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一卷 崛起凌霄阁 第两千四百二十八章 单挑
    冰云还没答话,杨开却哈哈一笑,道:“雨师妹好意我心领了,他既然是个绣花枕头,那我更没必要怕他了,且看师兄我过去将他打的他老娘都认不出来!”

    紫雨听他说的有意思,忍不住噗嗤一笑。

    冰云道:“不可轻敌大意,你的本事我稍微知道一些,封溪不可能是你对手。但我记得封玄当年在晋升帝尊三层境的时候,与我一样也曾经凝练过一枚帝绝丹,若是这枚帝绝丹在封溪手上的话,你一定要速战速决,不可给他半点机会”

    杨开闻言,眉头不禁一皱。

    封溪有天大的本事他也不怕,但是帝绝丹这玩意他可不得不防。他自己动用过两次帝绝丹,每一次都威力绝伦,真要是被封溪祭出帝绝丹的话,他绝对不是对手。

    想到这里,杨开颔首道:“我记住了。”

    “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若他真的动用帝绝丹,我会出手的。”冰云又说道。

    杨开笑嘻嘻地道:“有冰云前辈在,小子就放心了。”

    “先过去吧,若让他们等久了,说不定又要污蔑什么。”冰云说了一声,带着众人朝冰轮城中心赶去。

    这边的动静早已惊动了整个冰轮城的武者,虽然很多人都不明白事情的原委,但众人此刻也都知道,问情宗的少宗主封溪要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青年武者在擂台之上一决高下。

    整个冰轮城的武者几乎都朝擂台处涌去,等到杨开和冰云一群人来到擂台处的时候,只见那天下地下,里三层外三层被包围的密不透风。

    这擂台看起来倒也气派,似乎是冰轮城的城主为了武者们解决恩怨而特意设下的,擂台之上,大大小小的禁制几十层,所以在里面的武者可以放开了手脚,根本不用担心会将擂台给毁坏。

    擂台占地面积也是极广,方圆百丈,呈现椭圆形,那四周更是建立了层层高台,好方便人观战。

    此时此刻,这高台上的座位自然是满满当当,更不断地有人从四面八方来此观战。

    封溪早已站在擂台中央,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冷笑,一脸的高深莫测,嚣张无匹。

    见到杨开的身影之后,他还伸手朝杨开示意了一下,然后在自己脖子处缓缓滑动,一副要将杨开杀之而后快的神情。

    “定要小心!”冰云又在杨开耳边叮嘱了一声。

    杨开微微颔首,身形一晃,便直接窜上了擂台,与封溪相距十丈,隔空而望。

    四周传来一阵骚动之声,许多人都好奇地打量杨开,冲他指指点点,不知道他到底是从哪个犄角疙瘩冒出来的,竟敢与问情宗少主在这擂台之上相见。

    更有一些好事之人将此前在客栈那边发生的事传扬开来。

    当得知杨开竟从问情宗宗主手上打劫了十万中品源晶,而且前夜更抢了副宗主和少宗主两枚空间戒的时候,人群顿时沸腾了。

    生活在冰轮城中的武者,大多数都还是心向冰心谷的,自然就不太待见问情宗,所以一听问情宗老少三人在杨开手上吃了这么大一个亏,都是情绪振奋。

    那四周的喧哗和议论之声汇聚如潮,传入封溪耳中,让他脸色难看至极,情绪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一些波动。

    看台之上,静静观望的封玄似乎是察觉到了这一点,冷喝一声:“溪儿,今日你若是不能将这小子挫骨扬灰,你便不再是本宗少宗主。你若能做到这一点,我保证你可以娶走紫雨姑娘!”

    封溪一听,顿时来了精神,脸色激动的有些潮红,傲然道:“父亲大人放心,孩儿必定不负期望,用这小子的鲜血和神魂来洗刷本宗的耻辱,让他知道得罪不该得罪的人的下场。”

    “很好!放手去做,不必留手!”封玄满意颔首。

    擂台之上,封溪一脸阴狠之色,冷冷地望着杨开道:“小子,家父的话你也听到了,若不想平白受苦,现在就跪下来磕头道歉,本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如若不然……”

    他话还没说完,只见不远处的杨开忽然身形一晃,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封溪大惊失色,连忙催动神念查探四周,可让他意外的是,这四周竟没有半点杨开的气息浮现,这人好似平白无故地就消失在了天地之间,他根本没看清杨开到底是怎么消失的。

    就在他疑神疑鬼之时,一股本能的危机感自心头滋生,他想都没想,爆喝一声,源力涌动之间,体表处骤然出现一个椭圆形的光幕,似一道防护一般将他彻底笼罩。

    这无疑是一件档次极高的防御秘宝,而且防守的是毫无死角,密不透风。

    他才刚刚催动己身这防御秘宝的威能,杨开就鬼魅一般地出现在他面前,面上挂着讥讽的神情,一拳朝他砸了过来。

    这一拳出,风起云涌,天地震动。

    封溪骇然变色。

    轰地一声,整个擂台似乎都晃了一下。

    封溪只感觉迎面一座大山朝自己撞了过来,难以想象的力道印在自己的胸口处,让他霎时间气血翻滚,胸口疼痛难忍,整个人不由自主地朝后跌飞出去。

    那防御秘宝的防护光幕,也在这一拳之下猛地凹陷,更是传出一阵咔嚓嚓的脆响。

    封溪脸色陡变,连忙抬头看去,只见自己这道源级上品档次的防护秘宝竟是出现了一道裂缝,长达一尺!

    他脸色一下子苍白起来,内心深处震骇的无以复加。

    这可是道源级上品的防御秘宝啊,一旦催发其威能,自己即便是站着不动,任由同等级的武者攻击,十息之内也别想破开防御。

    可这小子是怎么回事,只是一拳竟将自己的秘宝打出一道裂缝。这要是再中一拳,岂不是就毁了?

    看台之上,封玄霍地起身,瞪着眼珠子,神情大变。

    他乃帝尊三层境强者,杨开这悠一出手,他便察觉到不对了,这小子似乎不是一般的道源境,自己的儿子绝对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好快的速度,好强的力量,这小子还是人?”扈远也是惊呼一声。

    “少宗主被一拳打飞,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你们说,他该不会真的是冰云宗主的……”

    “你找死啊!封玄大人可以说这话,你也敢说。”

    一群帝尊境都是识货的,尽管只是刚刚交锋,但在众人眼中,封溪已经完全不是对手了,无论是在气势还是实力上,杨开都已经彻底将封溪给压制,获胜只是早晚的事。

    冰心谷等人此刻也是看的惊异连连,她们本来还为杨开捏了一把汗,不知道杨开上去会有什么后果,可现在一看,人家根本不需要自己担心啊。这样的实力,便是紫雨也不如啊。

    就是不知道他只能爆发这一下,还是尤有余力。

    众女悄悄地转头看了一眼冰云,发现她神情淡然,丝毫没有要为杨开担心的意思,这才知道先前是自己等人想多了。

    孙芸秀想起自己之前还提议让紫雨上去替换杨开,不由有些脸颊发烧。

    “生死之战你也敢啰里啰嗦,看本少打爆你的嘴!”擂台之上,杨开一招得手势不绕人,紧追在封溪身后,拳头之上,五彩光芒绽放,五行不灭剑气悠然而出,在他拳头上吞吐不定。

    不确定封溪手上有没有帝绝丹,杨开此刻也顾不得隐藏实力,只想着速战速决,尽快将封溪干掉,所以他根本没有丝毫留手的意思。

    不灭五行剑萦绕在拳锋之上,五行相生相克,变幻莫测,杨开再次狠狠砸下。

    以他如今的实力,对付同等级的武者,连秘宝都不需要祭出了。

    封溪身形不稳,眼睁睁地看着杨开那一拳砸来,感受到其中蕴藏的恐怖威能,脸色陡然苍白起来。先前一拳他已感受到了杨开的恐怖,自己的防御秘宝都被砸出一道缝隙来,这一拳要是再砸中的话,那秘宝绝对会被毁去,到时候自己不死也重伤啊。

    他有心想要祭出自己的杀手锏,可无奈地发现自己胸口处气血翻滚,竟是提不起源力,惊骇之下,连忙高呼:“父亲大人救我!”

    前后不过十息功夫,他已没了先前那种胜券在握的自信,浑然一只丧家之犬正在朝主人求救。

    看台之上,封玄应该也瞧出了不妥,在封溪刚刚喊出那话的时候便已出手,遥遥伸手,朝杨开抓了过去。

    无论如何,他也不能让自己的儿子在这么多人面前被杨开给干掉。

    冰云冷笑一声:“封玄,三千年不见,你脸皮还是这么厚。小辈人的争斗,你也好意思插手!”

    说话之时,她轻飘飘地拍出一掌,朝封玄印了过去。

    “冰云,你果真要与本座为敌!”封玄大怒,却不得不撤手防御。冰云与他实力相当,他不防的话势必会受伤,他若受伤,问情宗就有麻烦了。

    两人隔空拼了一招,余波冲击开来,宛若狂风骤浪扫过,让无数人战栗不稳,更有实力低的直接晕了过去。(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