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一卷 崛起凌霄阁 第两千五百六十七章 若惜长大了啊
    半日后,一行众人落在一座山头上。,整个蛮荒古地,密密麻麻不知多少座山峰,连绵起伏,蜿蜒盘旋,是这些妖族最好的藏身之地。

    这里便是羊有为的洞府所在。

    按他所说,以此地为中心,附近十座山峰笼罩之地都是他的地盘。

    杨开取出皮三之前交给他的那玉简对照了一下,发现这个位置暂时还没有超出玉简所记载的范围,只不过这里被标注了殷红的印记,象征着及凶之地。

    看来这玉简中的信息倒也不是一无是处,一般武者若是看到玉简中的标注,肯定不敢擅自跑到这里来的。

    半山腰处有容人进出的山洞,进了山洞抵达山腹处,里面却是别有洞天,开凿了不少石窟之类的地方,美不美观无所谓,妖族不讲究这个,主要是实用。

    羊有为领着杨开和张若惜进了石窟,将里面最好的一间让给了杨开,又将相邻的一间安排给张若惜,这才点头哈腰地退下。

    性命捏在人家手上,不恭敬点不行啊。

    石窟内,杨开左右观望,发现此地虽小,却也五脏俱全,应该是羊有为自己居住的地方,里面有石床,床上还有精美的被褥,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弄来的。

    石窟内还有一处浴池,似是引来山中泉水汇聚此地,池水清澈见底,杨开伸手试了下,发现温度竟也是冷热适中。

    “这妖孽竟也懂得享受生活。”杨开微微一笑,走到一旁的石凳边坐了下来。

    “先生我们现在怎么办?”张若惜跟在他身旁开口问道。

    “既来之则安之吧。”杨开微微叹息一声,他也没想到这一趟古地之行会出现这样的变故,不过老三不能不管,可小小也得去找。

    他与小小之间有心灵上的联系,就如当初他能感应到流炎的存在一样。只要彼此在一定的范围内,应该都能发现对方的存在。

    张若惜自然是唯他之令是从,没有什么意见。

    门外忽然传来了敲门声,两人对视一眼,杨开朝张若惜打了个眼色,后者这才轻移莲步。朝外行去。

    门外,羊有为忐忑不安地站在那里,身后两个美婢各端了一些东西,一人捧着一壶灵酒,一人捧着一盘灵果,美眸顾盼间风情万种,身段窈窕,细腰丰臀,身上薄纱轻罩。内里美妙若隐若现,尤其是那两双雪白修长的大腿,裸露在外,让人看着血脉贲张。

    这两美婢显然不是人类,身上有极为明显的妖气,也不知道是什么妖兽所化,但既然已能化为人形,无疑是通了灵智。懂了修炼的。

    两女也是好奇的很,她们本是羊有为的禁脔。这趟却被羊有为吩咐要好生伺候一位贵客,羊有为明说了,无论那贵客要对她们做什么,她们都得笑脸相迎,曲意奉承,不得有半点忤逆。

    两女又不是未经人事的处子。哪还不知道羊有为在打什么算盘,她们倒也不介意,陪羊有为是陪,陪贵客也是陪,只是猜测是不是有什么厉害的妖帅或者妖王驾临此地。否则羊有为怎舍得让她们两个亲自出马去讨好别人。

    门开了,羊有为一抬头,口中“大人”二字还没喊出来便咽了下去,瞧着张若惜愕然道:“姑娘是你啊,大人呢?”

    张若惜警惕地瞧了他一眼,又看了看他身后那两个打扮妖媚,穿着伤风败俗的妖女,一张俏脸顿时冷了下来,尤其是那两妖女竟顺着门缝不断地往里面瞧着,似乎能看出什么花样来,让她心里愈发地不舒服。

    回头一瞧,发现杨开居然也是一脸好奇地朝这边打量,眼睛不断地在那两妖女身上扫着。

    手一勾,房门一下子关上了,隔绝了两个不要脸的妖女的放肆目光,闹的两女眼神顿时幽怨起来。

    “大人累了,在休息,有什么事?”张若惜没给羊有为什么好脸色。

    羊有为呵呵一笑,躬身道:“是这样的,大人初来此地,这荒山野岭的也没什么好招待的,特奉上灵酒一壶,灵果一盘,小小心意,还请大人不要怪罪!”

    张若惜的目光这才转移到那灵酒和灵果上,鼻孔中轻轻哼了哼。

    羊有为不知道她啥意思,一直站在那里等着她让道,却发现张若惜就跟门神一样堵着,压根没有让开的意思,无奈之下,只能偏头示意了一下,让两妖女将手上的东西交给张若惜。

    “还有事?”张若惜接过东西,见他们还没有要走的迹象,不耐地问了一声。

    羊有为谄笑道:“大人一路劳顿,想来是疲惫了,小的还准备了两个下人,好伺候大人沐浴休息……不知姑娘可否代为……”

    他话还没说完,便见张若惜伸手朝来路一指。

    羊有为回头,却是什么也没发现,不禁狐疑地挠了挠脑袋。

    “大人那边自有我服侍,用不着你们,你们从哪来,滚回哪里去,除了那疯女人的消息,若再敢打扰大人清修,要你们狗命!”张若惜双眸生寒,一脸杀机。

    羊有为吓了一跳,不知自己什么地方招待不周得罪了这位姑奶奶,却也不敢在她面前放肆,毕竟张若惜是杨开带来的人,得罪了她肯定没什么好下场。

    不迭地作揖告罪,带着两个妖女灰溜溜退走了,弄的那两个妖女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别提多幽怨了。

    “臭不要脸,狐狸精!”张若惜一手拿着酒壶,一手捧着果盘,咬牙咒骂。

    两个残花败柳一样的狐媚子,竟把主意打到先生头上来了,实在太让人生气了,更让人生气的是,先生刚才居然也是两眼冒光,在她们身上瞅来瞅去,一副很新奇的样子。

    转过身,憋了一肚子火的张若惜正欲推门而入,抬起的脚忽然定格在了半空中。

    她忽然想起,跟随先生这么多年了,好像从未见他跟哪个女子有过亲密的接触,她如今也不是小孩子了,哪里还不清楚男欢女爱这回事,以前跟花姐一起住在小玄界的时候,花姐可是经常拿这事调侃她,每每弄的她脸红娇羞。

    她很清楚,以先生如今的修为实力,若想要女人的话,万千佳丽只怕随他挑选,可他偏偏似乎从没有过这方面的念头,一路披荆斩棘,辛苦修炼,压根就没有放松的时候。

    哪有男人不喜欢女人的?先生为何这么自律?

    她忽然有些自责,觉得自己不应该阻拦了那两个妖女,毕竟刚才看先生的目光,对那两个妖女似乎还是很感兴趣的,偏偏自己自作主张,随手将她们给打发了……

    心情忐忑不安地推门而入,张若惜将灵酒和灵果放在桌子上,将刚才的事说了一遍,小心翼翼地打量杨开的神色。

    杨开只是嗯了一声,便没了动静。

    先生不会是因为自己坏了他的好事而生气了吧?要不然为何反应这么平淡,张若惜忽然有些患得患失起来,有些事情经不起揣测,一揣测就有些不可收拾……

    默了好一会,张若惜才轻咬着红唇,道:“先生,你也劳累了这么久,要不要我去将那两个妖女喊回来,让她们……服侍你休息?”

    说完这句话,张若惜脸颊微红,有些局促不安,生怕杨开一口答应下来。

    杨开嗅着那灵酒的香气,头也不抬地道:“不用了。”

    他刚才瞧来瞧去,也只是好奇那两个妖女到底是什么妖兽所化,竟生的那么妖娆妩媚,放在外面绝对是祸国殃民的祸水,并没有别的意思。一边说着,一边给自己倒了杯灵酒尝尝。

    “那……若惜亲自服侍你?”

    “噗……”杨开一口灵酒一滴不剩地喷了出来,手忙脚乱地擦拭起来。

    这么一弄,张若惜倒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走上前去,卷起袖子替杨开将弄湿的衣服擦了擦,动作轻柔。

    处子清香扑面,杨开怔怔地瞧着近在咫尺如花如玉的面庞,微微一笑,道:“若惜长大了啊。”

    他还记得当年将张若惜从张家带出来的时候,小丫头还没长开,在自己身边跟了这么久,已经成了一个大美人。或许是灯下黑的原因,杨开一直都没注意到,直到现在才发觉。

    张若惜闻言,动作微微一顿,脸颊泛红。

    杨开拍了拍她肩膀,示意她起身,这才站起来抖了抖衣服上的酒液,开口道:“以后若是看上哪个男人了,跟我说一声,我给你做主!定让他风风光光娶了你。”

    张若惜轻抿着红唇,一言不发,眼神有些苦涩。

    “好了,最近应该没什么事,你自去修炼吧,有事了我喊你。”杨开挥了挥手。

    张若惜张了张口,似乎还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应声道:“是!”

    走出门外,将房门带上,钻进旁边的一间石窟内,张若惜这才双手捂住脸颊,感受脸颊上滚烫的热意,胸腔内传来咚咚如战鼓般的跳动声。

    她也不知道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忽然就有些心血来潮,平日里不敢说的话竟也说出口来,现在回想起来,她真不清楚自己哪来的胆量。

    冥冥之中有一种感觉,这些话最近不说出来,以后怕是没机会了。

    难道自己到了花姐说过那个所谓“少女怀春”的阶段?(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