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一卷 崛起凌霄阁 第两千七百七十七章 三大禁忌
    阅文这边作者后台改版,好像出了不少错,昨天晚上的一章被重复更新了,让不少书友重复订阅了,等会我找编辑商量下怎么弄,看能不能放个免费章节出来,话说这改版的我好不习惯,都不知道怎么更新了,一大早忙了半天。biquku ?

    *************

    半日之后,一群人缩在墙角处抱成一团,个个脸色白,陈倩和另外一个女长老更是瑟瑟抖。

    杨开一脸惊悚地望着大殿内手持一柄帝宝长剑,宛若精灵一般翩跹起舞的美妙身影,艰辛地吞着口水道:“这是什么情况。”

    那身影腾挪跌宕,摇摇欲坠,手提着一个酒坛,双眸赤红,时不时地自干一口,喝一声好酒,饮到妙处,更是情难自禁,一柄长剑抖出朵朵剑花,寒光肆意。

    狄戎涩声道:“杨师弟,你入门较晚,怕是不知咱神殿的三大禁忌,没想到才成为长老第一天就见到了一样,当真是……可喜可贺啊。”

    杨开愕然:“三大禁忌?哪三大禁忌?”

    陈倩小声道:“殿主诞辰,裘师兄动怒,还有……高师姐喝酒!”

    “这算哪门子禁忌?”杨开一脸惊奇,再瞧一眼前方那人,只感觉这女子在自己心目中高贵圣洁的形象一下子崩塌殆尽,荡然无存了,现在这女子,俨然就是个女神经啊,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道:“为什么高师姐喝了酒之后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莫非是被什么奸邪之辈夺舍了?”

    “没那么严重……”尤坤连忙摆手,表情古怪道:“只是高师妹她……天生就不能饮酒。”

    “不至于吧?高师姐好歹也是帝尊两层境,便是再厉害的灵酒,催动帝元也能轻易化解,怎么演变成这个情况了?”

    陈倩叹息道:“还不是咱殿主害的。”

    “关殿主何事?”杨开惊奇不已,只觉得今日所见,连自己的三观都被颠覆了。

    陈倩道:“高师姐是殿主一手养大的,这事你应该知道吧?”

    “恩,隐约听说过。?◎?§ biquku 卍 ”杨开点点头。

    陈倩露出一个黯然伤神的表情,接着道:“高师姐小的时候。殿主便灌她饮酒,每饮必醉,结果有一次喝的多了,疯了几天几夜没缓过来。自那一次之后,高师姐一旦碰酒便是这样了。”

    三言两语,便勾勒出高雪婷悲惨的童年生活,当真的让闻着伤心,听着流泪。

    “简直……丧尽天良!令人指!”杨开愤愤唾骂。此言引的诸位长老一阵共鸣,纷纷点头,眼中毫不掩饰对那位殿主的鄙夷之色。

    怔了一下,杨开道:“既然不能饮酒,她自己也应该知道才对,又从哪里弄来这么多灵酒……”说着话,杨开嗅了一口酒香,赞道:“这还是几百年封酿的灵酒啊,啧啧,就这么糟蹋了。”

    “谁知道她从哪里弄来的?”陈倩都快哭了。“这几****大概心情好吧?昨天晚上她还跑到我的小泉峰与我聊了大半夜才回去。”

    另一位女长老接话道:“后半夜她来找我了……”

    杨开叹道:“如今这样子,该如何是好?她这疯劲什么时候才能撒完?”

    陈倩道:“把酒喝完就没事了。”

    杨开把眼一扫,头疼道:“这还有一百坛啊,得喝到什么时候?按她这度,最起码也要几天几夜才行。”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陈倩摇头。

    杨开沉吟了一下,面上闪过一片坚毅之色,长身而起。

    “杨师弟你做什么?”尤坤大惊。

    “陪她喝,早点把酒喝掉早点完事。”说话间,大步朝前行去。虽千万人吾往矣!

    诸长老顷刻间流露出一副敬佩的神色,望着他的背影,一时间惊为天人。

    “年轻啊……”狄戎摇头叹息。biquku

    “废话别多说了,趁杨师弟缠住她。赶紧走。”尤坤冲众人打了个眼色,瞧了一眼那边忽然被高雪婷搂住脖子,捏开嘴巴往喉咙里灌酒的杨开,立刻移开目光,不忍再看。

    师弟啊,你的恩情我们记住了。他日必有厚报!

    众人心领神会,一个个全都屏气凝声,蹑手蹑脚地朝外行去。

    才走到大殿门口,一道惊鸿忽然斩来,擦着领头的尤坤脸颊飞去,几缕黑被斩断,凌空飞扬,大地被梨出一道深深的沟壑,若非此地有阵法守护,只怕这一击就能让大殿倒塌。

    “想走?”高雪婷一脸冰寒,宛若九幽之地刮来的朔风,连那空气似乎都冻结了起来,冰冷的声音回荡在诸人耳畔便,让每个人都如坠冰窖,浑身冷,“再走一步我看看?”

    陈倩可怜兮兮地望着高雪婷,小声道:“高师姐,你醉了……”

    高雪婷一把丢掉杨开,身形一晃,一下子出现在大门口,挡住了去路,手上长剑往下一斩,气势逼人地望着陈倩:“我哪里醉了?”

    “你你……我……”陈倩手足无措,堂堂帝尊境此刻竟如老鼠见了猫一样,一句囫囵话都说不出来。

    “别废话,来喝酒!”高雪婷一把搂住陈倩,将她的脖子夹在自己胳膊中,抓起酒坛就往她嘴巴中灌去。

    陈倩才喝了几口,便忍不住喷了出来,酒液顺着修长的颈脖往下淋落,打湿了衣衫,温婉的小家碧玉形象荡然无存……

    一坛酒喝完,高雪婷才松开陈倩,弃之如蔽履,后者顿时如软泥一般瘫软在地上,手锤着胸口,咳嗽不断,脸色涨的通红。

    “哈哈哈哈哈!”高雪婷大笑,心情似乎极为美妙,美眸一转,盯住了尤坤。

    尤坤当即跳了起来,伸手一摄,便将一坛酒抓在手上,口中急道:“高师妹不劳你动手,师兄我自便。”

    说完话,仰头就喝,豪迈无比。

    高雪婷这才露出满意的神色,美眸再转。

    但凡被她盯上的长老,个个都如丧考妣,连忙自取美酒,大口饮了起来。

    高雪婷嘿嘿笑着,完全丧失了理智,再次手抖长剑,在大殿中跳起了剑舞,一时间剑气横飞,打的杨开等人狼狈逃窜。

    “杨师弟……”陈倩好不容易缓过神,这才伸手擦了擦嘴角,好心提醒道:“千万别运功化解醉意,否则……”

    “否则如何?”杨开惊悚问道。

    话问的有些迟了,高雪婷骤然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他面前,一伸手就抓住了他的衣领,提小鸡一般将他提了起来,森声道:“你小子,不老实啊,敢作弊?”

    说话间,那手中长剑颤颤巍巍地点来,好似随时都可以脱手一样。

    杨开脸色苍白,夹紧双腿,惊呼道:“高师姐手下留情啊。”

    “哼,要我手下留情?”高雪婷冷哼,上下打量了杨开一眼,颔道:“好办。”

    长剑一挑一抖,一坛灵酒便出现在剑尖之上,稳稳地送到杨开面前。

    杨开顿时露出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可在高雪婷逼人的目光注视下,只能一咬牙抱起了酒坛。

    豪饮!

    “好好好!”高雪婷拍掌跳脚,一脸欢愉的表情,仿若得到了新奇玩具的小女孩,待杨开喝完之后,又是一坛酒送到面前。

    杨开一脸幽怨地望着她。

    “喝不喝?”高雪婷的脸色一下子冷了。

    “喝喝喝喝……”杨开盯着横在自己胯下的长剑,把脑袋点的小鸡啄米。

    接连十三坛几百年封酿的灵酒下肚,杨开打了个饱嗝,身形晃了一晃,在诸多长老们同情的注视下,勉力开口道:“诸位师兄师姐们……小弟先走一步!”

    话落之时,仰面倒了下去。

    “废物!”高雪婷毫不留情地踹了杨开一脚,冷笑一声,身子一歪,便靠在了杨开身上,拿杨开当个垫背,双手抱起酒坛,张嘴灌来。

    清醇干烈的美酒化作一道雨箭,三五息便被喝了个干净。

    有了杨开这前车之鉴,诸多长老们也不敢再犹豫什么,纷纷各自抱着一坛美酒开饮,一时间,整个大殿内一片愁云惨雾,好似青阳神殿要被人家给灭门了一样。

    灵酒酒力十足,又不能运功化解醉意,便是帝尊们这般喝法也是吃不消。

    没过一会儿,陈倩便先撑不住了,只感觉整个天地都在摇晃,眼皮上仿佛压了几座大山,怎么也睁不开,身子一歪便躺在地上,睡了过去。

    再过一会儿,另外一个女长老也赴了后尘。

    尤坤,狄戎接二连三地被放倒。

    再过小半日之后,大殿内鼾声一片,横七竖八,青阳神殿的长老们皆扑倒在地,此情此景,若是叫旁人看到,只怕是要大吃一惊。

    高高在上的帝尊境们,何曾有如此失态的时候,而且还不是一个两个,竟是成群结队。

    唯有高雪婷一人,锲而不舍地与那些美酒斗争。

    直到喝完最后一坛,她才砸吧砸吧嘴,身子一软倒了下去。

    ……

    “光天化日之下,尔等竟聚众酗酒,成何体统!”灵玉峰上,副殿主裘染将桌子拍的碰碰响,胡子乱翘,面前一群青阳神殿长老们个个都低眉顺目,表情尴尬。

    “你们可都是神殿的长老,个个身居要职,乃神殿中流砥柱,若是昨日有强敌来犯,我神殿数千年基业该何去何从?”裘染说到怒处,唾沫星子乱飞。

    “师兄我们知道错了。”高雪婷低着头,爽快地承认错误

    “知道错了?”裘染更是恼火,瞪着高雪婷喝道:“一句知道错了就行了?”(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