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七卷星界 第三千两百八十八章 至宝的痕迹
    一个时辰后,杨开走出坑洞,迈步前行。

    犀雷站在后面静静观望,直到杨开的身影消失不见,才悠然一叹。

    这峡谷禁地,越往里面走,承受的压力就越大,这个地方已经是他犀雷所能抵达的极限,否则也不可能对他有淬炼之效,再往前走他便有些承受不住了。

    可反观杨开,居然闲庭信步,把自己甩的不见了踪影。这肉身得有多逆天啊……犀雷心中仰天长叹,满心不是滋味,咱好歹也是一个妖王,居然被一个人类给比了下去,心中一狠,怒吼一声,冲出坑洞,现出庞大真身,继续接受那星外罡风的洗礼淬炼。

    峡谷深处,杨开身上不断飙血,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但那一道道伤口却在自身强大的恢复力下很快愈合,周而复始的循环,对他倒是有些帮助,只不过收效甚微。

    而随着他的深入,四周峭壁上已经不见坑洞了。他估计这么深的地方,只怕无华殿自建立以来都没有人抵达过,自然不可能有坑洞出现。

    又往前走了一炷香的时间,俨然已到了峡谷尽头,而在那前方,忽然传来一股奇特的空间力量波动。

    杨开心中一动,抬头望去,只见在那百丈开外,峡谷尽头的半空中,一个长达十几丈的空间裂缝横亘在天空,仿佛天地间的一道疤痕,永恒不愈。

    而从那空间裂缝之中,不断地有恐怖的罡风吹拂过来,顺着峡谷往前方推进。

    杨开露出恍然之色,这才明白这峡谷禁地中的星外罡风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原来都是从这空间裂缝里吹出来的。天地自有法则,可以自我修补,比如说杨开撕裂空间,不用片刻,那被撕裂的地方便会在天地法则的作用下恢复如初。

    但眼前这个空间裂缝却是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也不知道连通到了何地,星外罡风源源不断地从中涌出,竟连天地法则都无法及时修复,让这空间裂缝足以长时间地保持。

    这一幕让杨开看的啧啧称奇,内心深处也涌出一股跃跃欲试的感觉,他很想知道那空间裂缝到底连通了什么地方,为何这么多年来一直有罡风产生。

    想到就干,空间法则跌宕之下,他直接闪身来到了空间裂缝前,然后毫不犹豫地一头扎了进去。

    三息之后,杨开仓皇从中窜出,整个人变成了一个血葫芦,血撒长空,直退出了数百丈距离才摆脱那种危机感,再回头朝那空间裂缝望去,心有余悸之中夹杂着莫名的振奋之意。

    他刚才冲进空间裂缝之中,现自己来到了一处虚空夹缝内,但那夹缝内却是充斥着规模庞大的星外罡风,威力也绝非峡谷这里可以比拟,悠一接触便让他受了伤,若不是当机立断地撤出来,只怕没一会就要被罡风削成骷髅,到时候就算他肉身再强大也得身死当场。

    尽管只是惊鸿一瞥,但杨开却在那虚空夹缝内感受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那是一种毁灭万物的气息,似乎是星外罡风的源头。

    无华殿开派几万年时间,自建派之初,这星外罡风就已经存在,持续不停地吹拂着峡谷禁地,但是万物皆有源头,这星外罡风也一样,不可能毫无缘由地吹拂几万年时间不变。

    而那源头,就藏身在那虚空夹缝之中。

    只可惜杨开压根不知道那是什么,更不要说从中将它取出来了。但不可否认的是,那绝对是一件不得了的东西,或许是一件足以让大帝都忌惮的至宝。

    杨开心中蠢蠢欲动,仔细地掂量了一下自己现在的实力,不得不悻悻然地掉头离去,现在的他还不足以将那宝物取出来占为己有,或许还要再等一阵子,等到修为大涨之时。

    不多时,重新返回犀雷修炼处,两相照面,犀雷大吃一惊:“大人你怎么了?”

    杨开此刻形象颇为狼狈,浑身金血干涸,仿佛渡上了一层金装,就连气息都有些虚浮的感觉,明显受了伤。

    杨开吸吸鼻子道:“出了点意外,里面太过凶险,妖王慎入。”言罢,直接闪身进了附近的坑洞中调息起来。

    犀雷脸色凝重,不疑有他。连杨开都在里面吃了这么大的亏,更不要说他了,有此警告,他日后也不敢随意太过深入。

    半日后,杨开从坑洞中走出,换了一套干净的衣衫,然后与犀雷告别,施施然离开了峡谷禁地。

    与花青丝和南门大军再次碰头,于无华殿内选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布置起空间法阵来。南门大军热情至极地帮忙打下手,连自己的事都放在了一边。

    当年南门大军之所以会留在凌霄宫中,就是因为见识了杨开布置空间法阵的神奇手段,想要留下来从中学习一二,可惜的是,虽然布阵的基本方法他都已经掌握,也能布置出像模像样的空间法阵,却空有其形,根本没有穿越虚空的效果。

    他苦心钻研多年,才现掉进一个大坑中——只有精通空间法则,才能让布置出来的空间法阵拥有应有的神韵,才能挥出作用。

    但这并不妨碍他从中学习别的东西,世间大道,一法通而万法通,如南门大军这样的阵法宗师,完全可以举一反三,从中汲取一些对自己有用的经验和信息。

    有了他的帮忙,空间法阵布置起来也极为简单轻松,因为此地将来会是凌霄宫在南域的分舵,更会有五万弟子迁徙过来,所以空间法阵小了肯定不行,杨开耗费大量空灵晶和空灵玉,布置出一个最大规模的法阵来,一次性可以传送上百人之多。

    如此忙完,已是一日之后,杨开又将这里的空间法阵稍作调节,与其他的空间法阵遥相呼应,彼此相连,这才与花青丝和南门大军告别离去。

    等到杨开再出现时,人已到了蛮荒古地之中。

    走出小小的树屋,去拜见了一下长老和木灵族长木娜,就上次援助之事道谢一番,同时也给他们两族带了不少礼物。

    无华殿一役,石傀和木灵两族出力很大,正是他们,在局面不利的情况下率先打开了魔念的缺口,控制了那些被魔念夺舍的魔人,又是木灵在最后关头以种族秘术,镇压那上万魔人体内的魔气,拉扯出巨大的空间,让杨开得以从容施展出驱魔术,救下南域诸多精锐。

    两族都是与世无争的种族,这一次若非杨开请求,只怕也不会轻易走出这世代居住的地方,参与到诸多纷争之中,这份人情杨开自然是会记在心中。

    闲扯几句,杨开言归正传:“长老,你见识渊博,我想跟你打听个人。”

    长老微微一笑道:“不过是活的久了一些,不知你要打听什么人?”

    “长老可听过声雨竹这个名字?”杨开来蛮荒古地自然不是特意打听声雨竹的来历,只不过是顺带而已。虽说他也不觉得声雨竹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人,但万事小心一些总没有错,毕竟声雨竹还答应了他一些事情,多了解一下那个女人,日后也方便合作。

    石傀一族寿命悠长,尤其是长老,几乎可以说是星界的万事通,杨开当然得向他征询一下。

    “声雨竹?”长老念叨一声,缓缓摇头道:“倒是不曾听闻。”

    “长老也没听过?”杨开愕然。

    长老道:“这是个很特别的名字,若是听过的话,我自然会记得,不知道她有什么奇特之处,让你如此在意。”

    杨开叹道:“事情是这样的……”

    当下将在罗刹门中见到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却没说声雨竹对他的承诺,即便如此,也让长老和木娜听的一愣一愣。

    长老惊道:“这世上竟还有如此人物!”

    木娜也伸手捂住了小嘴,一脸惊叹道:“孤身一人在虚空夹缝中苟活了几万年,这是何等惊人之事。”顿了顿道:“她真可怜……”

    杨开颔道:“我也觉得很震惊,所以想来找长老问问。”

    长老摇头:“此人之名,我确实没有听过。”

    杨开眼中异色一闪:“长老的意思是她的来历有些蹊跷?”

    长老道:“并非如此,我虽然活的是久了一些,但也不是什么事都知道的,尤其是几万年前,我石傀一族就已经开始隐居在古地之中了,大道之争我并不太了解,只是偶尔听到几句传言,甚至也不知道当时到底有什么人参与其中。但她既然接连点出好几位大帝的名字,想来身份不会有假,可能真的是那个时期的人物,倒是在你看来,她是善是恶?”

    杨开摇了摇头道:“感觉不到什么恶意。”

    长老笑道:“那便没什么了,她被困几万年时间,一身修为又能剩下多少,纵然是个恶人,也还不是大帝,她若真敢出去为非作歹,还怕没人收拾她么。”

    杨开颔道:“我正是有此考虑,才会选择将她带出来,否则的话,我还真不敢这般行事,必得先打听清楚再说。”(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