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圣骑录 > 正文 第237章 救命
    阿娟摇头,上前看赵雪怡的头:“不可能啊,明明砸到你头上的!”

    旁边的人认出了赵雪怡,纷纷打招呼。

    两位老大娘与两个中年人都做证,刚框确实砸到了她头与后背,那清晰的黑印就能看得出来,而且看那破损的位置就能明白,玻璃胶外表已经变形。

    “真是厉害!”一个大娘摇头道:“真是菩萨保佑啊,雪怡你一定平时做多了善事,有菩萨保佑,要不然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是啊是啊!”旁边三人都赞同的点点头,这件事确实很离奇,被这么大的广告牌砸到头上后背,竟然一点儿伤没落,确实很难相信,要不是他们亲眼所见,一定不会相信。

    赵雪怡皱眉,忽然伸手从脖子掏出红绳,绳上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自己的玉佛不见了。

    她顾不得旁人在一边,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摸了摸按了按,确实什么也没发现。

    “小姐?”阿娟奇怪的问。

    赵雪怡摆摆手道:“好啦,快点儿叫车去医院!”

    她低头在地上找了一遍,很仔细的观察,最终失望的摇摇头。

    “对对对,赶紧去医院检查一下,万一真的有伤呢。”两个大娘忙不迭的点头说道:“小心为好啊,年轻人更要注重身体,要不然老了就会后悔!”

    赵雪怡点头微笑道:“多谢阿姨,多谢两位叔叔!”

    两个中年人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没想到自己救的竟然是国际大明星,回去说给老婆孩子听,他们一定不会相信。

    这时一辆出租车来到跟前停下,赵雪怡对四人摆手微笑告辞,匆匆钻进了车里,阿娟手忙脚乱的跟着钻进去,叫道:“玛丽医院!”

    赵雪怡手机仍开着,孟婶的饼子脸仍在屏幕中央,关切的看着这边,赵雪怡道:“孟婶,我妈还没出来?”

    “没有呢。”孟婶摇摇头道:“你真不要紧?”

    “真不要紧!”赵雪怡无奈的点点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没觉得疼,可能没打到我吧!”

    阿娟忙道:“小姐,打到你了,我听得清清楚楚,砰的一下很响的,你没觉得震荡?”

    “闭嘴吧你!”赵雪怡没好气的瞪她一眼。

    阿娟有些羞惭的闭上嘴不说话了,刚才自己的表现确实丢脸,一点儿不镇定,慌了神什么也干不了。

    赵雪怡蹙眉盯着手机,盼着妈妈赶紧出急诊室,忽然低头瞧瞧自己胸口,好奇玉佛哪去了。

    那块玉佛流光溢彩很奇异,难道什么时候掉了,但当时看了现场,确实没发现玉佛,或者掉在别处,或者家里了?

    她摇摇头抛开思绪,想到妈妈身上,一直说不要打麻将,一直坐着打麻将又伤神又累身体,可她偏偏不听,非喜欢打麻将,这会儿终于出问题了!

    她有些懊恼,早知道会出这种事,无论如何一定要阻止妈妈打麻将的,甚至强制执行。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妈妈不知道能不能挺过这一关!

    想到要失去妈妈,她心慌无措,好像天要塌下来,不知道该怎样面对,没有妈妈的曰子怎么过啊,世上只有她一个亲人了,只留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怎么生活!?

    “小姐,伯母不会有事的。”阿娟低声道:“你被广告牌砸着都不要紧,伯母也不会要紧的。”

    “但愿如此吧!”赵雪怡叹息着摇头,前所没有的软弱。

    “那位大师说中了!”阿娟轻声道:“是不是因为这样所以不宜出门啊?”

    赵雪怡皱了皱眉,摇摇头,她现在一团乱麻,无法思考,想的只有妈妈的事,实在顾不得自己。

    阿娟看她这样,知趣的闭上嘴。

    出租车很快到了医院,阿娟付了钱匆匆追上赵雪怡,两人进了医院来到急诊室前。

    急诊前站了三个女人,孟婶,何姑婆,还有一个老头,头发雪白,看着很精神的样子。

    “孟叔,孟婶,何姑婆,我妈妈还没出来?”赵雪怡忙问。

    他们三人摇摇头,孟婶胖墩墩的,上下打量着她:“雪怡,你真不要紧?”

    何姑婆上来摸摸她头:“这一下砸得很瓷实,我眼睁睁看着她,怎么会没事呢?”

    赵雪怡苦笑着躲闪着:“何姑婆!”

    何姑婆停下手,摇摇头:“真是菩萨保佑!”

    赵雪怡却只盯着急诊室的大门,忽然大门推开了,一个医生摘下口罩出来,是一位中年医生,戴着眼镜。

    “医生,我妈妈她……?”赵雪怡忙上前问道。

    中年医生一怔,也认出了赵雪怡,露出柔和的微笑:“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转到重症监护室观察两天。”

    “谢谢医生,谢谢医生!”赵雪怡长舒一口气。

    中年医生道:“病人会在三小时后醒过来,放心吧,挺过来了!……不过病人的身体情况有些不好。”

    “我妈妈不注重锻炼……”赵雪怡摇头道:“我也没办法。”

    “少给老人吃好吃的。”中年医生耐心的道:“她摄入的营养太多,难免加重心脏负荷。”

    “是。”赵雪怡忙点头。

    说着话功夫,急诊室大门再次推开,赵雪怡的妈妈被推了出来,送到重症监护室。

    一直到她醒过来,跟赵雪怡说了几句话,赵雪怡才真正放下心,浑身软绵绵的没了力气。

    阿娟看她脸色不好,忙道:“小姐,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在这里陪伯母。”

    赵雪怡摇头。

    孟婶道:“我在这儿陪着,雪怡,你回去吧,看你的脸色多吓人,对了,先去检查一下有没有受伤,别内出血!”

    赵雪怡摇头道:“我真没事儿,孟婶,你们回去吧,我留下陪妈妈,明天你们再过来。”

    “你明天再过来,我们今晚陪着她。”孟婶把她拉起来,推出去:“乖乖休息一下,瞧你脸色难看的,别你妈妈刚好,你自己累垮了!”

    “……好吧。”赵雪怡不再坚持。

    她随阿娟一块回了家,软绵绵倒在沙发上不想动弹,一直到华灯初上,她才有一点儿力气。

    “小姐,你真是幸运,这一天总算过去了!”阿娟看看天色,感叹道:“遇难呈祥,真是万幸!”

    赵雪怡点点头,忽然想到自己的玉佛,于是来到卧室,把外套脱下来只着内衣,露出曼妙的身段,低头看看高耸的酥胸。

    两团雪峰间的深沟里竟有一团灰白,沾到了肌肤上,她伸手抹了一下,好像滑石粉一般,很细腻。

    她皱眉,这是什么东西,难道是广告牌上的?

    她索姓把内衣也脱下,来到洗浴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胸口位置那团灰是圆形,有点儿眼熟。

    她忽然恍然,这形状是玉佛!

    她一下明白了,这团灰竟然是玉佛化成的,难不成广告牌把玉佛击碎,变成这样?

    她想了想最终摇头,脑海里忽然浮现出方寒当初的表情,说这叫护身符,当时自己问他是不是辟邪,他笑得古怪。

    现在看来,他是料到自己有这一劫,所以做了一个护身符,怪不得那么沉重的广告牌落下来自己毫发无损,是因为这护身符!

    她觉得自己的猜测有点儿玄乎,难道真有这种护身符?但这个想法一出现,她越来越相信。

    半晌过后,她拨通了齐海蓉的电话。

    齐海蓉已经躺在家里的沙发上,穿着姓感的睡袍,喝了一杯红酒,懒洋洋如猫儿一般看电视。

    她接通电话后笑道:“雪怡,这么快就想我了?”

    赵雪怡嗔笑一声,直截了当的问方寒的联系方式。

    “找他干什么?”齐海蓉轻哼道:“他呀,现在正享尽艳福呢,可能正跟两个女朋友温存!”

    赵雪怡道:“我有正事呢!”

    “什么事呀?”齐海蓉轻笑道:“你今天没出门吧?”

    “出去了。”赵雪怡道:“所以想请教一下方先生。”

    齐海蓉讶然:“没出什么事吧?”

    既然赵雪怡好端端的自然没出事,她还出去了,那就是方寒的牛皮吹破了,她露出笑容,这回看怎么取笑他!

    赵雪怡道:“出事了。”

    “什么事?”齐海蓉笑道:“说来听听呗。”

    “一时半会儿说不清,先给我方先生的电话,我要跟他谈谈,说不定过两天要去海天。”

    “……好吧。”齐海蓉报了方寒的号码。

    赵雪怡直接说了再见,拨通方寒手机,方寒很快接听。

    赵雪怡柔声道:“方先生,谢谢你的护身符。”

    方寒笑了笑:“看来你用上它了,不要紧吧?”

    赵雪怡嫣然笑道:“要不是先生的护身符,我这次就没命了!”

    虽知方寒看不到自己,她仍露出甜美笑容。

    方寒道:“那护身符算是你的替身,能替你挡掉一灾,……过了今天就没问题了,你声音沉重疲惫,出什么事了吧?”

    赵雪怡不知为什么,竟有倾吐心声的**,叹了口气:“我妈妈今天住院了,也差点儿没命。”

    她觉得方寒气质温煦,有一颗温暖的心,让人亲近,即使只见了一面,便觉得可以做为知己。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他仿佛能够猜到自己想什么,说话不必太明白,只需轻轻一句,他就知道下一句。

    方寒道:“现在没事了吧?”

    “嗯,抢救回来了。”赵雪怡道:“这次太险了!”

    方寒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但愿如此吧……”赵雪怡摇头叹道:“我想见你一面。”

    方寒笑道:“见我做什么?”

    “当面谢谢你的救命之恩。”赵雪怡道。

    方寒笑道:“不必这么客气,咱们是朋友,我怎能见死不救。”

    赵雪怡不再多说,心意已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