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圣骑录 > 正文 第232章 巧遇
    郑侠忙刹车,扭头看他。.

    方寒皱眉,沉吟一下道:“往东。”

    郑侠看看东边,点点头再次启动,他们正行驶在一条宽阔的大路上,车流如水,别克车转了一个弯,往东而去。

    杨仪美丽的脸庞一下绷紧,严肃起来颇有威势,扭头道:“方先生,现在你可以说你们到底有什么任务了吧?”

    方寒点头,孙明月道:“杨督察,咱们是来追捕一位逃犯。”

    “谁?”杨仪问。

    孙明月摇头道:“不知道名字。”

    杨仪讶然:“不知道名字?……那长得什么样?”

    “模样不重要。”孙明月道:“他可能改变了相貌。”

    “那怎么追?”杨仪皱眉道,没姓名没相貌,那还知道什么,这种逃犯怎么追,还是头一次碰到!

    郑侠道:“总不能凭感觉吧?”

    孙明月慢慢点头:“确实是凭感觉,咱们只有他的DNA与指纹,相貌姓名一概不知,需要凭着感觉指到他,对比一下就知道是不是那个人!”

    “头一次碰上这种案子!”杨仪摇头道。

    孙明月笑道:“咱们可不是头一次了,是不是觉得凭感觉太模糊,太没谱了?”

    杨仪叹道:“这也太玄了!”

    郑侠笑道:“我听说方先生是武术家,武术家的直觉很准,是不是?””

    方寒道:“算是吧。”

    “方先生,郑侠他也是武术爱好者,有时间切磋一下吧。”杨仪笑道。

    方寒点头:“可以啊,以武会友。”

    孙明月横他一眼,他可是从不以武会友的,很少跟人动手,看来也不是不知变通嘛。

    方寒皱眉道:“他的位置一直在变化!……算了,等一等吧!”

    “方先生真能感觉到他的位置?”杨仪好奇的问。

    方寒道:“隐约一种感觉吧。”

    孙明月笑道:“凭他的感觉,咱们逮了不下十几个罪犯,上一次监狱里逃出一个杀人犯,就是就么被逮住的!”

    杨仪笑道:“咱们真是大开了眼界!”

    方寒笑了笑,摇摇头:“往东!”

    郑侠心里好奇,想看看方寒的真本事,再说,他看了网上方寒的视频,知道是武功高手,敬佩之余甘于听命。

    别克车忽而往东,忽而往南,好像没头的苍蝇一般乱动,半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

    孙明月道:“方寒,还没找到?”

    方寒点点头:“快了,就在跟前!……嗯,这是金店?”

    “对,大喜金店,鼎鼎大名。”杨仪笑道:“我还过来买过一次首饰,……怎么,有情况?”

    方寒叹道:“咱们来晚一步。”

    杨仪皱眉道:“怎么晚来一步了?”

    方寒道:“他又重**旧业,已经动手了!”

    杨仪盯着金店看,发现有“暂停营业”的牌子,金店里面静悄悄的,确实有点儿异常。

    “方先生,你是说他正在实施抢劫?”

    “是。”方寒点头。

    杨仪拿起电话:“那我马上报警,冲锋车会很快过来!”

    方寒摆手道:“先别报警!”

    杨仪不解的看着他,方寒道:“这是个老手,肯定已经想好了退路,报警没什么用,反而让他更快的杀人质。”

    “那怎么办?”杨仪问。

    半上午的聊天,她已经了解过要追捕的这个罪犯,狡猾歼诈,冷血残酷,抢劫之后往往会杀人灭口。

    方寒道:“我进去看看,……还有另外的入口吧?”

    “我去要一份图纸。”杨仪忙道,开始打电话,从手机上很快传来一份图纸,打开后让方寒看。

    方寒扫一眼,慢慢点头:“看来只能从旁边进了!……你们在这里等着,万一有人冲出来,别动手!”

    “咱们会围住他!”杨仪道。

    方寒摇摇头道:“千万别跟他动手,他枪法极准。”

    孙明月道:“听他的吧!”

    郑侠有些不服气,自己再怎么说是警队精英,小小一个逃犯还要避着?太窝囊了吧!

    方寒叮嘱了一番后下车,径直进了旁边的商铺,然后他们看到三楼出现他们的身影,从窗户爬出来,钻进金店三楼的窗户。

    “果然身手敏捷!”郑侠赞叹,方寒进出窗户如履平地。

    为了安全,这些窗户都很小,几乎刚刚勉强能爬得出来,体形稍胖一些绝出不来,方寒的体形就有点儿勉强,他却轻松自如。

    孙明月拔出枪来,一动不动的盯着金店大门,杨仪与郑侠都拔出佩枪,车慢慢靠近过去。

    孙明月忙道:“别动。”

    “咱们去帮帮他!”郑侠忙道。

    孙明月摆摆手:“他要摆不平,咱们都不行!”

    郑侠无奈的停下手,车停在原地,三人一动不动看着金店大门,仍没动静,过了五分钟左右,忽然传来“砰”一声闷响。

    他们一颤,一听就知道是枪声,再也坐不住了,从车里钻出来冲向金店,到了门口,看到里面一片安静。

    “方寒!方寒!”孙明月唤道。

    “啪!”金店大门打开,方寒站在门口微笑:“成了!”

    孙明月舒一口气:“你不要紧吧?”

    方寒摇头:“这家伙的反应果然很快!”

    他指了指柜台下面躺着的中年男子,佝偻蜷曲成一团,矮小瘦弱,看着宛如十五六岁的小孩一般,看不出一点儿凶悍。

    “就是他?”郑侠难以置信的问。

    方寒点点头:“就是他。”

    郑侠看向柜台,钢化玻璃表面出现蛛丝一般的裂纹,像是被大锤子轰过,周围却没锤子。

    “这一脚的力量可小心。”方寒指了指柜台,道:“还是个武功高手,应该是练过专门的腿功。”

    “没有人质?”杨仪问。

    方寒往里指了指,杨仪走过去,另一个柜台后面蹲着十几个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还有几个服务员。

    杨仪走过去,拿出身上的证件挥了挥,道:“我是警察,大伙没有受伤的吧?”

    众人忙摇摇头,看向方寒。

    方寒提起一动不动的中年男子,出了金店。

    人们轰然动起来,七嘴八舌的问杨仪,刚才那位阿sir是谁呀,好厉害的身手,两人差点儿把金店拆了!

    杨仪打量一眼四周,确实如他们所说,两个柜台都有蛛丝纹,是被重物狠撞上的,差点儿拆了柜台。

    杨仪请他们回去警局录一下口供,再者说,也要甄别一下这些人质,说不定有劫匪的内线。

    孙明月留下陪杨仪郑侠善后,很快有另外警察过来增援,把人质们都带回了警局。

    方寒与孙明月也跟着去警局,需要鉴定一下疑犯的DNA,看到底抓没抓错人。

    傍晚时分,鉴定结果出来,确实吻合,是他们要找的人。

    疑犯被羁押在警局,方寒与孙明月订了机票,明天即返回海天,当天机票已经来不及。

    方寒与孙明月回到屋子,长舒一口气,郑侠与杨仪主动提出,陪他们出去逛一逛街,他们总不能白来一趟香江,要领略一下香江的特色,购物是起码的。

    方寒无所谓,孙明月却不失少女本色,一听到逛街购物就蠢蠢欲动,他不想扫兴,于是答应。

    他们来到香江最繁华的地段儿,这里有各种名品店与大商场,世界各地的名品都在此开有专卖店。

    方寒与郑侠走在后面,孙明月与杨仪走在前面。

    两女都穿着便装,一身牛仔裤搭着简单的T恤,香江的气温高于海天,要穿初夏的衣服。

    孙明月苗条婀娜,杨仪**健美,两女走在一起是一道亮眼的风景线,再加上郑侠的高大挺拔英俊,方寒在其中便有些显眼。

    两女走走停停,不时钻进名品店里观赏,或者试一番,孙明月家底丰厚,花起钱来如流水,杨仪也不是一般人家,方寒与郑侠双手渐渐被占满。

    周围灯火辉煌,人流穿梭,热闹非常,郑侠问:“方先生,那家伙的功夫很厉害,内地练武的人多吗?”

    方寒点头:“不少!还是有许多武学爱好者的。”

    “可惜我没有机会去。”郑侠摇头道:“我一直练咏春,但想练八极拳,那才带劲儿呢!”

    方寒笑了笑:“你可以去旅游嘛,八极拳的话,我倒有一个朋友很精通,就是孙警官的哥哥。”

    “哦——?”郑侠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方寒道:“他是特种部队的现役士兵,身手很厉害,号称打遍海天无敌手。”

    郑侠好奇的问:“那能打得过你吗?”

    孙明月扭头:“我大哥打不过他。”

    “那岂不是说,方先生你打遍海天无敌手?”郑侠笑道。

    孙明月道:“差不多吧。”

    方寒摆摆手笑道:“我可没那么自大,谁敢说没有对手,民间藏龙卧虎,只是很多高手禀持祖训不显露于人前罢了!”

    郑侠皱眉道:“我其实挺不理解的,为什么会高深的武功,却偏偏不能显露于人前?”

    方寒笑道:“其实这是老祖宗的大智慧,当然,所有的事情不会只有利没有弊,再好的规矩也有弊端,而且世易时移,当时无上妙法,再过一百年可能就是陈腐不堪,……练武之人第一关就是气盛,血姓足容不得冒犯,但越是练武之人越需要忍让,不能轻易动手,这违背了很多人练武的初衷,定下一个死规矩束缚你,不让你闯祸。”

    “这样……”郑侠缓缓点头,有点儿明白了。

    方寒道:“再者说,武功这东西是有规律可循的,就像各种竞技比赛,被人家摸清楚了自然容易对付。”

    “唉……,但这种规矩让很多武功失传了。”郑侠摇头:“太可惜了!”

    方寒笑道:“哪有十全十美的东西?有利自然也有弊,没办法的事,但这其实也怨不得前辈,只能怪后人不争气不能推陈出新!”

    “这倒也是。”郑侠点头。

    孙明月与杨仪慢慢停步,与他们并行,听着两人的议论,然后进到一家女装国际品牌店。

    方寒忽然步子一滞。

    孙明月与杨仪看头看他一眼,顺势望过去,一个妩媚如水的女子正在翻看着衣服,她身段儿曼妙,一件蝙蝠衫与紧腿长裤显得时尚感十足,气场强大。

    她身后站着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黑西装帅哥,提着手提袋,神情恭敬,像手下或保镖。

    孙明月哼道:“认识的人?”

    方寒笑着点点头:“一个朋友,你们忙你们的,我去打个招呼。”

    孙明月横他一眼撇撇嘴,又是一个美女,他还真够**的!

    方寒来到齐海蓉身边,轻咳一声,她身后的帅气小伙子一下挡在方寒跟前,面色不善。

    齐海蓉抬头瞥他一眼,淡淡道:“小杰。”

    黑西装小伙子退后一步,仍警惕的盯着方寒。

    方寒苦笑:“不用这样吧。”

    “咱们很熟吗?!”齐海蓉一边挑选着衣服,一边淡淡说道:“你怎么来这儿了?”

    “有事。”方寒道:“你呢?”

    齐海蓉淡淡道:“有事。”

    方寒无奈的看着她,齐海蓉哼道:“我是真有事!……我想拓展一下业务范围,正跟一个明星接触呢。”

    “想签香江的明星?”方寒眉头一挑。

    齐海蓉道:“为什么不?”

    方寒慢慢点头,香江近些年影视衰落,但瘦子的骆驼比马大,明星在内地的影响力犹是更胜一筹。

    “有两个美女陪着挺好的吧?”齐海蓉瞥一眼孙明月他们,他们正不时看过来一眼,很好奇的样子。

    方寒苦笑道:“我是陪人家的,是配角。”

    “谁信呐!”齐海蓉妩媚的白他一眼,他貌不惊人却有强大的气场,存在感十足。

    方寒道:“齐姐什么时候回去?”

    “保密!”齐海蓉淡淡道。

    方寒道:“那就算了,我明天要回去,要不要一起?”

    “明天?”齐海蓉摇头:“明天不可能。”

    “可惜可惜!”方寒笑道。

    齐海蓉斜睨他一眼,哼道:“咱们不熟,可惜什么,忙你的吧,我要走了!”

    “这件挺适合你的。”方寒朝旁边一件衣服指了指。

    齐海蓉看了看,哼一声,扭头走了,婀娜曼妙,风姿动人。

    穿黑西装的帅小伙走到服务员跟前,朝这边指了指,服务员忙点头,过来拿起来包好递给他。

    方寒笑了,看来她还是挺在意自己的想法嘛。

    他回到孙明月身边时,她没好气的瞪一眼:“又去勾搭美女了?”

    方寒笑道:“一个朋友,怎么样,挑好了吗?”

    “不跟她去?”孙明月道:“还是人家嫌你碍眼?”

    方寒摇摇头:“少说两句行不行,赶紧看衣服!”

    孙明月白他一眼,不再念叨了,郑侠与杨仪对视一眼,笑了笑。

    杨仪手机忽然响了,她掏出来一瞧,抬头道:“方先生,不好意思,出了点儿小问题。”

    方寒道:“怎么了?”

    “今天你在金店内动手有人拍了照,被发到网上了。”杨仪把手机递给他。(未完待续。)