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七卷星界 第三千六百二十五章 爻掌军
    今日之事已不能用双喜临门来形容了,那是三喜,如果再算上爻嗣的话,那就是四喜……所以花青丝的心情格外舒畅。

    “花姐,方才你到底跟宫主说了什么?”卞雨晴好奇问道,这个问题不止她好奇,其他人也都好奇,只不过是她第一个问出来罢了。

    花青丝微微一笑:“两点。”

    “两点?”卞雨晴皱了下黛眉。

    花青丝轻笑:“第一点,己子军军团长之位不管是由何人出任,凌霄宫最起码会有两万弟子加入己子军,由宫主自己掌控调度,总比将弟子们的性命未来交给旁人要好,弟子们也会更乐意跟随在宫主身后上阵杀敌。”

    卞雨晴闻言颔首,这话说的没错,大帝传令让杨开出任己子军军团长,只不过人员征召,物资筹备都需自行处理,物资暂且不谈,凌霄宫这些年也积攒了不少好东西,单是那人员上,本宗最起码就会有两万弟子加入,如此才能撑起一路大军的大体框架。

    与其让这两万弟子在别人手下听命行事,自然不如让杨开掌控,真要是到了战场上,与魔族性命搏杀之时,不能说对凌霄宫弟子有特殊照顾,最起码杨开也可以一视同仁。

    可以说,花青丝与杨开说的这第一点就足以让他重视这个己子军军团长的位置了,他确实对这个位置不感兴趣,也不太想受令,但不感兴趣是一回事,审时度势又是另一回事。

    更何况,花青丝还有第二个理由劝说他。

    “那第二点呢?”卞雨晴又问道。

    “第二点便是赢了爻家这位的话,按他的说法,他的命便是宫主的了。大帝之子,想来不会出尔反尔信口开河,既然连命都是宫主的,那宫主要他做点事……比如说代掌己子军也是理所当然。”

    卞雨晴露出恍然之色,心知花青丝说的没错,众目睽睽之下,爻嗣把话撂出来了,那就肯定不会失言,命是杨开的,那杨开叫他做点事他肯定也不会推辞。

    军团长这个职务杨开不愿意,不喜欢,没关系,让爻嗣代掌就行了,军团中一应大小事务都交由他处理,杨开只需站在幕后,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不浪费他的时间,不干扰他的正常生活。

    正因为花青丝说了这两点,所以杨开才忽然变得战意勃发,因为他觉得花青丝说的很对,己子军应该掌控在自己手上,顺便捞一个掌军为自己效力更是大赚特赚。

    卞雨晴抿嘴娇笑:“爻家这位可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花青丝道:“只能说他小看了宫主。”

    若是爻嗣能听到这句评价,也不知该作何感想。他安敢小看杨开?他是大帝之子,自视甚高没错,倨傲待人也没错,因为他有这个本钱。但几位大帝都对杨开出任己子军军团长一事没有异议,那就说明杨开有这个能力!

    所以爻嗣压根就没小看过杨开,甚至在来之前,自己心中还特意估算过杨开的实力,高算了一筹。

    然而……

    一招!

    或者说只是一个照面,他就沉沉睡去,而且还是在他神魂修为实力全开的情况下,这近乎被碾压一样的败北是他来之前根本没有想过的。

    花青丝又笑了笑:“其实赢下爻家这位,还有别的许多好处,只是当时时间仓促,来不及跟宫主细说。”

    卞雨晴奇道:“还有什么好处?”

    花青丝抿嘴道:“你想想啊,他若是在己子军的话,无论愿意或者不愿意,都得好好经营己子军,而他大帝之子的身份,无论是在人员征集还是物资筹备方面,都有许多常人难以企及的优势。我可是听说那些军团虽然都在一致对付魔族,但很多时候会为了一些战利品分割,人员分配问题吵闹不休,宫主实力虽强,但辈分不高,许多军团长都与他有所牵扯,到了这种时候,宫主怎拉的下脸面与那些长辈们叫嚷吵闹,但爻家这位就不同了,他辈分也不高,可他出身高啊,以后真要是遇到这种麻烦事,他出面是最好不过了,总不会让咱们己子军吃亏就是。”

    这话说的不错,确实有许多军团长与杨开有所牵扯,那些关系一般的也就罢了,如冰云,如温紫衫等人,与杨开可是关系相当不错的。

    若真有分割战利品的时候,温紫衫跑来跟杨开说我要七成,给你三成……还别说,温紫衫真可能干出这事,反正他不要脸成习惯了。

    真到这个时候,杨开估计也头疼。但若是换做爻嗣跟温紫衫去交涉,肯定会得到一个合理的分配。

    卞雨晴听的美眸发亮:“花姐果真心思聪颖,连这一层都想到了。”

    花青丝闻言一笑:“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多想点总没坏处,嗯?醒了醒了。”

    两女正说着话呢,一直傻站在那里的爻嗣总算有了反应,空洞的双眸逐渐恢复神彩,面上的肌肉也微微动了起来。

    一炷香时间,不多不少。

    爻嗣醒的极快,花青丝话音方落,他便彻底清醒过来,几乎没有半点犹豫,一身帝元狂涌而出,化作护身之力萦绕四周,与此同时,一枚宝镜凭空出现在身前,绕着身体飞舞不休,那镜子不大,巴掌左右,但却是一件顶尖的防御帝宝。

    他似乎还沉浸在与杨开交手的那一瞬间没回过神,这一醒来就全力以赴,摆出防御的架势。

    扭头四望,鹰视狼顾之际不见其他人踪影,只有两个女子站在不远处,啼笑皆非地望着他。

    爻嗣眉头一皱,终于想起昏睡之前发生种种,一时间脸色黑如锅底,难看的要死,同时背后一片冷汗淋淋。

    脸色难看,是因为意识到自己输了,输的彻彻底底。

    出冷汗是因为方才那种情况,杨开若想杀他,只怕有多少命都不够死的。

    纵然他可以肯定杨开绝不会杀他,但依然有一种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圈的感觉。

    回神之后,帝元慢慢收敛,护身宝镜也重新收回,瞪着花青丝道:“人呢?”

    其他人他不管,他只问杨开。

    花青丝上前几步,福了一礼:“凌霄宫大总管花青丝,见过爻掌军!”

    “什么爻掌军?你说什么?”纵然面对花青丝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爻嗣也是一脸冷漠,浑不要放在眼中。

    花青丝抿嘴微笑,解释道:“爻掌军莫不是忘了?你方才邀战我家宫主曾定下过一些彩头。”

    爻嗣脸上表情一僵,嘴角抽了抽道:“不错,我与那……奸贼确实定下彩头,如今我输了,他要我性命的话,给他便是!”他还是觉得杨开之前是视敌以弱,故意引诱自己掉以轻心,然后突施神通,如此奸诈之辈,不是奸贼是什么。

    但不可否认,杨开在神魂修为上的造诣……确实够强。

    花青丝浅笑嫣然:“我家宫主说了,他可不会要爻掌军的性命,不过既然之前定下过彩头,如今又不能不算数,否则传扬出去的话,只会让幽魂宫名誉受损,可就这么算了吧,又会让爻掌军觉得被小看,当真让人头疼的很。”这般说着,竟是缓缓摇头,青丝飞扬,好似真的头疼无比。

    爻嗣冷哼一声:“不取我性命,又想要彩头,直说吧,他要什么好处?”

    花青丝道:“哪能要什么好处?更何况我凌霄宫如今虽不比大帝宗门,但也底蕴不凡,这世上大多存在之物,凌霄宫都能取得,所以我家宫主也没想从爻掌军这里要什么好处。”

    “给你十息时间,不说明白的话,我就走了。”爻嗣懒得与花青丝在这里啰啰嗦嗦。反正是杨开自己不要彩头,不是他不兑现,走也没什么压力。

    花青丝忙道:“宫主说,要你代掌己子军,军中大小事务皆可独断专行。”

    爻嗣闻言,一直微眯的眼帘骤然张开,森声道:“你方才的称谓,便是这个意思?”

    花青丝冲他微微一笑:“代掌大军,自然便是掌军!”

    “他要我在他手下做事?”爻嗣的语气极为不善。

    “一人之下,百万人之上!”花青丝一脸真诚地望着他,语气中竟有些怂恿蛊惑之意。

    “痴心妄想!”爻嗣大怒,本来输了就够丢脸了,居然还要自己在他手下做事,简直不能忍。他如今虽只是个副军团长,也在另外一个军团长之下,但那是李无衣任命的,他无话可说,可要是他来给杨开当手下,还不如把他给杀了。

    花青丝闻言倒也没有太大反应,只是轻轻一笑道:“既然如此的话,那就罢了,宫主说,他不会强迫任何人做不喜欢的事,爻大人请回吧。”

    这个回应倒是让爻嗣极为意外,怔怔地看了花青丝好大一会,才确定她并没有半点虚情假意,这才冷哼一声,转身朝空间法阵处行去。

    他的速度很快,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卞雨晴张嘴,不过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花青丝便忽然摆了摆手,卞雨晴立刻闭上了嘴巴。

    :。:chaptererror;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