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一卷 崛起凌霄阁 第两千四百二十三章 事情大了!
    而且当初在四季之地中,张若惜还说自己碰到了上古圣灵穷奇,那穷奇凶兽不但没有伤她,反而还送了一件凤彩霞衣给她,那凤彩霞衣可是帝宝,而且是极为高级的防御帝宝!

    这件事让杨开尤为在意,隐隐猜测跟张若惜的血脉有关,却始终找不出答案。

    或许等张若惜实力变得更为强大之后,她自己能弄明白自己的血脉到底是怎么回事。

    时间悠忽,杨开清点过两枚空间戒,又去了一趟小玄界,分给花青丝流炎和张若惜等人一些修炼资源,这才重新回到厢房内。

    还不等他再有什么动作,忽然一股窒息的感觉从天而降,一闪即逝。

    杨开脸色一变,陡然警觉起来。

    刚才那感觉绝对是有强者用神念扫过的原因,虽然很快消失不见,但杨开依然感受到了对方的强大,帝尊两层境级别的强者根本不可能给他带来这样的压力,能做到这种程度的只有帝尊三层境!

    问情宗宗主,封玄来了!

    杨开脑海中立刻闪过这个念头,急忙从房间中冲了出去。

    客栈外,安若云等人也都是俏脸凝重,显然都是察觉到了什么。

    不远处前来贺喜的那些帝尊境强者们同样表情肃然,尽管在昨日他们就知道今天封玄会来,一旦与冰云碰面就极有可能会有一场龙争虎斗,可真正到了这一刻的时候,众人还是感觉气氛压抑的让人无法呼吸。

    轰轰轰……

    极远的天空中,不断地传来炸响之声,一声比一声接近,而随着炸响,那边一道身影如鬼魅般朝这边迅速驰来。初始还遥遥看不清,但不过三息功夫便忽然降临到了冰轮城上空,来到了客栈前方。

    霎时间,一股君临天下般的威压轰然弥漫开来。整个冰轮城都嗡鸣不止,空间战栗,似连这天地都要为之臣服。

    扈远等人抬头一看,连忙躬身行礼:“我等见过封宗主!”

    那天空之中,一人傲然而立。一抬手道:“诸位不必客气!”

    他的一举一动,似蕴藏了极深的玄妙,暗合天地至理,法则之力萦绕在身侧,扈远等人都感觉一股微妙的力道将自己等人托了起来,心中都是极为震惊,知道自己与封玄的差距就如天壤之别。

    杨开抬头望去,只见那天空中站着一个儒生打扮的中年男子,这中年男子与封溪看起来有三分相似,却比封溪要有风范的多。而且这人竟是极为俊俏,比封溪还要英伟不凡。

    这无疑就是问情宗宗主封玄了,也不知道他本来是生的如此,还是问情无上功的功劳,再加上他脸上的和煦笑容,让每个看到他的人都生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杨开却感觉极为的不舒服,无他,此刻封溪和姚卓都站在封玄身后,两人俱都是咬牙切齿地瞪着杨开,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前日夜里。两人的空间戒都被杨开给拿走了,当时他们寡不敌众,不得不做出妥协,封溪更是丢了这一辈子的脸面。如今封玄来了。自然就有了靠山,底气也硬了起来,暗暗发狠定要一雪前耻,叫杨开知道得罪自己的下场。

    封玄只是淡淡地扫了杨开一眼,便没再多关注他,毕竟一个道源三层境的武者在他眼中就跟蝼蚁一样。他的目光深邃,仿佛能洞穿虚空一样注视着某处,微微一笑道:“冰云,你我三千年不见,今日终于可以重逢,本座神慰!”

    一言出,四方震动。

    无论是冰心谷的那十几个帝尊境,还是前来贺喜的各大宗门强者,先前都只是猜测冰云就住在那客栈中,没人敢随意放出神念去一窥究竟。

    安若云等人在这客栈门口都跪了一天一夜了,可依然不见冰云现身的痕迹,扈远等人甚至都在怀疑冰云到底还在不在客栈里。

    如果在的话,为何还不出现,反而要自己的弟子们跪在这里让人围观?

    可封玄这一句话,却让每个人都打消了心中的怀疑。

    冰云绝对是在客栈之中!要不然封玄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此刻封玄已经亲临冰轮城,冰云无论如何都要现身相见了,再不出来,那便是无礼。

    但出乎众人的意料,在封玄喊出那话之后,客栈内依然一点动静都没有,甚至连跪在客栈门口的安若云等人,也没半点表示。

    扈远等人静静地等待了一会儿,感觉气氛逐渐地微妙了起来,不禁额头都冒出了冷汗,莫名的不安起来。

    封玄的脸果然逐渐阴霾了下去,他能感觉的到,冰云就在客栈内,可自己主动问候对方竟不给予回应,这不是不给面子么?当着北域这么多宗门强者的面,封玄如何能下台?

    “冰云,这么长时间不见,你的架子也大了起来啊?”封玄冷冷一笑,显然极为不悦。

    那边,安若云皱了皱黛眉,朗声道:“封宗主,家师如今有要事在身,不便回话,还请稍后片刻。”

    “要事?”封玄眉头一扬,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微微颔首道:“也罢,那本座就在此静候便是。”

    这时,一直恨恨地盯着杨开的封溪忽然凑到封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然后手指着杨开所在的方向。

    下一刻,封玄眼中爆射出精光,目光定格在杨开身后,蓦然爆喝一声:“那边的小子!”

    这一声爆喝,似是掺杂了一丝微妙的神魂之力,杨开只觉得脑袋中嗡鸣一声,整个人忽然头晕目眩起来,慌得他连忙催动神识力量加以抵挡,识海之中,七彩温神莲也滴溜溜地旋转起来,七彩霞光大放。

    温和的力量自识海中滋生出来,杨开这才感觉好受一些,但那口鼻之中却是渗出了鲜血,不但如此,整个人也仿佛虚脱了一样,腿肚子一软,险些跪倒在地上。

    好在有温神莲打底,让他强行撑住,只是微微踉跄了一下。

    站稳身形之后,杨开心中一股邪火蹭蹭地往上蹿。

    这封玄一言不发冲自己暗下毒手,不但极为隐蔽让其他人毫无察觉,甚至还想将自己镇压跪地。这摆明了是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啊。

    若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封玄一句话惊跪在地上,只怕所有人都要笑话他的无能,这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历也势必要成为他武道之路上的心魔,这个心魔不除,他的武道之路恐怕就要到此为止了。

    这个封玄简直太阴险卑鄙!杨开牙齿咬的嘎嘣响,一肚子滔天怒火。

    那边封玄却是眉头一扬,露出惊诧的神情。

    杨开竟没有如他意料般地跪倒在地,这让他有些惊奇不已。刚才他为了隐蔽,也没动用太大的力量,但那也不是一个道源三层境能够承受的啊,即便是帝尊一层境,若是一时不查,也势必会被自己那一喝夺走心神,当众出丑。

    可这个青年竟只是踉跄了一下,这可真是奇怪了。

    不过封玄也没有太在意,实力的巨大差距,很难让杨开入得他的法眼。

    就在他思量之时,杨开却一伸手抹了下口鼻中渗出的鲜血,冷笑道:“很好,问情宗的人果然都是一群只知道恃强凌弱,以大欺小的垃圾货色!副宗主如此,连宗主也是如此,本少今日算是长见识了,叫什么问情宗啊,我看你们改名叫凌弱宗好了!”

    一言出,封玄面色微变。

    他没想到杨开的胆子竟是这么大,吃了亏之后居然丝毫不饶人,敢当着自己的面来冷嘲热讽。

    扈远等人也都一下张大了嘴巴,个个额冒冷汗。他们虽然没察觉到刚才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杨开口鼻流血却是众目睽睽,众人亲眼所见,大家都猜测这青年刚才应该在封玄的喝声之中吃了什么大亏。

    可就算吃亏了,那也不能这么大呼小叫啊。

    这小子是不是没死过,所以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安若云等人也是后知后觉,看到杨开一脸苍白,顿时惊声问道:“小少爷,你没事吧?”

    杨开冷笑一声:“本少被卑鄙小人偷袭,心肝脾肺肾都受了重创,怎会没事?事情大了!”

    安若云一听,就知道他肯定没什么大碍,却故意说的这么凄惨,不禁嗔了他一眼。

    扈远等人也是齐齐发晕,若真是心肝脾肺肾都受了重创,说话哪还能这么中气十足的。这小子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竟是这般不知天高地厚,无知者无谓,一个道源三层境敢跟封玄宗主叫板起来,果然是年轻气盛,热血冲头啊。

    这家伙能活到现在,也是不容易。

    本来紧张的气氛被他这么一弄,忽然变得滑稽了起来。

    “小子休得胡说!”封玄见杨开这般夸大其词,也是暗自恼火,他那喝声掺杂了神魂之力,杨开就算受伤也是识海受创,跟心肝脾肺肾有半毛钱关系。(未完待续。)

    请访问【小说巴士】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