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四百八十章 整整齐齐
    虚灵剑派以剑为本,弟子们自然都佩戴了长剑,杨开此前也没注意,此刻本能地拔剑在手才发现这个。

    噗嗤……

    一声轻响传出,一个朝他冲过来的人阶八层武者怔在原地,低头望着自己的胸口,那里长剑穿胸而过,一阵刺痛从心房传来。

    “你……”那随从抬头朝杨开望去,一脸的不可置信,他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也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何会中剑。

    “庞三!”旁边几个随从面色大变,从他们的视角中看去,这叫庞三的随从好像是一不小心主动撞到了人家的长剑上,结果就成这个样子了。

    嗤……

    杨开抽剑,血光飞溅,那庞三脸色发白地仰面倒下。

    “你找死!”剩下几个随从勃然大怒,他们几个人阶八层九层的高手一起出手对付一个人阶四层的小子,居然一不小心还被人家给杀了一个,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怒喝之时,齐齐催动自己力量,抽剑在手,左右夹攻而来。

    这边起了纷争,还死了一个人,酒楼大堂内顿时传出一阵阵惊叫,纷纷朝外逃去,就连酒楼的掌柜和店小二也跑的不见了踪影。

    大堂内,杨开与那几个随从已经打成一团。

    剑光闪烁,杨开一边护着万莹莹后退,一边抬剑挡住迎面袭来的犀利攻势,叮叮当当一阵轻响不绝于耳。

    那一股股力量反震过来,让他手臂发麻,气血翻滚。修为不如人家就这点吃亏,正面对抗总是处于弱势,放眼望去,杨开的长剑抖动不已,好似随时都可能被打飞一般。

    “嗤……”又是一声轻响传出。

    一个人阶九层的随从顿住身形,不敢置信地望着自己的胸口,眼珠子瞬间瞪大。

    他竟遭遇了跟庞三一样的事情,被杨开一剑穿胸而过,刺穿了心房,还没想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便感觉心头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揪住,一身生机迅速消散,仰面倒下。

    还剩下两个随从又惊又惧,不知为何今日自己的同伴都喜欢往别人的剑尖上撞!对面那小子的实力明明比他们要差很多,却诡异地弄死了自己两个同伴。

    与其说是被他杀的,还不如说自己那两个同伴主动撞死在人家的长剑上。

    “弱,太弱了!”杨开一脸不满,这个神兵界赋予他的这个身体,简直弱的不能直视,比起他本身的力量,这个虚灵剑派的杨开跟蝼蚁没什么区别。

    能杀掉对方两人,所依仗的不过是过人的技巧。他一身实力在这里虽然没办法施展出来,但厮杀征战这么多年的技巧却能肆意挥洒,纵然对面人比他多,实力比他强,但只要把握好那一闪而逝的时机,杀掉他们并不是什么难事。

    就算这些人阶八层九层的随从有灵力护体,杨开也能在最关键的时候找到最薄弱的位置,将长剑送过去,让他们自己撞上来。

    与其说是杨开杀了他们,还不如说是他们自己的力量杀死了自己,所以在外人看来,这前后死掉的两个人都像是自杀一般,极为诡异。

    詹玉林原本带了六个随从,其中两个去处理神算子,如今也不知跑哪去了,剩下四个被杨开杀了两个,就只剩下两人了。

    这两个随从此刻一脸惊悚地站在原地,再没之前的淡然表情,前后两位同伴被杀,他们若还不知杨开有问题就奇怪了。

    只是他们无论怎么看,杨开也只是个人阶四层,身上的灵力波动比他们要差好大一截。

    “战场厮杀,迟疑是最大的破绽!”杨开随手挽了个剑花,冷笑一声,身形腾挪间,竟是主动朝那两人扑了过去,一柄长剑舞的密不透风,灵动异常。

    剩下两个随从大惊失色,连忙抵挡,可让他们无比憋闷的是,即便他们的实力比杨开要强很多,灵力也更浓郁,可对面那道身影就如一条泥鳅一般,根本让人把握不住身形,反倒是他们因为心有忌惮,屡屡露出破绽。

    片刻之后,大堂中又多了两具尸体,血水流了一地。

    “一家人就该整整齐齐!”杨开甩了下长剑上的鲜血,手中长剑坑坑洼洼,满是缺口。

    他这柄剑也不是什么太好的武器,只是一柄人阶的长剑而已,与四位人阶八层九层的武者交锋,差不多已到极限了。

    抬眼朝那詹玉林望去,詹玉林已经呆了。

    战斗开始的时候,他还在一旁大呼小叫,随着一个又一个随从倒下,他脸上的惊恐越来越浓,此刻已经呆若木鸡。

    这还是那个见到自己就唯唯诺诺,大话都不敢说一句的杨开?詹玉林感觉自己就像是做梦一样,一切都那么的不真实。

    连带着他身边的周岑也满面惊疑。

    眼看着杨开一步步朝自己走了过来,詹玉林顿时慌了神:“别过来!”

    “你不是要砍断我的手脚吗?我不过来你怎么砍!”杨开淡淡地望着他,压抑着心头的怒气,神兵界赋予了他一个新的身份,包含了这个身份的诸多情感,栩栩如生,就仿佛是他自己的人生经历一般。

    “我……我开玩笑的。”詹玉林瑟瑟发抖,忽然看到站在一旁俏脸发白的周岑,连忙推了她一把:“你不是喜欢这个女人吗?我把她还给你,你别过来了。”

    周岑被推的一个趔趄,撞在杨开怀里,脸色更白了。

    抬头望去,却见杨开只是冷漠地俯瞰下来,那眼神陌生的让她不敢置信。

    嗤……

    忽然胸口一疼,低头望去,却见一柄剑尖从自己的背后刺入,胸口处穿出,刺进杨开的腰腹间。

    “哈哈哈哈!”背后传来詹玉林的大笑声,“敢在本少面前嚣张,这下看你死不死!”

    万莹莹的惊呼声响起。

    杨开怒喝,抬剑朝周岑身后斩去,剑光闪过,詹玉林的头颅冲天飞起,那脸上还挂着狰狞和得意的神色,无头尸身摇晃了几下,颈脖处的鲜血喷泉一般涌出,徐徐倒下。

    怀里的周岑软了下来,杨开抽身退了两步,轻轻地将她侧放在地上。

    周岑眼神涣散,定定地瞧着杨开:“对不起!”

    万莹莹冲了过来,一眼便看到了周岑胸口处那贯穿之伤,詹玉林的长剑透胸而过,直接刺穿了心房。

    这样的伤势……没救了。

    而周岑在说完那句话之后,眼帘便徐徐阖上,气息全无。

    酒楼里的血腥气浓稠至极,弥漫空间,让人闻之作呕。

    “大师兄,你怎么样?”万莹莹紧张地朝杨开望去,只见杨开腰腹处,一团殷红徐徐扩散开来,染红了衣衫,詹玉林最后利用周岑的遮掩刺出的一剑,终究是伤到了杨开,不但如此,他的双臂衣衫同样被鲜血染红。

    那是血肉崩裂的缘故。

    在与詹玉林那四个随从争斗的时候,杨开虽然凭借自身过人的技巧连杀四人,但修为上的差距还是让他吃了一些亏,反震过来的力量震的双臂血肉模糊。

    “没事!”杨开摆了摆手,目光有些复杂地望着地上的周岑,心中唏嘘这个世界真是奇怪,自己本身跟这个周岑以前从未见过,可当看到她死在自己眼前的时候,还是有一些悲伤涌上心头。

    被詹玉林刺伤也是因为周岑被推过来的时候,心中不由自主地泛起了一丝涟漪,让他短暂的有些失神。

    “你都流了这么多血,还说没事!”万莹莹快哭了,在自己腰间的小布囊中一阵忙碌,取出一瓶丹药来倒出一粒,塞进杨开口中,又取了一些药粉之内的,撕开杨开的衣服,替他涂抹在伤口上。

    替杨开疗伤之时,她也检查了一下杨开的伤势,发现腰腹处那剑伤不过是皮肉伤,入肉不过一寸,也就放下了心。

    “大师兄,咱们赶紧回山门,此地不宜久留!”万莹莹头一次见死这么多人,流这么多血,不过在经历短暂的惊慌失措之后,很快意识到得赶紧离开。

    那詹玉林毕竟是天罗府一位长老的后嗣,如今被大师兄斩杀在这里,天罗府又岂会善罢甘休?

    此地可是有天罗府的一处据点的,若是叫里面的人得到消息,定会前来围剿。

    心中满满的担忧,大师兄这次惹了这么大的麻烦,也不知该如何才能收场。

    “好!”杨开点头应了一下,两人简单地收拾一阵,迅速离开了酒楼。

    走出一条街,杨开似有所感,忽然回头望去,只见那街道拐角处,鼻青脸肿的神算子正抚着胡须,一脸高深莫测地朝这边望来,四目对视,神算子腰身一佝,神态立刻变得谄媚起来,连连拱手作揖。

    这老家伙……有点意思!是察觉到什么了吗?

    杨开收回目光,与万莹莹找到马厩处取回自己的马匹,一路朝几十里外的虚灵剑派山门驰去。

    这个世界,只有天阶以上的强者才能御空飞行,人阶和地阶都是没这个本事的,一般人赶路,也只能依靠马匹代步。

    不过就算是天阶,若不是紧急情况,一般也不会御空飞行,因为消耗的力量太多,难以持久,唯有灵阶,才会毫无顾忌地高来高去。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