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一卷 崛起凌霄阁 第两千一百七十七章 金蝉脱壳
    这四人显然也是在附近活动,被太妙宝莲出世的异象吸引而来的。

    其中一人身形魁梧,神情不怒自威,赫然有着道源三层境的修为。而另一人则是个短青年,一双眼睛贼兮兮的,似乎随时都在打什么鬼主意,修为不高不低,只有道源两层境,而剩下的一男一女看起来则是同伴,女子身形娇小玲珑,男子风流倜傥,两人神态亲昵,一看便是同门师兄妹,而且关系极好,这两人的修为同样是道源两层境。

    四人此刻个个目露惊奇神光,紧盯着那太妙宝莲不放,贪婪的表情在眼眸之中流转不停。

    见此情形,杨开不禁长叹一声。

    他虽然早有心理准备,知道以太妙宝莲出世引的天地异象肯定会吸引不少武者前来,但却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过来了。

    而且一来就是四个……

    看样子在这平原上活动的武者数量还是有一点的,否则不至于如此神赶到此地。

    “何师兄……这是什么灵药?”观察片刻,那少妇打扮的女子柔声冲自己身边的男子问道,因为她根本不认得眼前这灵药的品种,只知道这是一株不得了的玩意。

    那何师兄闻言,缓缓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说话间,还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一副蠢蠢欲动的表情,不过眼神飘忽之间,对那魁梧男子却有极大的忌惮之意,毕竟对方修为在这里是最高的,若想抢夺灵药的话,对方可是最大的敌人。

    “成泰兄,认不认得这灵药到底是什么?”就在此时,那平头青年忽然冲魁梧男子开口问道。似乎两人是早就认识的。

    “不知。”被唤作成泰的男子瓮声瓮气的答了一声,斜睨着那平头青年一眼,道:“包兄也认不出来?”

    包朋一笑,道:“连成泰兄都不认得的东西,包某哪能认得?你太高看我了。”

    “哼。”成泰冷哼一声,转头望向那一男一女。朗声问道:“流影剑宗的两位,认得么?”

    那何师兄闻言,眉头一皱,缓缓摇头,少妇亦是如此。

    成泰这才将目光转向杨开,吆喝一声道:“那小子,你似乎是最先来到此地的?这灵药到底什么名堂?说来听听。”

    “我…我不知道啊。”杨开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嗫嚅道:“我只是被这异象吸引而来……”

    “真是一群废物!”成泰不等杨开把话说完,便忍不住骂了一声。“连株灵药都认不出来竟也都巴巴地跑了过来!”

    他这一句,把所有人都给骂上了。

    流影剑宗的何师兄和那少妇闻言,都是眉头一皱,显得颇是不悦,而包朋则是似乎深知成泰的脾气,倒不以为意。

    这时,成泰又道:“不管这灵药到底是什么,成某要了。尔等若想活命的话,就滚开。否则别怪成某手下不留情!”

    包朋闻言,眉头一扬,似笑非笑地道:“成兄,这…不好吧?”

    “你有意见?”成泰脸色森然地朝平头青年望去,冷哼道:“有意见就大胆说,后果自负!”

    后者连忙举手。后退了几步,连声道:“成泰兄误会了,你想要这东西,包某哪敢有什么意见?只是流影剑宗的这两位,怕是不会轻易答应的吧?毕竟天生灵药。有缘者居之啊……”

    听他这么说,那何师兄正色颔道:“不错,天地灵物,有缘者居之,朋友想要,那还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虽说成泰是道源三层境的强者,但他与自己的师妹可是有两人的!所以并不怎么惧怕对方,更何况,这等奇物就在眼前,他说什么也不会轻易相让。

    “二位这是要试试成某的本事咯?”成泰闻言,咧嘴一笑,那笑容满是狰狞的味道,嘿嘿道:“素闻流影剑宗的流影剑诀神出鬼没,也不知是真是假……今日正好有这个机会,就让成某就领教下两位高招。”

    说话间,成泰体表处源力涌动,本就魁梧的身子忽然间膨胀了一圈,一股耸人听闻的威压忽然弥漫出来。

    他接着刚才的话道:“两位可不要让成某失望了才是!”

    言至此处,他双足在原地一踏,那虚空都被踏出一道裂缝来,整个人犹如一块从天而落的陨石,携恐怖气劲,朝流影剑宗的两人袭去。

    他竟直接动起手来!

    “小心!”何师兄一声低喝,身子一旋一转之间,原地留下层层幻影,已经与那少妇飞出十几丈。

    蹭蹭……

    两声轻响,带起两道寒光。

    长剑出鞘,泛起森然杀机。

    何师兄与少妇两人一手持剑,一手掐诀,摆出古怪的造型,凛冽的剑气忽然迸向四极。

    “看不起人也该有个限度!”何师兄一声怒喝,对方三言两语间忽然就冲自己下手了,这让何师兄怒火中烧,眼中杀机弥漫,冲少妇道:“师妹,下手不必留情!”

    “放心,师妹会让他好好感受下流影剑诀的威力的。”少妇低笑一声,长剑陡然间舞出道道光华,朝成泰斩击而去。

    与此同时,何师兄也是施展一身所学,与自己师妹两人联手,招招夺命。

    成泰好歹也是道源三层境强者,亦是临危不乱,双手大开大合之间,卷起能量狂潮,竟是以一敌二,丝毫不落下风。

    霎时间,三人战做一团,在那高山之上打的不可开交,剑气疾走,能量暴乱,战场之中一片飞沙走石,热闹非凡。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包朋却是静静地站在原地观望,丝毫没有插手其中的意思,时不时地,竟还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似是观战之中有所收获。

    “哎……”忽然间,杨开一声叹息,扭头望向一个位置,道:“这灵药看起来还没有成熟,贸然采集……不太好吧,万一毁了药性什么的……”

    他目光所望之地,空无一人。

    正酣战的三人闻言,皆是一惊,纷纷住手,各自退出战圈,惊疑不定地望向杨开。

    而成泰,更是眉头紧皱地瞥了站在不远处的包朋一眼。

    “我都说了,不能贸然采集……朋友这是听不懂人话呢?”杨开又是一声爆喝,挥拳朝某个位置打了过去。

    能量疾走之时,那空无一人之处,一道人影鬼魅般地浮现出来,露出及其震惊的神情,他所在之地,距离太妙宝莲只有十丈不到,而看他偷偷摸摸接近灵药的架势,似是想趁旁人不注意偷偷摘走这灵药。

    “包朋!”待看清这人的面貌之后,成泰忍不住怒喝一声。

    而就在这时,一直站在原地观战的另外一个包朋,却是忽然化作流光,消失不见!

    这竟是一道逼真至极的残影……

    真正的包朋,早已不知施展什么秘术,潜行到别处去了。

    “你……”包朋被杨开打出身形,忍不住冲冠一怒,恶狠狠地瞪着杨开,道:“小子找死!”

    在他看来,若是没有杨开横加干扰的话,他此刻已经取走灵药并逃之夭夭了,可就是因为杨开的存在,让他的计划功亏一篑。

    懊恼之下,他自然勃然大怒!

    “不好意思……”杨开无奈地挠了挠脑袋,“若是可能的话,我也不想揭破你,但你这行为……实在让人无法让人忍受,简直太恶劣了!”

    他一声唾弃。

    在旁人听来自是别有一番意味,可杨开真正所指的,却是这样做会毁了太妙宝莲。

    太妙宝莲距离成熟之日还为时尚早,杨开哪允许它被人贸然采摘?他之前装傻示弱,也不过是想拖延下时间罢了。可现在看来,这个计划有些行不通。

    “不错!”成泰一声爆喝,“几年不见,包朋你还是如此卑劣啊!尽管成某已经小心再小心,却不想还是差点着了你的道!”

    他之前虽然在跟流影剑宗的两人战斗,但其实并没有出全力,而是将一部分心神放在了包朋身上,只不过见“他”一直站在原地没有异动,所以才安心战斗。

    哪曾想到,那站在原地的包朋只不过是一个幻影而已!

    流影剑宗的两人,此刻脸色也是有些不太好看,不过更多的却是好奇,因为在场几人,谁也没现包朋动的手脚,可却被杨开给看破了……

    要不是清楚地感受到杨开的修为只是道源一层境的话,众人只怕以为这也是错觉。

    “成兄息怒……”包朋这时也连忙朝成泰投以一个讨好的眼神,讪笑道:“我这不是没有得手便被人识破踪迹了么……”

    “那是你运气差!”成泰冷哼道,“若是你运气足够好的话,现在岂不是拿着灵药跑的没影了?”

    “可不是运气的问题……”包朋目光深邃地朝杨开凝视过去,冷冷道:“包某刚才施展的,乃我五蕴宗不传之秘——金蝉脱壳,便是高出一个层次的强者也绝对看不出破绽,向来是保命逃跑的绝佳秘术……”

    “原来是金蝉脱壳!”成泰一声低呼,显然也是听过这个秘术的大名的,目光复杂道:“没想到秦宗主竟愿意将这等秘术传授于你了!”

    “这个不重要。”包朋依然直直地看着杨开,冷声道:“包某只是很好奇,你这区区道源一层境的垃圾,怎么会看破我的行踪的?”(未完待续!

    ...

    [笔趣库 www.biquku.com]百度搜索“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