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七卷星界 第三千四百九十九章 玄冥针
    “姑娘的意思是……”杨开狐疑地望着她。

    “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冰姑娘回道。

    杨开笑了笑:“姑娘对我有救命之恩,若是有什么地方我能帮得上的,尽管开口就是。”

    冰姑娘道:“你也先别忙着答应,且听我说完再做考虑不迟。这件事虽说不是那么难办,但若你真的做下了这件事,那么极有可能会触怒师尊,甚至可能会让她对你动起杀念,若是如此,你依然还愿意吗?”

    杨开挑了挑眉:“姑娘可否详说?”

    虽说他能确定北璃陌不会真的杀了自己,毕竟魔域的界门需要自己去修复,就算她再怎么气恼,想要自己的性命,也得问问魔域其他的魔圣们答应不答应,但之前就已经得罪了过北璃陌一次,若是有可能的话,杨开也不愿让彼此的关系再恶化,让一个魔圣记恨可不是什么好事。

    冰雕内,那冰姑娘沉默了一阵,似在斟酌,最终还是开口道:“我有一物,内封我自创的一门禁术,威力奇大,我想让你把它用在我师尊身上。”

    杨开闻言瞳孔一缩:“你想杀她?”

    心中不免有些奇怪,从这冰姑娘先前的言语来看,她对北璃陌还是很敬重的,纵然心爱的男人被折磨致死,纵然自己被关押在冰牢十八层不见天日,也没有丝毫怨怼之言,甚至在杨开骂了北璃陌的时候她还显得有些不高兴,更出言维护,可忽然间又有这样的请求,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

    冰姑娘失笑道:“师尊乃是魔圣,又岂是我能杀掉的,莫说我没有这个能力,便是有也不可能这么做。”

    “那你为何……”杨开皱眉不解。

    冰姑娘幽幽一叹:“这只是一个交代。当年那人被师尊折辱致死,我未曾有一言相求,虽说事后我也失去理智向师尊动手,但那已经于事无补,或许,当年我若求情一二,师尊会看在多年师徒情分上,放他一马也说不定。这么多年来,我虽被冰封,介于生死之间,但一直心头难安,如今我大限将至,只怕用不了多久就要去黄泉地府陪他了。这是我给他的一个交代,等在黄泉之中相见,我也可以告诉他,我有替他报仇,只是力有所限……”

    这一番说出来,冰姑娘的语气虽然平稳,但杨开却能体会到她的悲戚哀恸,也听懂了她要表达的意思,不禁默然。

    冰姑娘又道:“十八层幽寒冰牢近乎绝地,这么多年来进入之人没有一个能活着走出去,我本以为那禁术再也没了用武之地,却不想在这最后的时候会遇到你,你说这是不是天意?既然上天意欲如此,那我也可以趁机了却一个心愿,当然,你放心,这禁术威力虽然不小,但绝对拿我师尊没什么办法的,她毕竟是一位魔圣,只不过她事后她肯定会探究些什么,你只需将我今日说的话原本地转告给她,想来她也不会太过为难你。”

    杨开听了不禁有些纠结,如果这冰姑娘求他别的事情,那还好说,只是拿着一件封了威力奇大的禁术的东西去对付北璃陌,这是不是有点太儿戏了?就算她说北璃陌事后应该不会为难自己,但谁知道那疯女人到底是什么态度,万一把人家惹毛了,谁来救场?

    但之前大话已经放出去,现在若拒绝又显得言而无信,沉吟了下,杨开道:“不瞒姑娘,我并非魔族,我乃人族,而且也未曾修炼冰系的功法或者秘术,姑娘既然师承,更出身雪魔,想来修炼的正是冰系法则,那东西我拿在手上有用吗?”

    冰姑娘道:“与你无关,你只需随意激发,禁术自会施展出来,我也知道这个请求有些强人所难,你若不愿,那就算了。”

    杨开抬手打住:“姑娘身陷囹圄,自身难保,既愿出手救我,些许小事我又怎会不肯帮忙?”他也想好了,既然不好拒绝,那就只能答应,反正也就是在北璃陌面前冒个险而已,大不了到时候他把玉如梦拖着,想来北璃陌也没办法拿他怎么样。

    “那可真是谢谢你了,如此一来,我便是死也瞑目了。”冰姑娘欣喜致谢,声音传来的同时,只见冰雕内,她的胸口处忽然绽放出一团柔和的光芒,那光芒拉伸变长,似有什么东西要破体而出。

    下一瞬,光芒一闪,冰雕上破出一个孔洞来,一根半尺长竹签粗细,晶莹剔透,仿佛冰块雕琢而成的长针出现在杨开眼前,在一股柔和的力量托衬下,悬浮杨开面前。

    冰姑娘的声音随之响起:“这玄冥针中封有我的一道禁术,威力如何我也不太清楚,因为是我被关押在这里之后才创出来的,从未试验过,但肯定不会太小。我观你与师尊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太好,你可暂时留着此物,若是哪一日她对你出手的话,你也可用此物挡她一二……”

    这倒是个不错的提议,听的杨开眼前一亮,这等于平白多了一个杀手锏,虽然是消耗性的,但白得的东西要求也不能太高,开口问道:“能挡她多久?”

    “最多十息,可能只有三息!”冰姑娘迅速回道。

    杨开不禁有些失望,但一想起北璃陌魔圣的修为,也没办法奢求太多了。正准备将这玄冥针收起来的时候,又想起自己被北璃陌种下禁制,连空间戒都打不开,不禁尴尬道:“我把它放哪呢?”

    冰姑娘失笑道:“是我疏忽了。”沉吟一下,开口道:“这样吧,我把它种在你的手上,到时候你用起来也方便,就是不知道你信不信得过我了。”

    杨开大喇喇地伸手道:“还请姑娘放手施为。”

    非他容易信任别人,他虽然对这个冰姑娘观感不错,也感激她援手之情,但也没到推心置腹的程度,之所以这般爽快,只是笃定就算她心怀不轨,自己也不会怎样。

    自己确实被北璃陌种下禁制,禁锢了修为,但神魂上有温神莲守护,固若金汤,肉身的底子也没有消失,这位冰姑娘纵然真的对他有什么企图,被冰封了这么多年,也拿他没什么办法。

    冰姑娘显然也没想到杨开答应的如此爽快,怔了一下道:“你稍微忍一下,可能会有点疼。”

    杨开点点头,示意她来吧,不怕疼。

    下一瞬,那悬浮在杨开面前的玄冥针便微微抖动了一下,电光般地一闪,直朝杨开手腕处刺去。

    疼痛感传来,一股冰凉的气息蛰伏在手腕内,不过很快便消失不见。杨开用心感受了一下,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手腕里多了一个异物,但对自己也没什么影响,当即放下心来。

    再低头望去,发现手腕上连个伤口都没有,不禁对这位冰姑娘的手段感到佩服,方才那一瞬间,他虽没能清楚辨别出冰姑娘力量波动的强弱,但估计对方绝对是个半圣。

    甩了甩手,轻松自如,杨开问道:“如此便可以了吗?”

    “可以了。”冰姑娘回道:“如今我心愿已了,日后只怕再没相见之日,你自己多加珍重,另外……”

    言至此处,冰姑娘忽然收声,然后一股柔和的力量从那冰雕内传来,直接将杨开推出几十丈开外。与此同时,一直笼罩在杨开身上的护持之力也瞬间消失不见,冰寒的法则一下子从四面八方涌来,让杨开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头发和脸庞迅速被冰霜所覆盖。

    这一下搞的太突然了,杨开完全没能反应过来到底怎么了,等回过神的时候人已经在几十丈开外,不由自主地打起了哆嗦。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冰姑娘的反应为何那么剧烈了,因为一股强大的气息忽然从上方迅速接近下来。

    纵然如今修为被封,杨开也能感受到那是北璃陌的气息。

    这家伙居然自己跑了下来。

    果不其然,过了片刻之后,这十八层冰牢之后,多出了一道雪白身影。

    杨开也早就配合地缩在墙角处,整个人被冰霜覆盖,瑟瑟发抖,脸色发青,嘴唇发紫。

    北璃陌美眸一扫,便看到了杨开的身影,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戏虐笑容,腰肢摇曳,莲步轻移,慢慢来到杨开面前,抬起玉足碰了碰杨开的小腿:“死了没?”

    杨开缩成了一团,闻言艰辛地抬头,斜眼望去:“你大爷,你死……我都不会死!”

    北璃陌呵呵一声冷笑:“还有力气骂人,看样子离死还远着,好好待着吧,要死的时候告诉我一声,我来替你收尸。”

    说完话,转身就走,端的是一个无情无义。

    不过没走成,因为杨开奋起余力,一把抓住了她的脚踝,表情悲愤欲绝,他也知道这女人是故意来看自己笑话的,兴许还抱着让自己向她低头,赔礼道歉的念头,但形势比人强,拳头没人大,纵然杨开心中再怎么不爽,也得考虑退路了。

    跟这疯婆子继续较近,吃亏的只会是自己。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