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七卷星界 第三千八百八十一章 凶多吉少
    黑暗中不见天日,也不知道三人在那袋子中挤了几天功夫,忽有一刻头顶上的天窗再开,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便重新合拢,速度快的三人根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杨开惊疑不定:“他这什么意思?”

    马六道:“不知道啊,师弟有感觉到什么不妥吗?”

    杨开摇了摇头:“没有!”

    “老江呢?”马六又问,却是没得到回应,连问了好几遍之后,才骤然惊醒过来:“老江不见了。”

    杨开也是一惊,连忙朝一旁摸去,发现江胜果然不见了踪影,再结合刚才的异常,哪还不知江胜这是被人家给弄出去了。

    马六不由有些慌:“他把老江弄出去作甚。”

    “师兄莫急,那前辈既然一时没取咱们的性命,怕是有所图谋,回头等江师兄回来了问问就知道了。”杨开话虽然这么说,但心里不免还有一层担忧,江胜还到底能不能活着回来。从之前那中年男子的话语中不难推断出,他与七巧地是有仇怨的,如今自己三人落到人家手上,逃又逃不掉,打也不打过,还不是任由搓扁揉圆。

    马六显然也想到了这一层,情绪不免有些悲观,纵然杨开安慰也无法振作,暗暗后悔接了这一趟差事,本以为是个借势崛起的好机会,谁知如今竟是身陷囹圄,前途未卜。

    袋子空间里少了江胜,倒是不那么拥挤了,马六自怨自艾一阵沉默下去,杨开神念悠忽,尝试着寻找这袋子秘宝的破绽,看是否有机会能从中脱困而出,可惜找来找去也没什么头绪。

    如此又过了几日功夫,黑暗之中又是一线光亮传来,这一次跟前几日的情况一模一样,袋子的口一开即收,快的杨开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等黑暗重新降临的时候,杨开明显感觉一直挤着自己的马六也不见了踪影,心头明了,马六这是也被弄出去了,如今这袋子空间里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江胜没被放回来,恐怕是凶多吉少,如今连马六也被弄出去了,能回来的可能性也不大,杨开顿时急了。

    这几日他一直在悄悄地寻找这秘宝的破绽,可惜什么都没发现,此宝内部自成空间,能容活物,显然非比寻常,不过里面的空间大小有些古怪,似是可大可小,一个人能装的下,三个人也装的下,不过不管是一个人还是三个人都显得极其拥挤,四周似乎有柔软的壁垒将这个空间包裹着。

    之前江胜和马六曾动手尝试破开这袋子秘宝的束缚,可惜没能成功。两个开天境都没办法,杨开自付就算实力全开也不一定能从中脱困。

    就是不知道这袋子的空间有没有极限,能不能被撑破。

    不过事已至此,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若是能撑破的话最好不过,撑不破再想别的办法也不迟,总好过被困在这里闭目等死。

    一念至此,杨开也不再犹豫,深深地吸了口气,口中一声低喝:“龙化!”

    高昂的龙吟声响起时,黑暗中金光大放,金色的龙头一闪而逝,没入杨开的身体之中,伴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炸响,杨开的身形骤然膨胀开来。

    十丈,三十丈,五十丈,一百丈……

    四周那柔软的壁垒紧紧束缚着杨开庞大的身躯,好似一道道无形的绳索将他勒紧,杨开快要吐血,只感觉浑身上下难受无比,整个人都有一种要爆开的感觉。

    强忍着种种不适,百丈身躯再次膨胀。

    咔嚓咔嚓……浑身骨头都在发出声响,杨开鼻孔之中喷着滚烫的热气,胸腹间气血翻涌,喉咙里满是血腥的味道。

    直至两百丈极限,那袋子秘宝也没有半点要被撑破的迹象,杨开心知自己这番尝试算是失败了。

    心有不甘,伸手在虚空中一握,苍龙枪抓在手心中,空间法则跌宕,长枪朝前捣出之时,那枪尖处一个巨大的黑点呈现出来。

    崩塌……

    狂暴的能量轰然肆意,封闭的空间之中,散乱的力量无法宣泄,化作漫天攻击,反弹在杨开身上。

    本就被四周那力道勒得艰辛至极,杨开再也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如泄了气的气球一样,巨大的身形迅速缩小,气息一阵虚弱。

    暗暗咬牙,这样果然是行不通的,也不知道这袋子秘宝到底是什么鬼东西,竟是让人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还是实力低了点,若是自己也是个开天,未必就不能强行冲出这里。

    然而想要晋升开天何其艰难,首先得凝聚阴阳五行之力才能在自身体内开天辟地,自己这边也是运气好,之前得到过不老树,又侥幸将之炼化了,才有凝聚木行之力的资格,有了一个极好的开端。

    但有好的开始不代表就能成就更高品阶的开天境,想要完成自己的目标,还得去寻觅那些高品阶的材料。

    可高品阶的材料又哪是那么容易寻找的,杨开也不知道自己何年何月才能晋升开天境,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找到那世界树,去修补支离破碎的星界。

    胡思乱想一阵,紊乱的气息逐渐平稳下来,既然脱困不得,那就只能静观其变,见招拆招了,心中暗暗祈祷江胜和马六平安无事,杨开盘膝调息。

    如此又过了几日功夫,当头顶上那天窗第三次开启的时候,杨开已经见怪不怪,一股无法反抗的力量将他擒住,等他回过神的时候,人已经不在那狭小的空间中了,而是出现在之前的那个山洞里。

    面前就站着那个中年男子,此时此刻,这家伙脸色阴沉如水,也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反正看起来心情不是太好。

    空气中有一股怪怪的味道,说不清道不明,还有一些血腥气,杨开眉头紧皱,扭头四望,视线一下子定格在山洞的一侧。

    那边,躺着两具尸体,一胖一瘦,身穿七色衫,虽然由于角度问题看不清面容,但杨开依然一眼就看出这两人正是在自己之前被抓出去的马六和江胜二人,也不知道两人之前到底遭遇了什么,此刻虽然尸身完好,但却早没了生机。

    杨开心头一沉,尽管早就有所猜测这两位便宜师兄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可亲眼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还是不免有些兔死狐悲。

    “小子你叫什么?”那男子忽然开口问道。

    杨开不想说,可又不能不说,只得自报家门,其实之前就说过了,估计也人家也没放在心上。

    男子冷笑:“你比那胖子的胆子要大很多,希望你的运气也能这样。”

    杨开叹息道:“前辈,以你之实力,想要杀我等,只是举手之劳,又何必去折磨我两位师兄。”这会的功夫他也注意到了,马六和江胜临死之前应该是遭遇了什么及其惨无人道的折磨,山洞内的血腥气,就是两人七窍中流出的鲜血传出。

    男子冷哼:“非本座去折磨他们,只是本座有一个计划需要他们来配合,可惜他们没这个命。”

    杨开抬眼望去:“不知前辈有什么计划是需要拿性命来配合的。”

    男子表情古怪地望着他:“你想试试?”

    “我可以拒绝吗?”杨开认真地望着他。

    男子摇头:“你拒绝不了的。”

    “那不就得了,既然拒绝不了,那就只能配合了,不过在这之前,还请前辈为我好好解释一下我该怎么配合。前辈大概也不希望看到我赴了两位师兄的后尘吧,真要是那样,你短时间内找不到其他的七巧地弟子。”

    男子微微颔首:“你说的不错,你这小子倒是有点意思,想不到七巧地还有你这样的人。”

    杨开吸了吸鼻子道:“其实我也不算七巧地的,我才去七巧地不到半年时间。”

    男子冷笑:“你觉得本座会相信吗?”

    杨开耸肩道:“事实如此,前辈信不信也没什么关系,还请前辈说一说那计划吧。如果可以的话,我尽全力配合,毕竟能活的话我也不想死。”

    “死不死可不是你说了算的,要看你有没有活下来的本事。”这般说着,伸手一翻,手上忽然出现一个精致的木盒,盒子只有巴掌大小,封闭之中,不过从盒子中明显传出一股生命的气息,这无疑说明盒子里装的是活物。

    男子也不费话,直接将盒子打开,递给杨开道:“吞了它!”

    杨开狐疑地瞧了他一眼,接过盒子低头看了一眼,头皮一阵发麻,只见那盒子之中,一只浑身漆黑,拇指长短的蜈蚣静静地趴在那里,虽然不知道这玩意到底是什么,但任谁都能看出这不是什么好东西,真要是吞了下,也不知道会是个什么下场。

    到了此刻,杨开哪还不知道马六和江胜是怎么死的,分明就是因为吞了这蜈蚣,然后被折磨死的。

    杨开艰辛地吞了口口水,抬头望着男子道:“前辈何意?”

    男子道:“吞了它,你若不死,生死便由本座掌控,本座到时候需要你去做一些事情,你若是死了,那也不用说什么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