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一卷 崛起凌霄阁 第两千五百五十九章 换钟
    而且,自己身上能有什么东西能让幽魂大帝这种人物看上的?

    百万剑?不可能吧……

    百万剑虽然不错,可未必就放在幽魂眼中。人家一代大帝,要什么帝宝没有,跟百万剑过不去干嘛。

    那他要跟自己交换什么?杨开想来想去,也没想明白幽魂此举何意。

    “大人要换的……该不会是小子的性命吧?”杨开嘿嘿笑了一声。

    符老嗤声道:“一条贱命,本座要了何用。”

    杨开脸色一黑,他虽然也不觉得自己的命有多值钱,但被人当着面说是贱命自然不会乐意,若非顾忌对方身份,早扑上去跟他拼了。

    “你就说你答不答应吧。”符老好整以暇地望着杨开,嘴角泛起一抹戏谑。

    你都不说清楚我如何答应,真当本少跟你家女儿一样智商有限了?冷哼一声,杨开道:“大人说话不清不楚,恕小子难以应承下来。”

    眼前这位可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怪物,杨开也不敢随便许诺什么,免得掉进人家的陷阱里,到时候被人家拿捏在手上那乐子就大了。

    符老淡淡道:“本座要换你一口钟!”

    此言一出,杨开心神狂震,警惕心大起。

    换钟!什么钟,自己身上除了山河钟还能有什么钟?

    他怎么知道的?今日这一战,杨开压根就没动用过山河钟,以前见过山河钟的敌人都已经死了。幽魂大帝如何知道这种事?

    难道是感应到了?这也不太可能啊,山河钟已被自己炼化,不放出来对敌的话别人根本无法感应。

    可这老家伙说的如此笃定,一副认定自己身上有钟的样子,实在让杨开吃不准他到底是咋呼自己还是真的胸有成竹。

    该不会是要杀人夺宝吧!杨开暗暗龇牙。要是噬魂大帝真有这个念头,他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什么钟,大人什么意思!”杨开心中念头急转,面上却是毫无表情,露出一副不解的样子。

    符老戏谑地望着他,冷笑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杨开自然不敢露出什么破绽。咬牙道:“还请大人明示,小子听的糊里糊涂的,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心中暗暗狠,要是这老家伙再提钟的事,等会小爷就先给他女儿送终。

    符老却道:“既如此,那本座也不勉强你。”

    说话间,帝元裹着琳儿便朝外掠去,眨眼功夫就冲进了古地通道,消失不见。

    他居然说走就走。干脆至极,压根不给杨开丝毫反应的时间。

    “妈的!玉桂碗不给,好歹给点源晶什么的啊,本少这伤白挨了啊。”好一会,杨开才反应过来,气的破口大骂。

    这次可是亏大了,琳儿三番两次为难自己,甚至与黄泉宗联手威胁自身性命。自己却只是把幽魂逼的魂降斗了一阵嘴皮子,连半点好处也没捞到……

    不过很快。杨开就感觉到自己背后一片冷湿。

    刚才幽魂忽然提起钟的事情,实在是把他吓得不轻。

    左右东张西望一阵,杨开也不敢再在原地逗留了,走到那死去的黄泉宗弟子身边将他们的空间戒收了起来,这才急急忙忙地朝古地内冲去。

    出了通道,就算是正式踏入蛮荒古地了。

    这是一片从未开过的地带。这是整个星界最为凶险的地方之一,便是帝尊境进了其中也不敢保证自己的安全。

    在这古地内,有无数难以招架的危险,那许许多多天生的禁制,生存在此地的蛮荒遗种。皆是要人性命的存在。

    更有传言,在这古地之中,还有圣灵生存,只是不知道是真是假。

    杨开往前深入不到一百里,便察觉到了这古地的古怪之处。

    四周空气中流淌着一种莫名的能量,那能量似乎有着压制武者力量的效果,越是往内这种效果就越是明显。

    一株株参天古树,耸入云霄,那大地之上更是生长着许许多多杨开压根没听过的奇特花草,一股亘古苍凉的味道迎面扑来。

    蛮荒之力!

    整片蛮荒古地,都充斥着这种奇特的蛮荒之力,那是来自天地初开时的洪荒力量,在这种力量之下,任何生灵都会生出一种渺小的感觉。在这种力量的压制之下,任何闯入其中的武者都无法挥出全部的实力!

    杨开稍稍感受了一阵,现这种蛮荒之力对自己却是没起到半点压制的作用。

    侵蚀入体,犹如清风拂面,可以不加理会。

    他体内有山河钟这样的洪荒异宝,所有侵入体内的蛮荒之力都被山河钟主动化解。意识到这一点,杨开心头大定。

    他先前饮用蛮荒酒的时候就已经有所察觉了,虽然心中有些猜测,可直到此刻才真正证实。

    看样子,有了山河钟,自己在这蛮荒古地中行走占了很大的便宜啊,杨开心中美滋滋的。幸亏在碎星海中得了这机缘,要不然还真没有这便利。

    他一边走,一边取出一块玉简,对照外面的景色查探玉简的地形,这是皮三送给他的玉简,里面拓印了所有已知的蛮荒古地的地貌情况,还有妖兽分布情况。只是这玉简中的信息也不完整,整个古地也不知道有多大的面积,迄今为止,前仆后继的武者们所探索出来的恐怕还不到古地的十分之一。

    不过有了这玉简在手,杨开就可以省去很多的麻烦。

    一个时辰后,他已彻底进入古地,觅了一个山洞走了进去。

    这山洞也不知道是什么妖兽所占据的,洞内干燥宽敞,只是不见妖兽踪影,也不清楚是出去觅食了还是被人给杀了。

    杨开估计后一种可能性居多,因为这里距离入口并不远,从入口处进来的武者很容易就找到这里,妖兽在这种地方一般是没有什么生存空间的。

    挥手间将张若惜放了出来,吩咐道:“我要疗伤,你帮我护法,注意抵挡那蛮荒之力,有什么动静或者坚持不住了就喊我。”

    “是!”张若惜乖乖地应了一声,看见杨开肩膀上那骇人的伤势,心房莫名一颤。

    她也没去多问,直接来到洞口处盘膝坐下。

    山洞内,杨开取出一些疗伤丹塞入口中,闭眸炼化起来。

    他的伤势其实并不严重,即便不处理也只是需要几日就可以恢复,但在这种地方行走杨开不敢有什么马虎大意,万一因为伤口处的血腥味招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实在是得不偿失。

    所以他想着先疗伤再说,寻小小的事也不急于一时。

    伤口处,肉芽蠕动,不断地朝中间弥合,看起来怪吓人的,杨开身体的恢复力本就强悍,如今加上疗伤丹,只怕用不了一两日就可以恢复如初。

    洞外,张若惜谨遵杨开的叮嘱,催动源力护住己身。

    她开始的时候还有些担心那所谓的蛮荒之力,毕竟这东西的古怪杨开之前跟她提过一些,知道所有进入古地的武者都会受到蛮荒之力的压制,修为越低,被压制的越厉害。

    她虽然有道源三层境的修为,可这一路行来,根本帮不上杨开什么忙,先前走古地通道最后一段路她甚至被杨开给收进了玄界珠中。

    张若惜心中暗恨自己实力低微,不但不能为杨开分忧解难,反而还是他的累赘,先生肩膀上伤口那么大,也不知道流了多少血,也不知道有多疼,更不知道当时有多么凶险……

    她如今的一切都是先生给予的,如果没有先生,只怕她早就被6家那群白眼狼抢回去糟蹋了,张家一个小家族也无法在枫林城继续立足下去。

    先生不但救了她,还拯救了整个张家,更给了她无数的修炼资源,才让她有今日这样的成就。

    她不知道当年先生为什么把自己从张家带了出来,可这么些年下来,她早已习惯跟在先生身边走南闯北。

    可自己什么时候能替先生挡劫消灾啊!总不能一直这样被先生保护着吧,哪怕让自己照顾他的饮食起居,铺床叠被也可以啊……

    偏偏连这种事自己都没做过多少。

    张若惜贝齿轻咬着红唇,心房都揪了起来,一颗向往变强的心促使她默运起玄功,打坐修炼起来。

    这是无意识的动作。

    可是很快,张若惜就吓了一跳,连忙停止。

    无他,她忽然想起,这里是蛮荒古地,这里的天地灵气中充斥着蛮荒之力,根本不是能够修炼的地方,若是将那蛮荒之力吸入体内,不但无法吸收,还会有碍修为的精进。

    意识到这一点,张若惜忽然脸色苍白,连忙查探自身的情况。

    这一查看不要紧,自身的情况让张若惜一头雾水。

    因为她现自己虽然不经意间吸收了一些蛮荒之力,但这东西对自己好像并没有什么害处,反而在体内散开,化为自身力量的源泉。

    这一会的功夫,修炼效率差不多有以前的两倍不止!

    这是怎么回事?

    张若惜神色讶然,有些想不明白,本想去问问杨开,毕竟先生比自己知道的要多,可杨开此刻正在疗伤的关头,她又不便打扰。(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