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一卷 崛起凌霄阁 第两千一百五十四章 龚文山
    “那就少说些风凉话!”无常一点也不惧萧晨,尽管对方出身的是南域霸主宗门星神宫。

    对无常来说,这世上只有两种人而已。

    比他强的人,比他弱的人!

    强者或许能赢得他的尊敬乃至斗志,至于弱者……他从来都不假以辞色,这与出身无关。

    被无常这般顶撞了一下,萧晨似乎有些下不了台,阴沉着脸色道:“你该庆幸此番萧某有重任在身,否则早已取你狗命!”

    他口中所说的重任,自然是贴身保护蓝熏公主一事。

    无常一声讥笑,也懒得再搭理他。

    两人言语交锋间,众多武者已经纷纷赶到了这大殿前方,一个个都各自找好位置,抬头仰视这巨大的宏伟存在,内心深处不禁深处卑微渺小的感觉。

    “几位,你们怎么看?”

    忽然有一人从人群中迈步而出,毫无惧色地来到无常等人面前,扫视了众人一眼,问道:“这金光禁制该如何破解?”

    此人生的倒也相貌堂堂,一表人才,气质温和,看起来三十左右的年纪,一身黑色劲装,显得很是干练,浑身上下散出来的能量波动无不彰显他也是一位道源三层境的武者。

    “孔奇?你也在这!”萧晨望着此人,眼帘一眯,似乎是认得这人的样子。

    那叫孔奇的青年微微一笑,道:“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七曜商会好歹也有几个四季之地名额的吧?萧兄这话问的好生奇怪。”

    听他这么一说,杨开立刻明白,这叫孔奇的青年应该是七曜商会的后起之秀了。

    虽说在南域之中,七曜商会和紫源商会两大商会以商为主,但也不代表这两大势力就没有强者了。相反,两大商会的底蕴,不比任何一个顶尖宗门差。

    只是世人的理解和偏见,以为它们比较弱而已。

    “依孔某看,这应该是一种阵法禁制了,是不是该找个精通此道的朋友来看看?”孔奇提议道。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禁制阵法都不过是虚妄罢了,直接轰碎就是!”一声冷哼传来,罗元率先动了起来,他伸手在虚空之中一握,一柄造型张扬的战斧忽然诡异地出现在他的手心上,源力疯狂往内灌入,法则之力萦绕斧刃,卷起的灵气狂潮和威压,让在场诸人无不变色。

    强如无常。表情都微微凝重起来,似乎从罗元的这一击中感受到了一种威胁。

    “八方门果然出了个怪胎啊!”蓝熏体表一层淡蓝的光芒闪烁,抵消那冲击而来的威压和灵气冲击,微微感慨道。

    在此之前,她说什么也不敢相信,只是一个在南域算是中等的小宗门,竟能培养出这样的人才来,这样的怪物。即便是星神宫,也出不了几个。

    怪不得他敢跟无常叫板。毫不退缩,有这等惊人的实力,也确实有嚣张的资本。

    咔嚓……

    众目睽睽之下,罗元握住战斧的那只手臂似乎猛地膨胀了一圈,虬结的肌肉高高迭起,充满了暴力的美感。

    他徐徐轮转着战斧。似乎在蓄力,而每轮转一下,那战斧之中传来的能量波动便翻上一番。

    如此三五次之后,虚空都因为那恐怖的能量波动而战栗起来,靠近在前方的无常等人甚至都有些立足不稳……

    而那些实力稍微低一些的武者。更是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面色苍白,双眸颤抖地凝视前方。

    每个人心里都在想,若是这样的一击打在自己身上,结果会是什么。

    杨开眼神闪烁着,同样为罗元的动作而震惊,不过他也知道,这样的攻击在真正战斗的时候是无法挥出来的,因为蓄力的时间太长了,任何一个敌人都不可能给罗元充裕的准备时间,与之相应地,施展出这样的一击,对罗元本身的负荷也应该不小。

    这个道理他明白,在场诸人中,无常、萧晨甚至萧白衣,蓝熏都明白。

    “喝……”蓦然间,罗元爆吼一声,那战斧脱手而出,化为一道流光,裹着似乎能毁天灭地般的力量,朝前方金色的光幕冲去。

    这一刻,所有人都屏气凝神,静静观望。

    “轰……”

    光芒四射,能量轰轰浑浑,金色的光幕往下凹陷些许,然……固若金汤。

    下一瞬,金色光芒恢复如初,那战斧以更快的度反弹回来,切过罗元的身侧,斩断了他的几缕黑丝……

    罗元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那里一道指长的伤口,血肉翻卷,流出温蠕的鲜血。

    “恩,看样子蛮力是无法破解的。”孔奇淡淡地说了一句,“毕竟是帝尊境强者布下的禁制!”

    他也没去嘲讽罗元,罗元的行为虽然莽撞了一些,但他却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这禁制绝非依靠蛮力可以破解。

    “公主……”萧晨忽然扭头看向蓝熏,征询地喊道。

    蓝熏摇了摇头,道:“我还没看出什么名堂,没什么把握……”

    萧晨微微颔,道:“那公主再研究研究。”

    蓝熏没有说话,一双美眸依然紧盯着前方,看她的架势,对阵法之道似乎也有不小的研究,正在寻找这个禁制的弱点。

    这时,孔奇转过身,望着前方,道:“诸位,有没有谁精通阵法的,过来看看如何?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岁月神殿无疑了,若是能将这禁制破解,我等便可进入一窥究竟,诸位若是谁有这个能耐,还请不要敝帚自珍啊!”

    三十多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一个人接话。

    阵法之道,与丹道器道一样,博大精深,入门容易,但是想要修炼到更高的境界,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大家都是道源境的武者,对阵法多少也有些了解,但谁有自信去破解帝尊境强者留下的禁制?

    就在沉默间,孔奇却微微一笑,扭头望向人群中某人,道:“龚兄,你不来试试?”

    众人闻言,齐齐将目光投向那人,却见那人一脸郁闷地站在原地,目光哀怨地望着孔奇。

    “龚姓……这可不是个多见的姓氏,难道说……”

    “是天河谷龚家的人……原来如此!”

    “哈,这下破解禁制有望了。”

    众多武者七嘴八舌地,将目光齐齐聚集在那龚姓男子身上。

    “此人是谁?”杨开低声问道,“怎么大家好像都对他很有信心的样子?”

    卞雨晴斜了他一眼,道:“问我啊?”

    她一副终于逮到机会的架势,似乎要好好讹诈杨开一顿的样子。

    “爱说不说!”杨开哼道。

    卞雨晴眯着眼,道:“本护法才现,你这个小子……可恶的紧!”

    “哼,那也看对什么人了。”

    寇武接道:“这龚家在南域可是很有名的,虽然家族实力不算太强大,但是他们家族中的武者,个个都精通阵法之道,不容小觑,尤其是他们龚家老祖,以阵入道,数十年前成就帝尊境修为,凝聚帝位,在阵法之道上,整个南域他足以排上前三……至于眼前这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龚家这一代的少主,龚文山了。”

    “明白了。”杨开点点头。

    寇武说的没错,那夹在人群中的家伙正是龚家这一代的少主龚文山,虽然他的修为不算太高,但也不低,有道源两层境的水准,可若论阵法之道的话,在场所有人加起来,恐怕也不及他所学皮毛。

    龚家可是代代相传的阵法大家。

    此刻,龚文山一张脸皱成了苦瓜,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步步地朝前走去,一边走一边还自语道:“可恶啊……只是想来随便走走玩玩的,怎么又碰到了这种麻烦事……要是现在拒绝的话,肯定会惹众怒吧,这些家伙虎视眈眈,还不把我打出屎来……哎,真是烦死了,孔奇这个千刀万剐的混蛋,改天定要让他吞粪自尽!”

    孔奇站在那边,嘴角抽搐道:“龚兄……你该不会觉得,以在下的耳力……听不到你在念什么吧?”

    龚文山皱着苦瓜脸,抬头瞧了孔奇一眼,哼道:“就是说给你听的,怎样!”

    孔奇哭笑不得,只能拱手道:“龚兄见谅,只是此地实在无人精通阵法,只能指望你了。”

    龚文山哼道:“你我相交几十年,你也知道我的脾气!”

    孔奇不迭地点头:“是是是,最讨厌麻烦嘛……这个我自然知道。”

    “破解禁制阵法是最麻烦的事了!”龚文山脸色冷的几乎能刮下一层寒霜,走到那金光前站定,瞧了几眼,转身道:“要我破解它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好处……”孔奇脸皮抽动,心想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趁火打劫?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茬。

    “绕你不死,算不算好处?”无常忽然插话道。

    龚文山立刻扭头朝他望去,嘴角泛起一抹讥笑,道:“哦?你这是在威胁我?”

    无常哼道:“破解这禁制,你可活命,要不然我让你现在就死在这里!”

    他一副认真的模样,显然不是在开玩笑。

    也没人当他是在开玩笑,毕竟这话可是从无常口中说出来的。

    “有意思……”即便是面对着无常,龚文山也没有丝毫惧怕,目光与其触碰,毫不退缩,显然也是个硬脾气。(未完待续!

    ...

    [笔趣库 www.biquku.com]百度搜索“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