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一卷 崛起凌霄阁 第三千八十九章 我要赌
    “大人是想去祖域?”何云香问道。[? <〔

    “恩,你二人可有什么门路?”杨开期待地望着她们。

    6怀霜苦笑一声:“我6家在朝阳星上虽然还算不错,但放眼整个星域却不算什么,祖域之事我也不得而知。”心中有些懊恼,若能在此事上帮助这位大人,那6家必定能获得极大的回报,机会摆在眼前却是抓不住。

    何云香眼珠子转了转道:“虽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祖域,但我想应该有人清楚。”

    “什么人?”杨开神色一动。

    6怀霜也反应过来,扭头望着何云香道:“大当家是指阎家?”

    何云香抿嘴一笑道:“五百年前,阎家的一位老祖曾经从太乙星离开,前往祖域,当时此事可是闹的沸沸扬扬,虽然谁也不知道那位阎家老祖是不是成功进入了祖域,但若说无极星域中谁对此事最了解,莫不过阎家了,大人想去祖域,从阎家入手最好不过。”

    “阎家……”6怀霜眸子中闪过一丝忌惮之色,“可不好惹。”

    “这个阎家什么来头?”杨开问道。

    知道他并非无极星域中人,对星域内的势力分布并不了解,两女当下悉心解释起来。

    在无极星域中,阎家是一个家族的姓氏,也是一个强者云集的代名词,一个阎家,不但拥有太乙星这样的修炼之星,手上还掌握着其他四五个修炼之星,其中任何一个都不比朝阳星差,而那太乙星,更是比朝阳星要好上许多。

    如果将修炼之星也划分档次的话,那朝阳星只能算是中等层次,而太乙星则是最上等的那一层,无论是其中的天地灵气还是物资产出,都非朝阳星可比。

    可想而知,占据了这么多修炼之星的阎家的底蕴又有多么恐怖。

    无极星域之中,阎家可谓是霸主中的霸主,单是虚王三层境强者便有四五位之多,其中阎家的当代家主阎罗,更是有着无极星域第一人的美誉。

    如狂风这样的星盗团伙,无恶不作,烧杀抢掠,但若是在星域中碰到阎家的战舰,也是万万不敢动手的。

    听了她们的解释,杨开对这个阎家有了一些了解,顿时有些满意,若真如此的话,或许可以从阎家这边入手,打探一下前往祖域的方法和路线。

    而两女见杨开神色平静,并没有因为阎家的庞大势力而有丝毫动容,愈觉得此人深不可测。

    何云香心中更是欣喜不已,觉得放弃自尊和颜面抱上这一条粗壮的大腿果然不是赔本的买卖,若是能与他一道前往祖域的话,甘附腿毛又有何妨?

    神色一动,抿嘴笑道:“说来也是巧了,霜妹妹你们这一趟的目标不正是太乙星么?”

    杨开道:“顺路?”

    6怀霜颔道:“本是去太乙星交换些物资的,大人若是不介意的话,便一道前往如何?”朝阳星距离太乙星很远,便是虚王级战舰开赴也要足足三个月时间,彼此的产出自然有很多不同,每隔三五年,6家都会带上一批朝阳星的特产,然后前往其他的修炼之星去交换那些星辰的特产,这一趟的目标正是太乙星。

    “也好。”杨开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他虽是帝尊境,但到了这个下位面星域,行事有诸多不便,总感觉一身力量被压制在体内施展不出来,稍微动用点力量,都会引来天道的排斥。

    既是顺路,他自然也乐得搭个顺风船。

    确定了目标,杨开又问了一些无极星域的事情,两女自然热诚至极地位他讲解,何云香的投靠之意显而易见,根本不加掩饰。

    两个时辰后,杨开道了一声乏了。

    6怀霜识趣地起身告辞,临走之前迟疑地问了一下杨开关于何家那艘虚王级战舰的处理方法。

    杨开大手一挥:“送你们了。”

    一艘虚王级战舰,哪还被他放在眼中。

    何云香黛眉一跳,感慨这位大人真是好大的手笔,虚王级战舰说送就送,不过仔细一想,站在他这样的高度上,看待事物已经与自己完全不同了,自己眼中的宝贝,在他眼前可能就是一堆垃圾。

    6怀霜千恩万谢,表明会用相等价值的晶石来与杨开换这艘战舰,被杨开拒绝之后这才离开。

    不是杨开要故作大方,实在是这下位面星域中的晶石对他半点用处也无,他空间戒中还有成堆成堆的上品源晶呢,取出任何一块,都可能会在这个星域中引来腥风血雨。

    6怀霜告辞离开,临走之前饱含深意地瞥了一眼何云香,后者就当没看到,厚着脸皮留了下来。

    房门关上,厢房内顿时孤男寡女。

    “大人还有什么吩咐?若有需要的话,只管招呼妾身。”厢房内不热,何云香却是脸颊红润,一双桃花眼水波盈盈,说话时更是轻抿着红唇,这模样若叫其他男人见了,只怕顷刻间便要色授魂与,被迷的神魂颠倒。那话语之中,暗示的味道也昭然若揭。

    面对眼前的青年,她所能凭借的唯有自身的姿色,巧的是,她对自己的姿色也很有信心。

    杨开是男人,而且还是血气方刚的男人,如此环境,如此美人,如此暗示,自然难免上火,但他修炼至今,该有的自制力也是不缺,闯荡多年,眼界开阔,各色美人见过不知几凡,怎会被区区一个何云香所诱。

    抬眼望着她,微笑道:“值得么?”

    “什么?”

    “你元阴未失,还是处子之身吧?”

    何云香一下闹了个大红脸,若说刚才脸颊飞红还有点故意的嫌疑,那么此刻却是真的真情流露了,低头咬了咬红唇,再抬头时,坚定道:“只要大人能带我走上更高的武道,那就值得。”

    杨开摇头:“我不拿这种事做交易。”

    话题已经被点明,何云香也不藏掖,悠悠道:“女人这一生,总要找个可以托付的男人,放眼整个无极星域,能入我何云香之眼的还没出生。”水盈盈的双眼中倒影着青年的身影,何止已经入了她的眼,简直有些拔不出来。

    非一见钟情,甚至连爱都没有半点,但她知道,这一生若真的想找一个托付终身的男子,那么眼前这人便是最好的选择。

    机会摆在眼前,若不用力抓住,很快就要从指缝间溜走,她不想等自己寿元将尽时回想往事,会因为今日的犹豫而后悔。

    “你就这么确定我能给你更广阔的天地?”

    何云香捋了下耳边的秀,微微一笑道:“我虽不知道大人到底有怎样的能量,但女人的第六感却是不会出错的。”

    “你太自信了,我这一趟可是要去阎家。”

    “我知道啊。”何云香好奇地望着他,不知道他怎么提起这个。

    “我去阎家打探进入祖域的方法,你觉得阎家会怎么对我?”

    何云香一怔,这一点她还没想过,不过顺着杨开的问题往下深思,立刻联想到很多东西。

    进入祖域的方法一直是个机密,无极星域中虽有流传很多不同时代的强者成功进入祖域,可到底是从哪进,怎么进,无人知晓,这方法向来都只掌握在最强大的那几个势力手中。

    既是机密,那自然是不会愿意对外人公开的。

    杨开此去必定不会一路坦途,十有**要与阎家生什么一些冲突。

    太乙星是阎家的大本营,是整个阎家高层力量汇聚最密集的地方,在那地方与阎家起冲突,任何人怕都要吃亏。

    眼前这青年手眼通天,纵然不敌全身而退肯定没问题,可自己一个虚王两层境若与他关系太过密切,岂能不被阎家针对?到时候只怕插翅难飞。

    她也是心思缜密之辈,脑袋一转,便想明白了很多东西。

    脸上的坚决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犹豫。

    她之前觉得傍上杨开这颗大树好乘凉,可现在看来,倒是自己思虑的太过简单。

    “出去吧。”杨开挥了挥手。

    何云香不动,忽然一咬牙,如最初见面那样单膝跪地,沉声道:“大人,请许我跟随左右,以效犬马之劳。”

    杨开奇道:“我以为与你说明白了。”刚才她脸上那一丝犹豫可是真真切切,怎么一眨眼就变了主意?是女人的心变化太快,还是自己太过耿直。

    何云香低着头,胸前襟口大开,却非故意为之,只是这姿势难免会走光,坚定道:“人生在世,机缘总是有的,可是能抓住的才叫机缘。”

    “也有可能抓到致命的毒针。”

    “大人这一生想必也赌过很多次,那么妾身请求大人给我赌一次的机会。”

    “你会后悔。”

    “路是自己选择的,有了决定,就不会去后悔。”

    杨开深深地凝视着她,何云香一动不动。

    正如她所说,武道中人,在一个又一个机遇面前,所做出的任何一个决定都带有赌博的性质,有的人赌赢了,一步登天,有的人赌输了,跌落深渊。

    她也是一路赌过来的,不敢赌,何谈修炼?她虽是女人,却常年混迹在一群粗陋的男人中间,少了女子的婆婆妈妈,多了男子的果决。

    她要赌!赌自己能够借势,一飞冲天!(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