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一卷 崛起凌霄阁 第两千四百六十六章 管教
    少顷,杨开身体重新凝实,却是脸色一白,忍不住吐了口血。

    他虽然以虚无秘术化解了封溪的一击,但多少还是受到了一些震荡。

    封溪却是得势不饶人,趁着杨开分神的这一瞬功夫,飞身而起,身子裹在剑光之中,化作一道长虹,气势绝伦地朝杨开轰击过来。

    帝威之力轰然弥漫,杨开身子竟然被压的往下一矮,跌跌后退,面上浮现出惊慌之色。

    “真是无趣!本少还没热身你竟已不行了,下辈子再投胎的话,记得给强者该有的尊重!”

    他说着话,如长虹般的剑气直朝杨开斩下。

    可就在这时,一股莫名的心悸感蓦然升起,让本以胜券在握的封溪脸色一沉,阴晴不定起来。

    再抬眼望去之时,杨开哪还有什么惊慌之色,反而面上露出一丝揶揄讥讽的微笑。

    怎么回事?这小子只是个道源境,在这生死存亡关头竟对自己露出这般诡异的笑容,难不成他还有什么后手?

    心思急转之时,封溪咬了咬牙,顺从了自己的直觉,足下一点,飘然后退。

    而就在他退去的一瞬间,一道巨大的月刃忽然自他的脚尖前方斩处,那撕开的空间裂缝跌宕着让人极为不安的气息。

    “嘶……”封溪倒吸一口凉气,瞪大眼珠子朝那月刃望去,一脸不敢相信的神色。

    这一击诡秘无比,无声无息,而且杀伤力巨大,他相信若不是自己躲避的及时。单是这一击就足以让自己身受重伤。

    这是什么力量?封溪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他本以为杨开的实力也就那样,可这交手之后他才现,自己所见识到杨开的本事并非全部。

    “哦?少宗主反应不错嘛。”杨开也讶然地望着封溪,有些意外地说道。

    若是两年多前。面对自己这样的一击,封溪绝对是死了,可如今的他已是帝尊境,果然不同往日。而且杨开也感觉到了,封溪这个帝尊境,比他当日斩杀的邱泽要厉害一些。

    不愧是出身大宗门的弟子啊。所拥有的底蕴,修炼的秘术,都不是邱泽可以比拟的。

    邱泽虽然是天照宫的宫主,可天照宫在南域也只是个中等偏下的宗门,如何能与问情宗这样的庞然大物相比。问情宗可是出过一位问情大帝的!

    “你竟隐藏了实力?”封溪咬牙瞪着杨开。一脸不爽,还有些屈辱的味道。

    想他一个帝尊境,本以为挥挥手就能将杨开干掉,可事实上他竟反而差点被杨开给阴了一击。这让他如何不恼火?尤其是旁边还有两个同门师弟在观望,顿时让他有些下不了台。

    杨开撇嘴道:“少宗主这话说的有意思了,你在这碎星海中有成长,难不成别人就要原地踏步?”

    封溪在碎星海内晋升到了帝尊境,实力获得了飞一般的提升。可杨开也没闲着,单是收服山河钟的那一年半时间内,他的实力就得到了很大的提升。无论是体内的源力还是神识都有显著的增加。

    “很好,怪不得父亲大人说不要小瞧任何一个对手,无论他的修为是高是低,今日本少算是见识到了,杨开,你给本少上了一课啊。”封溪冷哼一声。“本想直接取了你性命,不过你既然负隅顽抗。那就休怪本少好好折磨你了。”

    杨开哼道:“少宗主还觉得自己能吃定我?”

    “难不成你觉得我杀不了你?”封溪眼珠子一瞪,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一样。

    “你可以试试看!”杨开沉着脸望向他。

    “如你所愿!”封溪一声低喝。手上长剑一收,一下子取出另外一柄长剑来。

    那长剑通体幽蓝,散着极寒的气息,悠一出现,剑身之上便飘起丝丝白气,而四周空间也仿佛被冻结了似的。

    “帝宝!”杨开眉头一扬,目光定格在那幽蓝长剑上,咧嘴一笑道:“这才对嘛,少宗主身份尊贵,总该有一件帝宝傍身才是!”

    先前他没见到封溪拥有帝宝,还觉得有些奇怪,直到此刻他才明白,封溪确实有帝宝,只是没拿出来用罢了。

    现在他将这帝宝长剑取出,无疑是要使出全力了。

    “现在笑的欢,等会叫你哭!”封溪鄙夷地望了杨开一眼,长剑一震,冰寒之气瞬间席卷四方,低喝道:“雪天问情剑!”

    朵朵剑花忽然绽放开来,化作肉眼可见的杀机,层层覆盖地朝杨开轰去。

    杨开浑身一寒,忍不住打了个激灵,空间法则沟通之下,空间之力跌宕而起,伸手朝前方狠狠一抓,低喝道:“凝!”

    嗡……

    一声沉闷的响动蓦然传出,封溪所在之地,方圆百丈范围的空间,忽然变得凝固起来,粘稠无比。

    他施展出来的无上剑法,也在这一瞬间定格在虚空之中。

    封溪眼珠子一凸,险些掉到了地上。

    “这、这、这……”

    “怎么回事!”

    那不远处观望的黄脸青年和儒士也是大吃一惊,完全弄不明白到底生了什么事,他们只看见杨开伸了下手,竟直接将自家少宗主的剑法给压制了下来。

    “破!”杨开又是一声低喝。

    哗啦啦拉……

    一阵脆响,那被封溪耗费心力精力凝练出来的朵朵剑花就如镜子被打碎一样,轰然破裂开来,冰寒的气息也一瞬间消失不见。

    不但如此,以封溪所在之地为中心,一道道细小如牛毛般的空间裂缝悠然成型,数之不尽,将他团团包裹。

    空间一瞬间极度不稳,仿佛随时都可能塌陷一样。

    杨开一抬手,两道巨大的月刃忽然出现在手心上,犹如实物一般被他虚托着,笑吟吟地望着封溪,道:“少宗主,你修炼的有些不到家啊!”

    “空间之力!”封溪就算再傻也知道杨开施展的是什么神通了,一下子神情慌乱起来,失声惊呼。

    他望着四周那无数的空间裂缝,再看看杨开手上虚托的两道月刃,脸色瞬间苍白。

    杨开脸色一冷,道:“帝尊境本少杀过不止一个,少宗主若以为晋升帝尊便可在本少面前为所欲为的话,那可就大错特错了,既然错了,那就要受到教训,少宗主,本少替你父亲管教一下你,你没意见吧?”

    封溪心中吐血,被气的浑身冒火,有心叫骂几句,却根本不知道该从何骂起。

    杨开却已一挥手,那两道巨大的月刃呼啸地朝他斩击过去。

    封溪吓了一跳,眼看着那月刃越来越近,心知杨开这是要取自己的性命啊,这哪里还是管教?

    惊骇之中,他的脸色忽然肃然起来,手上帝宝长剑悠悠一转,一股难以言喻的剑意冲天而起。

    杨开看的眼前一亮,虽不知道封溪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但看他这架势似乎并不愿坐以待毙。

    这也难怪,他好不容易才在碎星海中晋升到帝尊境,大好前程就在眼前,怎愿意在这里受死?

    肃穆庄严的意境弥漫开来,伴随着封溪徐徐挥动那长剑,他整个人气息都生了极大的改变,似乎变了一个人似的,眼神清明,却是冰寒刺骨,无情无欲。

    “问情无情,天道无道!”一声低吟响起。

    剑光骤然暴亮,剑气腾飞之时,一种神妙的气息扩散开来。

    杨开眼帘一眯,心头骇然。他没想到封溪竟能挥出这样的一击,这一击俨然已是一个真正的强者才能施展出来的招数了,竟是暗合天道至理!

    封溪不死,他日必有大成就啊。

    杨开脸色微沉间,再次挥手,猛地朝前方轰出一拳。

    “放逐!”

    漆黑的黑洞忽然在封溪面前成型,从那黑洞之中传来虚无混沌的气息,让人心悸不安。

    他施展出来的剑招一下子被干扰,出现了丝丝破绽。

    两道月刃终于袭来,四周那细小的空间裂缝也在杨开的操控下朝封溪袭去。

    “啊!”

    惨叫声响起,稳如山岳的气息被大乱,封溪的身影一下子被空间之力包裹,道道鲜血飚射而出,看起来骇人至极。

    “少宗主!”

    黄脸青年和儒士大惊失色,忍不住叫喊起来。

    他们本以为封溪对付杨开不过是举手之劳,却不想只有道源境的杨开竟全面压制了自家的少宗主,这种事怎么可能会生?

    若不是自己亲眼所见,他们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

    只是此刻他们也不敢贸然前去营救,所以虽然喊的厉害,却只是站在原地不动,眼神飘忽不定,似乎随时准备逃跑。

    若是少宗主死在这里的话,那他们肯定也无法逃过杨开的毒手。

    杨开一击之后并没有收手,反而一震百万剑,铺天盖地的剑芒朝封溪袭去。

    嗤嗤嗤嗤……

    异响声不断响起,待到剑芒全部消失之后,虚空归于平静。

    杨开微微喘了一口气,反倒是封溪此刻一身血肉模糊地横呈在那,凄惨无比,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咕咚……”

    黄脸男子和儒士都吞了口口水,脸色苍白无比,两人皆是目光呆滞地望着那边的封溪,神念扫视过去,现封溪竟是气喘游丝,显然遭遇了难以想象的重创。(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