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七卷星界 第三千两百四十八章 谢礼
    杨开闻言愕然,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武会第一天第一场在八号擂台上的那个女子。

    看样子也不傻,杨开微微一笑,第一个念头便是拒绝,当日他身为裁判,玉琢被轰飞他自然是要出手相助,倒也没指望人家报答什么,但转念一想,别人已经来了,拒绝的话倒显得有些不近人情,话到了嘴边改口道:“带她过来吧。”

    “是!”侍女应声退下。

    殿外,玉琢恭恭敬敬地站在那里,双手平举,托着一件洗好的衣物,神色有些忐忑,不知道那位杨长老会不会见自己。那日得了杨开的救助,歇息一日之后便恢复如初了,本想立刻道谢的,可她也不知道杨开是什么人,来自哪个势力,这几日一直在打听消息,好不容易打探到了一些眉目。

    那个救下自己,还偷偷喂了自己一枚灵丹的裁判,居然是青阳神殿的客卿长老。杨开的大名在南域很多人耳中都不算陌生,四季之地炼制太妙丹,青阳神殿册封客卿长老,在册封大典上更与星神宫的长老起冲突动手,许多消息早就传了出去。

    只不过这十几年来比较低调,逐渐被人淡忘而已。

    玉琢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有幸能与这样的人产生交集,不免有些惊讶,如今打探到杨开的身份,便立刻赶了过来。

    有青阳神殿的弟子进进出出,看到她之后都有些奇怪地多瞧几眼,更有人问她来此何事,得知是来拜见杨长老的,便没再多管了。

    就在她患得患失间,那侍女走了回来,玉琢神色一正,有些紧张地望着她。

    好在那侍女微微一笑道:“杨长老请你进去。”

    “多谢。”玉琢客客气气地点点头。

    侍女不再说多,转身在前方领路,玉琢目不斜视地跟在后面,不多时,便来到一间厢房前,侍女伸手示意,玉琢轻轻地吸了口气,迈步走进。

    房内只有一个人,正背负着双手凭窗而立,眺望远方景色,听到声音之后回头瞧了一眼,四目相对,玉琢立刻认出,这正是那八号擂台上的裁判。

    “罗刹门弟子玉琢,见过前辈!”玉琢快步上前,半蹲行礼。

    杨开上下扫了她一眼,目光定格在她手上捧着的衣物上,心中有所了然,微笑道:“有事么?”

    玉琢抬头,明眸大眼毫不避讳地盯着他,恭敬道:“前几日得蒙前辈出手相救,又得赐灵丹相助,玉琢特来道谢。”

    杨开摆摆手道:“分内之事,玉姑娘严重了。”

    玉琢抿嘴一笑:“前辈救我是分内之事,可赐下灵丹却是一片善举,玉琢那时虽然意识朦胧,但也并非完全失去了知觉,若非得前辈灵丹相助,玉琢只怕无力再继续接下来几日的比试了。”

    这话是实话,她虽然不知道杨开偷偷给她服用的灵丹到底是什么档次,但如果没有那颗灵丹的话,她接下来的比试肯定没法全力以赴。她很怀疑那灵丹是一枚帝丹,因为只有帝丹才有如此强大的疗效,让她在第二日就恢复如初。

    杨开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按道理来说,他这个裁判不应该给比试的选手服用什么灵丹的,不过他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相信没人看的出来,玉琢也不会到处去宣扬,而且是在事后服用,这种事也无所谓了。

    玉琢上前一步,将手上捧着的衣物稍稍举起一些道:“前辈的衣服我已经洗干净了,特来奉还。”

    杨开点点头:“放下吧。”也没伸手去接。

    一套普通的衣物而已,当时随手取出来给玉琢遮挡伤口处的春光,也没想着要收回,不过这女人的做法却让杨开心生好感。

    玉琢乖乖地将手上的那件衣服放在一旁,转过头来,好奇地打量房间里的环境,倒也没有露怯,反而显得落落大方。

    杨开摸了摸鼻子道:“还有什么事?”

    虽说房门没关,就是为了避嫌,但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叫人看到了总归不好,更何况他如今还是裁判,私下里与下面参加武会的选手接触算怎么回事?传扬出去的话难保不被一些小人造谣中伤。

    他这话便有些送客的意思了。

    玉琢显然不是笨蛋,也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连忙又从空间戒中取出一件华美衣衫,有些不好意思道:“前辈大恩,玉琢铭记在心,也不知道该送些什么答谢前辈,正好在坊市那边看到了一件不错的衣服,便随手买了下来,前辈若是不弃的话……还请笑纳。”说话声越来越小,显然也觉得自己一个女子送一个男人衣服有些不太好,但她确实不知道该送点什么给杨开做谢礼。

    杨开修为摆在这里,出手就是一枚帝丹给她疗伤,显然身家丰厚,以她的财力,就算倾家荡产买来的东西,对杨开来说恐怕也没什么价值。

    与其浪费,索性直接买了一件新衣服。自己弄脏了杨开一件衣服,再送他一件新的,也算是投桃报李,贵贱不说,好歹是一番心意。

    看了一眼那华美至极的衣衫,杨开有些哭笑不得,这还是头一次有人送自己衣服,而且还是个没怎么接触过的人,还是个女人。

    这场景若是叫旁人见了,只怕想不误会都难。

    若有所思地盯着玉琢,淡淡道:“我身为武会裁判,擂台上自会不偏不倚,出手救你不过分内之事,给你灵丹服下也不过是因为比试已经结束的举手之劳,换做其他人如此遭遇,我也会这么做。”

    言下之意是叫她别想多了,杨开很有些怀疑这女人来接近自己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目的,若是如此的话,那这女人未免太现实了。

    玉琢闻言点头道:“前辈说的是。”

    杨开一瞬不移地望着她。

    玉琢虽然没有与他对视,但眼角余光显然也感觉到了什么,忽然有些浑身不自在,低着头道:“前辈若是看不上的话,那我这就收回去。”

    心情不免有些黯然,盈盈一礼道:“打扰前辈了,晚辈告辞。”说来也是,一件衣服而已,自己怎么好意思拿出手的,现在仔细考虑一下,不禁有些尴尬。

    却不想杨开忽然道:“既是谢礼,哪有收回去的道理。”

    玉琢抬头望着他,一脸愕然。

    还不等她缓过神,杨开便将那衣服从她手上拿了过去,倒也没有试穿,主要是这衣服太华美了一点,穿在身上肯定骚包无限,杨开哪敢穿。

    见他真的收了东西,玉琢顿时笑了起来,脸颊边露出两个小酒窝,眼神清澈。

    看样子是自己想多了,杨开察言观色,心中已有判断。

    “那前辈你休息,晚辈告辞了。”玉琢再行一礼,身心愉悦。

    “等一下。”杨开抬起一手。

    “前辈还有什么吩咐?”玉琢半转着身子,好奇地望着他。

    “刚才听你说坊市,这附近有坊市?”

    玉琢点头道:“有啊,无华殿里面就有一个很大的坊市,里面卖什么的都有,前辈没去过?”

    杨开摇了摇头,他还真不知道这个,开口问道:“在什么位置?”

    “就在一条峡谷下面,离这里不远,前辈要去的话,我带你去好了。”玉琢主动请缨。

    “给我指个方向,我自己去吧。”

    玉琢笑道:“没关系的,反正我今天的比试已经完了,没我什么事了。”也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想的,压根就不知道避嫌二字为何物,听闻杨开要去坊市转转,热情的不得了,临了还补充道:“不知前辈要买些什么,我对那坊市还算熟悉,可以给前辈带路。”

    人家一片好意,杨开也不好拒绝,沉吟了一下,索性顺之任之,颔首道:“也好,那就有劳了。”

    玉琢连忙摆手:“前辈太客气啦。”

    商议妥当,两人当下走了出去,杨开催动帝元裹着她,顺着她指引的方向朝那坊市驰去。

    随口问了一句这几日的比试情况,得知她居然一路过关斩将,未尝一败,倒让杨开有些刮目相看。其实杨开第一天就看出来了,凭借她当时的表现,这一次武会不管最后成绩如何,肯定都已经进入了不少人的法眼。

    只要罗刹门愿意放人,杨开估计南域三大顶尖势力都不会拒绝她的加入,问题是罗刹门愿意放人么?肯定是不愿意的,培养出这样一个弟子来不容易,怎会轻易放弃,再者说,她自己愿不愿意离开罗刹门还尤未可知。

    一路闲聊,杨开也多少摸清了她的性格,为人比较活泼开朗,确实没什么心机,对这样的人杨开倒也不排斥,更何况她长的也算不俗,声音清脆动听,陪在身旁倒也不错。

    “武会向来是鱼跃龙门之地,若是武会结束之日,有人邀请你加入更好的宗门,你如何选择?”杨开随口问道。

    玉琢顿时一脸肃穆道:“师门待我恩重如山,师尊待我更如亲生父母,我不会离开罗刹门的。”顿了一下,瞅瞅杨开道:“前辈你是要我加入青阳神殿么?”一脸为难的样子,似乎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杨开摆摆手道:“我只是随口一问,并无此意。”

    “哦。”玉琢点了点头,忽然一指下方道:“到了,那里就是坊市了。”

    ...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