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七卷星界 第三千四百八十四章 贱婢何人
    一份份玉简查探,大多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偶有一些大事杨开也懒得关注。不过透过这些玉简中汇聚到的情报,杨开倒是对魔族这边内乱有了一些了解。

    魔族素来不是安分的族类,纵然那边还与星界大战,内部也并非一片和谐,反而战火不断,今天是这个大陆的魔王与那个大陆的魔王发生了纠纷,双方各自集结大批人马互相攻伐,明天又是那个大陆的魔王们找来帮手报仇雪恨,总之某些地方乱的一塌煳涂。

    这愈发让杨开确信,魔族这边人口太多,魔圣们有意要借助各种各样的方式来消磨数量了,否则只需将这些魔族全都丢到两界战场去便可。

    唯有其中一份玉简中透露出来的信息让他有些在意,这玉简中记载的事情是关于一个叫宙天大陆的,这个大陆本有六道界门,通往六个不同的大陆,但在一年多之前,却忽然有四道界门消失不见,不但如此,剩下的两道界门出口处也是重兵把守,不许任何人进出。

    乍一看这份情报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近万年以来,大陆界门消失的事情比比皆是,许多大陆都因此在魔域的版图上失踪不见,在不明真相的人看来,宙天大陆无疑是要赴那些消失的大陆的后尘而已。

    只不过杨开却是看的眼前一亮。

    这份情报上记载的时间虽然不太确定,但却与两界大战爆发的时间点相符,换句话说,明月大帝也正是在那个时间段陷落魔域的。

    而一下子消失了四道界门,也显然太过异常,纵观魔域中那消失的界门,俱都是先出现了一些异常的反应,然后才会慢慢消失不见的,可宙天大陆这四道界门却似乎是在一夜之间离奇弥合,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种情况只能说明是有外力干扰了这四道界门,甚至是及其强大的力量爆发,让这四道界门崩碎的缘故。

    而能有如此强大的力量,非魔圣莫属。

    换句话说,极有可能是有魔圣曾在宙天大陆动过手,能与魔圣交手过招的,也唯有大帝了!

    一瞬间的功夫,杨开脑海中几乎就有了一个完整的思路当初四位大帝一起深入魔域查探,却中了魔圣们的埋伏,明月大帝舍身成仁,以一己之力拖延诸多魔圣,让铁血等人得以遁回星界,随后且战且退,一路退到了宙天大陆,最终在宙天大陆与魔圣们殊死相搏,能量逸散,崩碎界门!

    如果这个猜测成真的话,那么明月大帝必定是陷落在了宙天大陆之中,至于是生是死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明月是大帝,得星界那边的天地认同,如果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星界那边必有异变,再加上天枢大帝曾经说过,明月大帝还有一线生机,所以杨开觉得,明月大帝没死,只不过应该是被困住了。

    宙天大陆吗……杨开握紧了那块玉简,神色振奋。

    来到魔域这么长时间,总算是打探到一些蛛丝马迹了,没枉费自己一番心思,连忙将自己之前买的地图取出来查探,待看清宙天大陆的位置之后,眉头不禁一皱。

    这个宙天大陆并不在玉如梦的地盘上,这倒是让他有些为难。

    如果宙天大陆是玉如梦的领地,凭他亲王的名头,借助空间法则,偷偷潜入倒也不是什么难事,可如今宙天大陆在别的魔圣的地盘上,那事情就有些不好办了。

    他毕竟是个人族,玉如梦看重他,甚至不惜施展心印秘术也要将他带回魔域,不代表别的魔圣也是这么想的,贸贸然跑到别人的地盘上,万一被人家给撞上,随手捏死那可就贻笑大方了。

    不过不管怎样,这个宙天大陆还真得去一趟,最起码得搞明白明月大帝是不是在那里面,如果是的话,再想办法将他救出来,如果不是,还得继续打探消息。

    不过在此之前,最好是先让法身晋升半圣,到时候安全也有一些保障。

    就在沉思时,背后传来一阵脚步声,杨开眉头一皱,有些不悦地收起了玉简和地图,心说这小舞怎么这么不懂事,自己明明吩咐不让任何人进来的。

    扭头回望,微微一怔。

    来人不是小舞,而是一个身段妖娆,容颜妩媚,红唇娇艳的漂亮女子,这女子应该是个雪魔,一头银白的长发披散及臀,肌肤也是白皙胜雪,一身洁白长裙,颇有一种濯清涟而不妖的圣洁感。

    这种圣洁的打扮,与她的妩媚妖娆形成了及其强烈的视觉冲突,给人一种非纯非妖的惊奇。

    杨开不禁多瞧了她几眼,暗暗奇怪,城宫里有这人吗?自己以前怎么没见过。

    不过看她的架势,似乎只是一个婢女,正捧着一个盘子走了过来,盘子上放了一杯殷红欲滴的血酒,还有一串仿佛葡萄般的灵果。

    四目对视,那女子展颜微笑,霎时间让这天地都失去了色彩,只有这一笑的倾城,竟让杨开的心神都恍惚了一下。

    幸得温神莲散发出一股凉意,这才让他勐然惊醒。

    霎时间,心中警钟长鸣,杨开脸色一沉,勐地一拍池水,帝元催动之下,那池水化作无数细小的水滴,兜头盖脸朝那雪魔罩去,那每一滴水滴都得杨开帝元加持,重若万钧,去势凶勐。

    雪魔的美眸中闪过一丝讶色,显然没想到杨开会这么快回神,而且反应如此敏捷果断,竟是直接冲她出手了,眼看那无数水滴袭至近前,盈盈一笑,抬手一拂,数以万计被杨开灌注了帝元的水滴竟是诡异地悬浮在了她面前,好似被定格了一样。

    再定眼瞧去时,杨开已借助她衣袖遮挡视野的这一刹那腾空而起,一身气息鼓荡,携毁天灭地之势,毫不留情一掌拍下。

    雪魔面露温色,杨开此举无疑也让她有些生气,洁白玉掌轻轻抬起,朝上迎去。

    轰地一声,气浪席卷,屋内桌子哗啦啦作响,池水更是翻卷而出,杨开面露讶色,发现自己居然小瞧了这女人,那一掌纵然没用全力,也不是一般的魔王能随便接下的,对方如此云淡风轻地挡下这一击,最起码也是个上品魔王,甚至可能是……半圣!

    若是一月之前,杨开可能还有点发憷,半圣之威,他之前还没办法抵挡,但如今法身已成云影之主,在这块大陆上,法身有得天独厚的有事,纵然对方真是个半圣他也不惧,惹毛了他将法身放出来,保证打的她老娘都认不出来,到时候先那啥再那啥,叫她知道自己的厉害。

    落地之时,杨开已经祭出了百万剑,宽厚的长剑遥指雪魔,鼻孔朝天,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凝声喝道:“贱婢何人!”

    雪魔本就不悦的小脸一下子垮了下来,一直托在手上的盘子也在微微抖动,显然被气的不轻,美眸森冷地凝视杨开,淡淡道:“你说什么?”她嘴角微勾,看似在微笑,实则半点笑意也无。

    “说什么你应该听到了,速速报上名来,可绕你不死!”杨开冷哼一声,这才有功夫从空间戒中取出一套衣服,随手在腰间扎了一下,挡住要害位置他此前可都是光熘熘的,没办法,这女人来的太过突然,他也没功夫去穿衣。

    不管对方到底有何意图,单是不请而入这一条就足以让杨开对其敌视,他可不记得自己手下有这样一个女魔王,对方实力不弱,显然不是出身云影大陆,甚至不是来自蓝原大陆,可笑这贱婢还扮作婢女的模样来接近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有何目的。

    “胆子不小,居然敢这么与本宫说话。”那雪魔明明已到了暴怒的边缘,可莫名其妙地又笑了起来。

    “你胆子也很大,男人洗澡的时候也敢闯进来,这孤男寡女的就不怕发生点什么?”一边说着,他还一边故意上下乱瞄,一副要用眼睛把她怎样怎样的架势。

    雪魔淡淡道:“你想发生点什么?”

    杨开嘿嘿笑道:“兴之所至,枪之所指,自然是能发生什么就发生什么。”

    雪魔表情古怪地望着他,忽然掩嘴笑了起来,一阵花枝乱颤,她虽然模样清纯圣洁,但不代表她听不懂杨开的话,反而是这种笑姿让她显得有些魅惑荡漾。

    “笑个屁!有那么好笑吗?再敢笑把你牙打掉。”杨开拿鼻孔看她,心中暗骂,怎地魔域的女子都这般奔放,玉如梦如此,这雪魔也是如此,自己现在近乎赤身**,她也不知道避个嫌。

    好一阵子,雪魔才收敛笑意,缓缓摇头,背后的秀发也随之飞舞,好似银色的精灵:“本打算重重地惩罚你,不过念在你这般有趣的份上,就随便小惩大诫一番吧。”顿了一下,歪头看着杨开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你这般调戏本宫,若是叫玉如梦知晓了,你猜她会不会收拾你?”

    杨开眉头一拧,桀骜道:“谁收拾谁还不一定呢,倒是你,口气跟胆子一样大。”

    晕的很,择床,昨晚没休息好,今天来个两更提提精神(未完待续。。)rw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