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一卷 崛起凌霄阁 第三千九十六章 井底之蛙
    一位站在星域最顶峰的虚王三层境强者,阎家的二长老,就这么死了!不明不白地死在了自己人手上!

    这样的结果让所有人都难以接受,若说阎清是被杨开击杀也就罢了,可从头到尾,杨开都只是捏着他的脖子,并没有对他下什么死手,取他性命的是大长老阎安的两剑!

    是大长老技不如人,被人利用?

    绝不是,是这青年太过恐怖,举手投足间便将一位虚王三层境玩弄于股掌之中,借助他之手击杀了另一个虚王三层境,这份本事,普天之下简直无人能及。

    升米之恩必报,睚眦之仇必偿!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既然阎家的人对自己起了杀心,那也就只能不好意思了。

    武者拿起剑的同时,也要做好被别人捅一剑的心理准备。

    随手将阎清的尸体丢到一旁,仿佛扔一个破布麻袋,杨开目光冷冽地朝阎安望去。

    眸子对上,阎安猛地回神,心中一颤,现在可不是自责和感伤的时候,如何处理眼前的危机才是正经的,他本以为阎家如此强大阵容部署,此番还不手到擒来?可如今,连这青年的底细都没摸清楚,自家二长老就已经死了,可谓是损失惨重,若自己再出个什么意外,阎家必定要实力大跌。

    匆忙后退,却不妨杨开一手朝他抓来。

    慢腾腾的动作,在阎安眼中却是无可化解的招数,一身寒毛倒数,浑身出透冷汗,大呼一声:“家主救我!”

    杨开一把抓了个空,眼前的阎安悄无声息地就消失不见了,忽然出现在侧面十几丈处,还保持着心有余悸的表情,大口喘息。

    “嗯?”杨开扬眉,没去看阎安,而是扭头朝一个方向望去。

    那边,不知何时多出一人,静静地悬浮在半空中,低头俯瞰着阎清的尸体,一脸的阴沉如水。

    阎安能逃过一劫,并非他自己的本事,而是此人的手段。刚才那一瞬间,杨开竟察觉到了空间力量波动的痕迹,阎安的消失出现,很是类似于自己的瞬移,只不过距离短了很多而已。

    “阎家之主?”杨开问道。

    阎罗冷着一张脸,没有理会杨开,仿佛他的眼中没有这个人,瞧了阎清好一会,才开口道:“很久没人敢在我阎家这么放肆了。”

    声音虽然平静,但内心却是怒火滔天。

    一时不察,竟让他失去一位家族长老,这个损失不可谓不大!

    “你该死!”阎罗猛地转头,脸色也在一瞬间变得狰狞,怒视杨开。

    杨开咧嘴一笑:“那也要看阎家主有没有这个本事了。”没本事的都让他给宰了。

    “别以为炼体就是万能的,这世上有很多你想象不到的事情,井底之蛙,又如何能想象星空的魄丽!”

    杨开闻言,认真地想了一下,点头道:“你说的对。”

    阎罗抬手,朝他一指,淡淡道:“自裁吧,可以得一个痛快,若是本座出手,你就没那么好命了。”

    杨开道:“我此番过来,只是想问一下如何前往祖域而已,更愿意拿出酬劳,阎家主不用这般不近人情吧?动不动就打打杀杀又是何必?”

    “不见棺材不掉泪!”阎罗冷哼,哪有与他说话的兴致,抬起的手指猛地往下一划。

    天地瞬间嗡鸣,难以言喻的压力从天而降,仿佛天都塌下来了一样,整个大殿中的虚王境强者无论修为强弱,全都身子一矮,连头都抬不起来。

    何云香骇然,俏脸上满是惊恐。

    她本以为自己晋升了虚王三层境,足以横行星域,就算碰到一些不敌的存在,打不过总可以跑掉,可是现在当阎罗出手时,她才知道自己错了,大错特错。

    一指之威便如此恐怖,若真叫他盯上,自己怕是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啊。

    怎么会这么强大?阎罗身上的气息也不过是虚王三层境,就算晋升的时间比自己久一些,也不至于强过自己这么多。

    此时此刻,阎罗给她的压力竟比杨开还要恐怖,他站在那里,仿佛就是那天,就是那地,这天地之间言出法随,无人能违背他的意志。

    “星辰之力!”杨开剑眉扬起,露出意外之色,旋又释然。

    这个阎罗,赫然是个星主,而且看样子,正是这太乙星的星主,否则根本不可能调动起星辰之力。

    太乙星是阎家的大本营,作为阎家之主,炼化了太乙星的本源,成为此星星主倒也说得过去。怪不得口气比天大,原来有这个原因。

    身为星主,在这太乙星上,他便是主宰。

    杨开也曾是星主,自然知道一个星主在自己的修炼之星上能动用的力量有多强。

    阎安之所以会从自己手下逃脱,也并非是什么空间神通,只是阎罗身为星主的力量而已。

    脊梁骨一沉,杨开却没有弯腰,只是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天空中的阎罗。

    就算不动用任何力量,单凭肉身,区区一个星主也不可能让他弯腰。他的肉身之力何其强大,如今一旦龙化更是十五丈的巨大身躯,半龙血脉,又岂会像一个虚王三层境低头?

    “嗯?”阎罗不免吃惊。

    他虽没用全力,可星主一怒,谁能承受?这小子的炼体居然如此强悍,竟能顶得住压力,不会是得了什么强大的传承吧?一念至此,不免激动,越是这样,击杀他之后得到的好处就越大,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杨开问道。

    “本座笑该笑之事。”

    杨开点头道:“那看样子我也该笑一笑。”

    “若你能笑的出来……”阎罗其余四指伸直了,化作一掌,手腕一抖,朝杨开当空拍下。

    天地再次嗡鸣,本就弯着腰的众人这一下直接跪倒在地上,谁也没能幸免。

    余威尚且如此,众人很难想象被针对的杨开会是什么下场。何云香一脸焦急地朝杨开望去,顿时瞠目结舌。

    却见那边杨开双足在地板上一跺,脚下忽然塌陷,一个深坑轰然印出,整个大殿的数千块地板也在这一瞬间齐齐飞了起来,半空中就化作齑粉。

    借助这一跺之力,杨开如流星一般朝上冲去。

    冲至十丈时,身形微微一顿,显然是被阎罗的一掌之威阻拦,可也仅仅只是一顿而已,下一瞬,那足以让任何虚王境都粉身碎骨魂飞魄散的阻拦便如一张纸被刺穿。

    杨开一下子出现在阎罗面前,一拳朝他挥了出去。

    阎罗吓一跳,脸上的镇定和不屑陡然见消失不见,满是凝重和不可置信。

    这家伙打鸡血了吧?自己可是星主啊,在这太乙星上,自己主宰一切,怎么可能有人能够做到这种程度?

    虚空震动,寰宇崩碎,拳头划过空间,带出一串漆黑的烙痕。

    阎罗分明察觉到空间都破碎了。

    一瞬间,脑海中转过万千念头,最终只有一条出路——躲!

    这样的一拳,挨上了必死无疑,就算自己是星主也抵挡不住。

    人影闪过时,阎罗已不见了踪迹。

    杨开一拳打在空出,拳劲爆,无处宣泄,四下逸散。

    轰隆隆一阵,大殿倒塌,尘埃四起,一道道人影狼狈飞出,咳嗽不断。

    举目望去时,全都骇然。屹立在双子峰上数千年不倒的阎家主殿,此刻竟是化作了一片废墟,处处断垣残壁,好似末日来临,不断地有人从中飞出,破口大骂。

    双子峰下,热闹的夜城中,无数人驻足朝这边观望,都满是狐疑,不知阎家那边到底生了什么事,竟闹出这天大的动静来。

    没了力量的支撑,杨开也落下地来,站在废墟的一块木板上,朝一个方向望去:“不知阎家主现在还能不能笑的出来?”

    阎罗哪还有笑容?脸色铁青无比,阴沉的几乎能刮下一层寒霜,目光轻颤地望着杨开,全都是不可思议。

    在太乙星上,居然有人能威胁到自己。这是他以前从未想过的事情。

    星域之中星主不止他一个,但所有人公认的是,在一个星主的地盘上,无论那位星主修为是两层境还是三层境,都是无敌的。

    因为星主能调动起修炼之星本源的力量,那是天地之力,这世上谁有能与天地对抗?

    以前不敢想象的事情现在真的出现了,而且就这么出现在自己眼前,阎罗差点以为自己在做梦。

    沉默半晌才道:“确实有些本事,果然不愧是炼体士,但你若以为能胜过本座,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他立于不败之地,不管底下那青年多么强大,碰不到他又能如何?

    “阎家主还要执迷不悟么?”杨开淡淡地望着他。

    阎罗厉喝:“杀我阎家长老,毁我阎家根基,不管你是谁,今日我阎家与你不死不休!”吃了这么大一个亏,怎能忍气吞声?实力越强脾气越大,今日若不找回颜面,那阎家日后如何在无极星域立足。

    杨开喟然一叹:“阎家主刚才有句话说的不错。”

    阎罗冷冷地望着他。

    杨开继续道:“井底之蛙,自然是无法想象星空的魄丽,今日本少难得有些雅兴,便让你们这群垃圾长长见识。”说话间,体内竟跌宕出力量的气息。(未完待续。)8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