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五百五十四章 辛鹏
    “而在黑狱中开采黑石的,便是矿奴,因为黑狱环境的恶劣,开天境寿元无多,所以黑狱那边对矿奴的需求一直很大。矿奴的来源渠道不少,有的是各家犯下大错的开天境,被栾白凤高价买去,终生为奴,有的是恶贯满盈者,被栾白凤擒去,更有的是被生生掠走的,还有就是有冲突的两方势力的战败者。”老白说着话,扭头朝灰骨看了一眼:“灰骨师兄此前一直待在阴阳天的罪星上,比较起来,罪星的环境可以说优渥至极了,黑狱那边恶劣的数倍不止。”

    灰骨听的一头冷汗,暗自庆幸阴阳天那边没跟栾白凤有什么交易,否则将他们那些罪人全都卖进黑狱,只怕早都成了一具枯骨。

    杨开若有所思道:“如此说来,上次栾白凤随着孔峰所率的百家联盟来我虚空地,还另有所图?”

    老白颔首道:“孔峰与栾白凤有过几次生意上的往来,彼此相熟,他亲自出面请栾白凤出手破解九重天大阵,栾白凤自会应允,当然,最吸引栾白凤的还是矿奴,当时虚空地若是战败,那么所有的开天境势必都会被她带去黑狱,终生开采黑石。”

    “可惜她和孔峰都未曾料到我虚空地底蕴如此强大,偷鸡不成反倒蚀把米。”杨开摸了摸下巴,“如此说来,这黑狱倒是值得走一趟!栾白凤经营黑狱这么多年,手中积累的资源肯定不少,若是能将她拿下,那我虚空地如今面临的问题顷刻可解。”

    老白摇头道:“我不建议你直接进黑狱去找栾白凤,之前也说了,黑狱中天然的禁制大阵无数,你就算实力再强,真的进了里面也未必能找得到她,纵然找到,也未必是她对手。”

    杨开朝他看去:“那依你之见,该当如何?”

    “以静制动!”老白言简意赅,“若说这世上有谁对各方势力的争斗最感兴趣,那非栾白凤莫属,每一场争斗,势必都会有败者,战败的开天境都是她所需要的矿奴,她也很乐意插手各方势力的争斗,提前在自己觉得能胜的一方押注。”

    杨开眼前一亮:“如今左权晖已与我虚空地撕破脸皮,数日前一场大战瞒不过有心人的窥探,这个消息早晚会传出去,而栾白凤这女人前后两次与我虚空地为难,无论她的初衷是什么,都已与我虚空地结下仇怨,而我虚空地如今这么多开天境,对她来说也有巨大的诱惑。”

    老白颔首道:“所以如果消息传到她的耳中,她势必会出山相助左权晖的。”

    杨开当即起身:“事不宜迟,我现在赶往黑狱,若是晚了的话,未必能堵住她!”

    月荷急忙道:“少爷我随你一起。”

    杨开摆手道:“此行我一人即可,左权晖虽然退出了虚空域,但定会留下眼线监察这边的一举一动,我一个人还可以悄悄行事,人多了反而行动不便。我走后,虚空域就有劳诸位照看了,左权晖应该不至于会再对下界生灵出手,尔等只需要固守宗门,自可安然无恙,在我回来之前,切不可与他有什么正面冲突!”

    众人齐齐抱拳:“是!”

    月荷虽然担忧,但也知道杨开说的没错,有空间法则傍身,杨开一个人行动确实自由自在些,自己跟上反而是拖累,当下也不再多说。

    这边大战已经过去数日功夫,谁也不知道消息什么时候会传到栾白凤耳中,而一旦栾白凤知道左权晖亲自出手对付虚空地,恐怕也会忍不住要掺和进来,时间紧迫,杨开一刻也没多留,交代完众人之后便启程离去。

    身负空间法则,杨开来去鬼魅,从虚空地离开的时候倒是不虞会被什么人给发现,一边赶路一边恢复之前大战的损耗,不过数日便抵达域门所在。

    神念涌动,确定域门这边没什么眼线,杨开一头扎了进去。

    穿过域门,抵达比邻的大域时,杨开更是第一时间隐匿了自身气息,左权晖如果有留下眼线的话,最大的可能就是在与虚空地比邻的大域域门处安置人手监视。

    左右观望片刻,杨开并没有发现什么值得在意的地方。

    想来左权晖应该是还没来得及布置,毕竟大战才过去几天功夫,他被日月神轮所伤,急切要找地方恢复。

    到了此地还没发现什么眼线,杨开便放心大胆地行动起来,三千世界广袤,他孤身一人就如水流大海,谁也休想窥探到他的踪影。

    虽然没有去过黑狱,但有乾坤图在手,杨开倒是不虞担心迷失方向。

    穿过一个又一个大域,不吝自身消耗不断地催动空间法则,不到一个月的功夫,便已抵达了与黑狱比邻的大域。

    黑狱所在的大域,在乾坤图上标注的是黑域!

    杨开如今所处的大域,与黑域仅有一道域门的界限,穿过这域门,便能顺利抵达黑域了。

    不过在不确定黑域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的前提下,杨开也不敢贸然冲进其中,万一进了里面不小心出动什么禁制大阵,极有可能会暴露行踪,到那时候就得跟栾白凤锣对锣鼓对鼓了,在人家的地盘上争斗,总是吃亏的。

    而且,如今他所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无法确定栾白凤是不是在黑域中,若是不在,那一切都妄谈,即便是在,杨开也不能保证栾白凤会从自己所处的这个域门中走出来。

    从乾坤图上可以看得到,黑域的域门有五处之多,连接着五个不同的大域,栾白凤若是离开黑狱,会从自己眼前这个域门走出来的几率,只有两成。

    所以杨开觉得自己现在最紧要的,是想办法打探一下栾白凤的行踪,然后再引诱她从自己面前这个域门走出来。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的是忍耐和等待。

    接下来的日子,杨开一直在域门附近的虚空中蛰伏着,他决定在这里等上两个月,若是毫无收获的话,那就冒险直接杀进黑狱中,去寻那栾白凤的踪影。

    好在上天眷顾,十数日后,域门处忽然跌宕出一股生人的气息,正在虚空中打坐修行的杨开立刻睁眼望去,正好看到一个青袍男子只身穿过域门。

    杨开眼前一亮,这男子赫然便是从黑域中走出来的,而能自由出入黑域,定然是栾白凤的亲信,从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力量波动推断,他有五品开天的修为。

    穿过域门,青袍男子轻轻晃了下脑袋,摆脱了穿梭时的略微不适,稍稍辨认了下方向,便直朝一个方向驰去。

    然而才刚走没多远,眼前便是一花,忽然一道身影拦住了他的去路。

    青袍男子一惊,低喝一声:“尊驾何人,有何贵干?”

    对面那人冲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獠牙,探手便朝他抓了过来,笑吟吟地道:“来来来,我有些事想要问你一问!”

    片刻后,青袍男子恭恭敬敬地站在杨开面前,低眉顺目。

    杨开心满意足地望着忠义谱第八页上的两个鲜血书就的大字:辛鹏!

    以杨开如今的实力,对付一个五品开天不过是手到擒来,这叫辛鹏的五品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便被杨开瞬间镇压。

    这家伙倒也是识时务的人,自知不是对手,立刻便开口求饶,杨开又在问了他几句话之后,便让他在忠义谱上留名了。

    忠义谱九页,如今已经用了八页,只剩下最后一页,而这最后一页,杨开是给栾白凤预留的。

    辛鹏一个五品开天,按道理来说是没资格在忠义谱留名的,杨开以前实力低微,手下能用之人不多,没资格挑肥拣瘦,这才先后收了陈天肥,黑河和云星华三人,现在手下强者如云,区区一个五品占用一页名额,委实有些浪费。

    不过为了那栾白凤,倒也勉强值得!

    仔细将忠义谱收好,杨开斜眼朝辛鹏望去:“既已在忠义谱上留名,那想来你自己也感受到了,你的性命如今掌握在我手上,我一念之间要你生你便生,要你死你便死!”

    辛鹏汗如雨下,连忙告饶:“大人饶命,大人开恩,属下日后定以大人马首是瞻,唯命是从!”

    杨开淡淡道:“既收了你,自不会要你去死的。”

    辛鹏悄悄抬眼朝杨开望去:“那大人是有什么事要属下去办的吗?”

    “我且问你,你方才说栾白凤便在黑狱之中?”

    辛鹏连忙颔首:“是。”

    “可能确定?你可不要骗我。”

    “千真万确啊大人,属下这次便是奉了典狱长之命,出来采买一些东西的,数日前我还见过她。”

    杨开闻言一喜:“那就好。”

    忠义谱之下,想来这辛鹏还不至于说谎,如今可以确定栾白凤就在黑狱之中,看来自己没有白跑这一趟,这十数日的等待也算有了价值。

    “黑狱之中,有多少开天。”杨开又问道。

    辛鹏想了想,怯怯道:“算上矿奴吗?”

    “算上有多少,不算有多少?”

    辛鹏张口就来:“算上的话,差不多有两百了,不算的话,只有三十多人!”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