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圣骑录 > 正文 第238章 帮助
    “谁呀?”沈晓欣穿着乳白色毛衣戴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时看到方寒放下手机,顺嘴问道。.

    方寒道:“一个朋友,可要过几天会过来看看我。”

    “什么朋友?”沈晓欣道:“女的吧?”

    方寒笑道:“赵雪怡,知道吧?”

    沈晓欣笑道:“不会是那个大明星赵雪怡吧?”

    “是她。”方寒点点头。

    他拿起茶杯轻啜一口,沈晓欣道:“别喝茶了,马上吃饭!……你怎认识她了?”

    虽说他是李棠的男朋友,算是接触到那个圈子了,那赵雪怡是国际大明星,一直居住在香江,很少来这边的。

    她随即恍然:“哦,是你去香江的时候碰上的?”

    方寒点头:“碰巧了,帮了她一个小忙,所以会过来道谢。”

    “什么赵雪怡呀?”沈娜下楼,一**坐到方寒身边:“不会是香江的那位赵雪怡吧?”

    她兴奋的道:“我很喜欢赵雪怡,她所有的电影都看过,还有她的唱片,可是忠实粉丝哟!”

    沈晓欣道:“作业完成了?”

    “当然!”沈娜傲然道:“小方老师,赵雪怡真会来这里吗?……要是被粉丝们知道一定会疯了的,她可是很少来内地呢!……更没来过海天!”

    “嗯。”方寒点点头。

    沈娜不满的道:“小方老师,你没有什么要说的?”

    方寒笑道:“说什么?”

    沈娜嗔道:“不替我要几个签名?”

    方寒摇摇头:“签名?那有什么可要的?”

    “小方老师!”沈娜嗔道:“那可是赵雪怡呀,大明星赵雪怡呀,比李棠可高了一大截!”

    方寒道:“好吧好吧,等她来了,我一定招呼你!”

    “她真会过来?”沈娜歪头问,笑道:“不会是小方老师你自作多情吧?”

    方寒摇摇头:“吃饭吧!”

    沈晓欣抿嘴笑道:“吃饭!”

    三人围着桌子吃饭时,沈娜嘴里还在念叨着赵雪怡,让他千万不要忘了,赵雪怡真来,一定别忘了她。

    方寒被缠得没法子,忙不迭的点头。

    沈晓欣没好气的道:“娜娜你多大了,还追星!”

    沈娜道:“我追的可不是一般的明星,从一个餐厅服务员到国际大明星,这其中的艰难困苦想想就知道,能走到这一步是多么不容易呀,而且她人品很好,德才兼备,这样的明星才能算我的偶像!”

    沈晓欣一怔,慢慢点头,这倒是不假,从一个服务员到顶尖的明星,这其中的路是多么的艰难,外人可能很难想象得出。

    娱乐圈看着很光鲜,越是光鲜,越有人挤破头的钻进去,想要出人头地谈何容易,多少美貌如花的少女,英俊潇洒的青年,都湮没在无人知晓的角落。

    能从娱乐圈的人潮里冒出来,再小的一个明星都不可小瞧,都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与辛苦。

    她对这些明星们不以为然,却并不轻视,每一个行业,能超人一筹的都不是一般人物,看大街小巷庸庸碌碌的人是何其多。

    方寒笑道:“这话有理,她确实是了不起。”

    “所以呀,我一定要学她的精神,好好努力,成为最顶尖的。”沈娜攥起小拳头用力一挥。

    方寒道:“你先想好做哪一行吧!”

    “跳街舞?”沈娜扭头问。

    方寒摇摇头:“不合适。”

    “为什么呀?”沈娜不解的问。

    方寒道:“你对街舞的热情差不多耗尽了,不宜再练下去了,等上了大学就放弃吧。”

    “谁说的!”沈娜不服气的道:“我一天不练舞都觉得浑身难受!”

    “这是习惯问题。”方寒摇摇头道:“你喜欢舞蹈的话,还是练现代舞蹈吧,那个更好。”

    “太艺术范了!”沈娜摇头:“我不喜欢。”

    方寒道:“那就当个科学家吧,咱们做伴儿!”

    “嘻嘻,好啊。”沈娜娇笑。

    沈晓欣摇摇头:“别胡说了,你这姓子能坐得住?”

    方寒能一坐一天不动弹,娜娜一个小时也闲不住,浑身难受,很难静下心来钻研学术。

    方寒笑道:“姓子可以慢慢磨嘛。”

    “还是算了吧。”沈娜摆摆小手笑道:“我可受不了,画画我都做不来,别说搞研究了!”

    方寒道:“你还年轻,不急,上学慢慢找兴趣吧,街舞适合年轻人跳,不要当成一种职业。”

    “是呀。”沈娜点点头道:“这两次录节目,我觉得好累,一点儿也不好玩,不想干了!”

    沈晓欣蹙眉道:“既然开始了,总要坚持到底的。”

    “妈妈,我推说成绩下滑,不干了吧!”沈娜道。

    沈晓欣看向方寒,方寒道:“你跟小姐妹们商量过了?”

    “嗯,她们也厌烦了。”沈娜点头。

    方寒叹道:“那好吧,我会找人说一声。”

    “真能行吗?”沈晓欣蹙眉道:“要不要等小钗回来?”

    周小钗一直在外面跑,这一阵子的业务不顺利,几乎看着人影了,需要过一阵子才能回来。

    沈娜她们可是与人家签过约的,没那么容易退出,对人家的损失太大,需要包赔一些损失。

    方寒道:“我再找人试试看。”

    “不必勉强。”沈晓欣道。

    方寒笑道:“沈哥打一声招呼,电视台会给面子吧?”

    沈晓欣一怔,脸色微微黯淡下来,摇摇头。

    方寒道:“我不在这几天,发生什么事了吗?……沈哥没出事吧?”

    “唉……”沈晓欣悠悠叹了口气,摇头道:“大哥的情况不太好。”

    “到底有什么事?”方寒问。

    沈晓欣道:“大哥的老上司被双规了。”

    方寒眉头一挑:“牵连到他了?”

    沈晓欣摇头:“牵连倒没牵连上,可毕竟是他的老上司,当初就是他的提携大哥才能做上区长……”

    方寒慢慢点头,示意明白,在官场上贵人很重要,没有后台,再没有提携的贵人,那只能做一万年的冷板凳,升官发财绝没你的事。

    沈白年纪轻轻能做上区长绝不简单,没有贵人提携不可能,党内无派千奇百怪,再小的部门也有派系的存在。

    官场之中,遭到双规的往往都是斗争的牺牲品与失败者,意味着失败,同一派系的必受连累。

    沈白即使不受连累,但长远看去,不仅上升的路断了,可能还要倒退,给别人让地方。

    或者被弄到一个清水衙门,或者有职无权,总之仕途是走到头了,人人羡慕官员,却不知官场斗争之惨烈远胜常人想象,一个不好就是永无出头之曰。

    “大哥是个官迷,这可要了他的命。”沈晓欣摇头道:“照我说也没什么,这个官已经不小,再升也没必要,还要天天应酬,把身体都弄垮了!”

    方寒笑道:“一入官场身不由己,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沈哥也是无可奈何,再说他童年的阴影太深……”

    “是呀……”沈晓欣点点头道:“他一直斤斤计较受欺负的过去,所以拼了命往上爬,要踩在别人头上。”

    方寒道:“这没什么不对,世界本就是这样,你不踩别人头上,别人就踩你头,没有选择。”

    “你难道也想当官?”沈晓欣蹙眉:“官场很可怕的,硬生生把人扭曲了。”

    方寒笑道:“我想当官,可有自知之明,不是那块料,还是不去丢人现眼了,老老实实搞我的研究!”

    “这就对了嘛。”沈晓欣露出笑容:“人活着那么累干什么,勾心斗角,失去了生命的意义!”

    方寒道:“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每个人的观念都不一样的。”

    “算了,说不过你!”沈晓欣摇头道:“反正大哥是愁死了。”

    方寒沉吟不语。

    沈晓欣道:“你有什么办法?”

    方寒道:“要好好想一想。”

    沈晓欣想了想,道:“要是能帮到大哥的忙最好,看他还能不能硬气!”

    她对大哥最不满的就是这一点,一直对方寒抱有成见,抱着优越感,好像比方寒强似的。

    尽管外人看来挺可笑的,可他偏偏执迷不悟,一味的自信,最好就是打破他的自信,省得方寒一直受气。

    方寒看着温润,也是傲骨峥峥的脾气,一直被他这么对待,早晚会恼怒,真闹起来很麻烦,打灭一下他的气焰最好不过。

    方寒笑道:“好吧,我尽量一试。”

    可官场的事独成体系,赵天方虽是海天首富,与官场瓜葛颇深,但这些关系不适合借用,人情大过天。

    想来想去只有师父能帮忙了,葛氏一系的力量大多在军方,地方却也有一些,不过实力远不如在军方深厚罢了。

    沈白也算是人才,青年才俊,若能保证可靠,想必也有派系想吸纳,人才哪里都喜欢。

    他想了一番,拨通了葛思壮的电话,说了沈白的事。

    葛思壮在电话里哼一声:“沈白,这家伙终于落难了?”

    方寒看一眼沈晓欣,笑道:“师父,毕竟是沈姐的大哥,不算外人,又知根知底的,能不能拉他一把?”

    沈晓欣没想到他当场就打电话,为了自己求他师父,心下很感动,葛思壮的能量很大,要真能帮忙,确实能救大哥。

    她原本准备跟周小钗张嘴的,可周小钗一直在外面忙,不忍打扰,而且大哥那里也并不紧急。

    她对官场的事不太了解,所以不觉得太急,方寒却深知官场的凶险,形势瞬息万变,绝不敢大意。

    葛思壮道:“小子,怎么你来求我?”

    方寒轻咳一声:“师父……”

    “你跟沈晓欣有什么猫腻?”葛思壮道:“我看你们两个不对劲儿,小钗不反对了?”

    “师母同意了。”方寒不好意思的道:“师父,帮不帮忙,给个准信吧!”

    “好吧,看在沈晓欣的面子上,这个忙帮了!”葛思壮笑道:“这样,你让沈白去找老顾,顾养浩。”

    “好。”方寒笑道:“谢谢师父。”

    “谢什么谢,什么时候来京师?”

    “师父怎么一直不回家?”

    “最近有行动。”

    “不要紧吧?”方寒忙道。

    葛思壮笑道:“我的本事你还不知道?”

    方寒道:“师父,你这种想法千万要不得,子弹没长眼睛的,师父你的硬功还没到家。”

    “臭小子倒瞧不起师父了!”葛思壮道:“放心吧,我会小心的!”

    他信心十足,结了丹之后的感觉极敏锐,稍一杀意就感觉得出来,除非在子弹横飞的环境,单人狙击几乎不可能打中他。

    方寒道:“我过几天去京师,能见到师父吗?”

    “够呛。”葛思壮道:“今天才歇一天,过两天又要出任务。”

    方寒无奈的叹口气,葛思壮笑道:“出任务才好,能立功,升官难度小!”

    方寒苦笑道:“可是太危险了。”

    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太平过,看着风平浪静,新闻里不报导,其实边境一直有局部战争的存在。

    方寒对这些很了解,再怎么保密,葛思壮总会在说话间透露一丝,算是给方寒提个醒。

    葛思壮呵呵笑起来,他热血犹存,一点儿不怕危险,这是骨子里的血姓与豪气,方寒暗自赞叹。

    挂了电话后,方寒笑着对沈晓欣说:“让沈哥去找顾养浩吧,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沈晓欣轻轻点头,深深看着她,明眸如水。

    方寒笑着揽她入怀,轻轻亲了亲她嘴唇。

    沈晓欣白他一眼,这里还有沈娜呢。

    沈娜已经拿手挡住眼睛,娇笑道:“我什么没看到!”

    “你还不赶紧做作业去!”沈晓欣没好气的道。

    “是。”沈娜笑着跑上楼。

    方寒的目光变得灼热,一曰不见如隔三秋,感觉好久没见沈晓欣一般,感觉又熟悉又陌生又心动,她迷人的身体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让他浑身血气贲张,冲动得难以自抑。

    沈晓欣被他灼热的目光盯着,感觉浑身发软,轻声道:“时候不早了,上楼歇息吧。”

    方寒弯腰横抱起她,几步上了楼进卧室,把她慢慢放到大**,然后躺下与她缠绵,很快一室**。

    沈娜在屋里捂住耳朵,若隐若无的**声让她面红耳赤,没想到妈妈清清冷冷,也有这么疯狂的时候。

    **声渐渐变大,越发清晰,如泣如诉,她听得浑身发热,忙打开了音乐掩住这声音。

    PS:这状态呀,身体呀,真是没的说,明天补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