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七卷星界 第三千一百七十六章 开始报仇吧
    恒罗星域没有主人的时候,乌恒这个强盗冲进来肆意掠夺,无人能够阻止,如今杨开已成星域之主,岂会容他在自己地盘上放肆猖狂。

    正如他在大荒星域不是乌恒对手,对方在这里也是一样。

    心神沟通识海中的星图,杨开面朝那广袤黑暗,深吸一口气,张开双臂,猛地往前一推,摆出一个大海无量的架势。

    滚滚黑暗,仿佛退潮的海水一样,倒卷而回,霎时间便退了千里之地,而且还在不断地往回收缩,黑暗过处,原本的星空重新显露。

    正所谓“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杨开可不是嘴上说着玩玩,而是真的要付诸行动。

    褪去的黑暗忽然变慢了速度,仿佛有什么力量在那黑暗的尽头阻碍一样。

    “还跟我犟!”杨开扬眉狞笑,岂不知这是那乌恒咽不下一口气,正在与自己暗中交锋。

    他要逼退吞噬恒罗星域的黑暗,而乌恒则在另一边发力,阻碍他的动作。

    但是这毫无意义,纵然速度变慢了不少,但在杨开的持续施为之下,黑暗依然在往后退去。

    三年前,此地黑暗爆发,吞噬开始,乌恒耗费了三年光阴,吞噬的星空何止亿里之地,不过相对于如此漫长的时间来说,吞噬的速度也不算太快。

    而眼下恢复的速度却快了很多。

    黑暗退潮,一点点地朝中心处压缩,笼罩偌大一片星域空间的黑洞逐渐消失,虚空重新构建恢复。

    前后不过一个月的功夫,所有黑暗已经被驱除殆尽,只留下了最初的一条虚空甬道。

    厉蛟一家三口,当年的任务便是镇守在这虚空甬道前方,阻止大荒星域的救援和逃亡。

    而杨开与乌恒也在暗中交手了一个月时间,不过最终的结果自然毫无悬念,是以杨开的大获全胜而告终。

    凝视着那漆黑的甬道入口,杨开眼珠子转了起来。

    这甬道之所以会出现,主要是因为他去往星界的时候将恒罗星域的本源给带走了,本源不在星域中,星域界壁薄弱,或许是个巧合,或许是乌恒有意为之,薄弱之处就化作了两个星域来往的通道。

    如今他已将本源带回,又成功炼化,成为星域之主,自然有能力将这甬道修补起来。

    以他现在的手段,做这样的事并不费什么力气,只需要耗费一些功夫而已。

    但甬道一旦修补完全,就代表着两个星域之间的联系彻底中断。

    大仇未报,杨开怎会做这个选择?所以他任由那甬道留在那里。

    他不但没有修补,反而还还动起了歪脑筋。

    既要报仇,那最好的办法自然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乌恒想要侵吞自己的恒罗星域,那自己就啃了他的大荒星域,让他也尝尝被侵吞掉的滋味。

    不过在此之前,得想个好办法才行,否则有乌恒坐镇,自己这个想法也无法成功。

    甬道处一阵静谧,杨开虽然看不到任何东西,但却知道,在甬道的那一边,乌恒肯定也在望着自己。

    咧嘴一笑,杨开伸手在虚空中刻画起来。

    光芒流转,只是瞬息间,面前虚空便出现一个繁奥的图案,那图案赫然便是跨域空间法阵的图案。

    以虚空为基,以星辰之力为料,举手投足间便布置出一个空间法阵,彰显星域之主的莫大威能。

    遥远的幽暗星中,凌霄宗内,法身正盘膝而坐,吞吐天地灵气。

    背后忽然亮起光芒,一个一模一样的法阵呈现出来。

    法身有所感应,回头望去,起身踏进法阵之中。

    须臾间,跨域亿万里的距离,出现在杨开面前。

    四目对视,一切尽在不言之中,法身不声不响地走到杨开面前,抬起一手摁在他的脑袋上,浩瀚如海般的信息疯狂地朝杨开识海中灌入。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法身便是杨开肢体的延伸,不过因为法身是由石傀转化,杨开分神入住形成,所以这些年来产生了一些自己的思维。

    它能与杨开交流对话,发表不同的意见看法,但在有需要的时候,却根本不需要多言语,杨开便能洞悉它的种种念头,也能将自己的思维加诸到它身上。

    法身如今传给杨开的讯息不是别的,正是举世之间最强大也最邪恶的功法——噬天战法!

    噬天战法是乌邝所创,本就是侵吞世间万物的功法,乌邝当年利用这功法,吞噬了无数星域,成就万古第一人,为了杀他,几位大帝陨落,结果几万年之后还是被他夺舍重生了。

    那几位陨落的大帝若是泉下有知,也不知道会不会气的活过来。

    不过噬天战法固然强大,杨开当年得到的时候却没有修炼,因为他总是感觉这功法有些弊端。

    法身修炼了之后更加验证了他的想法,这功法确实有弊端,吞噬炼化世间万物,听起来厉害了得,可若没有相应的化解之法,最后只会悲剧收场。

    因为在吞噬炼化世间万物的时候,总会不可避免地吞噬各种各样不同属性的能量和诸多杂质,这些能量因为属性不同,必然会产生一些克制,一旦积攒到一定程度,势必会对修炼者造成巨大的危害,甚至可能让修为倒退,走火入魔。

    乌邝自有化解之法,所以才能以噬天战法君临天下。

    杨开自问没这个本事,但是法身有。

    石傀一族体质独特,吞金食石,什么狗屁属性不同对它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直接在体内炼化就行,万元归一。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世上再没有比石傀更适合修炼噬天战法的种族了,这一点恐怕是乌邝都没有想到的。

    法身得到噬天战法多年,一直在修炼,从未出过什么问题,甚至连石火本源都给吞噬了。

    论对噬天战法的理解和领悟,这世上除了乌邝之外,也就只有法身。

    庞大的信息涌入脑海,杨开慢慢消化,顿时发现这功法远比自己想象的要高深玄妙,乌邝若不是为恶,倒也是万古奇才。

    半日后,法身收手,瞧了瞧不远处那个黑洞,便站在一旁替杨开护法,以防不测。

    时间一点点流逝。

    杨开整个人沉浸在噬天战法的领悟之中不可自拔,越是领悟,越是涌出不顾一切想要修行这套功法的念头。这功法简直强大的不可思议,乌蒙川修炼了那么多年还没到帝尊境简直蠢爆了。

    但他好歹闯荡多年,心性不俗,倒也能够遏制这个贪念。

    足足一个月后,杨开才徐徐睁眼,眸中一片清明。

    站起身来,伸个懒腰,拉扯了下筋骨,身上各处都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甩了甩双手,发现已经完好如初,一个月的功夫,足够他伤势恢复完全。

    凝视那虚空甬道,杨开咧嘴狞笑:“开始报仇吧!”

    心神沟通星图,催动星域之力,轰然朝那甬道中涌去,同时运转噬天战法,小试牛刀。

    认识到噬天战法的好坏益弊,他当然不会自己去修炼噬天战法。

    此时此刻,他是以整个星域为根基来催动这门强大的功法,等于是让恒罗星域运转噬天战法,修炼的不是他,而是整个星域,无论吞噬多少属性不同的能量,也不需要他来消化化解,星域自然有这个本事。

    这也是唯有星域之主才能施展出来的通天手段。

    甬道另一头,乌恒脸色阴沉,守了一个月,百无聊奈。

    他本想借助侵吞星域的手段来修炼,谁知最后关头被人破坏,还被人闯进自己家中打了两拳,本能地觉得杨开不是好惹的,唯恐他又起了什么幺蛾子。

    谁知这一个月时间风平浪静,什么事也没发生。

    心想看样子杨开也知道奈何不了自己,怕是就此偃旗息鼓了。

    虚空甬道摆在那里,他也没去修补,因为那样一来,搞的好似他怕了杨开一样,怎愿丢这个脸。

    其实对他来说,此番之事就这么不了了之是最好不过。侵吞星域可不是小事,他也是察觉那一方星域没有主人,才会动起念头,若恒罗星域早就有主的话,他说什么也不会这么做。

    他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杨开却不愿意,一饭之恩必偿,睚眦之仇必报,更何况因为大荒星域的入侵,恒罗星域无数人妻离子散,毁邦灭国,就连通玄大陆都差点被荼毒,小师姐更险些香消玉殒。

    这一口气不出掉,杨开要这一身修为又有何用。

    甬道内忽然传来异常的动静,乌恒猛地抬头朝那边望去,脸色一沉,咬牙道:“给脸不要脸的东西!”

    他自觉愿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已是最大的让步,谁知那杨开居然真的不肯善罢甘休,反过来想要想要侵吞他的星域。

    打定注意让杨开吃个大亏,否则对方恐怕不知天高地厚。

    黑暗如潮水一般从甬道处蔓延出来,仿佛浓厚的墨汁,疯狂地四周扩散,黑暗过处,一切化作虚无,露出混沌的黑洞。

    乌恒没有理会,只是不断地往后退去,因为还没到出手的时候,现在出手固然能将黑暗压制回去,但也必定会与杨开陷入无休止的拉锯战中,静待良机才能一劳永逸。(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