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七卷星界 第三千四百五十二章 冲杀
    电光火石之间,那骨魔便已丢失了杨开的踪影,眼眶中两点幽光霍然明亮许多,神念如潮水一般弥漫开来,想要寻觅杨开的身形。

    左右皆无,背后也是毫无声息。

    那骨魔死死地盯着朝自己撞击过来的持盾骸骨魔,目光似能穿过这骸骨魔望到它的身后,单手一掐诀,那持盾骸骨魔便轰然爆碎,化作一片骨雨,如伞状朝后罩去,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毫无死角。

    并没有想象中的人影出现,那持盾骸骨魔的背后依然空荡荡一片。

    骨魔心中一沉,猛地抬头望去,下一瞬,眼中幽光一闪,总算找到了敌人的踪影。

    从那高空之上,杨开头下脚上,倒栽葱一般直冲而下,摊开一只大手朝下覆盖过来,转瞬即至。

    狂暴的帝元涌动,仿佛一座大山压下,让那骨魔一身千摧百练的骨头都咔嚓嚓作响,拼命鼓动自身魔元想要离开原地,可那耸人听闻的压力袭来,竟让他根本动弹不得。

    这家伙真有这么厉害!

    尽管早就知道杨开一路行来杀了不少魔王,其中不乏中品的存在,但直到真的面对他的时候,这个骨魔才体会到此人的强大之处。

    这根本不是他那样的修为能拥有的力量,自己……无力抵挡!

    轰地一声巨响……

    气浪爆轰开来,一时间地动山摇,纵然有强大的阵法隔绝内外,那观众席上的几万魔族也依然感同身受,体会到这一掌的恐怖,一个个露出惊容,脑海中不约而同地浮现出一个念头:这家伙到底从哪冒出来的,以前怎么从未听说过?

    少顷,一切归于平静,杨开凌空而立,距离地面不过三尺,神色淡淡地俯瞰下方。

    在他面前不远处,那骨魔已经整个人都被轰进了大地之中,只留下一个脑袋露在外面,眼眶中的幽光闪烁不定,显然是被杨开打蒙了圈。

    他神魂不稳,连带着他控制的几具骸骨魔也像是喝醉了酒一样,在一旁东倒西歪地跳舞。

    好不容易缓了过来,就感觉头顶上的光明被一道阴影遮蔽了,抬头望去,只见杨开已经蹲在了他面前,伸手拍在他的脑壳上,看似在摸着一个精美的艺术品,不停地摩挲把玩,实则一身帝元已经突破骨魔的一身防御,涌进他体内,封禁了他的修为,让他没了反抗之力。

    四目对视,骨魔看到了杨开眼中的戏虐之色,眼眶中的幽光忍不住跳了一下,一种凶多吉少的感觉席卷全身。

    “你若是告诉我,谁指使你们来对付本座,本座可赐你一个痛快!”杨开压低了声音,在他面前轻声道。

    在这血斗场内,集合了十几位魔王专门来对付自己,这可是个大手笔,杨开不信这是巧合,他们的背后必定还有黑手,而他来到魔域也没几天,更没得罪过什么人,思来想去,恐怕也只有一个可能了……

    那骨魔沉默,明知杨开要杀他,他自然不会让杨开如愿以偿,这个时候,也只有沉默是金。

    杨开龇牙一笑,晒道:“你不说我也猜到,月桑是吧?”

    也只有这家伙在第一次碰面的时候流露出明显的敌意和杀机,而且那月桑身为半圣,倒也有能力有本事在血斗场内动一些手脚。

    无需骨魔再回应什么,当杨开说出那个名字的时候,他分明感受到骨魔的神魂动摇了一下,这愈发让他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再问你一个问题。”杨开笑吟吟地望着他:“有一个叫波雅的女魔王,跟你们是一伙的吗?”

    虽然波雅之前表现的没有任何可疑之处,但杨开也不可能真的就信任她,若是能从这骨魔口中探听到什么最好不过,毫无收获也无所谓,左右不过顺口一问,不废什么事。

    “要杀就杀。”那骨魔牙关开阖,金铁交戈般的声音传出,“废话那么多干什么?你以为本王会告诉你吗?”

    他不知杨开打探这个是何用意,但事已至此,说什么也无用了,他只恨自己太过轻敌冒进,期望那十几个家伙能够汲取教训,替他报仇雪恨。

    杨开点点头,手上的帝元猛地催动,倾数朝骨魔体内灌入。

    咔嚓嚓一阵声响传来,骨魔全身骨头都被震的粉碎,眼眶中的两点幽光迅速暗灭下去,死的悄无声息。

    处理掉这个骨魔,杨开猛地抬头,没有丝毫停留,整个人已如一道闪电朝山峰上驰去。

    才至半山腰,山巅之上便忽然袭来一道道凶猛攻击,脸盆大的火球熊熊灼烧,粗若孩臂的闪电交错成网,冰锥风刀齐发,将那高耸树木斩的支离破碎。

    杨开就像是在死神的镰刀上跳舞,身形飘忽纵横,左右摇摆不定,每每能在紧要关头避开那一道道足以致死的攻击,这一路攀升至山巅,竟是毫发无损。

    毫无征兆地,猛地一拳朝一处虚空震击过去。

    一道鬼魅般的声音踉跄现身,浑身犹如魅影,赫然是个影魔。

    那影魔身形变换缥缈,眼中却露出不可思议之色,似没想到自己的隐匿居然能被看出端倪。

    杨开哈哈大笑,声音森然:“速来受死!”

    话音方落,便已扑至那影魔前方,一手朝他抓了过去,空间法则跌宕之下,影魔身后立刻出现一个漆黑的黑洞。

    这影魔反应也是奇快无比,身形一晃,竟化作千万只黑鸦,扑腾着翅膀疯狂朝四周逃窜。

    黑洞吞噬开来,将不少黑鸦吞入虚空,却未尽全功,让另一些黑鸦逃窜了出去。

    那些逃窜的黑鸦在不远处重新汇聚,再次显露出那影魔的身影,不过此时此刻,这影魔似乎受了重创一般,气息漂浮不定。

    他虽有秘术逃过一劫,但化作黑鸦的分身有不少被吞噬,自然是损了元气。一时间望着杨开的神色忌惮无比,再也不敢轻易靠前了。

    而就在这时,一道浓郁血光从旁袭来,煞气冲天,赫然是个血魔魔王趁杨开不备来袭,就是不知道这个血魔是不是之前欲要引诱杨开入瓮的那位了。

    这血魔出击的时机选的及妙,正是杨开与那影魔身形交错之时,果然一下子建了奇功,浓郁血光直接将杨开裹在中间。

    下一瞬,这血光煞气再增,内部更传出刺啦啦的声响,显然具有极强的腐蚀之力,欲要将杨开炼化在这团血光之内。

    放眼望去,杨开已经不见了踪影,完全被一团血红色的血球所包裹,悬浮在半空中。血球的表面,浮现出一张人脸,应该就是那血魔的面容了,此刻正狰狞而笑,杀机沛然。

    四周魔王一个接一个现身,都表情漠然地凝视着血球,静待杨开被彻底炼化,化作血水的那一刻。

    但很快,这些魔王的表情就惊疑不定起来,只因血球表面的那张面孔上忽然浮现出错愕之色,紧接着,圆滚滚的血球竟是四处膨胀,鼓起一个又一个大包,尽管这些大包在血魔的压制下很快恢复,却说明里面那人正在奋力挣扎。

    大包鼓起的速度越快越快,幅度也越来越大,浮现在血球表面的那张面孔的表情也越来越惊愕连连……

    一股强大的气息从血球内弥漫出来,仿佛沉睡的巨龙苏醒。

    四周魔王皆是神情凝重。

    那张人脸忽然张开呼道:“撑不住了!”

    言至此处,血球轰然爆碎,一道人影从里面闪电般杀出,正是怒发张狂的杨开,似是不爽自己被困这么久,他整个人的表情狰狞可怖到了极点。

    脱困的瞬间,伸手在虚空中一抓,一把抓住了一团蠕动的鲜血。

    那血球被他撑破之后,凝为血球的鲜血自然也四散飞出,可杨开抓住的这一团,却仿佛是个关键。

    四溢的鲜血竟齐齐朝他手中汇聚而来,眨眼功夫就凝出了血魔的身影。

    血魔有点想哭……他也不清楚杨开为什么能如此精准地寻觅到自己的要害,如今被他捏住了颈脖,竟是压根动弹不得。

    “嘿嘿……”杨开龇牙狞笑,将手上的血魔提到近前,与他近距离对视着,然后一张口,一团熊熊烈火忽然从口中喷出。

    火龙吐息!

    龙族诸多秘术他已深得要领,辅以本身的金圣龙本源之力,如今的他能够施展出绝大多数龙族秘术,除了几个禁忌之术还无能为力之外,单在龙族秘术的数量掌握上,便是大长老祝炎和二长老伏谆也无法与他相提并论。

    毕竟他的本源不受什么限制,大长老和二长老却只能偏向某一种属性,彼此之间根本没有可比性。

    凄厉的惨叫声传出,仿佛承受着这世上最可怕的折磨,被杨开提在手上的那个血魔奋力挣扎,却是无济于事,持续不断的龙火灼烧之下,一身血气疯狂蒸发。

    短短不到三息功夫,这血魔便已成了一具焦炭般的干尸。

    杨开随手将这焦炭丢到一旁,一转身便盯上了之前那个被他重创的影魔。

    伤敌十指,不如断起一指,影魔善于隐匿刺杀,不一鼓作气解决掉的话,绝对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干扰。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