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七卷星界 第三千一百七十一章 吃了我的全吐出来
    “嗯?这是怎么回事。”蓦然间,杨开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的地方。

    自己识海上空,星图的某一处,竟有一个拳头大小的“墨点”。

    这个“墨点”看起来是如此眼熟,一如当年杨开前往通玄大6从高空俯瞰时见到的景色一样,杨开如今与星域本源心神相同,立刻从这“墨点”之中感受了浓浓的恶意。

    而且,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这个“墨点”所处的位置,理应是大荒星域与恒罗星域相通之地。

    那一处地方极为重要,早在十年前杨开就派遣了厉蛟一家人驻守,他本以为那里是万无一失,直到今日彻底炼化了星图才现不对劲。

    心神一动,视野仿佛飘过亿万里的距离,一下子拉到“墨点”附近。

    入目所见,杨开大吃一惊。

    那方圆亿万里的虚空,竟成了一个巨大到难以想象的黑洞,本处于这一片星空中的一切都不见了踪影,甚至包括了许多死星。

    不但如此,那黑洞边缘还在不疾不徐地朝四周扩张,黑暗所过之处,一切都化作了虚无。

    此行此景,仿佛那黑暗正在侵吞着这一方星域一样。

    杨开勃然大怒!

    他炼化了星辰本源,已成为星域之主,换句话说,这整个星域都是他的后花园,不管这黑暗到底是什么鬼东西,都在侵吞着属于他的领地,身为星域之主,岂能容忍?

    厉蛟那老小子呢?杨开当年可是将他派遣在这里镇守,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也不知会自己一声,就算自己这些年东奔西走,居无定所,他若真想找到自己还能没点办法么?

    心中不免有些埋怨,身形晃动,不消片刻便已到了那巨大黑洞的边缘。

    近距离观望,愈能体会这黑洞的恐怖,入目所见全是黑暗,没有任何东西,比起虚空夹缝也不逞多让,那如潮水一般的黑暗慢慢地往四周扩张,所过之处皆被同化。

    杨开感觉正在一点点失去自己的领地。

    神色一凛,心神沟通星图,星图嗡鸣一震,似得到了什么鼓舞一样,散耀眼光芒。

    不疾不徐朝四周推进的黑暗在这一瞬间度忽然变慢了许多。

    杨开见状,眉头一扬。

    他之前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老实说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适才不过是抱着试一试的念头,想要阻止黑暗的蔓延,没想到与星图沟通之后竟真的有了一些效果。

    立刻明白,他既是星域之主,那他的意志便是这星域的意志,一念一动,皆能让星域与之产生共鸣。

    既有了这个答案,杨开当下不再犹豫,愈用心地沟通星图,借助整个星域之力,阻止那黑暗的蔓延。

    肉眼可见地,朝四周扩散的黑暗度变慢,逐渐停止了扩张的步伐。

    杨开并不满足,反而爆喝一声:“滚!”

    双臂往前猛地一推,无形的世界之力从四面八方挤压而来,黑暗的边界瞬间往回收缩了几十里地,而且还在不断地回缩之中。

    黑暗褪去之地,本被侵吞的一切重新恢复过来,杨开清楚地看到一块巨大的陨石慢慢从黑暗中显露身影,进而完整地露出来。

    这个现让他不禁欣喜,他刚才还以为被黑暗吞噬的地方将一切都不复存在,可现在看来并非如此,那些地方虽然被侵吞,但所有的一切都依然安然存在的,只不过没人能够看到而已,只有驱除了黑暗,原本的面目才能显露出来。

    这黑暗到底是什么?

    杨开一边驱赶,一边凝神查探。

    片刻后身形一振,目露震惊的神色。

    他竟从那黑暗之中窥探到了一股天地的意志,一股不属于恒罗星域的天地意志!那意志却又与恒罗星域这边的如此相似,好似那黑暗是另外一片世界。

    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

    难道说真的有另外一片世界,正在侵蚀恒罗星域?那一片世界,是不是大荒星域?

    毕竟这里本就是两个星域的连接之地,如果说是大荒星域在侵吞恒罗星域,那倒也说得过去。

    心中忽然有些庆幸,若非自己炼化了星图,成为了星域之主,只怕拿眼下这局面根本没有办法。世界之间的侵吞,已不是修为高低能够解决的问题了,他必须得借助己身所处世界的力量,来对抗这种吞噬。

    冥冥中有一丝感悟,他之所以能够这么顺利地炼化星图,怕是与眼下这局面有些关系。

    恒罗星域显然也想借助他的力量来对抗这种侵吞。

    “吃了我的给我全部吐出来”杨开刚成就星域之主,意气风之时,岂惧眼前这小小难关。

    星域之力被抽调出来,疯狂地朝黑暗挤压而去。

    黑暗毫无反抗之力,节节败退,原先被黑暗侵吞的星空也重新回归,而随着杨开的力,那黑暗褪去的度也越来越快。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黑暗已退了上万里之遥。

    不过相对于它侵吞的领地来说,这上万里倒也算不得什么,但这毕竟是一个好的开始,杨开相信随着时间的流逝,自己收复失地的度会越来越快。

    事实也确实如此,整个恒罗星域似乎也察觉到了杨开的意图,星域本源更是毫无保留地配合他,赐予他经天纬地般的力量。

    十万里,二十万里,百万里……

    黑暗明显缩水了一圈,照这个度来看,用不了一个月时间,杨开就能将失去的东西全部从黑暗中取回来。

    然,就在这时,杨开忽然寒毛倒竖,一种莫大的危机将己身笼罩。

    他瞪大了双眼,目光凝重地盯着前方的黑暗,那里一片混沌虚无,不但没有生机,甚至连死物都不存在,可他却是坚信危机是从黑暗中而来。

    一点光芒忽然在眼帘中绽放出来,眨眼间就袭到面前。

    杨开脑袋一扬,一张嘴,将那光芒咬住。

    光芒兀自抖动不休,好似活物一样。

    杨开牙关一紧,锋利的獠牙化作无坚不摧的利刃,咔嚓一声,有什么东西被咬碎的声音传出,口中挣扎的动静一下子平息。

    “呸!”杨开将那物吐下,伸手接住,目光一凝。

    那赫然是一柄造型精致的飞刀,约莫一尺长短,通体光洁无暇,不过此刻上面却是印了一排牙印,而且还有密密麻麻的裂缝。

    杨开那一咬,已经将这飞刀的灵性给破坏了。

    “这是……”杨开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帝宝?”

    这从黑暗之中袭向自己的东西,居然是一件帝宝!尽管灵性受损,裂缝满布,可杨开又不是瞎子,帝宝这东西岂能认不出来?

    飞刀上甚至还残留着帝元的气息。

    一抬头,再朝黑暗中望去,杨开一双眼睛如火焰般燃烧起来。

    好啊,本以为两个世界的侵吞不过是天灾,却不想到头来居然是**!

    这飞刀帝宝不可能无缘无故地袭击自己,从那残留的帝元气息来看,分明是有人想要从另一个世界袭杀自己,而出手之人绝对是个帝尊境。

    隔界一击,便是杨开如今也无法做到,世界之间的屏障太过坚固,除非大帝才有这个可能。

    但如今恒罗星域与大荒星域并不算完全的阻隔,那黑暗便是两界相连的地方,潜在的敌人能隔着一界偷袭自己并不算什么难事。

    至于原因……

    无非就是自己阻碍了大荒星域的侵吞。

    杨开的脑海中蹦出一个大胆的念头,虽不敢肯定,但估计也是**不离十。

    “终于有点意思了!”他忍不住咧嘴一笑,笑容狰狞,目光凝视着黑暗,似能穿透世界的阻隔,直看那隐藏在另一个世界的强敌!

    自从返回星域,纵然有天地排斥,可所遇之敌也都是弱不禁风的小鱼小虾,难挡他三拳两脚,忽然蹦出来一个这么强大敌人,久违的战意迅升腾。

    “来而不往非礼也,也接我一招!”他双手一拍,一道巨大月刃悠然成型。

    没有立刻斩出,反而不断地往内灌入力量。

    月刃嗡鸣,悠忽不定,好似随时可能崩溃,却在杨开的掌握下比任何时候都要稳定。

    许久之后,杨开才目光一抬,先是将那一柄被坏了灵性的飞刀丢进眼前黑暗之中,这才将月刃轰然斩出。

    无声无息,飞刀与月刃都消失不见。

    大荒星域,无尽星空之中,景色与杨开那边如出一辙,有大黑暗在涌动。

    而在黑暗的边缘处,一个脸色蜡黄的中年男子眉头紧锁地凝视前方。

    忽然间,黑暗中出现一柄飞刀。

    他信手一抬,便将飞刀捏在手上,还没等他查探下飞刀的情况,紧随而至的便是一道漆黑如墨的月刃斩击而来。

    他不是什么粗心大意之人,却是直到月刃近在眼前才有所觉。

    主要是因为这月刃太过诡异,无声无息,又与那黑暗如出一辙,实在让人难以觉。

    察觉到月刃中的恐怖威能,中年男子眉头一扬,露出意外之色,却不慌乱,手上忽然又出现一柄飞刀,与杨开先前拦截下来的一模一样,他高高举起,飞刀上光芒大放,化作一柄惊天巨刃,轰然斩下。(未完待续。)8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