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一卷 崛起凌霄阁 第两千四百三十章 问情一指
    一种变幻莫测的气息,从那星光之门中传迭出来,感受到这股气息,每个人都是精神一震。

    旋即,那星光之门忽然笼罩而下,直接将在场的十几人包裹起来。

    耀眼的光芒绽放,所有人都睁不开眼帘,待到那光芒散去之时,原先被星光笼罩的十几人齐齐不见了踪影。

    这样的情景,也在这一刻发生在星界各处,四个大域,成千上万的道源境武者进入碎星海之中。

    冰轮城,看台之上,封玄冷冷地瞧了冰云一眼,站起身来飘然离去。

    临走之时没有一句废话。

    此刻再说什么已经毫无意义了,年轻人都已经进入了碎星海,问情宗与冰心谷的婚事也只能等到封溪和紫雨安然返回再说,但凡有一个人陨落在里面,这婚事必定得作罢。

    冰云无疑也没有阻拦的意思,虽然她并不惧怕封玄,但实力身份到了她们这个程度,一言一行都关系莫深。

    ……

    冰冷空寂的虚空之中,破碎的星辰残破萧条,没有半分灵气,星空风暴摧枯拉朽,呼啸而来,呼啸而去,宽阔的陨石海犹如永远不见尽头的河流一样,横亘在这天地之间。

    四周万籁俱静,仿若世界未分,天地未开,一切都还在混沌元始之中。

    蓦然间。虚空某处。光芒闪耀而出,待到光芒消散之后,杨开诡异现身。

    先前他在擂台之上被那星光包裹,立刻就察觉到一股空间力量的波动萦绕在身侧,这种感觉令他很熟悉,知道这是远距离传送的征兆。

    看样子星印之所以会成为进入碎星海的凭证,就是因为它是联系这种远距离传送的契合点。没有星印,就无法传送到碎星海来。

    现身的第一时间,他便举目望去。

    印入眼帘的一切幕让他不禁一呆,眼中一下子浮现出回忆的神色来。

    因为自己所看到的一切,竟是如此的熟悉,让他有一种回到了恒罗星域的错觉。

    当年他在恒罗星域之中,也曾游历过不少修炼之星,多次在星域之中穿梭来回,时常能见到眼前这幅情景。

    只是唯一有些不同的是。眼前这场景似乎比恒罗星域某些地方更加萧瑟了无生机,入目所见,全是破碎之地。杨开甚至看到了一颗破碎的修炼之星。

    这颗修炼之星距离他现在的位置最起码也有一个月的路程,丝毫不比他的幽暗星小,但这颗修炼之星的左半边却是被莫名的狂暴力量轰的破碎不堪,已经只剩下一半了。

    四周这样的破碎之星。竟还有不少。

    杨开心头狂震!

    他不知道到底需要何等强大的力量才能做到这种事。但干这事的人绝对是大帝级别的强者。

    当年众多大帝围剿噬天大帝的这片战场,该不会是哪个星域吧?杨开心头忽然蹦出这么个念头来,否则的话,这碎星海为何会有残破的修炼之星?

    如果真是这样,那一战对这个星域来说绝对是个灾难。或许也正是因为那一战,这个星域才会如此萧条,从而被空间夹缝吞噬,只在特殊的时间才能开启。

    想到这一点,杨开一下子面沉如水,他很难想象。当年那一战如果发生在恒罗星域会是什么后果。如果真是这样,那眼前的场景就是恒罗星域的未来,没有通玄大陆,没有水月星,也没有幽暗星,有的只是破碎的星辰,残破的战场,永远也无法恢复生气。

    就在他沉思之时,背后不远处忽然传来一股奇特的力量波动。

    杨开扭头望去,只见在距离自己约莫只有百丈远的位置处,一人忽然现身,也如他一样茫然地打量四周。

    看清这人的面目之后,杨开咧嘴大笑起来:“少宗主,咱们可真是有缘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碎星海开启时他们一起站在擂台上的缘故,此刻封溪竟就出现在他附近,倒是其他的北域后起之秀不见踪影,也不知道被传送去了何处。

    先前因为星印出现异象而导致他的攻击功亏一篑,此刻再见,杨开自然大喜。

    说话之时,杨开已经身形一纵朝封溪扑了过去。

    这里是碎星海,没有那么多看客,没有封玄和姚卓,就算是在这里将封溪给杀了,旁人也不会知道,更不用担心会引发冰心谷和问情宗的大战。

    这么好的机会,杨开哪会错过?所以这一番出手,杨开已是全力施为,只准备一击将封溪灭杀。

    封溪此刻也是回过神,眼看杨开气势如虹地朝自己扑来,他竟没有半点慌乱之色,也没有要躲避防御的意思,而是站在原地冷冷地瞧着杨开,冷笑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来投,去死吧。”

    话落,他一扬手,一枚珠子被他狠狠地扔了过来。

    及其恐怖的威能忽然弥漫开来,浓浓的帝威之力一下子朝四周席卷,星空都震动不已。

    “帝绝丹!”杨开脸色大变,失声惊叫。

    虽然冰云此前提醒过他,他也一直提防着封溪手上有帝绝丹这个杀手锏,但在封溪没祭出这东西之前,杨开也无法肯定他到底有没有。

    但此刻事实就摆在眼前,也由不得杨开去怀疑什么了。

    封溪还真的有帝绝丹!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刚才在擂台上被自己打怕了,所以这次再见面他竟是果断至极地将帝绝丹给祭了出来。

    帝尊三层境强者凝练出来的帝绝丹,杨开哪敢正面硬撼?在意识到情况不妙之后,他连忙转身,空间法则跌宕之下,身形悠忽之间已爆退几百丈。

    轰……

    震撼心灵的悸动笼罩而来,在那空寂的虚空之中,封玄的虚影蓦然出现,巨大无匹,头顶天,脚踩地,目光空然地朝杨开望去,旋即慢悠悠地朝他点出一指。

    低吟之声响彻方圆百里范围:“问情一指!”

    那低吟之声才落下,杨开便感觉背后一股死亡的气息追赶而来。

    他大骇之下爆喝一声:“龙化!”

    片片龙鳞忽然覆盖全身,杨开的双手也一下子变成了龙爪模样,不但如此,杨开还催动了不灭五行剑气,凝聚在自己的后背处以作防护。

    “蝼蚁既然必死,又何须挣扎,哈哈哈哈!”封溪傲然立于虚空之中,望着杨开狼狈逃窜的身影,忍不住得意大笑起来。

    尽管祭出了一枚帝绝丹,少了一个杀手锏,更几乎抽干了他全身的源力,但只要能杀掉杨开,一切都是值得的。

    杨开敢与他抢女人,又在冰轮城的擂台之上让他丢了那么大的脸面,他早已将杨恨之入骨,势要杀之而后快,不曾想,才刚刚来到碎星海就碰到这家伙了,这简直就是天赐良机,封溪怎么错过。

    他可不相信杨开一个道源三层境,能在自己父亲的帝绝丹下保全性命。

    杨开才刚刚施展出龙化和不灭五行剑气两大秘术,后背处便被一股巨力轰中,他只感觉脑袋一懵,背部仿佛要被撕裂一样,疼痛难忍,浑身骨头都咔嚓嚓作响起来,喉咙处一甜,张口便是血雾喷出。

    他根本顾不得去检查自己的伤势,再次动用空间力量朝前瞬移。

    生死只在这一线之间,此刻帝绝丹的威力还没有完全爆发就给了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如果全部爆发出来的话,杨开估计就算自己精通空间之力也休想逃脱。

    那浓浓的帝威紧随在他身后,不断地朝四周笼罩,封锁空间,杨开清楚一旦自己被笼罩进去的话,到时候就真的插翅也难飞了。

    轰隆隆……

    背后剧烈而连绵的声响不断传入耳中,帝绝丹爆发出来的那一指之威依然如跗骨之蛆般如影相随,杨开一口咬破舌尖,疯狂地燃烧起自身精血,速度一下子变快了不少,眨眼便是几千丈。

    又一声闷响传出,帝绝丹的威力似乎直到此刻才忽然爆发完全。

    在杨开逃走的方向上,一个巨大的黑洞忽然呈现出来,黑洞之中,一片虚无混沌,让人心悸不安。

    封玄的虚影依然矗立在虚空中,遥遥注视着杨开逃走的方向,良久,这虚影才逐渐散去。

    “哈哈哈哈,这下死的连渣都不剩了吧,跟本少斗,你还嫩了点!”封溪以为杨开必死无疑,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这一畅笑,引动自身的虚弱,不禁一番剧烈的咳嗽。

    好不容易平稳下来,封溪才恨恨地盯了一眼那黑洞所在的方向,然后一转身朝另一边驰去。

    他为了祭出帝绝丹,一声源力几乎被抽干,此刻必须得赶紧找地方恢复去,否则在这里遇到什么危险的话,根本无力还手。

    碎星海可不是什么安稳的地方,在这鬼地方,为了寻找噬天大帝的传承,任何人都是敌人,见了面都可以不问缘由地厮杀起来。

    另一边,被封溪认为必死无疑的杨开拖着重创之躯好不容易冲进了陨石海之中,到了这个时候,杨开眼前一片模糊,似乎随时都可能昏迷过去。

    自修炼至今,他感觉自己还从未受过这样的重伤。(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