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七卷星界 第三千两百八十二章 声雨竹
    老实说,在虚空夹缝中发现这样一个女人,不知其是善是恶,杨开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如此女是个十恶不赦的存在,自己救她一命,岂不是在助纣为孽?可若对方只是不小心闯进此地被困,自己坐视不管又显得太过残忍。

    自己绝对是对面这女人最后的机会,自己若撒手不管的话,她必死无疑。

    所以不管怎样,杨开决定先让她恢复一点生机再说,等打探清楚她的来历和秉性再做决定不迟。

    走上前去,将手上那枚灵丹递过去。那瘦成皮包骨的女人眼巴巴地望着,努力想要服下,可悲的是似乎连张嘴的力气都没了,只能抬眼乞求地望着杨开。

    杨开哭笑不得,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太过小心了,纵然此女以前真的十恶不赦,以她现在的状态,只怕没个几十上百年根本别想恢复。

    不得已,伸手捏开她的嘴巴,将灵丹塞进她口中,又催动帝元助其服下。

    那女人眼中闪过感激之色,闭上眼睛调息起来。

    杨开也没闲着,一手摁在对方肩膀上,也不管她同意不同意,帝元小心翼翼地灌入她体内,助其炼化药效。如此一来,她体内的情况便让杨开了若指掌,感知之下不由有些触目惊心。

    也不知道这女人巅峰时期是什么样的修为,但此刻一身血肉干枯,经脉几尽萎缩,多有阻结之处,杨开必须集中精神,小心翼翼地催动帝元流转,否则一个不慎便足以让她爆体而亡。

    一枚虚王级的灵丹,自然不足以让她全面恢复,纵然有杨开相助炼化了全部的药效,也只是让她稳住了飘摇的生机,皮包骨的形象却没有半分改变,倒是死鱼一般的眸子中总算多了几分色彩。

    杨开感慨连连,都说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人?但如果一个人真的被困在这种地方几千上万年,杨开觉得还不如死了的好,死了最起码一了百了,被困在这种地方简直活活受罪。

    可这个女人却偏偏活了下来,这需要何等强大的意志和韧性?此女心性上的修为绝对难以想象,才能在这种条件下坚持下来。

    一枚虚王级灵丹炼化完毕,那女人又直直地望着杨开,眸子里满是渴望的神色,显然是想让杨开多给她点灵丹。

    杨开佯装不懂,站在那里挠着脸。

    对视无果,女子也不强求,再次闭上了眼睛,恢复一阵之后张了张嘴,一个宛若撕裂的音节蹦了出来,显然已经太久没有说话,纵然得了一枚灵丹维持生机,也无法开口成句。

    嗯嗯啊啊地尝试了许久,她才说出完整的话来:“多……谢!”

    简简单单两个字,却仿佛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说完之后便闭口不言。

    杨开点点头,微笑道:“举手之劳,不知道尊驾怎么称呼?”

    女子一怔,眸子中浮现出茫然之色。

    杨开察言观色,心想不会在这里困的太久,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吧?

    不过很快,女子便一字一顿,努力回道:“声……雨……竹!”

    名字这东西,便是一个人一生的烙印,纵然一时间忘记,回想一下总能想起来的。

    杨开愕然了一下,这个名字够古怪的,仔细想想,自己打过交道的人当中似乎没这个姓氏,也从未听说过这个姓氏。

    “小子杨开。”杨开拱手抱拳,“现任罗刹门客卿长老,不经意间在禁地处发现一些情况,便循着痕迹找了过来,没想到能见到尊驾。我罗刹门禁地内的异常,是尊驾所为?”

    声雨竹点点头,也不知道是惜字如金,还是说话艰辛。

    “果然……”杨开哑然失笑,之前在禁地内种种情形,就让他猜测根源在这空间夹缝内,而在此地见到这声雨竹后,杨开立刻断定,那些异常必然是人为。

    声雨竹被困在这里,所以才会施展莫大神通,透过那细微如发的空间裂缝留下线索,若真的有人发现这个线索,肯定会对那虚空裂缝好奇,进而就能找到她。

    但那种莫名其妙的线索,这普天之下除了杨开,恐怕就只有灵兽岛的李无衣能发现了,因为只有他们两人才精通空间法则,能够感知到那裂缝的存在。

    否则罗刹门门主玉罗刹也不至于一直毫无察觉,只以为那禁地的情况是夺天地之造化,是上天赐予罗刹门的福音。

    这么说来,玉罗刹从那光滑峭壁上感悟到的种种,都是声雨竹有意留下的,算起来,玉罗刹还算是声雨竹不入门的弟子,整个罗刹门的人都可以说是声雨竹的徒子徒孙。

    而看声雨竹眼下的情况,显然是没本事做那些事的,杨开估计那手段早在上千年前就施展了出来,一直以一种匪夷所思的状态维持着,才会出现每到月圆之夜便发生变化的局面。

    “尊驾被困在这里多久了?”杨开又问道,这个问题他实在是好奇的紧。

    声雨竹缓缓摇头:“我不……太记得了。”

    这可真是个悲伤的答案,听闻此言,杨开都忍不住要为她鞠一把辛酸泪。自己都不记得被困了多久,显然已经是很久很久了,久的她都没办法计算时间。

    “尊驾懂空间之力?”杨开又想起一事。

    山谷禁地出那一丝空间裂缝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出现,只可能是人为。

    声雨竹道:“被困……太久,只能……自己想办法。”顿了许久才吃力地接道:“只是……略懂。”

    杨开深以为然地点点头,那一丝空间裂缝实在太小了,细微如发,玉罗刹在禁地中修炼了上千年也没能察觉到,要不是杨开本身精通空间法则,也不可能有所发现。

    声雨竹说自己略懂倒也合理,不懂的话没办法弄出那一道空间裂缝,若是精通的话,只怕早就把裂缝扩大悠然脱困了。

    杨开估计她在空间之力上的造诣只是刚刚入门而已,远远没有触摸到法则的程度。

    “小哥……”声雨竹忽然喊了一声。

    “尊驾有什么吩咐?”杨开望着她。

    声雨竹道:“你既然……能来这里,那就说明能够撕裂空间,可否带我……离开?”多说了一阵,她的表达能力也逐渐流畅起来,嘶哑的声音也渐渐变得珠圆玉润,可还是有些中气不足,说这话的时候,眸子里满是渴望。等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一个人来到她面前,而且一看便是精通空间法则之人,想要脱困,还得寄望于杨开,这么好的机会怎能不把握。

    杨开闻言摸着下巴,一脸为难道:“可我不知道尊驾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声雨竹眨眨眼道:“我说我是好人,你便信么?”

    杨开摇了摇头,正色道:“那自然是不信的。”

    声雨竹道:“我若是坏人,当年也不会被人算计,流落此地,终年不见天日。”

    杨开摇了摇头道:“口说无凭,若尊驾真是个无所不为的恶人,我是万万不能放你离去的。”

    声雨竹叹道:“你要怎么我怎么证明自己是善是恶呢?我被困在这里也不知道多少年了,纵然当年有相熟的人,只怕也死的差不多,没死的你也不一定认识,难不成你还要出去打探一番?”

    “这也未尝不可。”杨开眉头一挑,“那不知你都认识些什么人?嗯,若是你觉得他们活不到现在的就不用说了,捡几个长命点的告诉我。”

    声雨竹失笑道:“你也够小心的。”

    杨开肃然道:“情非得已,见谅。”

    声雨竹想了一阵,开口蹦出来的第一个名字就把杨开吓了一跳:“乌邝还活着么?”

    杨开眼珠子瞪大,脸色精彩纷呈:“乌邝?哪个乌邝?”

    声雨竹若有所思地望着他:“看你的样子似乎听说过这个名字,这么说他成功了?”

    杨开一头冷汗淋淋:“尊驾说的是哪个乌邝?”

    声雨竹大有深意地望着他:“没别人,就是你想的那个,修炼了噬天战法的那人。”

    杨开大惊失色,沉声喝问:“尊驾与乌邝有旧?”

    声雨竹呵呵笑道:“自然,我能被困在这里,可全拜他所赐。”

    “什么?”杨开觉得自己脑袋有些不够用了,眼前这个瘦成皮包骨的女人居然是因为乌邝才被困在这虚空夹缝中的?这么说来,她岂不是跟乌邝是同一个年代的人物?一时间杨开不禁有些冷汗淋淋。

    之前他猜测声雨竹被困在这里的时间定然不会太短,最起码也是几千上万年,但如果她与乌邝是同一个时代的人物,几千上万年算什么,那可是足足几万年时间啊。

    想想都不寒而栗,一个人被困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几万年,居然没有发疯发狂,还不断地尝试往外传递信息,引人前来搭救。

    这声雨竹,绝对是个资深的老妖怪!

    忽然,杨开又意识到不对,冷笑道:“尊驾觉得我年轻很好骗么?”

    声雨竹愕然道:“此言何意?”不明白杨开为何突然有些翻脸的意思。

    杨开哼道:“那乌邝,号噬天大帝,千古第一人,修为通天,真若对你动手,你哪还有命在?尊驾难道要告诉我,你也是大帝?”(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