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七卷星界 第三千两百六十二章 陷阱
    此刻听到杨开传音,长老神色一动,立刻与八个石傀低声吩咐了几句,下一瞬,石傀一族九个成员分散开来,朝四周****。

    一处树冠上,一个被魔念夺舍的无华殿长老小心翼翼地收敛气息,隐藏身形,与四周环境完美融合,不少人从他上方或者下方驰过,竟无一人发现他的踪影。

    他躲在这里,望着几里之外的一处战场,控制着上百个实力大进的魔人与十几个帝尊境殊死血战。

    就在这时,眼前忽然一黯,一座大山横亘在了面前,遮挡住了头顶上的光明。

    这被魔念夺舍的无华殿长老一惊,抬头望去,只见一个身高几丈的石傀正瞪着眼睛望着自己。

    被发现了!

    居然被发现了!

    而且是被一个石傀给发现了。

    石傀哪来这么敏锐的洞察力?他自问躲藏的完美无瑕,除非有帝尊三层镜刻意搜索,否则绝对不可能被发现。

    没有半点犹豫,身子一缩便要退走。可就在这时,脚下忽然一紧,传来一股牵扯之力,似被一只大手给抓住了。他骇然扭头望去,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只见那抓住自己脚踝的并非是什么大手,竟是一条藤蔓。

    魔元一震,那藤蔓立刻爆为齑粉。

    可这一瞬间的耽搁,却给了石傀出手的机会,巨大的拳头砸来,仿佛一座大山从空压下,正中胸口位置,霎时间,这位无华殿长老如遭雷噬,胸口处传来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整个人更如破布麻袋一样朝地面跌落,还没落地,口鼻之中喷出内脏的碎块,脖子一歪,气息全无。

    此人纵然被魔念夺舍,也不过帝尊一层境的修为,石傀一族个个力大无穷,便是帝尊三层镜硬受他们一拳也得重创,更何况是他,一拳之威下立刻殒命。

    石傀转身朝另外一个方向驰去,背后传来宛若呢喃般的声音。

    石傀本身确实没有太敏锐的洞察力,但是有了木灵的指引就不一样了,木灵们与石傀一族相辅相成,每一次战斗都并肩作战,而木灵一族对树木的感应却是无与伦比的。那些魔念藏身在树木之中,对旁人来说或许还难以察觉,可是木灵们只需要稍稍地沟通四周树木,便能清楚地洞察哪里有埋伏,给予石傀正确的指引。

    九个石傀一起行动,一个又一个藏身在无华殿各处的魔念被揪了出来,或死或伤。而没有了这些魔念的驱使,那些魔人们也很快失去了战斗的能力,一个个傻乎乎地站在原地,任由旁人将他们打晕过去,如雨点一般朝下方坠落。

    杨开冷目四望,目光很快定格在某个方向上。

    那边正是进行武会所在的山谷之地,一日前他离去时,那山谷所在便魔气翻涌,漆黑一片,今日回来再见,竟比昨日还要凶猛。

    而温紫衫等人,便是被困在那山谷之中。

    这边大局已定,被魔念夺舍之人清剿的差不多了,而没了这些人,剩下的魔人们也翻不出什么浪花,他不再犹豫,合身朝山谷那边驰去。

    半道上,三道流光从三处方向疾驰而来,落到他身边,正是梵蜈,苍狗和鸾凤三人,显然是看到了他的动作前来支援。不管他们再怎么讨厌杨开,甚至恨不得一巴掌把他给拍死,可杨开身后毕竟站着那个女人,那可是所有圣灵的天敌。当年那个女人入血门之前与杨开的亲昵他们都看在眼中,也知道杨开对她的重要性。

    真要是让杨开死在自己等人眼皮子低下,待那女人出关,自己三人绝对没什么好日子过。

    所以梵蜈三人不得不守在杨开身边,以防不测。

    四道身影一路疾驰,没有丝毫阻拦,很快就到了山谷旁,落在一座山峰上。

    放眼望去,三位圣灵的眉头都皱了起来,目露忌惮之色。

    只因这山谷内竟被浓郁魔气充斥,那魔气翻滚蠕动,好似活物,如此魔气也不知道是如何形成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一旦落入其中,绝对没什么好果子吃。

    而在山谷中央处,还有一些打杀的声音传来,似乎有什么人被围困在里面。

    “小子坏我大事,你以为你能救得了他们,痴心妄想。”雷古的声音从山谷某处传来,飘忽不定,根本无从辨别方向。

    “藏头露尾鬼鬼祟祟,有本事何不与我明刀明枪拼斗一场!”杨开冷哼一声。

    雷古大笑一声:“幼稚,待本座先解决了他们再来对付你。”话落时,山谷中的魔气翻滚的更加厉害了,那山谷中央处更是传来一阵阵惊呼声,间或夹杂着救命声。

    杨开脸色一变:“慕容师妹!”

    他分明听到了慕容晓晓的声音,身形一晃便要冲过去,却被鸾凤一把拉住,瞪眼望着他道:“你干什么?找死不成?”

    “放开!”杨开怒而甩开她的手。

    梵蜈身形一晃,拦在了他面前,沉声道:“杨开,不要冲动,那家伙分明是在故意激怒你,引你入陷阱,你若真的冲过去就着了他的道了。”

    苍狗也在一旁劝道:“是啊,这里魔气这么浓郁,敌暗我明,还需从长计议。”

    “从长计议个屁!”杨开喷了三个圣灵一脸口水,脸色狰狞道:“我的朋友都在里面,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我不过去救他们难道还能眼睁睁在这里看着?”

    “可你这么冲过去也不是个事,最起码也得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梵蜈眉头紧锁,“这样吧,将外面的人都叫过来,咱们联手驱除这山谷中的魔气,届时情况便能一目了然。”

    杨开脸色阴沉,却也没再坚持,似乎也知道这是眼下唯一的办法。

    可就在这时,慕容晓晓的惊呼声再次传了过来。

    “雷古你找死!”杨开脸色一戾,空间法则跌宕,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声音从无边魔气中传了出来,竟已不管不顾地冲了过去。

    梵蜈等人瞬间傻眼了。

    鸾凤气的****起伏,恨铁不成钢道:“愚蠢!”

    苍狗也是摇头,一脸竖子不足与谋的无奈。

    梵蜈的脸色漆黑,咬牙道:“还看着干什么,跟上啊。”

    不管他们愿意不愿意,杨开都冲进去了,他们也得跟进去,好在他们三个是圣灵之身,天生对魔气有极强的抵抗能力,短时间内倒也不惧那魔气的侵蚀,可时间一长,谁也不敢保证什么,而且他们最担心的是杨开,鬼知道那雷古到底准备什么阴谋诡计来对付他,这么明显的陷阱居然也一头扎了进去,他能活到现在简直就是个奇迹。

    悠一踏进魔气之中,三个圣灵便心头一沉,只因在这一瞬间三人就丢失了彼此的位置,四面八方全是涌动的魔气,让人分辨不清东南西北,甚至连上下左右都变得模糊起来。

    耳畔边一阵阵鬼哭狼嚎之音,干扰心神,四处尽是涌动杀机,一道道若有若无的黑影如鱼儿一般来回穿梭,速度极快,让人把握不住痕迹。

    在这得天独厚的天时地利中,魔人们绝对能发挥出十二分的力量,而他们却得分心戒备,同时也要抵御魔气侵蚀,此消彼长,情况绝不乐观。

    三人倒也仗义,进来之后不断地呼喊杨开之名,希望能得到回应,可这天地之间似乎只剩下自己孤身一人,哪还有什么旁人存在?

    黑暗之中,杨开身形闪烁不定,不断地朝前飞驰,耳畔边一直传来慕容晓晓的惊呼之声,似乎正在与什么人争斗,顺着那声音追踪过去,竟一直见不到人影。

    蓦然间,慕容晓晓一声惨呼,又戛然而止,让杨开额头青筋一跳,顿住了身形。

    四周寂静无声,无论杨开如何侧耳倾听,也再听不到半点声音了,刚才那戛然而止的一声惨呼,似乎彰显了慕容晓晓已经遭遇不测。

    这让杨开的脸色扭曲起来,抬手祭出了百万剑,帝元涌动间,一道惊天剑芒劈下,怒喝道:“雷古你给我滚出来!”

    雷古没有半点反应,反倒是剑芒所过之地,又传来一人的惨叫。

    杨开愣了一下,听出那是萧白衣的声音,一个闪身便冲了过去,那边一人靠在一颗大树上,一身白衣,鲜血淋淋,手捂着身上的伤口,却怎么也无法阻止血液的涌出,身下汇聚了一瘫殷红。

    “小白!”杨开走到他面前,颤声询问。

    萧白衣抬头望来,面上毫无血色,见到杨开之后露出一抹惨笑:“杨师弟……”

    “你的伤……”杨开怔怔地望着萧白衣身上那一道从肩膀直劈胯下的伤势,那赫然是一道剑伤,而且伤口处还残留着属于自己的帝元波动。

    杨开傻眼了。

    “师弟不必自责……”萧白衣朝他露出微笑,嘴角有鲜血溢出,“我不行了,你快逃吧,逃的越远越好。”

    杨开依然站在原地,目光定格在他身上的剑伤处,整个人如被谁施了定身咒一样,眼珠子轻颤,满是惊惧和内疚,似乎没想到自己随手一剑竟打中了萧白衣。(未完待续。)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