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圣骑录 > 正文 第234章 护符
    随后的谈话,方寒做起了闷嘴葫芦,一言不发只是微笑,赵雪怡勾魂妙目不时瞥过来,带着好奇。.

    她很好奇方寒的身份,齐海蓉乃天娱的总裁,可谓跺一跺脚娱乐圈都要颤一颤的大人物,她找的男人绝不是普通人,但他看着却普普通通没有一点儿出奇的地方,很低调的样子。

    不过他气质很好,说话不多而柔和,好像温煦的春风,让人不由自主的打开心房,能与之交心。

    这种独特的气质说明他有一颗温暖的心,这种男人每个女人都喜欢,有的当成知己,有的当成爱人。

    两女要了一瓶葡萄酒慢慢品尝,方寒喝茶,这里的茶很好,比起喝酒他更喜欢茶。

    两杯下去,两女**的脸庞飞起红云,在柔和的灯光下娇艳欲滴,说话越发的投机,不时响起咯咯娇笑。

    酒到半酣之际,方寒出声打断她们,抬起手看看表,说时间不早了,该散场了,下次有时间再聊吧。

    齐海蓉不满的瞪他一眼,却没反驳,不好意思的跟赵雪怡说改曰再聚,好好喝酒,一醉方休,赵雪怡也觉得没尽兴。

    临要起身之际,方寒道:“赵小姐有没有玉质首饰?”

    赵雪怡道:“我有一块玉佛。”

    她**瓜子脸娇艳迷人,伸手从高耸**之间扯出一块玉佛,约有两个拇指大小,在灯光下散发着柔光,好像抹了一层油。

    “好玉。”方寒点头赞叹:“我看看好吧?”

    赵雪怡笑盈盈看一眼齐海蓉,齐海蓉嗔道:“方寒!”

    方寒笑道:“看到美玉就像看到美人,总想摸一摸。”

    赵雪怡轻笑一声,解下来递给方寒。

    方寒摸了摸,点点头:“够用的了。”

    “方先生有什么想法?”赵雪怡笑道:“这块玉是真的吧?”

    方寒道:“是上品好玉。”

    “这就好。”赵雪怡笑道:“我也不懂玉,看着喜欢就买下了。”

    方寒道:“我想给赵小姐做个护身符。”

    “护身符?”赵雪怡好奇的道:“辟邪的?”

    方寒笑了笑,摇摇头不再多说,闭上眼,双掌合什把玉佛夹在掌中,一动不动片刻后,双手泛起白光,慢慢变成温润白玉,散发着柔和的光华。

    两女惊奇的盯着看,一声不出。

    约过了一分钟,他双手慢慢恢复原状,白光消失,两女这才舒一口气,刚才竟屏住了呼吸。

    方寒睁开眼,分开双掌,掌心的玉佛散发着柔光,好像里面有一股泉水在慢慢流淌。

    “这是……?”赵雪怡惊奇的问。

    方寒笑道:“以后赵小姐就知道了,就看赵小姐相信不相信我了,一定要随身带着!”

    “没问题!”赵雪怡痛快的答应,刚才的一幕让她很惊奇,笃定方寒果然是奇人异士,不是一般人。

    方寒道:“赵小姐佩有此物能保身安,但明天不宜出门,”

    “好的,我记住了。”赵雪怡抿嘴笑道:“我还是挺怕死的!”

    “不做死就不会死,惜命最好!”方寒点头。

    三人从会所出来,两辆车已经等在外面,赵雪怡先上了一辆宝马车走了,留下一个嫣然微笑。

    方寒出神看着她离开的方向,齐海蓉哼道:“回魂了!”

    方寒摇摇头。

    齐海蓉白他一眼,推了他一把,一块上了奔驰。

    一进来,齐海蓉便抱怨:“我们聊得正好呢,你干嘛打断啊!”

    方寒笑道:“兴致不要尽了,否则会无趣,这样留有余韵最好。”

    齐海蓉白他一眼:“就你有理!……好吧,那玉佩是怎么回事?装神弄鬼!”

    方寒摇头笑道:“以后你就明白了!”

    齐海蓉哼道:“那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会发白光?”

    方寒笑着摇摇头:“不可说,不可说。”

    齐海蓉紧抿红唇瞪着他,方寒笑**看着她,两人的目光交织在一起,久久没分开。

    齐海蓉先坚持不住,红着脸扭过头看窗外。

    车外灯火辉煌,香江就是一座不夜场,越发显得车内安静。

    “你住哪儿?”齐海蓉哼道。

    方寒道:“太晚了,开间房凑合一晚吧,明天直接去机场就好。”

    齐海蓉扭头看过来,红着脸,紧盯着他,想看透他的心思。

    方寒笑道:“放心吧,我另开一间房!”

    “当然要这样!”齐海蓉没好气的道:“你还想怎样?!”

    方寒笑**的点头:“我可是正人君子!……对了,赵雪怡真能签到天娱?”

    “不好说。”齐海蓉摇头道:“这是个傻姑娘,还记着当初老板对她的提携,所以不想离开。”

    方寒道:“如何提携的?”

    齐海蓉道:“她当初只是个服务员,家里穷,父母有病,是现在的电视台发掘了她,提前发给她工资,才能让父母治病,改善家里的情况。”

    方寒慢慢点头:“很人姓化。”

    “所以她很忠心,一直呆在这家电视台不离开,别人早就跑到内地去赚钱了,她还死守在这里,再这么下去,她人气会衰落走下坡路的。”

    方寒道:“难得。”

    齐海蓉点点头:“这在娱乐圈确实很难得,这个圈子就是名利场,不为名不为利何必要进来?既然进来了,就不能有什么良心了。”

    方寒叹息一声,慢慢点头:“让李棠进到这个圈子真不知是好是坏。””

    “你就放心吧!”齐海蓉白他一眼:“她跟一般的明星能一样吗?她自己就是老板,还有我呢!”

    方寒笑道:“那就感激不尽了!”

    “你终于说了句人话!”齐海蓉哼道:“没被雪怡迷住!”

    奔驰很快载着他们进了喜来登,方寒开了一间房,在二十楼,齐海蓉则在三十楼。

    两人进到电梯里,密闭的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方寒笑**看着她,齐海蓉扭头看向别处,脸却红了,从粉腮红到高耸胸口。

    方寒忽然伸手一扯,她一下撞进方寒怀里,红唇被封住。

    方寒放肆的**挤压着她红唇,舌头撬开她牙关,勾住她**搅在一起。

    她嘤嘤**几声,粉拳敲打着他胸口,只挣扎两下拳头便软弱无力,搂着他脖子任由他轻薄。

    “叮……”电梯门缓缓打开,方寒松开她,微笑道:“我到了!”

    齐海蓉脸红如花,呼吸粗重,浑身发软几乎站不住,嗔怒的瞪着他,方寒笑**的一弯腰把她横抱起来。

    “放开!”齐海蓉挣扎叫道。

    方寒一翻手,把她扛到肩上,一记巴掌打在她圆**上,她一下瘫软下来,嗔道:“混蛋!流氓,放开我!”

    方寒大步流星来到一间房门前,刷卡打开后关上门,把她扔到**,压了下去,再次封住她红唇,一边激吻一边褪去她衣衫,很快剥出一具羊脂白玉般美人儿。

    她扭动着,挣扎着,却难以撼动方寒的动作,被他扛起****,挺枪一刺到底。

    “哦……”她长吟一声,身子猛的一挺,僵在半空,随着一声无力的****落到**,一下就达到了**。

    方寒笑拥着她,亲亲嘴唇,笑道:“口是心非!”

    她明明挣扎,身体却已经湿润。

    她轻轻颤抖着,眼波如水横他一眼:“你就是个混蛋!”

    方寒笑着再次冲刺,把她送上一波又一波的**,她用力甩动头发,紧蹙着眉头似痛苦似委屈,羊脂白玉般身子泛起一层粉色。

    方寒变换着花样,时而扛着她****冲刺,时而让她跪倒**,从后面[***],**,沙发上,窗户前,洗澡间,到处都留下他们欢好的痕迹。

    ————

    第二天清晨,方寒早早醒来,神清气爽,昨晚的激烈丝毫没影响到他,洗漱过后,拉开窗帘,在阳光下开始了晨练。

    齐海蓉幽幽醒来,昨晚睡得太深沉,意识好像从海底浮出水面,看着他健美的身体在阳光下动作,心中忽然泛起一丝柔情**意。

    方寒似乎感觉到她的目光,扭头微笑:“醒了?”

    齐海蓉想到自己昨晚的疯狂,太**了,竟然由着他变换花样,做出自己从前想都不敢想的姿势,顿时脸红,哼道:“你还有力气?”

    方寒笑道:“一晚也没问题!”

    “你就是一头牛!”齐海蓉白他一眼,红着脸道:“我要回房了!”

    方寒道:“有东西要拿?”

    齐海蓉哼道:“上午的飞机。”

    方寒笑道:“不急,我已经叫了早餐。”

    齐海蓉肚子发出一声轻响,昨晚那么激烈的运动,确实觉得饿了。

    敲门声响,服务员推着车子送来了早餐,齐海蓉起床洗漱了一番,两人坐在一起吃饭,房间里透着一股温馨意味。

    吃过饭后,方寒提议出去走走,消消食,反正时间很松快,不用急着去机场,不如出去转一转。

    齐海蓉同意,两人出了喜来登,沿着街道漫步。

    方寒捉住她小手,紧紧握住她挣不脱,齐海蓉红着脸嗔道:“你真够赖皮的!”

    方寒笑道:“反正没人看到,都不认识咱们!”

    齐海蓉不再挣扎,凭由他握着,身在异乡无人识,确实让她格外的安心,两人沿着路边漫步,慢慢的越走越远。

    直到方寒的手机响起,孙明月打过来,没好气的问他还回不回去,飞机可是不等人的。

    方寒问了她机票的时间,看看表,无奈的望向齐海蓉。

    齐海蓉哼道:“咱们是一班的,走吧!”

    方寒笑道:“还真是缘份!”

    “直飞海天的就两班,算什么缘份!”齐海蓉没好气的哼道,心里有点儿不痛快,听电话里孙明月的声音,明显是吃醋了!

    方寒道:“那咱们直接过去,在机场会合。”

    “不用去接她,哄一哄她?”齐海蓉斜睨他。

    方寒笑道:“她没那么娇气,走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