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四百八十五章 剑来
    苏长法从昏迷中悠悠转醒,一睁眼就看到两个天罗府的武者在杨开手下颤抖痉挛,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继续闭眼昏睡。

    不过很快又猛地睁大眼睛,惊诧莫名地朝前望去。

    “生命是美好的,也是脆弱的,看样子你们不懂,愚昧者注定会成为时代的弃儿,就让我来告诉你们,什么叫力量的真谛!”杨开徐徐站起身来,甩去手上的血迹,冷眼朝詹伯雄望去。

    “人阶七层?”红袖和谷康宁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杨开身上弥漫出来的力量气息,分明是人阶七层才能拥有的。

    他不是只有四层吗?什么时候变成七层了,这小子原来一直在隐藏实力?

    然而……就算是人阶七层,又能改变什么?他们三个地阶三层的老一辈都人家打成这样,一个人阶七层根本无力反抗,天罗府那边不说有詹伯雄这个地阶七层,还有数位地阶压阵,绝非杨开一人可以抵挡。

    “狂妄小辈,安敢如此大言不惭!”詹伯雄怒及,一不小心自己这边居然被人家杀了两个,让他颜面大跌。说实话,杨开刚才爆发出来的力量让他也吃了一惊,一个人阶七层,一瞬间击毙两个人阶顶峰,这种壮举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唯有那些最顶尖的天才,才有可能越阶杀敌。

    虚灵剑派这一代的大弟子以前名不见经传,如今忽然有了这样的表现,立刻让詹伯雄浮现连篇。或许,此人修行了虚灵剑派真正的虚灵决!只要拿下他,便能得到虚灵剑派最大的隐秘。

    这小辈即便再强,也不过人阶七层而已,自己可是地阶七层,相差一个大境界,他决然不是自己的对手。

    杀孙之仇,对那真正虚灵决的觊觎,让詹伯雄下定决心,亲自出手将此子拿下。

    说话间便已身形一晃,朝杨开扑去,地阶的灵力催动之下,犹如排山倒海一般朝杨开压迫而来。

    “师尊,其实我虚灵剑派的祖上给我们留了一份大礼,只是我们一直都不曾发现。”杨开忽然莫名地说出一句话,旋即探手在虚空中一抓,低喝道:“剑来!”

    咔嚓……

    似有什么东西碎裂的声响传出,苏长法等人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一旁不远处那先祖雕像所佩的长剑忽然裂出一道道细密的缝隙。

    苏长法猛地瞪大了眼睛,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顿时神色激动起来。

    咔嚓嚓……

    声响传出时,一道剑光忽然自那雕像之中飞出,被杨开一把握在手上。

    那赫然是一柄流淌莫名光晕的长剑,剑长三尺三,剑面如镜,清可鉴人,造型流畅,剑锋所至,似连那虚空都能切开。

    “清虚剑!”谷康宁一声低呼。

    红袖也露出恍然之色:“原来是在这里,原来典籍中记载的是真的。”

    这清虚剑自然不是真的清虚剑,真正的清虚剑乃是神兵界十大神兵之一,非有大气运大机缘者不能持有。

    杨开手中得自那雕像中隐藏的清虚剑,乃是神兵的仿品。

    虚灵剑派典籍之中有记载,那位清虚剑主在晚年时曾耗费极大的人力物力,仿照神兵打造过一把清虚剑,留与后辈。

    只不过典籍中虽然有此记载,但自那位清虚剑主逝去之后,谁也不知道仿造的清虚剑在哪,如今时隔千年,后辈弟子们即便在典籍中看到这些记载,也都以为那仿造的清虚剑已经遗失或者损坏了。

    谁知竟是一直隐藏在那雕像中,隐藏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

    仿造的清虚剑,与真正的神兵清虚剑自然天差地远,但它的威能依然不可小觑。

    “灵兵?”迎面扑来的詹伯雄眼帘一缩,紧接着大喜过望:“没想到小小的虚灵剑派居然隐藏了这样的好东西,哈哈哈,真是上天眷顾。”

    “小辈,此等灵兵你不配持有,给老夫拿过来吧!”这般说着,詹伯雄探手就朝杨开抓了过去。

    武者分人,地,天,灵,这神兵界的武器同样也分,神兵之下有灵兵,天兵,地兵,人兵。

    如杨开之前佩戴的那把长剑,不过是人阶的武器而已,也就是人兵,早在那酒楼中与人争斗的时候损坏了。

    神兵是无法打造的,乃是这神兵界天地自生的,所以即便当年那清虚剑主功参造化,收集了神兵界最珍贵的物资,也无法打造出真正的神兵,只能打造出一把灵兵!

    灵兵之威,可灭城屠国!当然,也要看这灵兵是谁在使用,武器终究是死物,能发挥多大的威能,还得看使用者的力量,杨开一个人阶七层的武者,单是手持这灵兵,便已被那凌冽剑意切割的身上鲜血淋淋,血肉翻卷。

    另一边,一直冷眼旁观的虎啸门万天河也露出意动之色,灵兵当前,谁能不动心?

    不过正当他准备动手参与抢夺的时候,忽然心头一跳,本能地生出一丝危机感,好似自己真的若是动手便会有什么极为不妙的事情发生一般。

    他修为虽然不算多高,只有地阶七层,但对危险的感知却是极为敏锐,很多次都是依靠了自身的直觉逃过劫难。

    一瞬间的迟疑,万天河驻足不动。

    詹伯雄已经扑至杨开面前三丈处,一脸贪婪地望着杨开手中的灵兵,脑海之中已经在畅想自己夺了这灵兵之后的万丈雄姿。

    呼……

    一道巨大的虚影忽然在杨开身后浮现出来,高达十数丈,那虚影之中充斥着无疑算计的剑气,整个虚影完全由剑气组成。

    而这虚影更是与虚灵剑派矗立千年的雕像形象一模一样,虚影手中也持有一把长剑,剑气翻滚。

    “先祖……”苏长法怔怔地望着那虚影,“先祖显灵了!”

    谷康宁和红袖同样怔怔地望着虚影,诸多虚灵剑派的弟子也是满面呆滞。

    “嗯?”詹伯雄心头蓦然一紧,只感觉浑身肌肤犹如被针扎了一般,处处刺疼,莫名的慌乱涌上心头,巨大的惊恐将他笼罩。

    杨开手中利剑挥下,神色漠然地望着他:“犯我虚灵剑派者,杀!”

    剑气当空,剑意弥漫,嗤嗤之声不绝于耳,鲜血四溅,断肢横飞。

    似是过了千百年,又似只是一瞬间,当那肆虐虚空的剑气消弭不见时,所有天罗府的武者皆被斩杀当场,满地的断肢碎肉,竟是没有一块完好的,那一块块尸块更是被剑气切割的整整齐齐。

    就连正前方的一座山峰,也被夷为平地!

    虚灵剑派倒在地上的弟子,却是不受分毫干扰,那纵横交错的剑气,就仿佛长了眼睛一般,没有对他们造成半点伤害。

    “嘶……”万天河倒吸一口凉气,脸色忍不住有些发青,不由庆幸自己刚才辛亏没有出手,否则如今的下场只怕跟詹伯雄一样。

    在那恐怖的剑气之下,地阶七层简直跟蝼蚁没有区别。

    “你们这些蝼蚁,对真正的力量一无所知!”杨开轻轻甩了甩长剑,一身血肉模糊,看起来就跟从血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转头朝万天河望去:“万护法,有何指教?”

    方才那一剑并非他的力量,而是封印在灵兵清虚剑中的力量,他所做的,不过是催动虚灵决将那力量激发出来而已。

    而作为这个力量的载体,杨开自然不可能毫发无损,身上密密麻麻的伤口难以算计,恐怖的剑意弥漫在伤口处,阻止伤势的恢复,脚下流淌出来的血水已将大地染红。

    万天河咕咚吞了口口水,一脸忌惮地望着杨开手中的清虚剑。

    詹伯雄是地阶七层,他也是地阶七层,与詹伯雄实力相差不多,詹伯雄没有丝毫反抗之力就被杀了,若是杨开再对他出手,他怎能抵挡?

    他甚至怀疑,就算是天阶强者来此,也挡不住那样的一剑,唯有灵阶,或许才有对抗的资本。

    “詹伯雄胆敢冒犯虚灵剑派,死不足惜,小兄弟杀的好,不瞒你说,万某也早就看他不顺眼了!”万天河一边两腿打颤,一边睁眼说瞎话。

    “来点实际的。”杨开淡淡地望着他,“要不然我可能压制不住我手中长剑的躁动!”

    万天河果断道:“今日来的匆忙,身无长物,改日万某定当登门赔礼谢罪,保证让小兄弟满意。”

    杨开微微颔首:“善!”

    万天河挤出一丝笑容:“贵宗突遭此变,想来还有许多要事需要处理,万某就不打扰了,告辞告辞!”

    杨开点头道:“万护法慢走,小师妹,送送万护法!”

    跟着杨开冲过来的万莹莹落在后面,等她赶到这里的时候,正好看到杨开一剑灭敌的场景,此时还有些回不过神,怎么也想不明白,大师兄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厉害了。

    听到杨开呼喊,终于反应过来,下意识地应了一声。

    “不敢有劳!”万天河客套着,领着虎啸门一群人,急匆匆地下山去了。

    待万天河等人走后,杨开才忽然喷出一口鲜血,身形一个踉跄,连忙以剑杵地,半跪在地上。

    “大师兄!”一群人顿时慌了,七嘴八舌地叫嚷。

    苏长法和谷康宁红袖三人也急忙朝他窜来,一人搀扶住他,一人取出疗伤灵丹给杨开服下,一人查探杨开伤势,忙的不可开交。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