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七卷星界 第三千五百零七章 非它不可
    而得他这么一解释,杨开总算明白明月之前所言的消化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杀他只是手段,消化星界加持在他身上的天地之力,才是魔圣们最终的目的。

    “那可如何是好?”杨开眉头紧皱,事情牵扯到大帝魔圣,更牵扯到两个大世界的格局,他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能指望明月自己有些主意了。

    却不想,明月缓缓摇头:“毫无办法,不说本座如今负伤在身,便是真的毫无损,只怕也难逃魔域。”

    闻听此言,杨开心头一沉,凝声问道:“大人若是拼尽全力,难道无法从这里离开?”

    明月伸手一指外面,微笑道:“坐镇此地的魔圣名唤血厉,乃是血魔出身,实力不俗,在你来此之前,我也尝试多次,只是有他坐镇此地,本座并没有什么可趁之机。”

    那血厉本就是血魔出身,如今这里更血祭了无数魔族,汇聚成无边血海,血厉在这种环境下自是如鱼得水,明月几次三番尝试脱困都以失败告终,最终只能龟缩一隅,养精蓄锐,这一次若非感应到了杨开的气息,也绝对不会浪费精力冒险出手。

    杨开脱口道:“大人,若是由我带你出去……”话未说完,便又摇头否决:“不行……”

    他虽然精通空间法则,能够瞬移,但想在一个魔圣的眼皮子底下带走明月还是有些天方夜谭,只怕前脚瞬移离开这里,后脚就要被那血厉给追上。借助玄界珠也不成,他自然可以将明月收进玄界珠里,但明月一旦消失,单凭他一个人更别想对抗血厉,到时候只会死的更快。

    明月微微一笑:“你的好意本座心领了,只是如今本座这边已是死局,你也不必白费功夫,能在最后的时候见到你,也算是你我之间的缘分,若有朝一日你能够回到星界,替我告诉熏儿,本座不能照顾她了,叫她自己好好的。”

    “还未到最后时刻,大人何必心灰意冷?”杨开神情凝肃,虽是出口安慰,但也知道明月既然把话说成这样了,那就显然对自己的未来有了一些预见。他虽不是天枢那样,能洞悉天机,可实力到了他这种程度,对冥冥天意自有一丝感应,“在来之前,我与蓝熏师妹也见过一面,师妹叫我如论如何也要将您带回去,若是您这个时候放弃,回头我如何与师妹交代?”

    明月笑道:“本座并没有心灰意冷,只是……人力有时穷,若本座还处于全盛时期,怕是还有一线逃脱此地的机会,可是眼下……”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腰腹间的伤口,缓缓摇头。

    他的伤势乃是魔圣造成,遗患极大,若能静心打坐调养个几千上万年,或许还有恢复的机会,但此刻深陷此地,又要对抗那血海和大阵之威,哪有余力来恢复自身的伤势?一直留在这里,也只是在积攒力量,准备最后时刻的殊死一搏。

    只不过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杨开眼前一亮,振奋道:“大人若是伤势尽复,能有多大机会逃离此地,返回星界?”

    “一成不到。”

    杨开愕然,这几率也太小了点吧,一成的机会,等于没有啊。不过想想也不奇怪,外面血海已成,又有大阵加持,他就算彻底恢复过来,只怕单对单也不敌那血厉,只要血厉能拖延住他几日功夫,其他魔圣必定能从各地赶来,到时候以十二魔圣之威对付明月一人,他又怎能逃脱?

    不过有机会总比没有机会好,心中犹豫挣扎了一瞬,杨开咬牙道:“我或许能让大人恢复过来。”

    明月闻言惊愕地望着他,皱眉道:“非本座不愿信你,只是你可知本座这伤势到底是什么情况?”他这样的伤势,已经不是灵丹妙药能够解决的,天底下就没有丹药对这样的伤势起作用,想恢复,只能依靠自己,杨开却忽然告诉他有办法让其恢复,明月怎敢相信,下意识觉得杨开有些年少轻狂。

    不过年轻人都有这样那样的毛病,毕竟瑕不掩瑜。

    杨开摇头道:“我不知大人的伤势严重到什么程度,但只要大人还有一口气在,小子就能让你恢复过来。”

    这话说的就有些大了,明月反倒相信了他一点,毕竟怎么看,一个能成功潜入魔域而不被魔圣怀疑的人,脑袋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杨开既然敢这么说,肯定是有一些把握。

    “那本座倒要看看,你如何能让我恢复。”

    “大人稍等!”

    杨开话落之后,一闪身便消失不见了,原地一枚珠子忽然跌落下来。

    明月眉头一扬,伸手一招,就将玄界珠拿在了手上,略一感应,面露意外之色。他虽不精通空间法则,但也瞧出了这枚珠子的端倪,不禁有些动容。

    他可以肯定,这枚珠子绝对杨开密不示人的宝贝,但如今却轻而易举地将之暴露在自己眼前,甚至丝毫没有防备之意,可见他对自己是及其信任的。

    玄界珠内,药园中,杨开矗立在一株半人高,通体晶莹剔透,散碧绿幽光的小树面前,目光凝视着那小树上的仅存的三片绿叶,目光不禁有点忧伤。

    得到不老树已经有好些年头了,不老树上本就没有多少树叶,这些年被他时不时地摘上一片用来救人,如今也只剩下这三片而已。

    而他之所以敢在明月大帝面前放出那样的答话,所拥有的依仗也正是不老树。

    木珠和木娜两个木灵一左一右地悬浮在不老树旁,犹如两个精灵,只不过此刻都一脸警惕而紧张地望着他。杨开忽然出现在药园,又直接来到不老树面前,她们已经有所猜测了。

    对两个木灵来说,不老树便是天地间真正的神物,任何东西都无法与之相比,归顺杨开之后,她们也一直在用心打理药园,悉心照顾不老树,杨开此刻望来的目光如此危险,她们哪能不警惕。

    片刻后,杨开叹了口气,望着木娜苦笑道:“我要救人。”

    来了来了,果然是这样!木娜和木珠都露出愁眉苦脸的表情,头一次有将杨开赶出这样的想法,只是她们两个小木灵哪能办到这种事?更何况,不老树本就是杨开的,杨开想怎么做她们也管不着。

    “非得用到它吗?”木娜咬着嘴唇,可怜兮兮地道,好似杨开要她怎样似的。

    杨开点点头,正色道:“非它不可!”

    木娜一瞬间面如死灰,却也知道需要动用不老树,只怕杨开所遇到的情况已经及其严重了。

    与木珠对视一眼,木娜竖起一根手指道:“一片成不成?”

    她自然也知道,杨开要的是不老树的树叶,不可能真的把不老树给弄出去,只是这本来就只有三片叶子了,再弄走一片,就只有两片啦。

    杨开沉吟了一下,摇头道:“三片我都要!”

    并非小瞧不老树树叶的疗伤之能,按杨开的估算,以是明月那样的伤势,只需一片叶子基本就能恢复,两片便是绝对的保障!但就算他恢复到了巅峰时期,也依然要面临一场恶战,再次受伤是在所难免的,给他预留一片不老树的树叶,或许能在关键时刻再救他一命,或许就能让他逃出魔域,返回星界。

    所以这个时候根本不能节省。

    木珠不禁有些好奇地望着杨开:“哪个女人值得你这么做?”

    杨开哭笑不得:“我在你们心中是什么样子,怎么扯到什么女人身上去了?”这个误会有点大啊。

    木珠嗤声道:“若非女人,怎让你舍得如此付出?”

    杨开叹道:“是明月大帝,我如今已经到了魔域,大帝身陷囹圄,身上有伤,只能依靠不老树的树叶救治了,可不关什么女人的事。”

    “明月大帝!”木珠和木娜都是神色一正。

    “具体的事有点复杂,也没时间跟你们解释太多,有空你们去问问法身吧。”

    木珠点头道:“既然如此,你带走吧。”

    说话间,与木娜一起让到一旁。

    杨开哭笑不得,这哪是请了两位培育灵药的帮手啊,这是请了两位祖宗啊,自己要用到自己的东西,居然还得征得她们的同意。

    伸手采下三片绿叶,取出一块玉盒放置好,冲两个木灵点点头,杨开这才一闪身离开了小玄界。

    再现身来到明月身边,明月伸手将玄界珠递还了过来,微微一笑道:“本来我还在考虑,稍后要如何将你安全地送出去,你既有此物,那一切都方便多了。”

    杨开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他话中的意思,不过现在也不是说这事的时候,杨开接过玄界珠,又将手上的玉盒递过去道:“大人,此物应该可助你在短时间内恢复过来。”

    明月饶有兴趣地瞧着他,纵然见多识广如他,也想不出杨开到底哪来的这般自信,接过玉盒,正要打开,杨开忽然道:“大人最好还是施法再隔绝了一下此地,免得有气息泄露,外头毕竟还有一位魔圣坐镇。”8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