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一卷 崛起凌霄阁 第三千八十章 狂风过,寸草不生
    当年她初接手陆家时,朝阳星另一大家族何家曾举兵来犯,两大家族当即开战,死伤无数,也正在那一战中的优异表现,才奠定了陆怀霜的地位。

    如今整个朝阳星,是陆家和何家分化而治,两大家族瓜分了整个朝阳星的资源,几乎可以说是一半一半。

    但这个青年的出现却让陆怀霜皱起了眉头,不是因为厌恶,而是奇怪。

    她认真地审视着这青年的脸庞,许久之后才抬头问一个老者:“三叔,这是我们的人?”

    整个战舰几百号武者,她虽说不能叫全所有人的名字,但基本上每个人她都见过,可这个青年给她的感觉却是极为陌生。

    她很确定,自己从未见过此人。

    陆禀摇头道:“不是!”

    “不是?”陆怀霜的美眸缩了起来。

    既不是自己人,为何会出现在战舰上?她一瞬间想到了许多可能,而最大的一种可能便是与陆家有仇之人派来潜伏在战舰中的奸细。

    若是如此的话,那极有可能还有别的麻烦在等着自己。

    似是猜到了她心中在想什么,陆禀道:“这人是从战舰破损的位置发现的。”

    “三叔的意思是”陆怀霜抬头望着他,绕是她聪慧过人,也想不出自家三叔此言何意。

    陆禀神色复杂道:“根据我的观察,战舰之所以损坏,好像就是因为被这个人撞了。”

    一言出,四周鸦雀无声,大家都在品味着陆禀话中的意思,紧接着,一个耸人听闻的念头浮现在每个人的脑海中,眼神变得不敢置信。

    陆怀霜也回过了味,怔怔地瞧着自己的三叔,若不是了解三叔的为人,只怕还要以为他是在逗自己玩。

    陆禀苦笑一声:“我之前也以为战舰是被陨石撞击的,但是后来仔细查探,根本没有发现任何陨石留下的痕迹,反倒找到了此人,而且战舰破损的缺口,也有些像是被人撞的。”

    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所有人都表情古怪地望着陆禀。

    陆怀霜不说话,一脸沉默。

    陆禀道:“我也知道这事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我实在是找不到其他更合理的解释了。”

    何止是匪夷所思啊,简直就是耸人听闻。

    一个人,居然能将这艘战舰撞出一个窟窿,导致战舰速度变慢,不得不停在此地修补?这可是整个朝阳星最好的两艘战舰之一了,足有虚王级的层次,便是虚王级强者的攻击也能硬抗许久不破,怎么可能会被区区一个人撞坏。

    若这样的战舰会被轻易损坏,那也无法在星空中航行了,随便几块陨石撞过来怕都要让舰毁人亡。

    退一万步说,就算这世上真有人能做到这程度。

    那十门星炮齐发难道都只是大家的错觉?

    之前十门星炮可都打在了目标上,什么人能承受十门星炮的攻击?再看这青年的状态,根本就是浑身上下毫无伤势,只是衣衫有些破烂而已。

    他便是钢铁浇筑之躯,也不可能承受住这样的伤害。

    一团乱麻,忽然从破损的位置处发现这个青年,让所有人的头绪都混乱不堪,所有的常识和认知似乎都被颠覆了。

    “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了,尽快将战舰修复吧。”陆怀霜一锤定音。

    陆禀心中一叹,知道她不是很相信自己的推测,莫说别人,就是他自己也不相信啊,总感觉自己的推测肯定错了。

    所以也不去辩解什么。

    “至于这个人,找个地方给他葬了吧。”陆怀霜低头望着那死去的青年,不管他是什么身份,又为何出现在战舰上,既然已死,那便尘归尘土归土吧。

    一道道光芒忽然从四面八方疾驰而来,一股股混乱的能量波动跌宕而起,人还未至,攻击已到。

    嗤嗤嗤,一阵密密麻麻的声响传出,光芒闪烁时,陆家众人所处之地已化作能量的海洋。

    “敌袭!”有人惊恐大叫,话语声戛然而止,似是被无形的大手掐住了喉咙,紧接着气息全无,显然已经死去。

    惨叫声一下子响了起来。

    陆怀霜脸色一变,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遇到袭击,这里可是死星,他们会在这里落脚也是临时起意,什么人会在这里伏击他们?

    来不及多想,伸手在精致的耳垂上一摸,捏碎了一个耳坠,莹白的光芒绽放出来,陡然化作一个巨大的如碗状的防护罩,将四周的陆家武者笼罩其中。

    轰隆隆一阵,外面袭来的攻击打在防护罩上,溅起一层层涟漪,防护罩的光芒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暗淡下去,前后不过十息功夫,伴随着咔嚓一声脆响,防护罩破碎开来。

    不过有了这十息的缓冲时间,陆家众人也终于反应过来,齐齐祭出自己的秘宝和秘术,朝四周敌人攻击过去。

    霎时间能量紊乱,地动山摇。

    一人忽然从空扑下,双手交错间,化作遮天巨幕,当头朝陆怀霜拍下。

    陆怀霜抿着唇,素手一抖,一柄湛蓝长剑悠然出鞘,整个人的气质在这一瞬间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容颜绝美,婀娜多姿,但同时也是个虚王境的强者。

    若是没有点实力,怎么可能统领得了整个陆家?更何况她还是个女子,在任何地方,都是实力为尊。

    湛蓝长剑在虚空一划,剑之领域瞬间成型,剑意肆意,刺的人肌肤生疼。

    手上长剑陡然化作一片幻影,朝上迎出,霎时间出剑上百次,百道剑气汇聚成一点寒芒,如燎原之火迅速绽放。

    恐怖的压力陡然烟消云散,一声惊咦传出的同时,那从上扑下的敌人翻身避开,侧滑了出去。

    交手只在一瞬间,无论是陆怀霜还是这偷袭之人,都感觉到了对方的强大。

    那是丝毫不弱于自己的对手!

    喧闹的战场因为两位最强者的一番交手忽然诡异地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都生出一种在鬼门关前走过一趟的错觉,回过神时,背后出了一片冷汗。

    陆怀霜定眼望去,只见那边一个又白又胖的家伙笑眯眯地站在那里,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他上身穿着一件极为宽松的衣衫,也没系扣子,雪白的肚皮就这么暴露在外,好似一个吃饱了的肥虫,再配合他那眯起到几乎不可察觉的眼缝,总给人一种莫名其妙的喜感。

    没人敢笑,反而有一种毛骨悚然的味道。

    陆禀脸色难看地低喝:“马超群!”

    白胖子眼中绽放出一丝寒光,笑容可掬道:“哦?你认得本座?”

    陆禀吞了口口水。

    这般明显的体型和特征,如此凶残的作风,他又怎会认不出?

    狂风马超群!

    狂风不是马超群的绰号,而是一个势力的名字,一个在星域中让人极为头疼的势力的名字。

    山林之中多悍匪,海上多海盗,星空之中也有一种叫星盗的存在。

    他们干的事情与那些悍匪海盗并没有太大的差别,都是一些无本的买卖,拦路打劫无恶不作。

    星域中星盗数量不少,但最出名的也就那么几个,狂风算是其中一个,只因为这个星盗势力中有虚王境强者坐镇。

    虚王境,在整个星域都是最巅峰的存在,在任何一个修炼之星都是霸主级别,这样的强者若是干起了拦路打劫的勾当,简直就是灾难。

    星域几大顶尖势力也曾经联手设计,想要剿灭这些星盗,但星盗这东西就如野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灭掉一两个星盗势力,还有更多的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

    而狂风也极为狡猾,从来不去碰那些他们惹不起的存在,被他们盯上的,都是又有油水又无力反抗的势力,而且他们还没有丝毫道德底线,被他们掠夺的对象从来都没有什么好下场,人被杀光,东西被抢光。

    狂风过,寸草不生!

    可以说在无极星域中,狂风是最臭名昭著的一伙星盗。

    陆家众人四周,狂风的星盗们驭使着造型乖张的猛虎战车,团团将他们围聚,每个人脸上都是不怀好意的笑容,尤其是当那一双双眼睛望着陆怀霜的时候,更是绽放出惊人的光芒,目光肆无忌惮地在她姣好的位置上扫视着,仿佛看着一盘可口美味的佳肴。

    马超群脸上的笑容愈发明显了,肚子上的肥肉抖动,荡出一层肉浪。

    “这位想必就是陆小姐吧,果然是国色天香,修为不俗,真是闻名不如见面,马某久仰了。”

    陆怀霜绷着脸,目光在陆家众人身上扫过。

    虽然事发突然,但今日之事实在蹊跷。

    狂风这伙人好像知道他们在这里一样,专门找上了门来。

    身为陆家如今的实际掌舵人,她不得不联想到一些东西。

    虚王境强者的目光是很锐利的,所以她很快就发现了一丝端倪。

    那是陆家的一个族人,按辈分来算,可以说是她的族叔,对上目光时有些躲闪。

    忽然感觉有些心痛,有些心灰意冷。

    她不明白自己的亲人为何要出卖自己。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