吗?”

    月荷抿嘴一笑:“我家少爷正在闭关,不方便见客!”

    “少爷?”那青年公子吃了一惊,狐疑地打量月荷,“那你是……”

    “我自然是少爷的婢女啦!”

    青年公子一听,顿时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摇头晃脑道:“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啊!”眼前这等尤物,竟是别人家的侍女,只怕不知道被糟蹋过多少次了,让他很是痛心,不过转念一想,就算如此那又有什么,自己不过是找玩物,又不是找老婆,日后若是玩的不开心,丢了就是,当下笑吟吟地道:“姑娘,要不要弃了你家少爷跟随我啊,若你愿跟随本少,本少保证你平安离开这太墟境,日后前途远大!”

    此言一出,月荷依旧笑吟吟的,倒是之前说话的那个护卫脸色一变,凑到青年公子身边,低声道:“少爷,这个女人最好不要招惹。”

    “为何?”青年公子不解。

    护卫道:“卑职观她气息,最起码也是个中品开天!”他看不出月荷的具体修为,可那种感觉却不会弄错。

    “怎么可能?”青年公子也吃了一惊,他再怎么游手好闲,也知道中品开天代表什么,不敢相信是因为之前月荷明明说过自己只是个婢女而已。

    什么人能用一个中品开天当婢女?连他也不过只有两个两品开天作为下人罢了,这府邸的主人出身难道比他还要厉害?

    护卫缓缓摇头,神情凝重。

    青年公子嗤笑一声:“中品开天又如何?她还敢动我不成?”话虽如此说,可望着月荷的目光却不敢再那么肆无忌惮了。

    护卫转头,抱拳道:“姑娘见谅,我等来自青冥福地,想必姑娘听说过。”

    “青冥福地!”月荷神色一凛,这个名号她自然听说过,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乃是这三千世界最顶尖的势力,但凡敢以福地二字冠名者,必是七十二福地之一,寻常人根本招惹不得。

    早就看出这群人有些来头,没想到居然是青冥福地的,而且能有两位开天作为护卫,那青年在青冥福地中地位也不会太差。

    “原来是青冥福地的诸位,来此有事吗?”

    那两品开天护卫道:“是这样的,我家公子求贤若渴,听闻此地主人实力不错,便想着将他收入麾下。”

    “不错!”那青年公子颔首道:“这世上,千金易求,人才难得,本公子看上你家少爷了,叫他出来见我,只要跟着本少爷,等出了太墟境,将他带进青冥福地也不是问题。”

    他一脸自傲之色,相信没人会拒绝这种条件。

    月荷的表情却是古怪至极,杨开天纵之资,如今竟有人要将他收入麾下?月荷长这么大,还真没见过这么大言不惭的人。

    换做旁人这么说,早打断腿赶走了,可眼前这些毕竟是青冥福地的人,月荷也不好动手,否则便是给杨开惹事,出了太墟境就是一场灾难。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