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七卷星界 第三千两百四十四章 玉琢
    每一次武会的奖励都丰厚至极,奖励差了也无法吸引人去拼命。一般情况下,奖励是由三大顶尖宗门联手凑出来的,星神宫也会搭一半份子,种类涵盖了灵丹妙药,功法秘术等等,引人垂涎。

    更让那数万参赛武者激动无比的是,个人战和团体战第一不但可以获得丰厚的物资奖励,甚至还可以进三大顶尖宗门的密地修炼,各家时限都是一个月。

    南域三大顶尖宗门,每一家都有自己的立足之本,青阳神殿的神游镜世界,天武圣地的武意殿,无华殿的星外罡风,各有各的妙处,神游镜世界自不必多说,那是修炼神魂之地,而武意殿则是感悟各种意境的密地,无华殿的星外罡风则是可以淬炼肉身的绝佳场所。

    三大势力的密地,包涵了一个武者的精气神,若能在这三处地方过一趟,那日后前途必定无量可期,试问这等奖励谁不动心?物资什么的都是外力,自身的强大才是根基啊。

    那第一名不但可以获得这些奖励,甚至可以随意选择一家拜入,直接会被当成核心弟子来培养。

    这个奖励一出,山谷中几万武者个个呼吸急促,激动的难以在已。

    不过话说回来,历年来的武会,取得第一名的都是三大势力的人,而且也都是核心弟子,所以这个奖励虽然对九成九的人都有巨大的吸引力,对三大势力本身的弟子来说却也只是锦上添花,没什么需要太在意的。

    之所以抛出这样一个奖励,就是给除了三大势力的其他武者看的,吸引他们拿出全部本事,争取最好的排名。武会这么多年,确实有人做到了,而且还不止一次,原本默默无闻的存在,在武会上崭露头角,被三大势力所吸纳,最后成就不凡。

    第二名的奖励就稍微次了一些,只能随意选择一家势力,作为核心弟子加入,那三处密地的奖励自然也就变成了两处。

    第三名再次,可以选择一家势力加入,密地的奖励是一处。

    再往下就只有物资奖励了,没有随意选择宗门加入和进密地修炼的机会。

    此等奖励一出,山谷中几万武者自然都有些摩拳擦掌,暗暗打定注意这一次定要好好表现,或许真的能够鱼跃龙门。

    封明将规则和奖励宣读完毕,转头瞧了一眼后方,萧宇阳冲他微微一笑,示意并无话要说,封明这才一抬手,喝道:“比试开始!”

    咣

    不知从哪传来的一面锣鼓声响彻整个山谷,震耳发聩,那半山腰处,一道道身影而出,身上各带色彩不同的流光,仿佛天上下了一阵流星雨一样,纷纷落向山谷中棋子般的高台。

    杨开也在其中,作为裁判,他自然是要率先登场的。

    说来也是好笑,这辈子还是头一次干裁判这样的事,不过见识和阅历摆在那,倒也坦然。

    站在八号擂台上,伸手捏着一枚玉简,神念涌动查探,玉简之中一连串的数字号,每一个数字号都代表了一个武者,出场的顺序和各自的对手都已经安排好了,他只需要喊出双方的数字号,然后静观其变,公平裁决即可。

    抬眼环顾,朗声道:“第一场,三零一八号对阵一万五千六十一号。”

    话音刚落,台下立刻飞射出一个娇小的身影,稳稳地落在擂台上,躬身朝杨开行了一礼,脆声道:“见过前辈。”

    这就成人家前辈了,杨开吸了吸鼻子,他很怀疑自己的年纪到底有没有对方大,但自身实力摆在这里,这星界中能与他平起平坐或者在他面前自诩前辈的已经没有多少了。

    冲来人点头微笑示意了一下,这才仔细打量,上台的是个娇小女子,一头秀发在脑后束了两个精致的马尾,长发乌黑,随风飘扬,一身得体的衣裙衬托着玲珑饱满的身材,看脸蛋年纪确实不算大,还有些青春气息未脱,而修为竟然也不错,赫然有道源两层境的程度,也不知道出身哪个宗门。

    这边还在打量,另一头又窜上来一个人,是个身形英伟的男子,一身黑色劲装,迎风猎猎,气场张扬,一双眼中满是阴狠之色,看起来极不好惹。

    道源三层境!

    杨开瞥了他一眼,暗暗觉得那三零一八号怕是麻烦了,可不是每个人都如他这样能够越阶作战,斩杀实力高于自己的对手如屠鸡宰狗一般,修为高一个小层次往往都是实力悬殊的对比,若非如此,大家拼命修炼干什么?当然,这种事也不能一概而论,生死搏杀之间,自身的心态,对战局的把握和随机应变的能力,都是胜负的关键,以弱胜强的例子也不会少。

    见对手上台,那三零一八号女子一拱手,客客气气道:“罗刹门玉琢!”

    这是自报家门了,不管等会怎么打,该有的礼节还是有的,旁边裁判看着呢。

    那黑衣男子却不是这么想,只是抬起一手,指着罗刹门玉琢,面无表情道:“滚下去,你不是对手。”语气并不猖狂,说的理所当然,好像是在阐述一个事实,他也确实有资格这样说,毕竟修为要比对方高一层。

    那玉琢闻言,面上闪过一丝怒色,轻咬了下红唇道:“还未打过,你又怎知我不是对手。”

    黑衣男子道:“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玉琢气急,却忽然深吸了一口气,平息心中的愤怒,扭头朝一脸老神在在的杨开望去,询问道:“前辈,可以开始了么?”她既然来了这里,又怎可能被别人三言两语吓退?不过对方那目中无人的轻视态度却着实让她火了一把,若非教养不错,只怕早已主动出手,哪会去询问杨开。

    杨开眼帘低垂,双手抱在腹前,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颔首道:“可以。”

    其实两人上了擂台便可以开始了,不过那玉琢一副知书达理的样子倒搏了她一些好感。

    话音方落,那黑衣男子便忽然旋风一般朝玉琢冲了过去,手上凭空出现一柄一人高的大刀,刀上闪烁霹雳电芒,瞬息间奔赴玉琢面前,当头砍下,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看那架势,似是要将玉琢一刀砍成两半才肯善罢甘休。

    玉琢吓了一跳,显然没想到对方说打就打,出手竟然如此突兀,一点征兆都没有。

    匆忙之间,抖手一条软鞭抽了出去,化作重重鞭影护住周身要害。

    叮叮当当,一连串声响传出,火光四溅时,擂台上的两人一前一后,面贴着面急速飞奔,那黑衣男子步步紧逼,手上大刀气势非凡,攻势大开大合,完全一副只攻不守不要命的打发,一上来就将玉琢压制的有些喘不过气。

    他的修为本就比玉琢要高一层,又抢了先手,自然是占了上风。

    不过玉琢显然也有些不错,那一条软鞭在她手上如臂使指,竟在失了先机的情况下,瞬息间挡下对手的上百记猛攻,尽管被压的有些喘不过气,也露出了败像,却也并非那么不堪一击。

    这场景看的杨开微微挑眉,认真观望起来,没办法不认真,他是八号擂台的裁判,必须要尽量确保避免出现死人的情况,一旦察觉不对,就必须得出手阻止了。

    这是武会头一天,第一场,他也不想出什么岔子。

    老实说,从个人的角度来看,他是偏向与玉琢的,这与男女无关,主要是玉琢对他很客气,反倒是那黑衣男子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让他看着不爽,老子好歹是八号擂台的裁判,你不喊一声前辈也就罢了,上来瞧都不瞧我一眼什么意思?但裁判是不能偏帮于谁的,只能静观其变,同时心中微微一声叹息,觉得玉琢怕是凶多吉少。修为本就不如人,又失了先机,不出意外的话,胜负很快就能分出来。

    擂台上,两人一前一后急速飞驰,眨眼功夫就退到了擂台边缘处。

    玉琢是被逼着倒退的,所以压根无法关注脚下的情况,等到一脚踩空发现不对已经迟了,一旦跌落擂台的范围,那她不输也输了。

    这突然的变故让玉琢一脸慌乱,口中惊呼了一声,身形猛地往后一仰,重心不稳。

    那追击而来的黑衣男子却是早有所料,毕竟视野角度不同,玉琢看不到的情况他却一清二楚,见状狞笑一声:“滚!”

    说话间,一刀朝玉琢身上劈下。

    杨开差点没忍住出手了。

    可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玉琢的身子竟弯曲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一只脚扣在擂台边缘处,弯曲下来的身子刚好躲避开黑衣男子的一击凌空劈砍,紧接着软鞭一抖缠上大刀,借力一转,飘然来到了黑衣男子身后。

    两人的位置瞬间来了个对换。

    台下观望的许多武者愣住了,一群欢呼叫好声跌宕起伏,显然都是那玉琢的同门在呐喊助威。

    杨开也有些发愣,没想到玉琢竟能在绝境之中找出一条出路来。他看的清楚,这并非玉琢事先谋划好的,那一脚踩空后的反应和脸上的慌乱表情并非作假。

    她能摆脱跌落擂台的危机,依靠的全是自身的临机应变能力。未完待续。

    ...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